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卷一百 广东一
本章来自《读史方舆纪要》 作者:顾祖禹
发表时间:2019-06-26 点击数:31次 字数:

卷一百

  ◎广东一

  《禹贡》扬州徼外地。三代时为蛮夷国或谓之雕题。题,额也。《礼·王制》:南方曰雕题。又《山海经》有离耳、雕题之国。楚《离骚》有玄国之南裔。或曰:今海南琼州府是其地。后为百越地,亦曰扬越《国策》:吴起为楚悼王相,攻扬越。《史记》起本传作南平百越。孔氏曰:越在扬州南境,故曰扬越。其在天文,则牵牛、婺女之分野。秦并天下,置南海等郡,亦谓之南越《秦本纪》:始皇三十年,略取陆梁地,为南海、桂林、象郡,以适遣戍。三十四年,又谪人筑南越地,又设南海尉以董之,所谓东南一尉也。孔氏曰:岭南之人,多处山陆,其性强梁,故曰陆梁。《史记》南越,班固作南粤。粤,即越也。今人多以两广为粤,闽浙为越矣。秦末,赵陀王其地。汉元鼎六年,讨平之,寻置交趾刺史。后汉因之汉刺史无常治。王范《交广春秋》:汉初,交州治羸娄。元封五年,移治苍梧广信县。建安十五年,复徙番禺。沈约曰:汉交趾刺史治龙编。建安八年,改曰交州,治广信。十六年,徙治番禺。三国吴黄武五年,析置广州,治番禺,而交州还治龙编。其后以交州并入广州。永安七年,仍置广州,治番禺。广信,今广西苍梧县。羸娄、龙编,今俱见安南境内。三国吴分交州立广州详见上。晋因之。宋又分置越州泰始七年,置治临漳,即今廉州府治合浦县。齐、梁因之梁大同以后,置州益多,无复古制。隋亦属扬州部。大业末,属于萧铣。唐讨平之。贞观初,置岭南道治广州。开元中曰岭南节度。咸通二年,分为岭南东道。五代时,属于南汉。宋淳化四年,为广南路。至道三年,分为广南东路。元置广东道及海北海南道宣慰等司广东道治广州,海南海北道治雷州,隶江西行省。明洪武九年,改置广东等处承宣布政使司,领府十、直隶州一、属州七、属县七十六总为里四千二十八,夏秋二税大约一百一万七千七百七十二石有奇,而诸司卫所参列其中。今仍为广东布政使司。

  ◇广州府属州一 县十五

  南海县附郭  番禺县附郭  顺德县  东莞县  新安县三水县  增城县  龙门县  香山县  新会县  新宁县  从化县清远县

  连州领县二

  阳山县  连山县

  ◇肇庆府属州一 县十

  高要县附郭  高明县  四会县  广宁县  新兴县阳春县  阳江县  恩平县

  德庆州领县二

  封川县  开建县

  直隶◇罗定州属县二

  东安县  西宁县

  ◇韶州府属县六

  曲江县附郭  英德县  乐昌县  仁化县  乳源县翁源县

  ◇南雄府属县二

  保昌县附郭  始兴县

  ◇惠州府属县十

  归善县附郭  博罗县  长宁县  永安县  海丰县龙川县  长乐县  兴宁县  河源县  和平县

  ◇潮州府属县十一

  海阳县附郭  潮阳县  揭阳县  程乡县  饶平县惠来县  大埔县  平远县  普宁县  澄海县  镇平县

  ◇高州府属州一 县五

  茂名县附郭  电白县  信宜县

  化州领县二

  吴川县  石城县

  ◇雷州府属县三

  海康县附郭  遂溪县  徐闻县

  ◇廉州府属州一 县二

  合浦县附郭

  钦州领县一

  灵山县

  ◇琼州府属州三 县十

  琼山县附郭  澄迈县  临高县  定安县  文昌县会同县  乐会县

  儋州领县一

  昌化县

  万州领县一

  陵水县

  崖州领县一

  感恩县

  东连七闽,

  惠、潮二府,与福建之汀、漳接境,山溪相错,伏莽之患常多。

  南滨大海,

  自潮州府之东南,与福建之漳州海洋接。自廉州府钦州之西南,与交趾海洋接。东西相距二千四百余里,而琼州一府峙大海中,尤为险远。

  西距安南,

  安南,自廉州府钦州分界,由海道以入交州,则钦州、海阳,其必出之途也。

  北据五岭。

  五岭之首曰大庾岭,在南雄府北六十里,与江西分险。绵亘而西为骑田岭、都庞岭,与湖广分险。秦王翦降百越,以谪戍五万人守五岭。淮南子曰:始皇使尉屠睢发卒五十万,为五军:一军塞镡城之岭见湖广黔阳县,一军守九疑之塞九疑,见湖广名山,一军处番禺之都,一军守南野之界即江西南安府,一军结余干之水见江西饶州府。或谓此为五岭,非也。《汉书·张耳传》:秦有五岭之戍。裴渊《广州记》:五岭,大庾、始安、临贺、桂阳、揭阳也。邓德明《南康记》:南康大庾岭一,桂阳骑田岭二见湖广郴州,九真都庞岭三见湖广蓝山县,临贺萌渚岭四见湖广江华县,始安越城岭五见广西兴安县。《水经注》:最东曰大庾岭,在南康;第二曰骑田岭,在桂阳郴州;第三曰都庞岭,在南平县;第四曰萌渚岭,在冯乘县;第五曰越城岭,在始安县。邓氏以都庞在九真者,误也。杜佑亦曰:塞上岭一也即大庾岭。今详见江西重险大庾,骑田岭二也,都庞岭三也曰在湖广永明县,与《水经注》不同,萌渚岭四也,越城岭五也。周去非则曰:五岭之说,旧以为皆指山名,考之乃入岭之涂五耳,非必山也。自福建入广东之循、梅一也,自江西之南安入南雄二也,自湖广之郴入连三也,自道州入广西之贺县四也,自全入静江五也。今大庾岭实为北面之巨镇云。

  其名山,则有罗浮。

  罗浮山,在广州府增城县东百三十里,惠州府博罗县西北五十里。其山袤直五百里,高三千六百丈,峰峦四百三十有二,岭十五,洞壑七十有二,溪涧瀑布之属九百八十有九。盖宇内之名山,东粤之重镇也。五代周显德六年,南汉主刘建天华宫于山中在山之西,即朱砂洞也。宋开宝初,又凿增江水口,欲通舟道入山,不果苏轼曰:于无事时,以罗浮为宴游之所,有急则为逋逃薮也。《岭南志》:罗山之脉,来自大庾;浮山,乃蓬莱之一岛,来自海中,与罗山合,故曰罗浮《名山记》:罗浮山有洞,周五里,《道书》以为朱明洞天,十大洞天之一也。潜通勾曲,上有分水屿,谓之泉源福地。《山经》:五岭拥从衡岳如君,而罗浮桀出为之佐命。又旧《图经》:罗浮山西距番禺二百里,上有桂树神湖。《山海经》云,桂林八树,在番禺之东,即此山也。一名博罗山,俗传尧时浮山自会稽浮海而至,傅于罗山云。《元史》:至正元年,罗浮山崩二十七处,坏民居,堙田涧,山水涌溢,溺死百余人。其瑰奇灵异,游历所不能遍。大约峰之秀者为飞云、玉鹅、麻姑、会真、会仙、锦绣、玳瑁之属,洞之幽者为夜乐、石血、朱明、黄龙、朱陵、黄猿、水帘、蝴蝶之属,而石楼铁桥之胜,尤为桀出云宋邹师正《罗浮指掌图略》:游罗浮者,始自龙华祠,至明月戒坛登山,历锡杖泉、罗汉岩、伏虎岩一十余里,而至大、小石楼。二楼相去五里,皆高出云表,重岩四柱如楼,有石门方广可容几席,俯视沧海,夜半见日初出。其山岸周回五里,涧水消长,应海潮盈缩之候。又上为铁桥峰,即罗浮二山相接处也。中有石如梁,湍水出焉,分东西流注于潭,又南流注于渊,一名神湖,《道书》所谓泉源福地也。又有上界三峰,上接铁桥,高三十仞,不可上,其下逶迤有汇水与潮汐应,曰瑶池。第三峰顶又有青羊岩,其下曰夜乐洞,昔人常闻仙乐于此。洞在神湖东,洞中有犀牛潭、瀑布泉,泉从上界三峰侧悬流下注三十余仞。又有凤凰谷及凤浴潭,皆在夜乐洞中。铁桥相接者曰瑶石台,高五百六十丈有奇。梁大同中,僧景泰者建连云塔于其上,亦名飞云塔,在浮山上。铁桥之左曰玉鹅峰,一名鹅岭,右曰聚霞峰。罗山之西为麻姑峰,有麻姑坛。相近者为双髻峰,下有罗阳溪,罗浮诸峰之水西汇于此。罗山之西南曰飞来峰,下为梅花村。又黄龙洞在聚霞峰之东,本名金沙洞,两峰相叠,一水中流。南汉主欲作天华宫,梦金龙起于宫前,因改今名,并建宫于此,今呼为西天华。其后有凤凰冈、云母溪。自麻姑峰而西南,有观源洞,一名麻姑洞。其西北有幽居洞、滴水岩。幽居洞后又有长寿观,南汉时亦建天华宫于此,今呼为南天华。又北为君子岩,岩侧有通天岩、云峰岩,其下曰蝴蝶洞,前曰水帘洞。又有天汉桥,其下为流杯池。又南为朱明洞,《道书》所谓第七峒,朱明曜真之天也。其东有青霞谷,又有野人洞,一名王子洞。又天汉桥东有会仙桥,桥东有明福观,南汉所建,亦名九天观。相近有小水帘洞。又东北有蛇穴,旧传穴通眉州。又东数里至蓬莱洞、鸦髻峰,上为刘仙坛,高百丈许,下临罗阳溪。山之东西有香台、会真、樱桃、抛球、刀子、锦绣、黄猿、钵盂、致云、大旗、小旗、云母、鸡笼诸峰,又有金沙、石血、朱陵、太和、欧阳、赤水、白云及风洞、云洞、雨洞,白角、大慈寺,古老、白芒古洞及桄榔、大坑诸洞。奇秀岑,湍流怪石,不可名状矣

  其大川,则有西江、

  西江,即广西黔、郁、桂三江之水。自梧州府东流入肇庆府界,历德庆州封川县西,而贺江流入焉贺江,见广西贺县。经县南,又东至州城南,亦曰南江,亦名晋康水。又东绕府城,而东南流出羚羊峡,入广州府顺德县界,亦谓之龙江。又东流至府城西北,会北江之水,又流至府城南,而会东江之水,并流而入于海。汉伐南越,离水、之师并会于番禺,即是道也。《南齐书》:西南二江,川源深远,别置都护,专征讨之任。西江实兼南江之名矣谓之二江,误也。梁大同十一年,交趾李贲作乱,命杨为交州刺史讨之,又命定州刺史定州,今广西郁林州萧勃会于西江。太清末,陈霸先为西江都护,起兵讨侯景。隋唐以后,岭南用兵恒以西江为要害。宋皇四年,侬智高陷邕州,沿江东下,滨江州郡悉被残破,遂图广州,官军拒却之。明初,廖永忠等定广州,复奉诏引兵趋广西,由肇庆溯西江而上抵梧州是也。今两粤往来,百斛巨舟可方行无碍者,惟西江耳。详见川渎盘江。

  北江东江附

  北江,即湟水浈水合流之水也。湟水,出湖广宁远县九疑山,流入广州府界《通志》:湟水,俗呼浈江,以出于郴州黄岑山,亦名黄水。误。经连州阳山县东,西南流经州城东,又折而东南入韶州府英德县界,又南流入广州府清远县境,至县东南与浈水合,亦曰氵匡水,亦曰水,亦曰水,其合浈水之处,亦曰口,亦曰口。汉元鼎五年,伐南越,伏波将军路博德引兵出桂阳,下湟水。陈大建二年,广州刺史欧阳纥以州叛,陈将章昭达将兵讨之,兼行至始兴。纥闻昭达奄至,出顿口,多聚沙石,盛以竹笼,置于水栅之外,用遏舟舰。昭达居上流,装舰造拍,乘流突进,纥众大败,遂擒之。宋开宝三年,潘美克南汉之郴州,刘惧,遣其臣邵廷屯口是也。浈水出南雄府北大庾岭,东南流,复折而西南,经府城南,又西南,经始兴县西,而入韶州府界。经府城东,有武水,出湖广临武县之西山,流经郴州宜章县南,而入韶州府乐昌县境,又东南流至府城东南,而合浈水,亦曰曲江,亦曰相江,亦曰始兴江。又南流,经英德县西,出浈阳峡,入广州府清远县界,经县东,又南,则湟水流会焉。又南流经三水县西,至府西北三十余里,逶迤而下,会于西江。汉伐南越,楼船将军杨仆引兵出豫章,下浈水是也。今自庾岭而南,取水道,繇始兴江口,可以径抵广州,且东达惠、潮,西届浔、梧矣。又有东江,源出江西安远县界,流入惠州府龙川县境,至县南为龙江。又西南流,经河源县南为槎江,南流至府城东北,折而西,过博罗县南。又西南流入广州府东莞县境,经县北,又经增城县南,而至府之南境,会西江以入海,亦谓之三江口,以东、西、北三江为名也《南史》:宋元嘉十年,徙谢灵运于广州。或告灵运令人买兵器,结健儿,欲于三江口篡取之,不果,灵运因弃市。即此三江口也。三江周匝三垂,南则滨大海云。

  海。

  海,环广东南界,倚为险固,然攻守之计亦莫切于海。晋义熙七年,刘裕与卢循相持于豫章,而遣别将孙处等由海道径捣广州,倾其巢穴,循以败亡。唐乾元初,广州奏大食波斯围州城,掠仓库,焚庐舍,浮海而去。咸通二年,安南陷于南诏,诸道兵赴援,皆屯聚岭南,用润州人陈石议,自福建运米泛海至广州,军食始足。宋末,车驾自闽入越,既而蒙古将张弘范将兵由潮阳入海,追宋少帝于崖山,宋亡。明初,命廖永忠繇福州海道取广东,永忠奄至东莞,何真迎降,而广州亦下。洪武、永乐间,倭夷入犯广东,屡为所扰。嘉靖中,倭寇闽、浙,滋蔓亦及于广东。议者谓广东海防,当分三路。三路者,左为惠、潮,右为高、雷、廉,而广州为中。惠、潮二郡,皆与福建接壤,而潮尤当其冲,柘林、南澳皆要区也。由柘林而西,为大城、海门、靖海、蓬洲诸所,又西接甲子门、碣石、平海诸卫所,皆为南面之蔽。傥柘林、南澳失守,是无潮也;平海、碣石失守,是无惠也。《海防考》:惠、潮之备,以柘林为最要。柘林,乃南澳海道之门户,据三路上游,番舶自福趣广,悉由此入。其去惠、潮水寨,远几百里。水寨为惠、潮之冲,而柘林又为水寨之冲。慎固之防,不可不豫。而大城所声援差近,备尤不可或疏也。若夫中路之备,则在屯门、鸡栖、佛堂门、冷水角、老万山、虎头门等澳,而南头澳在虎头门之东,为省会门户。海寇往往窥伺于此,为阑入之途,则东莞大鹏之戍守宜切也。又西则峡门、望门、大小横琴山、零丁洋、仙女澳、九灶山、九星洋诸处,而浪白澳在香山澳之南,为番舶等候接济之所,则香山所之戍守宜切也。又西为崖门、寨门海、万斛山、洲等处,而望峒澳在崖门之西,为番舶停留避风之门户,则广海卫及新宁、海朗二所之戍守宜切也。若西路三郡,去倭岛似远,而安南、占城、暹罗、满剌诸番,风帆易达。高州之南神电卫所辖一带海澳,若莲头港、汾洲山、西家滩、广州湾,皆府之南翰也。雷州凸出海中,三面受敌,其遂溪、湛川、涠洲、乐民等四十余隘,固为门户之险,而海安、海康、黑石、清道并徐闻、锦囊诸隘,亦所以合防海澳者也。至于廉州之境,尤为全广重轻,故兵符特札于灵山,达堡增屯于卫北。海寇之警,峒獠之扰,外夷之侵,有兼忧焉。永乐七年,倭尝陷廉州矣。而琼州,又廉之外户也。五指腹心,尽为黎据,所设城邑,类皆滨海备倭之制。若白沙、石、头、文昌,与海安、海康对峙,番岛飘风突来,防御甚艰,此西路所当加意者也。又滨海诸邑,为盗贼渊薮者,如增城、东莞之茶窑、十字窑,番禺之三漕、波罗海,南海之仰船冈、茅窖,顺德之黄头涌,香山、新会之白水、分水等处,往往岁集凶徒,以小艇出没,珠禁弛则纠党盗珠,珠禁严则诱倭行劫,此又当诘奸禁宄,以消其萌矣《海道考》:广州舶船往诸番,出虎头门,始入大洋,分东西二路,东洋差近,西洋差远。宋于中路置巡海水师营垒,今为东莞县南头城。东南海路二百里,至屯门山,水皆浅,日可行五十里。乃顺帆风西行,一日至九州石,又南二日至象石。若用东风西南行,七日至九乳螺洲,又西南行,三日至占不劳山,西去占城二百里。又南二日至陵山,其山峻而方,有泉下绕如带,即占城地也。陆行至宾童国一月程,东去麻逸国二日程。水行一日至东西竺昆仑洋,又一日行至古苴国,其王号苴屈,即真腊也。又半日行至奔沱浪洲,即丹眉流国。又二日至军突弄山,又五日至海硖,南北百里,北岸则罗越国,即暹罗也;南岸则佛逝国,占城属国也。又东水行四五日至诃陵国,今瓜哇也,为南海中最大洲。又西出硖三日至葛葛僧祗国,即佛逝西北隅之别岛。国人多钞暴,乘舶者多畏之,疑即昔之婆利国,今佛朗机也。其北岸则阿罗国,一名阿罗陀,今满剌加也。阿罗西则阿谷罗国,一名阿罗单。又从葛葛僧祗四五日行至婆露国,一名阿鲁。又六日行至婆那国,一名须文达那,即今苏门答剌国也。又西至伽蓝洲,一名翠蓝屿。又北四日行至师子国,其地在西洋之西北岸,距南天竺大岸百里。自伽蓝洲行二十日至榜葛剌国,即西天竺也,一曰西印度。海口有察地冈,番商于此抽分云。天竺之西千五百里曰注辇国。宋大中祥符八年,其贡使言:从本国舟行七十七日,历舟阝勿丹山、娑里西兰山,至古罗国。又行七十一日,历加八山、占不劳山、舟宝龙山,至三佛齐国。又行十八日,渡蛮山水口,历天竺山,至宾头狼山之西王母冢,距舟所将百里。又行二十日,度羊山、九畏山,至广州之琵琶洲。离本国凡千一百五十日云。又雷州,控入海水路,从州东至海三十里,渡海抵化州、吴川县之洲,入广州,通闽浙;从州南陆行一百七十四里,至递角场抵海,南泛海一程,可至琼州;从州西陆行一百五十里泛海,水路至安南诸番国。又琼州,东至海一百二十里,直通大洋,故诸番舶,虽东洋、琉球等国,被风漂,多至琼州也

  其重险则有梅关。

  梅关,在南雄府北六十里大庾岭上,东北去江西南安府二十五里,雄杰险固,为南北之噤要,亦谓之横浦关。自秦戍五岭,汉武遣军下横浦关,常为天下必争之处。有驿路在石壁间,相传唐开元中张九龄所凿。宋嘉中,复修广之。旧时岭上多梅,故庾岭亦曰梅岭,关曰梅关。今梅废而关名如故,有官军戍守。详见江西重险大庾岭。

  【按】广东之地,介于岭海间。北负雄、韶,足以临吴、楚;东肩潮、惠,可以制瓯、闽;西固高、廉,扼交、邕之噤吭;南环琼岛,控黎夷之门户。而广州一郡,屹为中枢,山川绵邈,环拱千里,足为都会矣。肇庆接壤梧州,指臂相倚,溪峒犭犭童藉以控制。若四郊多事,鼓棹西江,不过六七百里而径达番禺,此上游之险也。连州北通郴、永,可以直走湖南,且西与平乐之贺县连界,由此纵横南北,似为径易。虽南雄密迩大庾,由岭南下,可以捷走韶州,然由连指韶,潘美之师实夺刘之魄。兵固无常势矣。潮州东接漳州,海寇窥伺,必假途于此,而柘林寨其首冲也。廉、钦及高、雷二郡,与粤西皆犬牙相错,肘腋之防,不惟一族,不特为交趾障蔽也。利害之机,安危之系,有近而不察,忽不及防者。特筹粤东,而仅斤斤于番舶之恣扰,矿冶之奸顽抑末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顾祖禹
对《卷一百 广东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