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8-12 点击数:155次 字数:

环卫局这栋红砖红瓦顶的办公楼,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苏联专家帮助建的,一共四层。苏桂兰早晨刚上班就去找周涛主任。她在三楼东头主任办公室没找到,又寻到了西头卫生间,在外面冲男卫生间喊:“周大头,你出来!”连喊几遍没人应,就想踢门,这时门开了,出来的是李明副局长,刚洗过手,搓着护肤油说:“他不在里面,苏桂兰你有什么事,大叫大喊的?”苏桂兰怀疑地问:“真不在?你们上班头一件事,不就是干这个吗?”李明反问道:“我有必要编瞎话吗?”问完要走。苏桂兰拦住说:“那就找你。” 听见喊各办公室都出来张望,有拿抹布的,有端茶杯的。没人奇怪,苏桂兰大闹三楼好几次了。李明说:“去我办公室谈吧?”苏桂兰说:“就在这里谈!让大家来评理,为啥把我家从分房榜上划掉?”

这就是她来的原因。

局里新建的六层新楼,一共四十八套,局里决定按综合评分决定谁家住。一榜公布时她家第三名,苏桂兰心里美开了花,跑回娘家去报喜,骑车回来时摔一跤,跛了半个月。她家现在的住房,是用老猪圈改的,人称“猪圈房”。别小看这排有厨房没厕所的一室一厅改造房,当时分房的门槛是,双职工且夫妻工龄相加不少于二十五年。

大楼动工后,苏桂兰每晚听着工地喧闹入梦。有时半夜醒了,会去窗户看会儿工地灯光和在建楼,期盼早日完工。每天早饭后头件事就是去工地,见谁都点头问好,搞得民工以为她是管基建的干部,其实她在局大门的收发室上班。一到星期天,她会逼着丈夫苗清泉一起去家具商场转,瞧这件看那件,对那些家具评头论足老半天,然后又不买,为此没少和营业员吵架。她告诉苗清泉:“咱把样式记牢,托人搞木料到家做,管保结实耐用。”
   大半年后大楼封顶,有好些人特意来看她家那一室一厅带厨房的“猪圈房”,苏桂兰一概热情接待,说自己都住出感情了,第一不漏雨,第二地平光,第三墙面白,还有天然气,看你们这些年青的住房困难户谁有福气,半点不掩饰要住新楼的喜悦骄傲,以及对后来人的同情。
   她家顺利通过二榜,第三榜就公布楼层。苏桂兰盘算,按分数该住三楼,退一步要四楼,稳稳当当头一名。这以后她老往四楼跑,把四楼的几套三室一厅全看了,最乐意顶南边这套,因为多扇窗户。既然认定是它,苏桂兰就开始监工,监督抹墙、安窗、装门、布线、走管、等等,一点不许马虎,又买来香烟发给干活的民工。正忙得大有成效,第三榜公布了,只有一户变动,就是她家,她丈夫苗清泉的名字从榜上消失。苏桂兰那个憋呀,气得都快不行了,开始不断到办公楼找人说理,后来积下一肚子气,抓住谁和谁吵,认为肯定有人捣鬼,头一位就怀疑办公室主任周涛。

李明副局长调来不久,在芝兰县当了五年县长,是市委组织部跟踪考察的干部,曾三次到党校学习,本来是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候选人之一,可在这时查出他有心脏病,住了半年医院,出院时医生建议他半休。市委组织部王荣军部长找他谈话,问:“李明?你刚三十五岁,心脏就坏了?怎么搞的嘛?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到底多严重?发现培养一位年青干部,要花组织上多少心血啊?不然再送你去北京的大医院做个鉴定,看会不会是搞错了。”李明一脸愁容诚恳地说:“我辜负了组织的培养,更对不住关心我的王部长。北京不去了,我喜欢芝兰县,喜欢那里的山水人,甘心情愿在县长的岗位上干出更大的成绩。”说完坚强地笑了,眼里包着泪,显得亮晶晶的。他遗憾地望着王部长又说:“真的,请组织放心吧,我决不会背思想包袱。”说完眨巴几下泪出来了,扭头咬牙强忍没出声。王部长说:“你算了吧,没包袱流啥泪呀?”李明就哭出声了,抽抽咽咽说:“这次来市党校时,县里都开过欢送会了。不是我要开的,是几个副县长非要弄。”王部长就叹:“小道消息害死人!身体不好别回去了?组织决定你留党校工作一段,有意见吗?”李明很意外,询问地瞧着王部长。王荣军说:“到党校调研室做个研究员。”

事就这么定了。

李明到研究室报到那天,沈安庆主任说:“你是学工科的,选个调研方向,我报批一下,你才有经费开展工作。”李明谦逊地笑着说:“沈主任派一个吧。”沈安庆摇头闭眼撇嘴,拿出选题要他选。李明看了一遍说:“就选国外工业园区的建设及管理吧。”沈安庆摇头说:“这个周副市长一直在搞,还在市党校办的《高新技术企业》上发了几篇论文。按规定,凡涉及到出国考察的研究项目,要副厅以上级别的研究员才能报,你是县处级。” 李明最后选了《城市环卫》,一年中在国内跑了十几座城市,出了几篇好论文,被周副市长发现后调到市环卫局了。

李明被苏桂兰缠在楼道不放,他只好解释说:“我到市环卫局才四个多月,又不分管机关后勤,对分房情况不掌握。不然你写个东西,我带到局办公会上集体研究,好吗?”苏桂兰说:“哄小孩呀?第三榜局领导不开会能公布吗?敢说自己没参加会?敢说不知道?今天非得问清楚,这个分房黑会是怎么开的?根据什么我家评分就不算数了?”李明当然知道原因,可他不能当众说,更不想告诉苏桂兰。正为难见周涛提着两只暖瓶上来,便喊:“周主任,来一下。”周涛问:“李局有事?”笑眯眯地走过来,尽可能不理苏桂兰。李明说:“我马上要出去一趟,这件事你来处理吧?”

周涛参加工作就干环卫,以前在市环卫处当副处长,然后调到改建的市环卫局,几十年里一直当着办公室主任。他今年五十八岁,再有两年就退了,人称环卫局的“活字典”。他冲大伙说:“上班了,都进屋。”又对李明说:“李局放心走吧,我来处理。”用身子挡住苏桂兰让李明走,目送他进了办公室才说:“苏桂兰呀苏桂兰?你要闹到什么时候?你都成局里的大明星了。既然三番五次来闹,非要知道原因,那好!可以告诉你,听了别后悔!”苏桂兰说:“周大头,你今天要是说不出个合理原因,我家就搬到你办公室来住。”周涛生气说:“希望你能尊重人,我有名字。”转身先走了。

两人前后脚进了主任办公室,周涛放好暖瓶语气和缓地问:“老苗最近情绪怎样?你坐你坐。”苏桂兰不理他的话,也不坐。其实周涛没看她,给自己沏好茶放在写字桌上,坐下来拉开抽屉,拿出本稿纸写东西。苏桂兰一看火了,“砰砰”拍着桌子问:“原因原因!”震得茶杯响。周涛抬头厉声说:“苏桂兰?你是环卫局的工作人员,是苗处长的爱人,不是街面的泼妇。再说这是办公室,不是大街!更不是菜市场!拍啥?喊啥?我现在告诉你,别逼我说原因,回去问你家老苗吧。我倒想看看,真知道了原因,你还有没有脸敢四处乱跳!”苏桂兰没明白,问:“什么有脸没脸?我问不着他,只问你。”周涛说:“闹!使劲儿的闹!局里一片好心想把事情的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可你偏要闹。好,闹开了好,免得你一天到晚上窜下跳,不给房的原因,出在老苗自己身上。现在请出去,不要影响我工作。”苏桂兰不走,问:“难道我家老苗会自动放弃?这不可能。”周涛说:“那种龌龊事我说不出口,老苗出差回来你问他。”苏桂兰再问:“啥意思?”周涛苦笑说:“没意思,很没意思,你不走我走。”说完起身走了。


  
上一章:无
下一章:第二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