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十八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7-25 点击数:273次 字数:

入厅,坐定,献茶。

李成义指着赵纯朴对大娘娘和王国华说:“这是赵纯朴大哥,号东山,原勤勉在省公路局长任,近因杂事暂屈小县任副县长,上峰招呼风声趋平定复原级。大哥下临代省抚绥亲我民情,思前慎后以利将来。”  

赵纯朴听了满脸羞红极像熟透的水密桃。忙起身朝二人点头窘笑难为情说:“纯朴惭愧若鸡落汤,贵兄李成义县长,不轻不侮反励志,恩同再造不涕零?今邀二位请教堤事,盖因纯朴得上峰命,专事修堤以保民安;二为民团拟开听证求圆满。不懂之事,尽询二人,忖度可否?”

大娘娘和王国华都明白了。

大娘娘便说:“赵副县长只管问,凡俺知道的,一定照实说。”  王国华也表了态,拍打胸脯宣:“兴县先固堤!俺胸中早有一团火。赵副县长领导修,定有美丽的未来,本人怀有大向往,愿将此心合盘托。” 全是豪言废语。

赵纯朴不悦。

李成义因恨刘团长,所以讨厌本事小贼心大,爱讲空话的王国华。因是上头指派的,不得已容他,十分有异议。现修堤之事委给纯朴他就想,再不借机臭几句,将来不好多讲话。于是拿腔又作势,尖声细嗓拉声问:“王……国……华总牌牌?你算头美丽的理想家,但是空谈误国哟……?所以我想啊……,纯朴大哥想知西县河堤史和今状况。千里之行始足下,今事都不见,或做得很糟糕,妄言未来有何意?”

王国华暗愤。

赵纯朴从衣兜取出笔和本,边翻页边说:“纯朴曾公派日本学土木,自信对固堤能入门。现请教,草堤便利处在哪?砖堤相较又如何?各自修期是多少?工本差多少?”

大娘娘拘礼等总牌答。

王国华知道该他回,但肚里没可说,于是干咳扭望赵纯朴反问:“到底想问啥?” 哪知赵纯朴除去贪财是一根筋的书呆子,已进入副县长角色,习惯性的官味十足厉声责:“嗯……!?” 一掌下去杯盘响,藐王国华高声问:“敢公然顶本县?倒来反问我?没有明白我的话?”

“不是这意思,俺在想,请一个一个地来问。” 王国华声音像蚊子叫,明显地小了。李成义乐见王国华一脸的茫然,知他答不出,幸灾乐祸高兴得抖二郎腿。

“就算半个半个问,他王国华也答不上。” 说话的是建设局长陈号山,也是有名的一根筋,脾气特别犟。他本有事过县衙,因认出门前的马车,打听到是关于修堤的大事,心疑不叫建设局?一气之下来找李成义给解释,刚好听见了对话。

李成义突见许号山,先吃一大惊,急中生智猛拍一掌大腿问:“你个老呆子,跑到哪去了!为啥到处找不见?来了就快坐。”

“真找过?”

赵纯朴想开口,李成义先道:“算了算了,大娘娘讲!”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八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