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三十一、趁学习之机刮旋风
发表时间:2019-07-09 点击数:149次 字数:


前江市卖了环城公路以后,归还了修建环城公路时欠下的银行贷款,还剩下余款一亿七千万人民币。张大才召开市长办公会进行研究,把剩下的资金用于为民办好事,给每个县修一百公里县乡公路,市区盖一批解困济难的住宅,按建造价卖给住房特困户居住,家里有人因公牺牲的住房特困户优先,他们买不起可以廉价租住。这笔资金修建的公路叫便民路,这笔资金盖的住房叫爱心房。修建县便民路,由各县申报,不申报的不修建,资金市里拨款百分之七十,县里自筹百分之三十,上下都要有点压力,不能坐享其成。爱心房分配有住房特困户向街道申请,经区政府复核张榜公布后汇总报市建委审批。这些政策都要在媒体公布,要出安民告示。给“一二三”行动增加新鲜血液,增添新的色彩。

会议一致表示同意,分管农村和城建的副市长都兴高采烈,城建、交通、农业部门受宠若惊。

张大才知道,这一个多亿资金的工程启动后,将有多少人要围着他的屁股转。

正当张大才处于兴奋点的时候,他接到通知,要他到国家去学习,因为他提拔前后,一直没有接受规定的培训。他不想去学习,因为他怕学习枯燥、寂寞。今天的前江市既在深入开展一二三活动,同时又在实施便民公路和爱心房工程,多么精彩,多么热闹。学习半年,那不把人憋死啦!

他想找卢艾亚商量,卢艾亚见多识广,一定能给他出个馊馊的好主意。他给卢艾亚打电话,电话里传出“你所要的电话号码不存在”,他以为是打错了,继续打,听到的仍然是“这个号码不存在”。他想卢艾亚的手机可能是坏了。他就叫秘书欧阳卿坐他的车子去找卢艾亚。

欧阳卿回来后,告诉张大才他没有找到卢艾亚,他打听了一些人,都说不知道卢艾亚到哪里去了。

张大才又叫欧阳卿到移动电话公司去查卢艾亚的电话,看看卢艾亚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欧阳卿从移动电话公司回来后,告诉张大才,卢艾亚的手机号码注销了,没有再办新的号码。

张大才郁郁不欢,他想起卢艾亚曾经和他说过的话,心想卢艾亚现在一定是到云南的某个地方去了,她像一朵云,蒸发了。

张大才只好给诸葛琵打电话,征求诸葛琵的意见,诸葛琵说:“你个坏狗日的,叫你去学习还不高兴,这是一次好机会,可以去结交人,为你今后往上爬铺路子。你老是在前江晃来晃去的,高层谁认识你呀,你以后往哪里升?去吧,好好地去吧,发挥你的神通去吧!”

诸葛琵说完,张大才没有立即说话。诸葛琵接着说:“你个坏狗日的,怎么不说话,是我说得不对,还是舍不得离开我呀?今天晚上我不回家了,请你撮一顿。”

张大才说:“怎么说呢?我不喜欢学习。好呀,晚上我们就撮一顿吧,你自己开车,在街上等我。”

这天晚上,张大才和诸葛琵一起钻进了一个小饭店,他们吃过饭就住进了一个房间。

张大才和诸葛琵同时宽衣坐到床上,诸葛琵倚在张大才怀里说:“别看你现在闹得有声有色,高层没人知道你,没人帮你的忙,你一切都是白搭。你再要往上升,不就是省官了吗?光靠马培,他哪做得了那个主。凭你的能耐挨上了国家那一层,肯定能混几个熟人,以后你到上面就有地方跑了,就有人好找了。”

张大才说:“你说得也对,不过我能有你说的那种机会吗?也许是白搭。”

诸葛琵说:“只要你去了,就可能有机会,你不去就绝对没机会。你刚去没什么熟人,可以叫市里驻上面的办事处给你联络呀,你把他们养在那里是干什么用的呀?是让他们吃喝嫖赌,还是让他们养尊处优?你大驾亲临,他们敢不听你使唤吗?”

张大才摸摸诸葛琵的脸蛋,说:“你呀,就你一个琵琶精,把我带坏了。听你的,我去,我去学习!”

第二天,张大才就给省里回了话,说他乐意去学习。

张大才带着欧阳卿,坐飞机提前三天来了学习的地方。他一出飞机场,前江市驻上面的办事处主任宁可就在机场出口迎接他。

宁可借了一辆宝马轿车,张大才上车后,问宁可:“我们办事处什么时候买了这样的好车子呀?”

宁可说:“张市长,不好意思给你汇报,我们驻京办事处还没有车子,这车是借来的。”

张大才哦哦着,没有多说。

张大才在前江市办事处住下来后,就把宁可叫到他的房间里,给宁可交待了两件事,一是他马上让欧阳卿给市财政局长打电话,今天就汇两百万元到驻京办事处来,办事处马上买一辆进口的林芝轿车,剩下的钱就放在办事处的账上备用,作为他在学习期间跑委、跑部,以及其他方面的各种应酬费用。

宁可高兴异常,赶快说:“谢谢张市长对办事处的关心,我马上就打电话联系买车,争取明天先把车开回来。”

张大才说:“行!今天晚上,我要请一些前江在上层工作的老乡吃饭,你安排先请一些县团级以上的官员,要是有管官员的人,没有职务也可以请。”

宁可说:“我懂,我现在就提供一个名单,马上就请你审查。”

宁可拿出一张纸,哗啦啦写下八个人的名字及职务,交给了张大才。

张大才一看,其中有副司长,有处长,有团长,最后有三个人他不太满意,不符合他的标准。

张大才指着一个人的名字问宁可:“为什么要请这个驾驶员?”

宁可说:“这个驾驶员是在高级机关为首长开车的,他可以带你到任何地方去,比谁都重要。”

张大才点点头,又指着一个女的名字问:“为什么要请她?”

宁可说:“这是一个大经济部门的工作人员,你是很可能要到那个部门去的,她可以通过内线帮你把一切联络好,你先认识她一下。再说她是女的,可以活跃酒席的气氛,老乡们也都喜欢她。”

张大才又点点头,他指着最后一个人的名字问宁可:“请这个人是什么意思?”

宁可说:“这个人就是官省官的科级办事员,人不错,能量也大。”

张大才说:“行,就这么定了,马上确定地点,马上通知。”

宁可问:“张市长,我们的酒席按什么标准办?”

张大才说:“我不清楚,你看什么标准好?”

宁可说:“一般都在五千块钱起点,再低就……”

张大才说:“我知道了,你就按八千块钱定吧!”

宁可说:“知道了。”

张大才问:“办事处有纪念品吗?”

“有。”宁可说,“有普通的,也有金胸章和胸花,那些含金的我从来没敢动用过。”

张大才对宁可说:“今晚拿出来用,男的送金胸章,女的送金胸花。你多带一个金胸花,单独给我。好了,你去通知吧!”

宁可说:“我现在就通知,有问题我再向你汇报,没问题我就不汇报了。我马上找人来陪你打牌。”

宁可走后不一会,就来了两个漂漂亮亮的小姐,一进门就说:“张市长,我们陪你打牌。”

张大才看看两个小姐,心里十分愉悦,说:“你们会打我们前江打的炒地皮吗?”

有个小姐说:“怎么不会呀?我们都是前江人呀!”

张大才说:“行,那我们就打吧!”

接着又进来一个小姐,她端着一盘水果,放到茶几上,开始给张大才削水果。她削完水果的皮,又把水果削成片,放进一个碟子里,又在碟子上放了一把银叉子,端到张大才面前,用银铃般的声音说:“张市长,请用水果!”

张大才抬头看看请他吃水果的小姐,说了声“谢谢”。

接着那个削水果的小姐又给欧阳卿削了一碟苹果。

晚上,张大才叫三个小姐都去参加宴会。

张大才等人在宁可带领下,提前来到宴会厅迎接客人。宁可悄悄地塞给张大才一个金胸花。客人们陆续而来,宁可一一向张大才进行了介绍,大家与张大才交换了名片。

客人到齐后,大家开始入席,多数人和张大才是第一次见面,一开始多少有些拘谨。

众人坐定,张大才说:“大家都是老乡,不必拘礼,我先敬大家一杯。”

张大才敬过酒后,双手一挥,说:“我们办事处的小姐,都行动起来,敬老乡客人们的酒,我们能在这里相聚,机会难得,大家放开喝,今晚我们一醉方休!”

于是,酒席桌上热闹起来。不一会,大家就喝得张三不认得李四。

客人们说张大才是家乡父母官,三番五次地敬张大才的酒,宁可始终保护着张大才,那些客人硬是不依。那个在办事处为张大才削水果的小姐站出来,主动给张大才代酒。凡是有职有权、能用公款请客的客人,都向张大才提出了回请的邀请,张大才爽快地一一应承下来,但他说要等到十天以后,让他做个相对的时间安排。

散席之前,宁可拿出金胸章和金胸花交给了张大才,张大才一一分送给了客人们。

大家告辞的时候,张大才拉住那位管省级官员的老乡的手,把宁可单独给他的那枚金胸花塞给了这位管省级官员的老乡,说是送给这位老乡夫人的。

张大才回到办事处已经是十一点了,宁可把张大才送进了房间,请张大才洗个澡,然后休息,他就不多打扰了。张大才说宁可辛苦了,让宁可也去休息,叫宁可安排明晚请国家计委的人吃饭,然后再请国家建设部和农业部的人。宁可认真地说明天上午他就拿出一个方案,待张大才认可了,他就做具体的安排,他说着就匆匆离开了张大才的房间。

张大才正准备脱衣服洗澡,那个下午给他削水果的小姐像一只白蝴蝶闪了进来,手里拿着几件男式内衣,笑盈盈地说:“张市长,这些是给你用的内衣,你看看是否满意?”

张大才朝内衣瞟了一眼,笑着说:“既然是你拿来的,我自然非常满意。”

那小姐说:“张市长满意,我也就高兴了,那你就洗澡吧,过一会我来帮你洗衣服。”

张大才笑笑,没说话。

小姐又闪出了张大才的房间,顺手帮张大才带上了门。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张大才正洗好澡从卫生间出来,他房间的门轻轻地开了,给她送内衣的小姐又端着果盘轻轻闪了进来,张大才不自主地尴尬了瞬间,复又神秘地一笑。

小姐也朝张大才莞尔一笑,把果盘放到茶几上,说:“张市长,请你用点水果。”

张大才说:“谢谢!你辛苦了,水果我们一起吃。”

小姐也不拒绝,等张大才在沙发上坐下后,她在张大才身边缓缓地坐下来,拿起放在果盘里的叉子,叉起一片苹果递给了张大才。

张大才接过小姐递过来的苹果,拿起果盘里另一把叉子,也为小姐叉了一片苹果。小姐大大方方地接过了张大才递给她的苹果。

二人吃着苹果,张大才问:“小姐,你贵姓呀?”

小姐说:“本人免贵姓梁,叫梁图,‘图’是图画的图,我是办事处工作人员。”

张大才说:“哦,哦……这个名字很好!”张大才望望梁图,年龄大约在二十五六岁,问:“你的老公和孩子是在这里,还是在前江?”

梁图笑笑,说:“很惭愧,本人既对不起张市长,也对不起前江人民,我已经三十有二,至今还是神仙一个,既没老公也没孩子。”

张大才有些吃惊,说:“小梁,你长得真年轻呀,怎么也看不出你的年龄,看来看去也就二十岁多一点嘛!”

梁图高兴地一笑,说:“谢谢张市长夸奖――”

接着,二人吃着水果,谈论着办事处的工作。梁图说办事处这些年为领导、为市里做了不少工作,就是办事处的级别低了,只是副县级单位,与人家联系工作面子小了一点,最好能升为正县级。宁可作为办事处的主任也就是副县级,她本人只是副科级,与大机关打交道人家有些看不上眼。

过了一会,梁图问张大才忙了一天,是否疲劳,张大才说有一点。梁图说她会按摩,如果张大才愿意的话,她可以帮张大才放松,放松。张大才笑咪咪地点了点头。

张大才躺上了床,梁图在张大才的背上按着,按着,张大才渐渐激动起来,他抱住了梁图,两个人就一起躺下了,彼此都很动情。

直到凌晨五点,梁图才溜出了张大才的房间。

张大才一直睡到早晨九点才起床,办事处的所有人都没敢吃早饭,都在等着张大才一起用早餐。

吃过早饭,张大才等人无事,梁图、宁可等人又陪着他打牌,为了来点刺激,打钻桌肚的,谁输了谁钻桌肚。

宁可自告奋勇地说:“要是张市长输了,由我替他钻桌肚,因为市长无能如何是不能钻桌肚的。”

晚上请客,张大才依然带着宁可、梁图等人,陪国家计委的权要喝酒。回到办事处后,梁图依然精心陪伴着张大才。

三天下来,张大才当然对办事处的工作很满意,他叫欧阳卿给前江市编办主任打电话,让编班主任当天就到前江驻上面的办事处来。

编班主任到了办事处后,张大才叫宁可先陪编办主任到几个兄弟办事处去转了转,晚上他正式跟编办主任谈办事处的级别问题。

张大才与编办主任谈的时间不长,张大才的话还没说完,编办主任就说:“张市长,兄弟市的办事处都是正县级,我积极主张我们前江市驻上面的办事处立即升到正县级。”

张大才听了显得很高兴,随即就做出了前江市驻上面办事处升格为正县级单位决定,设主任和副主任各一人,并让编办写一个纪要。

接着,张大才又给汪亨君和有关方面打电话,提名宁可升任办事处正县级主任,提名梁图任办事处副县级副主任。

张大才正式开学十几天后,前江市驻上面办事处接到了升格为正县级单位的通知,宁可和梁图的职务也都批了下来,任职之前,由张大才对他们进行了一次谈话,并由张大才亲自在办事处宣布。张大才没有分别与宁可和梁图谈话,而是把宁可和梁图叫到一起谈的话,要求他们一定要坚持以经济为中心,强化与上面的各项经济联络,要高质量为市政府服务。

张大才平时在学习单位住宿,休息日就到前江市驻上面办事处消闲,梁图对他的服务总是周到而又热烈。他背后指示梁图要多与上面管官员的部门打交道,把有人权的人混熟,花费不要考虑,都由他出面给予解决,如果那些人有什么要求,都要百分百地满足他们。

按照张大才的指示,梁图通过那个管省级官员的老乡,与一个叫贾薪的司长混得烂熟。贾薪温文尔雅,为人处世显得正正经经,因为梁图是未婚女子,他与梁图接触几次以后,就把梁图介绍给了他的老婆江一萍,以便释嫌,此后他每次与梁图接触都是和江一萍一道,渐渐地梁图就成了江一萍的妹妹,贾薪和江一萍就成了梁图的姐夫和姐姐。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梁图终于把张大才介绍给了贾薪和江一萍,可以说三人一见如故。

张大才提出晚上请贾薪夫妇到青岛去吃海鲜,贾薪说恐怕来不及。张大才说他有四张飞往青岛的来回机票,下午五点钟就能到达青岛,明天下午返回北京,一点不误事。贾薪支吾了一会,吞吞吐吐地同意了。

张大才等四个人乘飞机飞过蓝天,到了青岛,住进了一个海滨的高级宾馆,张大才叫梁图迅速定了一个日本人开的高级海上海鲜馆的豪华餐厅。他们稍事休息,洗了洗脸,整理过衣襟、头发,就打出租车去赴宴。

张大才等人,在豪华餐厅里坐下后,服务小姐先给他们上了茶和咖啡,接着拿来四大本菜单,一人发一本,请他们点菜。

贾薪微笑着,拿过江一萍手上的菜单,和他手上的菜单叠到一起,把它们放到茶几上,温文尔雅、慢言细语地说:“惭愧,我们都不大懂吃喝,也就不大会点菜,还是请大才市长代劳为好。”

张大才点头哈腰地说:“好,好!我来服务。”

张大才打开菜单,看了一遍,看不出什么好坏,面对洋菜单,他真的一窍不通。他与贾薪比,他才是真不懂。贾薪是故作谦虚,假装不懂,其实他是一个大食客,是尝遍天下名吃的高手。张大才干脆以价论好,点了什么鲍鱼、三文鱼鱼、鲸鱼、龙虾,以及各种特色贝类和海菜。

服务小姐记下了张大才点的菜,又问他要什么饮料和酒,张大才点了两千块钱一瓶的日本高级清酒,和从美国进口的可口可乐,以及鲜榨西瓜汁、鲜榨橙汁等等。 

酒席开始后,张大才先敬了贾薪夫妇的酒。稍后,梁图朝贾薪夫妇举过杯,说她要敬姐夫和姐姐的酒。他们就这样客客气气地敬来敬去,贾薪夫妇当然也少不了要回敬张大才和梁图。

杯来杯往,贾薪的话也很有分寸地、不失身份地多了起来,他说:“大才市长,你官运亨通,前途远大。你的事迹和政绩我都知道,这次学习又让你有了新的提升平台,学完以后将要为你们这一批学员授研究生学历,你今后要是进入省部级官员,文化程度方面的条件就足够了,可以说升迁的机会就摆在所有的学员面前。”

张大才激动起来,但他控制了自己,说:“承蒙贾首长鼓励,鄙人有否前途还请首长多多关心。”

江一萍说:“张市长,你和老贾职务相当,只不过序列不一样,你哪能叫老贾什么首长啊!既然彼此熟悉了,那就是朋友了,你就叫老贾大哥,以兄弟相称多亲切,不要太官场化了。就像小梁叫我姐姐,多贴心。”

贾薪说:“好,好!我略长大才几岁,就不谦虚了,我就是哥哥了,大才就是我的老弟。”

张大才显得十分感动,从口袋你掏出一只银行卡,递给江一萍说:“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嫂子明天自己上街卖点喜欢的东西。”

江一萍说:“这不就庸俗了吗?”

张大才说:“我和哥哥就不讲客套了,但不能慢待嫂子呀!这叫礼节,和庸俗不沾边。”

贾薪对江一萍说:“既然大才是真心,你就收下吧!但下不为例。大才老弟,以后不要这样拘礼,哪天你嫂子万一有什么事求你,你帮个忙不就什么都有了吗?”

张大才送给江一萍的银行卡价值为十万元人民币,是前江市驻京办事处提供的,梁图办理的。贾薪让江一萍收下银行卡,并非是贪财,而是要表明他和张大才确实很投缘,而且他们的哥们关系已经很铁。这样他就好走下一步棋,就好和张大才互惠互利。

梁图赶快在一旁举杯,祝贺大家的友谊万古千秋。贾薪说梁图此举意义并非一般,他带头愉快地干了一杯。

酒至五成的时候,贾薪说彼此都是在社会上有职有责的人,不要贪杯,即使兄弟姐妹团聚,也要尽兴则止,不要败坏形象。

张大才当然赶快应承,本来他就喝不惯所谓的日本高档清酒,贾薪说尽兴则止,也合他的心意。他提出了明天的安排,请贾薪夫妇上崂山一游。

这贾薪作为上面的大员,中国哪里的山水没有到过,对游崂山并不感兴趣,就推辞说不要过于花费,明天就在宾馆里休息,下午坐飞机返回。

江一萍说谁也不要多说,明天大家坐游艇游大海和钓鱼,由她具体安排,明晨稍微起早一点,准时上船,到船上去吃早饭。

第二天,贾薪、张大才等人准时登上了一条豪华游艇,当游艇向蓝色的大海徐徐开进的时候,两位漂亮的小姐送来了牛奶、咖啡和各色早点、水果等。

那些早点五彩缤纷,到底是些什么,张大才几乎一无所知。他想这游艇和这样的早餐,费用一定十分昂贵,他说:“哥哥、嫂子,这样的豪华安排,真让小弟受宠若惊,今天的所有费用都由我请客。”

“哈哈,你看你,我的好弟弟,你又见外了!”江一萍冲张大才一乐,说,“你就别费心了,这一切都有人请客了,你就尽情地玩吧!”

他们吃好了早餐,游艇已进入大海深处二十多海里,在一丛岛屿之间停泊下来,小姐们送来了各类钓具,贾薪等人走上甲板开始钓鱼。

不一会张大才就钓上了一条两斤多重的鱼,江一萍说张大才所在的位置好,鱼多,就挤到张大才一起来钓,过了好久也不见有鱼上钩,连张大才也再没有看到鱼的影子。江一萍就和张大才闲聊起来,说什么最近听说钢铁又要涨价,大豆全国都紧俏,硫酸现在很贱,她显得对市场各类行情十分熟悉,使张大才对她刮目相看。一时间张大才简直与江一萍答不上话。

突然,江一萍问张大才:“你们那里的房地产市场还好吗?”

张大才说:“我们那里的房地产也说不上行情好,但开发公司都还有点钱可赚。”

江一萍问:“你们欢迎外地开发公司到你们那里投资吗?”

张大才说:“欢迎,哪有不欢迎的?凡是到前江投资的,除贩毒的、贩军火的外,我都欢迎!”

“好,很好!”江一萍拍拍张大才的肩说,“现在全中国都在快速发展,处处都是建设工地,人人都在呼唤投资,你的思想很开放,赶在大好形势的前头。难怪老贾说你们那里发展很快,你的政绩很显要,思想超前,能力很棒,不仅能领导一个先进的市,将来领导一个省也没问题。”

张大才听到江一萍夸奖他,就飘飘然起来,不知道自己是海风里的哪一片水花。眉飞色舞地说:“哪里,哪里,我还差得很远,还请你和我的大哥多多指导,多多帮助,我还要不断努力,还要加快改革,扩大开放,加快发展。”

“好,非常好!”江一萍朝张大才淡淡一笑,说:“你有这样辽阔如大海的襟怀,前途当然不可限量。择日我一定到前江去学习,学习,介绍有实力的公司到你们那里去投资。”

张大才既表示欢迎,又表示感谢。

接着江一萍和张大才具体谈起来,她要给前江介绍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并说了具体条件。

张大才一时间明白了江一萍的意思,他觉得江一萍和贾薪是有意跟他亲近,这样一来彼此都是正中下怀,一个要升官进位,一个要赚钱发财。张大才把江一萍要求的一切都答应了下来,拍着胸脯说他今日就办。江一萍说等张大才什么回前江再说,不能耽误他的学习。张大才说既然要快速发展,就不要等来等去的。

这里张大才和江一萍谈着交易,那边梁图靠在贾薪肩上垂钓,江一萍连看也不看一眼。梁图眉来眼去地和贾薪低声说着打情骂俏的话,而贾薪不露声色,显得十分儒雅。

江一萍不经意间,钓住了一条鱼,她手舞足蹈,好不快乐。拉出水面一看,细细的,长长的,黑黝黝的绞在钓线上,不知是什么,张大才也认不出,就叫过贾薪和梁图帮助辨认。梁图当然也不知道是什么,她只是看热闹。贾薪认出是海蛇。江一萍听说是海蛇,立马浑身颤抖,尖叫起来,把钓竿抛进了大海。

大家的钓兴一时间一落千丈,贾薪喊道:“小姐,请师傅开船,我们钓鱼钓累了,到别的地方看看吧!”

贾薪等人在海上绕了一圈,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服务小姐来征求他们的意见,是否开始吃午饭。贾薪说还可以再等半个时辰。

吃过午饭,贾薪、张大才一行返航登了岸,有两辆凯迪拉克轿车在码头等着他们,把他们一直送到飞机场。

当晚,张大才没有回学校,住到了前江市办事处,吃过晚饭就和宁可交待任务,要他通知两个县的县长到北京来,他要给他们引荐客商。并对宁可说,他把县长们介绍给客商以后,下面的事就由宁可具体去办,一定要十全十美地为客商搞好服务,充分发挥办事处的作用,办事处的工作要上一个新台阶。

张大才交待完任务,正准备与梁图等人打牌取乐,忽然间办事处进来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天明。

张大才立即叫办事处安排李天明吃饭。

李天明吃着饭,张大才在一旁陪着他。张大才问李天明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李天明告诉张大才,他是应农业科学院的邀请来的,向他们汇报前江的油菜移植栽培情况,顺便汇报了他关于今后油菜稀植的想法,并打算作为科研课题来做。农业科学院的专家充分肯定了他的想法,说理论上是可行的,区域性的推广成功了,可能要带来一场油菜栽培的革命,并建议李天明进行多品种实验,他们可以给予理论支持和部分经费支持,其余经费由地方自己解决。他们还说课题提纲出来以后,可以报给他们,列为国家级重点课题。

张大才问:“那地方上要解决多少经费?”

李天明说:“估计每年也就七八十万元,我就为这事来找你汇报的,你同意解决经费,我就放开了干,要是市里拿不出钱,我就用农业科学院的钱凑合着干。”

“你说呢!”张大才笑起来,说,“市里怎么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呢?现在就定下来,市里每年给你一百万,成立一个油菜科研攻关领导组,我当组长,你当常务副组长,我挂名,你挂帅,好好地干,再给你抽调几个有技术、干实事的人,这些人由你点,不要多,我看有五六个人也就差不多了。你提出名单,我让欧阳卿给你调。同时与各县联合进行课题研究、推广,试验地由各县提供,减产市里赔偿,丰产归提供土地的农民。”

李天明听张大才说着,心里十分高兴,不知不觉多吃了一碗饭,他对张大才说:“行啊,有你这番话,我会干好的。当官不错呀,能定事呢!”

张大才问李天明:“你还有什么意见或想法?”

了李天明憨厚地搓搓手,笑着说:“想不起来了,好像没什么事了。哦,你在这里学习还好吧?好好学,学点东西总会有用。有没有什么信要我带给小翠?”

张大才也笑了,心里一暖,觉得这个世界上就李天明跟他亲热,事事关心他。他很高兴,他终于也为李天明做了一件实际的事情。

张大才马上要通了前江市政府秘书长的电话,布置他就李天明开展的油菜课题研究,以政府的正式文件下个通知,内容就是他和李天明所说的。他打完电话又对李天明说不要急着回去,他要抽空和李天明一道去看农业科学院的领导,一是对他们表示感谢,二是把油菜移植的课题再进一步落实一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三十一、趁学习之机刮旋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