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卷九十五 福建一
本章来自《读史方舆纪要》 作者:顾祖禹
发表时间:2019-06-26 点击数:34次 字数:

卷九十五

  ◎福建一

  《禹贡》扬州地。周为七闽地《周礼》:七闽,荒服,掌于职方。郑注:蛮种有七,故曰七闽。贾疏:祝融之裔,分据闽地而为七。春秋已后,亦为粤地,天文牛、女分野。秦并天下,平百越,置闽中郡。汉高五年,封无知为闽越王都冶。孝惠三年,分闽越地,封摇为东海王,即今浙江温州府地。又建元六年,封无知孙丑为闽繇王,复封余善为东越王,其实皆闽越地也。元鼎五年,闽越乱,元封初平之,属会稽南部都尉《汉纪》:武帝平闽越,以其地险阻,数反覆,终为后世患,因迁其民于江淮间,而虚其地。后复为冶县,属会稽郡。后汉因之。三国吴始置建安郡,晋又分置晋安郡,皆属扬州。元康初,改隶江州,宋齐因之。梁普通六年,改属东扬州时增置南安郡。陈永定初,增置闽州领郡三。天嘉六年复旧。光大初,又置丰州。盖梁、陈时州名滋多,非古制也。隋大业中,亦属扬州部。唐属江南道刘句曰:初属岭南道。误。今以《六典》为据。开元中,分隶江南东道。唐末,王氏据有其地。及闽亡,入于南唐、吴越。宋为福建路。元置福建等处行中书省,寻废《元志》:至元十五年,置行省于泉州。十八年迁福州,明年还治泉州。二十年,又徙福州。二十二年,并入江浙行省。《三山续志》:至元十五年,置行省于福州。十六年罢。二十年复置。二十二年,并入江西行省。二十三年,复置。明年,改行尚书省。二十八年,仍并入江西。二十九年,仍置行中书省。大德元年,立福建平海行中书省,徙治泉州,图琉球也。三年罢。黄氏曰:《三山续志》作于元致和间,必有所本也。至正十六年复置,寻为陈友定所据,明初平之。洪武九年,置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领府八、直隶州一、属县五十七总为里三千七百九十七,夏秋二税大约八十八万三千七百一十五石有奇,而卫所参列其中。今亦为福建布政使司,领府州如旧。

  ◇福州府属县九

  闽县附郭  侯官县附郭  长乐县  福清县  连江县  罗源县  古田县  闽清县  永福县镇东卫梅花、万安、定海三所附见

  ◇兴化府属县二

  莆田县附郭  仙游县平海卫莆禧所附见

  直隶◇福宁州领县二

  宁德县  福安县福宁卫大金所附见

  ◇建宁府属县八

  建安县附郭  瓯宁县附郭  建阳县  崇安县  浦城县松溪县  政和县  寿宁县

  ◇延平府属县七

  南平县附郭  将乐县  沙县  尤溪县  顺昌县  永安县大田县

  ◇汀州府属县八

  长汀县附郭  宁化县  上杭县  武平县  清流县连城县  归化县  永定县

  ◇邵武府属县四

  邵武县附郭  光泽县  泰宁县  建宁县

  ◇泉州府属县七

  晋江县附郭  南安县  同安县  惠安县  安溪县永春县  德化县永宁卫福泉、金门、中左、高浦、崇武五所俱附见

  ◇漳州府属县十

  龙溪县附郭  漳浦县  龙岩县  长泰县  南靖县漳平县  平和县  诏安县  海澄县  宁洋县镇海卫六鳌、铜山、玄钟三所附见

  东、南皆据海,

  东北自浙江温州府界,西南至广东潮州府界,大海回环,约二千里。福、兴、泉、漳四郡,福宁一州,皆列峙海滨,互为形援。

  西抵粤东,

  闽之西南境与广东潮州府相唇齿,水陆二途,皆为捷径。

  北距岭峤。

  闽亦称峤外地。自浙江衢州、处州而南,江西广信、建昌、赣州而东南,皆有崇山峻岭,纡回结曲,不特仙霞一道,为北面之巨障也。

  其名山,则有武夷、

  武夷山,在建宁府崇安县南三十里。有黄亭山麓始于此,又四十里乃入武夷。其山绵亘百二十里,有三十六峰,三十七岩又嶂洞泉石之属得名者复数十计。一溪缭绕其间,分为九曲《道书》以为第十六洞天。《汉·郊祀志》武帝祠武夷居,即此山之神也。宋刘斧曰:武夷山东南枕流水,一水北至,一水西来,凑大王峰前,合流为建溪。其山东望如楼台,南盼如城壁,西顾如庾廪,北眺如车盖。峰峦岩岫,四十余所,峭拔奇巧,高下相属,吞吐云雾,草木蒙茸,寒暑一色,岸壁红腻,棱叠可爱。朱子曰:武夷峰峦岩壑,秀拔奇伟,清溪九曲,流出中间,两岸绝壁,往往有枯楂插石罅间。又有陶器之属,颇疑前世道阻未通,川壅未决时,蛮俗所居,而汉所祀者,即其君长欤。今从溪而入,第一曲为大王峰在山东南,一名天柱峰,亦曰仙蜕岩,方圆十里,高五千丈,一面向东瞰北溪,一面向南瞰西溪。峭壁缘崖,上哆下锐。峰之东麓有升真洞,西有铁板嶂石色苍黑,刂削如板,盘回数百丈,绝顶为投龙洞《志》云:洞门甚小,缒绠百二十丈乃至水。宋嘉熙元年,投金龙玉简于此,旁有天鉴池。峰之北又有幔亭峰一名铁佛嶂,甚奇胜,又有仙鹤等岩。第二曲有玉女峰,在溪南,亭亭姝丽,旁有马头、凌霄、虎啸等岩。第三曲有小藏峰亦在溪南,高峙峻拔,中有小藏岩,一名仙船岩。峰背为仙机等岩。第四曲溪南有大藏峰,高峙千仞,下临深溪《志》云:溪南又有李仙岩,一名灯窝岩,其前为御茶园,中有泉,旧于此制茶上供。元时设场官二人,掌茶园百有二所。明初有司董之,嘉靖中罢。李仙岩后又有云岩石室,可容百许人。溪北对峙者曰车钱峰,旁有升日诸峰,参差错列。第五曲有隐屏峰在溪北,平上锐下,凌空峭立,高广方正如屏。两麓坡陀环抱,朱子筑精舍于其处,峰之右又有接笋峰,北有玉华岩,皆奇胜《志》云:溪南有小隐屏,与隐屏峰对。一名紫石岩,今名晚对峰,因朱子晚对亭而名。第六曲有天游峰。在隐屏之后,外高敞而内幽邃。其右为仙掌峰,穹崖壁立,高广百余仞,旁有瀑布泉夹流下注,名仙浴池。溪之南有城高岩,山形高峙,长亘如城壁。第七曲有三仰峰。三峰耸拔相连,形若仰首,中有碧霄洞、小桃源诸胜。第八曲有鼓子峰。有石如鼓,其前为鼓楼,岩后有三层峰,尤高峻,旁又有天壶等岩。第九曲尽处曰灵峰,一名白云岩,壁立高峻,常有云气氤氲。其右为毛竹洞,甚幽邃,溪南为齐云、火焰诸峰。又有灵岩,崖壁削成,顶甚平旷,有石洞三,中一洞深广,风从中出,谓之风洞一云灵岩之东为揽石峰,亦高耸,在第二曲虎啸峰之南,去九曲差远。山之背有丹霞嶂,石色丹赤,雄峙若城,绵亘层叠,长数万丈,高称之。其东曰水帘洞《道书》谓之唐曜洞天,水自石壁泻下,随风飘洒,疏密不定,如垂帘然,声若金玉,流合溪水,溪源发于武夷西北二十余里之三保山流至黄村溪经星村市。潆回曲折,出石鼓渡合大溪,游九曲者,舟每从东溯流而入,西出将村,而境始穷。南麓则临石鼓渡,北止于黄村溪,两岸峰峦,率皆丰上敛下,奇变万状,神元刂鬼刻,骇目惊心。《唐六典》江南道名山,武夷其一也。

  梁山、

  梁山,在漳州府漳浦县西南三十里,广东大埔县西北二百里。一名高昌山,高千仞,盘亘百里,有九十九峰。亦名梁岳。《古记》:梁岳,闽中之望也《尔雅》:南方之美者,有梁山之犀象。或以为即此山,恐误。《胜览》:梁山秀丽而崇圆,故亦名圆山。《名山记》:山峰之得名者,凡十有二。唐开元中,钟绍京作尉是邑,增为二十有四,其中峰曰莲花峰,一名齐帝石,以齐武帝赜避兵揭阳时,曾游赏此峰也《南齐书》:武帝仕宋为赣令,晋安王子勋之乱,举义兵,众寡不敌,避屯揭阳山中。其最高者为狮子、金刚二峰二峰之外,曰力士、曰双髻、曰长剑、曰七星、曰八柱、曰观日、曰临海、曰晋亭、曰青阁,与莲花共为十二峰。又有双凤、玉乳、锦石、月桂、寿星、紫云、金鸡、丹灶、香炉诸山之名,则后人所增益也。吴明伟又云明伟,唐诗人:梁山翠峰三十六。盖峰岭环列,各以意言之耳。山之中,纡折回旋,有田、有村、有溪。溪之名,有长源溪、锦溪、万顷溪、仙溪、盛溪、锦石溪、垂玉溪、龙潭溪,分流洒道,互相萦绕《志》云:山东南盘石上有穴如井,水泉涌出,大旱不竭,谓之灵泉。南北两麓又各有汤泉。上有水晶坪,产水晶。元大德元年,福建平章高兴言,漳浦地产水晶,当发民采之,以资国用,因遣内监采取。明时亦尝命镇守内官采焉。又有中峰岩、瀑布泉,并称名胜。《志》云:山之西,接盘陀岭,丛薄崎峻,盘亘可十里,岭盖即宋葵冈岭,汉时为南越蒲葵关,闽粤通道也汉元鼎五年,汉击南越,东越王馀善以兵从至揭岭,以海风波为解,及汉破番禺,还击东越于蒲葵关,即此。宋潘存云:梁山根蟠楚蜀,作镇瓯闽,西南形胜,山为最著矣。

  大姥。

  大姥山,在福宁州东北百里,高十余里,周四十里旧名才山。《力牧录》云:黄帝时,容成先生尝栖此。王烈《蟠桃记》:尧时有老母居此仙去,因名大母山。汉武帝命东方朔校天下名山,又改母为姥。唐开元中,特图其形,敕有司春秋致祭。乾符四年,敕建兴国寺于山麓旧《志》:唐咸通中,林嵩建草堂,读书其中,因名草堂山。《通志》:嵩,盖宋真宗时人。又云王闽尝封此山为西岳。《三山志》:闽封高盖山为西岳,霍童山为东岳,未尝封此山也。其山千峰林立,秀拔得名者三十六峰《志》云:宋初僧师待图山之奇峰二十二,林陶次第其名,为新月豸冠诸峰,后人复增摩霄、仙掌等峰,为三十六。近代好事者复增益之,为四十五峰。又岩石溪谷泉洞之属,其得名者以百计,绝项为摩霄峰相传太母上升时,乘九色龙马摩霄而上,因名。东西北三面皆海,秋霁远眺,可尽四五百里,虽浙水亦在目中。自摩霄而下,千岩万壑,瑰奇灵异,不可悉数。大约东北诸山,大姥为之冠矣。

  其大川,则有建江、

  建江,亦曰闽江,亦曰建溪。至延平府境,亦曰剑江,至福州府境,亦曰西江。往往随地立名,实同一建江也。其源出建宁府浦城县北四十里渔梁山,绕流经县城南,达县西或曰:建溪之源,出自枫岭。今枫岭南里许有分水关,梨岭北麓之水,枫岭南麓之水,会流经此,即建溪上源也。按:水流环通,仙霞以南之水,东流则归于处郡之大溪,西流则归于广信之永丰溪,而南流大都归于建溪。渔梁岭路之极南,为众流所汇之地,从其易见者而言,遂谓建溪出于渔梁也。枫岭、梨岭,俱见浦城县,经滩涧中引而南,凡一百八十里,曰水吉镇,为建阳县界。又五十三里曰双溪口,而崇溪之水流合焉。崇溪源出建宁府崇安县西北七十里分水岭,流经崇安城东南,又南纳武夷九曲之水,历建阳县城东一名锦江,亦名西港,又东南至双溪口,而合于建溪,并流而南,八里为叶坊驿,又四十五里而达建宁府城西,绕城南而东,松溪之水亦流合焉。松溪源出浙江庆元县西南二十里松源山,入建宁府界,经松溪县城东北,引而南,政和县境之水,亦流入焉,谓之东溪。至府城东,而合于建溪旧《志》:建溪之源凡三,一出浦城,一出崇安,一出松溪。三源而下,凡五派合流,是为建溪。今考上游之水,自西北来者皆汇于建溪,三源、五流,亦概言之。又南行四十里,曰太平驿,又四十五里为房村铺,又十里曰大横驿,又三十里为黯淡滩,又五里至延平府城东南,而西溪流合焉。西溪上源,一出邵武府光泽县西北九十里之杉关岭,谓之杭川。南流至邵武府城北,合樵溪、紫云溪诸水,流入延平府顺昌县境,合顺阳诸溪,至县城南,合将乐县之将溪,又东至沙溪口,合沙县之沙溪。将溪、沙溪,即汀州府大溪之下流也。大溪发源汀州府宁化县山中,流经县东南,又东历清流县东南境,而为九龙滩。又东分二流一自归化东北流,入延平府将乐县界,谓之将溪,经县南至顺昌县城南,合于顺阳溪。一自延平府永安县东北流,经沙县南,谓之太史溪,亦名沙溪,又东北出沙溪口,而合于顺昌诸溪。其下复合,共引而东,谓之西溪。又东至延平府城西,绕出城东南,而合于东溪,谓之剑江。又东南四十里曰吉溪口,又十八里曰茶阳驿,又三十二里曰尤溪口,尤溪县之水自此北合于建江也。又十五里曰樟湖坂,又十二里曰苍峡巡司,又二十里为黄田驿,入福州府古田县界。又五十里而至水口,自水口已上,达于浦城,计程几六百里。滩石嵯岈,纵横林立,舟行罅隙中,滩高水急,略无安流,流船轻脆,石齿坚利,稍或不戒,沉溺及之矣。相传始于浦城,迄于水口,诸滩之有名者以三百计,然至险者亦不过数处,曰将军滩在浦城县南十里、和尚滩俗名阿弥陀佛滩,在建宁府北六十五里、黯淡滩在延平府北五里、大伤滩在延平府东南十八里、大湾滩在水口北二十里,其最著者也。次则火烧滩在浦城县南三里、倒乱滩在浦城县南百十里、大小罗滩小罗滩,在浦城南百十三里。又南十四里即大罗滩、树林滩在大罗滩南六十五里、大米、小米滩小米滩,在树林滩南十二里。又三里即大米滩、菱角滩去大米滩三十余里、梨滩在建宁府城北十五里、箭孔滩在延平府东南六十五里、梅花滩在箭孔滩南六十六里,亦时有摧溺之虑。而汀、邵二溪,又有九龙在清流、永安二县界内,称最险、三门、虎口在延平府西境诸滩之险。其水工非熟于水道,轻捷夙成者,则节节皆险耳。夫闽江本无正流,大约疏凿山峡而成,上流地高水迅,易于浅涸,居民往往积石壅水,为灌溉及水碓之利,山水骤发,辄冲激为患,滩险比下流较多,其下流水势益盛,滩益大而险。淫潦时,波涛汹涌,势若怀襄,旬日不雨,则石脊磷磷,浅狭处可褰裳涉也。水口滩险已尽,而列石江中,参差数里,水势震荡,势犹汹汹。出水口则江流浩衍,以风阻为虞矣。由水口而东五十里曰小箬驿,又东十里,曰闽清口,又四十里,曰白沙驿。自白沙而下,分为两支:其自东而南者,二十里为竹崎所,又四十里曰芋原驿,又东南至府西十里曰洪塘浦,又东南流二十里曰南台江,又东南流五十里为马肠江。其自南而东者,经府西南六十里曰阳崎江,折而东二十里曰西峡江,复东流二十余里会马肠江。府境诸水,俱会流于此以达海。盖自西北而东南,横亘三郡之中,几千余里,为津梁之要会。自剑溪东下福州,水路萦纡,几数百里,而水势湍疾,可以朝发夕至也。陈天嘉五年,章昭达自东兴岭趣建安东兴岭,见江西新城县,讨陈宝应,宝应据晋安、建安二郡,水陆为栅以拒之,昭达与战不利,因据上流,命军士伐木为筏,施拍其上,会大雨江涨,昭达放筏冲宝应水栅,尽坏之,宝应由此败灭。五代汉乾三年,南唐剑州帅查文徽,遣剑州刺史陈诲将水军下闽江袭福州,会大雨水涨,一夕行七百里,抵福州城下史作七百里,误也。自剑州至福州四百里,败州兵,整众鸣鼓,止于江湄。盖顺流漂急,势莫能御也。

  海。

  海在福建,为至切之患。汉元封初,伐东越,遣横海将军韩说出句章句章,见浙江慈溪县,浮海从东方往,遂灭闽越。三国吴建衡初,遣军自建安海道与荆州之师会于合浦合浦,见广东廉州府,以击交趾。陈天嘉四年,章昭达自东兴度岭东兴岭,见上,趣建安,讨陈宝应,诏余孝顷督会稽、东阳、临海、永嘉诸军,自海道会之。昭达败宝应水栅,诸军方攻其步军,孝顷自海道适至,因并力乘之,宝应败灭。隋开皇十年,泉州王国庆作乱,自以海路艰阻,不设备,杨素泛海奄至,击平之。五代汉初,吴越遣将余安自海道救李达达,即闽叛将李仁达,时据福州,为南唐所攻,遂有福州。宋德二年,张世杰等共立益王于福州,蒙古将阿剌罕自明州海道来袭,福州旋陷。明初讨陈友定,亦命汤和由明州海道取福州,八闽悉定。洪武十九年,倭氛告警,乃命江夏侯周德兴经理闽海,置烽火、南日、浯屿三寨于海中。正统九年,以侍郎焦宏莅其事,则迁烽火、南日于内地。景泰二年,尚书薛希琏出而经略,又迁浯屿水寨于夏门,议者以为弃其藩篱矣。是时虽增置小埕、铜山二寨,沿边卫所镇戍之设,渐加密焉,而奸商酿乱,勾引外夷,自潮州界之南澳及走马溪、旧浯屿、南日三沙一带,皆为番舶所据,浸淫至于嘉靖二十七年以后,祸乃大发。论者谓东南之倭乱,闽实兆之也。自是审斥堠,严会哨,寇去之后,犹亟亟不敢懈焉。盖列戍于海上,而哨守于海中,不易之法矣。说者曰:海中岛屿,东西错列,以百十计,但其地有可哨而不可守者,有可寄泊而不可久泊者,若其最险要而纡回,则莫如彭湖。盖其山周遭数百里,隘口不得方舟,内澳可容千艘,往时以居民恃险为不轨,乃徙而虚其地,驯至岛夷乘隙,巢穴其中,力图之而后复为内地,备不可不早也。又海中旧有三山之目,彭湖其一耳。东则海坛,西则南澳,皆并为险要。守海坛,则桐山、流江之备益固,而可以增浙江之形势。守南澳,则铜山、玄钟之卫益坚,而可以厚广东之藩篱。此三山者,诚天设之险,可或弃以资敌欤?

  其重险,则有仙霞、

  仙霞关,在建宁府浦城县北百二十里,北至浙江江山县百里,本江山县地。关南三十八里有枫岭,则闽浙分疆处也。岩岭相接,纡回雄峻,南北经途,皆出于此。今详见浙江重险。

  杉关。

  杉关,在邵武府光泽县西北九十里,西至江西建昌府百二十里。有杉关岭,置关其上,为江闽往来之通道。说者曰:仙霞之途,纡回峻阻,其取之也较难。杉关之道,径直显露,其取之也较易。闽之有仙霞、杉关,犹秦之有潼关、临晋,蜀之有剑阁、瞿塘也。一或失守,闽不可保矣。元至正十九年,陈友谅兵陷杉关,侵福建。二十五年,明太祖遣胡深攻陈友定,克浦城及松溪,分遣朱亮祖自广信出铅山,王溥自建昌出杉关,会兵讨之。二十七年,胡廷瑞收江西,进取福建,自建昌入杉关,克邵武路。盖闽中西偏之要害矣明正统十四年,贼邓茂七据杉关攻光泽,既而顺流南下,闽中多为残破

  【按】福建之地,海抱东南,山连西北,重关内阻,群溪交流,虽封壤约束,而山川秀美,福州一郡,居然都会。说者谓温、处、衢、信信,江西广信府,闽之北藩也;建昌、南、赣,闽之右壁也;惠、潮,闽之西门也;大海,闽之东户也。建宁一郡,北当仙霞,虞浙江之突入;西瞰分水,虑江右之窥伺,东带松溪,防矿贼之窃发。是诚全闽之头目,保护不可或怠者也。邵武迫近建昌、杉关之冲,恒由不意,而汀、漳二郡与南、赣、惠、潮邻接,山溪旷邈,奸宄逋逃,易生衅孽。且漳州南控岛屿,其民险,往者倭奴流突,大率漳郡之人为之向导,不可不折其萌矣。福宁一州,屹峙东北,温州南下,此其最冲。夫以闽之封壤,而四境之间,敌皆可乘,乃欲高卧无患,真千古必无之事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顾祖禹
对《卷九十五 福建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