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章 任性的雪
发表时间:2019-07-31 点击数:286次 字数:


    马子祥在温暖的被窝里缩成一团,迷迷糊糊地感觉身上一重。睁开眼一看是妈妈在床前站着,她刚刚把一条厚实的被子加在他被子外面。

  “妈,天亮了吗?”马子祥揉揉蒙松的眼睛,感觉外面好亮。

  “还没有,再睡会儿,到六点钟我叫你,睡吧。”妈妈说着往自己房间走。

  “哦,咋感觉像是天亮了?”马子祥仔细看了看灰白的窗户,“妈,是不是表坏了?”

  “表好着呢!外面下的大雪!睡吧,才四点多。”妈妈说着轻轻关上了他的房门。

  “啊!下雪了?那一定很漂亮!妈,五点半叫我,今天肯定要步行去学校了!”他说完又钻进被窝。

  “知道了,睡吧。”妈妈已经到了另一个房子。

  窗外的雪花还在继续飘飘洒洒,整个村子都盖上了纯白雪花被子。

  哇,好漂亮的雪啊!马子祥一边刷着牙一边惊叹,今天刚好是周六,晚上不用上课,下午放学后可以滑雪了。想着转到杂物房,看了看墙角的滑板。那是去年寒假,他和帅小泽一起做的,两人异想天开地截断两根挑水用的宽扁担,竟真的做成两副滑雪板。还央求老爸用木工刨子刨平底部,又在每块板子上面钉了几块挡脚的木块,侧面砸进去半截大钉子,系着四根帆布带子可以用来绑脚。另外拆了四个伞把当雪杖。为此被三叔狠狠臭骂了一顿,但滑雪的滋味可美极了,完全忘掉了什么臭骂,也忘掉了究竟截断的谁家扁担。

  “祥子,能走了吗?”刘烨刚人随声道,和帅小泽一起进了院子,“咱们今天没办法骑车,所以得提前走。”

  “好了,我刚还想着去叫你们呢,没想到你们更早。”马子祥赶紧进屋拿了外套出来,“走吧!哎,小泽,你的滑板还在吗?咱放学河边滑雪去!”

  “当然在,又吃不成!走了!”帅小泽说着往出走,还在想着如何应付老弟帅小源,“祥子,还记不记得咱们跟小磊一起买的褐色本子?”

  “记得,小学三年级买的,小刚那时还没跟咱一路上学呢。”马子祥不解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一大早提几年前的本子有什么用意,“咋了?想找小磊玩儿?”

  “不是,你的本子还在吗?”帅小泽急切地问。

  “在,就在我屋里的小桌子上,当练字本——”

  “快去拿过来,我等救命!”帅小泽一听,立刻眼放精光,打断了他的话。

  “哦。”马子祥转身跑回房子,一分钟没到就回来了,把小本子递给帅小泽,“什么情况?”

  “边走边说。“帅小泽接过本子塞进外套口袋,三个人匆匆往外村走,“我那个本子记了一点儿私人东西,一直在床下放着。昨天老妈大扫除时放到外面了,凑巧被小源看到,非说要我用鸡腿饭交换。我夜里偷偷拿走了,晚上再把这个给他放回去,危机就算解除了。”

  “你本子里到底记载着什么惊天秘密?飞碟?五角大楼?还是——嘿嘿。”刘烨刚眼睛睁得溜圆,好奇地看着帅小泽,又连连向马子祥使眼色。

  “别费劲了,说了是私人东西,要能说就不用怕老妈发现了。”帅小泽瞪了一眼说,“快走!”

  “嚓嚓嚓……”空气中剩下鞋子踩进积雪的声音,几个人紧着赶路,雪白的路面上留下三行七八寸深的脚印。

  早上第二节是科学课,科学老师大发善心,让大家自由活动。同学们用感激的眼神,看这位平时不起眼的老学究,竟觉得瞬间伟大起来。但瞬间就是瞬间,没超过一分钟,教室里就空无一人,不,还有一个,就是科学老师自己!他微笑地点点头,慢悠悠地向外面走,以这样的时速计算,半小时以后,他一定还没有到达自己的办公室。

  同学们大部分到操场上玩雪,爱动的基本在打雪仗、滚雪球,喜欢静的拿个树枝一类的在白色大画板上画着喜欢的花鸟鱼虫,还有令个别人讨厌的“某某某Love某某”!也有动静适宜的创意活动——堆雪人,帅小泽等人采用马子祥的主意,用袁欣敏的红围脖,配上高大铭的大头帽,塑造了一位光辉形象——雷锋同志买菜!准备红鼻头(胡萝卜)和烂菜叶的光荣任务交给了帅小泽,这位临时道具师匆匆走向食堂剩菜集结地——食堂后楼小过道。

  他捡了几个大白菜叶,半截胡萝卜。刚要回去时,忽然看到班主任高育红在过道那头的小空地蹲着。他把道具一扔,迅速跑到她跟前。

  “红姐?”帅小泽看看四下里无人才悄声叫着高育红,“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吗?”

  “臭小泽!谁让你在学校乱叫?”高育红扭过头装成生气的样子。

  “不说了是没人时候就可以?”帅小泽狡辩道,实际刚才是脱口而出,没有考虑到几米外会不会有人,“今天某人好像还没微笑哟!”

  她又恢复了平静,淡淡地说:“去玩儿吧,今天没心情陪你逗乐子!”

  “到底怎么了?”他也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猜想真的有事让她心情不好,“是大铭惹你生气了吗?我帮你收拾他。”

  “没有,没有生气。”她慢慢站起身来,看着他眨巴的眼睛,“刚才忽然想起了奶奶,小时候她总是嫌我任性,总说女孩子不能滑雪,不能吃雪,不能吃冰棍儿,不能跑太野……”

  “如果想她可以去——”他还没来得及说后面的话就被打断了。

  “她不在了!”她先打断他的话,又看着远处的雪,“在我上中专走的那年,都没来及孝顺她!如今好想在她面前再任性一次,想听她再数叨数叨!”

  “红姐,我可以实现你的任性!奶奶已经不在了,过去的时光也已经回不了头,但快乐是可以找回来的!我想她老人家也希望你开心地过日子,对吧?”帅小泽认真地说,他坚信可以让她拾回童年,找到快乐。

  “臭小泽!你又打什么歪主意?不是打算让我随时在别人面前表演出丑吧?”高育红瞪了他一眼。

  “明天是周末,咱们一起去滑雪,一定可以让你任性地玩儿!”他自信满满地看着她,她的表情从诧异变成了半信半疑,“而且不会有第二个人看到,因为那里连镜子都没有,嗯?”

  “好吧,可是大铭一个人在学校我不放心。”高育红又想到侄子,周末大家都不在,不能把他一人丢在宿舍。

  “放心吧,他有自己的乐趣。”帅小泽兴奋地说,知道她已经答应了自己的邀请,“我先回教室了,明儿早九点,在校门口公交车站等你,拜拜!”说着穿过小广场回操场了。

  等帅小泽到操场时,“雷锋同志买菜”的光辉形象已经完成,大伙正围着品头论足呢。

  “帅小泽,你是不是在去厨房的半道迷路了?”李嘉斜着眼睛讽刺地说,“那么久没回来,小敏又去一次厨房,早都拿回来了!”

  “别那么说,雪迷了眼睛也有可能,哈哈哈。”高大铭也跟着凑热闹,“或者去菜园拔萝卜了?”

  “哟,效果不错呀!”帅小泽像没听见两人的话,先是围着雪人转了一圈,扭头看着袁欣敏说:“小敏,明天去城里书店转吧?”

  “好啊,明儿个咱们一块儿去。”刘烨刚猜他可能是转移话题,但还是希望真能一起去。

  “那好啊,是你们几个过来接我们?还是大家各自坐车到城里会面呢?”袁欣敏也希望出去玩玩,有一阵时间没一起出去了。

  “我在学校住着,要么咱们从学校走?”高大铭兴奋地说,“下午咱们再一起回来。”

  “还是在城里汇合比较好,要不他们还要换车。”王易佳否定了高大铭的想法,她总是先替帅小泽考虑,季心怡则是附和式同意。

  “那就书店门口见好了,多带点儿钱,咱们中午一起吃饭。”李嘉说完,一看没人说话了,斜眼睛扫了帅小泽、马子祥,“咋样?小泽,祥子,表态呀!”

  “你都说完了,我们还要说吗?”帅小泽微笑地说,“就这样呗!”大家纷纷赞同。

  下雪天同学们的心情特别活跃,食堂里都是讨论雪中游玩的情景。帅小泽的心情也格外好,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两个计划,连午饭都换了内容,葱油面变成兰州牛肉拉面。刘烨刚也吃的蛮开心,开心到吃了一份半红烧肉拌饭,马子祥本来是吃的挺美,结果正吃着不知道谁提起“小龙女”,无意中引起大家攻击,隔壁班的女生都知道了他痴情神雕大侠的名号!王易佳、季心怡、袁欣敏、李嘉买了几份不同的菜,在一起吃着。当然还有高大铭,他竟然兴奋地为在座七位都加了个鸡腿,因为他明天要跟袁欣敏一起去新华书店,上次本是有机会,却用来看录像了。

  放学铃响了,七个人一起走着,仍然聊着这场大雪。就在接近公交站牌时,帅小泽叫住袁晓敏说:“小敏,我忽然想到明天有点儿事情,去新华书店的事改到下个星期天好吗?”

  “可以啊,什么时间都没关系,反正咱们周末都没事儿。”袁欣敏嘴里不以为然,心里却多少有些失望。

  “怎么这样呢?”刘烨刚觉得有些意外,没想到帅小泽早上真的纯粹为了转移话题,“小泽,这样不太好吧?人家大铭的鸡腿儿你也吃了,他可是抱着很大希望的!”

  “是啊,不能随便放鸽子。”季心怡也觉得该去。

  “大家不要急,我只是说我有点儿事情,没有说不让大家去,嘿嘿,不要坏了大家的兴致。”帅小泽笑着说,“祥子,小刚,你们七个继续去不就行了?”

  “好吧,咱们明天继续,小泽,要不要给你捎个什么?”王易佳接着说,她总是跟帅小泽站在一个队伍。

  “哦,看一下有没有席慕蓉的新书,或者搞特价的汪国真诗集也成。”帅小泽微笑着说,他知道高育红喜欢席慕蓉,“317来了,小敏,李嘉,再见。”几个人过了马路走向公交站。

  下了公交车,帅小泽跟马子祥回家取滑板。

  “你不说明天有事儿吗?怎么还玩儿滑板?”马子祥疑惑地看着他。

  “是啊,我明天的事儿就是练习一个人玩儿两副滑板!”帅小泽诡秘一笑,“是不是小龙女没一起去城里,心情有些失落?”

  “切!哪儿跟哪儿呀?”马子祥才不信帅小泽一个人玩,很明显早就计划好的,把他和刘烨刚支开,走几步把头凑近说,“到底跟谁一起?”

  “祥子,是不是好兄弟?”帅小泽见他有打破砂锅的苗头,只好提前用绝招。

  “收到了!好兄弟讲义气,不该提的就不提!”马子祥知道再问下去就准是这句了,干脆接招得了,“哎,兄弟也先说一句,小龙女是我的,你只能帮我追,不能自己下手!”

  “好嘞,等天暖和了,我帮你约她和你共进晚餐,咋样?够义气吧?”帅小泽立马给他吃颗定心丸,省的他没事胡思乱想。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纯属自愿!”马子祥说着把右掌举起。帅小泽也迅速伸出右掌,和他“啪啪啪”连击三下,笑呵呵地回家了。

  帅小泽回到家把书包放进房间,找到自己的一副滑板,两副一起扛着向北河走去。

  吃晚饭时,帅小源不停地用脚磕碰帅小泽,意思是问炸鸡饭的事情考虑好了没,昨晚他说要考虑一天的。帅小泽没做反应,当做没那回事,看都不看焦急的弟弟。关爱红则是不停地为他们夹菜,丝毫没注意弟兄俩的小动作。

  “哥,你不是说明天要进城吗?”帅小源终于忍不住了,拐弯抹角地对哥哥说,“是不是能给咱稍一份儿炸鸡饭?”

  “不去了,路上有积雪,下次再说吧。”帅小泽淡淡地说着,也不提本子的事情。

  “哥,好像你还有个东西让我保管着呢。”帅小源说着做个翻书的动作,狡黠地眨眨修长的睫毛。

  “你说练习本吗?”帅小泽又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老弟要喜欢,送你好了!”

  帅小源感觉事情有点不对,放下碗跑进房间,一看床铺下面两层被褥中间的小本子还在,心才平稳些。拿出来一翻,本子里是乱七八糟的验算公式,显然不是昨天的了,气得用力摔在地上,匆匆跑回厅里继续吃饭。低着头扒了好几口饭,没好气儿地撂出一句话:“既生瑜何生亮?气死我也!”

  帅小泽偷笑一下继续吃自己的饭,过了一会儿,抬头对母亲说:“妈,明早我跟他们出去玩儿,给我焙点馍片呗。”

  “行,先吃饭!明天出去路面肯定冻冰了,你们几个可要小心路滑,多注意安全!”关爱红说着看看两个斗气的孩子,微笑地摇摇头,继续吃饭。

  晚上又下一场不小的雪,天还没亮,帅小泽就洗涑完了。看着妈妈把馍片装进纸袋子,连忙拿起来,顺手拎起保温壶,冲妈妈嘿嘿一笑算是感谢,转身出院子。关爱红看着大儿子,一种说不出的呢爱涌上心头,心想: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人家孩子出去玩都买热饮料、零食,他却带着自制馍片,提个热水壶,将来必然是个有担当还顾家的好男人!只叹这个残缺不全的家,没有能力给他更好的条件,供他更好发展。

  迎宾路是条大路,正北立交这一站又是这条路上的大站,可以说是咽喉之地,几乎所有从北郊进城的公交都要经过这里。所以高大铭选择在这里等大家,他早早起床随便吃了几口东西,就告诉姑姑与帅小泽、袁欣敏他们进城逛书店。看姑姑放下筷子像有话要说,滋溜就窜出去了。他怕姑姑说读书写字一类的话,却还是听见半句:“大铭,慢点儿跑,小泽可能……”其实高育红只想提醒他,帅小泽应该不回去,别盲目等的。

  高大铭乘车到正北立交下车,与其说在这里等他们,不如干脆说等袁欣敏。由于路滑车慢,乘客又少,他看了每一辆路过的公交,没看到她在车上,就继续等着下一辆。

  318路公交车,跨区域很大,从北河大堤路径四十多个站到城中心去。袁欣敏和李嘉在靠窗位置坐着,两人从坐上车就不停地聊天。

  “小敏,我觉得帅小泽昨天有些古怪。”李嘉低声说。

  “干吗这么说?人家又没得罪你。”袁欣敏斜了有她一眼,知道她爱用侦探思维分析事情,就是不喜欢她说帅小泽的是非。

  “你想想看,第一次他去食堂等老半天才回来,手里什么都没拿,就是不正常。”李嘉果然展开了侦探般逻辑分析,“然后我刚说一句,他就转移话题说进城,可他自己压根儿就没表示自己去或不去,这又是不正常。最后放学过马路时他才说有事儿不进城,为什么一天时间都不说呢?更不正常!凭这三个不正常,可以断定他从头到尾都是拿大家开涮,或者根本就是个骗局,为了掩饰他不可告的人目的!”

  “别乱说,你的《名侦探柯南》看的太投入,入戏了!”袁欣敏怎么会相信帅小泽有那么周密计划。

  “真的不是乱说,帅小泽肯定耍弄人了,应该是为了甩掉咱们七个人当中的谁。”李嘉认真说。

  “李嘉,你说帅小泽耍谁了?”王易佳已经站在她身后,表情里已经包含了N个不乐意,身后跟着的季心怡脸色也显示出心情不太美丽。

  “哦,佳佳,别急,先坐下。”袁欣敏拉王易佳坐下,“大家都是好姐妹,有话慢慢说。”

  李嘉尴尬地笑了笑,又开始向她们仔细分析起来。

  高育红今天穿了一身深驼色牛仔装,外面套着亮黄色的羽绒服,挎着一个浅褐色小包。边往学校门口的公交站牌走边看手表,三分钟后就是九点钟,一眼就看到站牌跟前的两个老人不是帅小泽,雪天路滑他迟到也很正常。

  “高老师,咱们坐317吧?”帅小泽到了,就在317路公交车靠站的一刹那。两个人先后上车,在靠前面的位子坐下,车上人挺少。

  高育红扫一眼手表,九点钟过一分,微笑着问他:“打算去哪?”眼光留意到他今天穿的是黑褐色小棉袄,带有暗纹,下身是灰色宽松休闲裤,裤边有点湿,白色运动鞋两边有些泥点。她知道雨雪天这种情况很正常,他本身就是个好动又易静的孩子。

  “放心跟我走吧,保证不会卖你。”帅小泽诡秘地笑了笑,“昨晚又下了一场雪,正好是个滑雪的好天气!”

两人在途中又换乘了318,坐到终点站下车,旁边就是北河护河大堤。两人慢慢地上了大堤,向北边一望,实在是太美了,整个近千米宽的北河都是冰雪,河两边的树枝都是银装素裹。宽阔的河床早就冻成厚厚地冰,冰上又覆盖着超过八九寸厚的雪,河床旁边连绵起伏得是冻结的枯草,枯草上也是厚厚的雪。

  “红姐,感觉咋样?漂亮吧?”帅小泽看着她说,“是先任性地跑一会儿呢?还是直接滑雪?”

  “嗯——”高育红思索了一下,“先拍几张照片吧。”说着从小包里取出一个相机,连套递给帅小泽。

  “红姐,这是——”帅小泽知道是相机,但不知道怎么把套取掉。

  “傻瓜相机!”她随口说。

  “红姐,怎么又成傻瓜了?叫人家臭小泽已经很不好听了。”帅小泽噘起小嘴喃喃地说。

  “真是小傻瓜!”高育红随手拿过相机,轻易把相机套脱了下来,把相机递给他,套装进挎包,“相机的牌子就叫傻瓜相机,意思是操作简单!就算叫你傻瓜又咋了?臭小泽!”微笑地说完,又白了他一眼,眼神中透着千娇百媚,足可熔化百炼精钢。

  “好吧,让着你,今天让你做回任性的小红。”帅小泽把视窗放在眼睛看,却什么都看不到,“你说什么都满足你,傻瓜就傻瓜吧!咦,交卷是黑的吗?”

  “咯咯咯,说你傻瓜还不服气呢,镜头盖子都没打开。”她又笑着告诉他怎么按快门,怎么看胶片数量,怎样的距离效果最合适。

  接着换了好几个背景拍起照来,两个人都拍了十余张。

  “你说让我做回任性的小红?是真的吗?”高育红边走边说,“现在想滑雪了,你不是让我靠双脚从这滑下去吧?”

  “那当然不是,滑雪当然是要用滑板,还有雪杖。”帅小泽说着举起左手,做成打电话的姿势,仰脸对着空中大声喊话:“喂,天兄,我是傻瓜!我们小红要滑雪,需要两副滑板和雪杖。哦,位置?我们的坐标是东经114.3°,北纬35.25°。哦,是的,向北三百米?再向西一百二十米?好的,非常感谢!”

  说完还装作挂断电话,看着高育红,一本正经地说:“小红,在那边,跟我走。”

  “臭小泽,搞什么古怪?”她笑呵呵地说,然后任他拉着向河床方向慢慢走,估计他是提前把滑雪板埋到了雪里。

  走了十几分钟,果然看到一个伞把在雪地上插着,上端还有一点积雪。他走过去三两下扒开积雪,取出事先埋的滑雪板,放在她脚下,让她连靴子踏在板子上,认真为她系好带子,又把两个伞把交到她手里当雪杖。然后自己戴上了另一副滑雪板,绑好带子。看着她说:“咋样?像回事儿吧?你会不会滑?脚与肩齐,走平路腿可以稍微弯曲,下坡时身体要前倾,像我这样。”说着还有模有样地溜了一小圈。

  “傻瓜,还不错嘛,像个小教练。不过我以前滑过,不用你教。”高育红还是蛮喜欢看他认真的样子,连为人绑鞋带都那么真挚。

  “好,那我们滑吧,从那边小坡上开始滑,滑到那边的小坡,再往旁边走点,可以直接再滑过来。”他认真地比划着路线,去年跟马子祥和别的小伙伴来玩过一次。

  两个人开心地滑了起来,有时你追我赶,有时倒在地上嬉笑,脚下简陋的扁担滑雪板丝毫没影响他们的乐趣。慢慢的感觉身体都热了起来,头上也有些冒汗,才回到原处休息。

  “傻瓜,你说要是有个热饮料喝着,该是多好!”高育红从包里取出几张报纸,铺在并排的雪板上,两人坐着休息。

  “喂,天兄,我们小红渴了,能不能给弄点儿喝的?最好是热饮!”他又笑呵呵地佯装打电话,眼神里透出格外的天真,真到对这位无所不能的“天兄”信心满满!“哦?是吗?对,我就在刚刚埋雪板的地方。向南三十米?好的,谢谢!你真是太帅了!”他当然是对自己的安排自鸣得意。

  “不是吧?你还真有热饮?”高育红瞪大迷人的眼睛看着他,心想就算早上买了热饮料,埋进雪里这半天也早冻成了冰棍儿。

  “呵呵呵。”他没回答,只是笑笑,其实心里也没底,真担心暖水瓶抵不住严寒。用步子量着走了三十米远,伸手刨几下,拉出一个保温瓶来,还有一个塑料袋装着几个一次性纸杯子,转身回到高育红面前。她一直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看他倒出一杯冒着热气的豆浆交给她,脸上涌现的欣喜已经不言而喻。不由得想:他可真是费尽心思讨我开心,这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这是多少西部电影里的男主角也没有的内涵和体贴,忍不住亲昵地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傻瓜,你真厉害!是不是费了不少劲?你先喝吧!”她把杯子靠近他的嘴巴,他竟真的张口喝了一点点,咧嘴笑了。

  “你叫我傻瓜,我就叫你小红!”他率真地眨着眼睛,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大口,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的豆浆沫。她笑着用手替他抹去嘴边的白沫,听他接着说:“小红,接下来想任性玩什么?”

  “休息一会儿再说。先声明,有人的时候不敢这样叫我,否则,再也不理你了!”高育红喝着豆浆,猛然想起袁欣敏的馍片,“傻瓜,你要是真有魔法就好了,给咱变点儿零食。”

  “哦,零食啊——我得再打个电话。”帅小泽说着又举起了打电话的手势,“天兄,是啊,还是我。我们小红想要点儿零食,可以吗?哦,好的,再向南十米?谢谢!小红,有了,上面有安排。”他向她诡笑一下,跑向南边。几分钟后,拿着一个塑料袋回来,在她面前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纸袋,递给她。

  她早看见了“椒盐烘焙馍片”,这熟悉的纸袋,熟悉的香味。唯一诧异的就是,他什么时间从袁欣敏家拿出来,又藏到这雪地里,因为时间长了指定返潮,短时间做这么多事多辛苦。

  “傻瓜,你这馍片,不是袁欣敏妈妈做的吗?”高育红真的吃惊了,这馍片已经吃大半个学期了,味道真是一模一样。

  “是我妈做的,那天见你觉得好吃,就隔三差五给你带,顺便也给她一些。”帅小泽又显得有些腼腆,觉得不该瞒她,“她是个挺不错的哥们儿,仅次于祥子和小刚。”

  “哦?”高育红这才知道馍片的真正出处,这小子真是不停给人惊喜,兴奋之余还带有几丝莫名地失落,不由得看着他的眼睛问,“傻瓜,我在你的哥们儿当中排第几?”

  “你?你,你不是我的哥们儿!”帅小泽坐下了来,认真地说,目光不敢和她相撞,“你是我的仙女姐姐,是我最重要的女人!在这里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和我老妈同样重要!”说着竟抓起她的手放在心口,抬头看着天空,大声喊:“天兄,这一切你是最清楚的,对吧?”

  她彻底懵住了,微张的嘴合不住,也说不出话。心里乱的乌七八糟,这是她曾期望的话,同时也是最害怕听的话,他要小她整整七岁,这样小的年纪,这样大的差距,事情却又发生的这样自然,这样真实!她真的不敢继续想下去!

  “唉。”沉默了许久,她轻轻地叹了口气,轻柔地说:“傻瓜,如果任性的小红现在告诉你,她跟你差距实在太大,根本不可能有未来,你能原谅她吗?”她试探着,因为她怕伤到他的心。

  “如果是小红说的,无论说什么,我都不会怪她,因为她是小红。”帅小泽把目光转向远方,微笑着说,好像在说一个别人的事情,“我不信什么差距大得过人心,更不信什么狗屁的门当户对。我只介意她会不会喜欢我,如果她不喜欢,只能说明我不够好,我会努力改变,变到她满意为止。”

  “傻瓜,你看着我。”她认真地扶着他不太坚实的双肩,二目相对,“你真的很好,非常非常好!只是咱们年龄差距太大,要是真的处对象,会招惹很多估摸不来的是非,多到淹死人!不如——就当好哥们儿吧,要不然我当你干姐姐也行?”

  “不!”他说的异常坚定,“不都说处对象吗?为什么不慢慢处着呢?只要两个人真心相好,没有什么困难是战胜不了的,只要你不嫌弃,我上完大学就可以娶你。如果到那个时候你都觉得我不够资格,再把我踢出局也行!谁甘心做不战而降的将军?谁天生没有处对象的资格?”

  “你,你这傻瓜,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比方说你长大了,我却已经老了,脸上有了皱纹儿,老人斑,又或者你发现另一个更好的小红,到时候怎么办?”高育红真的不愿伤他,可又不能不说出这苍白得让所有人害怕的现实。

  “不,我只要你,没有人可以替代小红,没有,谁也不能!”他再次说的斩钉截铁,小腰杆挺得倍儿直。

  “咳,傻瓜,你还小!”她松开手,始终不敢对他做出任何承诺,“人是会变的!我也会变!”

  “是啊,你会变的更漂亮,我会变得更俊!”帅小泽自信地说。

  “你会变俊,我会变老!傻瓜!”高育红忍不住亲昵地捏捏他的鼻子,“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继续滑雪吧!”真心不敢再想下去,事实是残酷的,她不敢冒险。

  “小红,既然都说了,干脆说出个结果,我可不想还没上场就莫名其妙地被罚出局!”他坚持着,仿佛驴神上身。

  “傻瓜,我已经说的口干了,又不想喝豆浆,想吃雪了。”她想岔开话题,“咦,你的天兄不是很厉害吗?给咱弄两根冰棍儿来,夏天吃的那种真的冰棍儿。”

  “他厉害啥?都没能让你喜欢我。”帅小泽看出她要避开这话题,却也不能逼她,因为她是仙女姐姐。忽然灵机一动,有了主意,“如果天兄可以给你想要的冰棍儿,你能答应和我处对象吗?”

  高育红一听,心里又是一惊,因为既然他敢说,必然已经有了什么鬼主意,说不定又整个套让自己钻,大铭就是吃这种亏。再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又不忍心一口回绝他,就淡淡地说:“我要的是真的冰棍儿,奶油味儿,或者水果味儿,不许拿假的糊弄,作弊是要被罚的!”

  “然后呢?如果我做出来了呢?”他认真地看她眼睛,不许她留后路。

  “如果真的能做出来夏天那种冰棍儿,我答应等你十年,你到时候也该大学毕业了吧?唉!”她叹了口气,要真是那样,也只好咬牙跟命运搏一搏了。

  “天兄,你听到了吗?小红答应了,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对象了!哈哈,太好啦!太好啦!……”帅小泽高兴地对着天空喊,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

  “傻瓜,疯够了吗?”高育红看他开心的样子,真想干脆就认输算了,能看他开心下去,就算最后真让自己死,也值。

  “不就是几根冰棍儿吗,等等。”他再次诡秘地笑笑,也不用装打电话了,跑向埋馍片的地方,又向前跑了几米,不停在地上摸索着。几分钟后还真拿出一个小纸箱子,抱着回来了。当着她的面打开,里面是五个纸杯子,五根一次性筷子插在杯子里的冰块中间,他拿着根筷子把纸杯撕掉,竟然真是个橘黄色的冰棍儿,就是杯子的形状。伸手递给她,又拿了另外一个,撕开后是白色,也递给她,接着又撕开一个茶色的,站起来看着她笑。

  “吃吧,真正的冰棍儿!纯奶的,橙味儿的,可乐味儿的,总有一款适合你!”帅小泽笑着说,脸上的眉毛都笑弯了,像个得胜的将军。

  她真的每样尝了一口,果然是用饮料冻成的。虽然充满廉价汽水的味道,却是她有生以来吃到最甜的冰棍儿,高兴地频频点头赞许,再一次被他的细心征服,眼神再看他时就换成另一种细腻的柔情,心里也是怦然悸动。

这感觉,或许就是席慕蓉诗句里提到的:世界上最微妙的情绪,没有任何词语能完整地诠释它,它就是爱情!

  两个人吃了一会儿冰棍儿,又喝了些热豆浆,吃了些馍片,再次穿上滑板,开心地滑了出去。

  此时的心情和刚才又不同了,滑出的效果也截然不同。如果可以用任性来形容上半场,那上半场的滑雪效果就是磨合期,欢笑和充实就是主题曲。下半场可以毫不客气地用完美来形容,一支完美的舞曲。只看两人默契地手牵手滑行,辗转穿越在茫茫白雪间,同时飞跃,同时转弯。黑的轻盈柔和,犹如一只翩翩飞翔的燕子上下滑行,黄的身姿优美,恰似风中载歌载舞的黄莺往来穿梭。一黄一黑配合的亲密无间,急缓有致,技艺惊绝,在无边的露天舞台上演绎着一支炫丽无比的雪地华尔兹。

  夕阳西下时,两个人缓缓停下,解下滑板。高育红拿着保温瓶,帅小泽背着滑板,慢慢地向河堤上走。他们都觉得时间过得太快,有些舍不得就这样告别快乐的一天,舍不得这任性的雪天。

  站在护河大堤上面,两人不约而同地回头看着刚离开的天然滑雪场,依然那么纯美,依然那么寂静,尽管已经散落了满地的快乐。

  “我,我可以亲你吗?”他腼腆地像熟透的西红柿。弱弱的声音即使掉雪地上也不着痕迹,比那“噗通”“噗通”的不规则心跳声大不了好多,但在这万籁俱静北河岸边,却可以传出几米外,震乱那颗冰心。

  “不能!”她喃喃地说,心想这种事哪有标名挂号的?咋能明着问呢?答应就是不知羞,不答应就是装矜持!想亲就凑近亲呗,只要人家不推开你不就行了!所以她嘴上说的不行,人却向他挪近了半步。她从来没有被父母以外的人亲过,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心却早已像小鹿乱跳了。

  “嗯,可是,可是,人家,可是……”他的脑子全乱了,自然没注意她的小动作,说话也自然变得语无伦次,扭捏的样子就像个学步的小绵羊。“噗通”一声,也不知道是左脚绊住了右脚,还是右脚踢中了左脚,他竟把自己磕倒在地。腼腆成西红柿似的脸掉进了雪窝里,爬坐起来时粘了一脸的雪,极像沾着干面粉的肉丸子。

  “傻瓜!”她赶忙过去伸双手把他拉起来。待他站稳,轻轻为他抹去脸上的雪,然后抱着他,在小鼻子上轻轻吻了一下,立刻转过身子,“笨,亲嘴都要人教!”

  “我,我不笨,你教的也不是亲嘴!”他顾不得拍打身上的雪,反驳着,“是亲鼻子!”他说着几步走到她跟前,搬着她身子在她薄嘴唇上蜻蜓点水似得亲了一下,脸更红成紫茄子,“看我会不会?”

  这次她真是淬不及防,脸腾地一下红到脖根,心里的滋味说不出是喜悦是意外。转身向前跑去,还留下一句:“傻瓜,不理你啦!”

  “哎,小红,我,我。”他不知道说什么,以为自己的粗鲁惹她不高兴了,连忙捡起地上的滑板和水壶,一路小跑着追赶她。路上渐渐有了行人,雪天不敢跑快,两人始终距离七八步远,他不敢喊她小红了,当然也不敢喊老师。

  眼睁睁看她上了318路公交车,他也跑到了跟前。

高育红从车窗探出头,对他喊到:“臭小泽,站住!你坐下一辆,明天学校见,冰棍儿做的很棒!我很喜欢!”

她绯红的笑脸在夕阳下绚丽至极,是整个冬季他见过最美丽的花朵。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六章 任性的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