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六十八章 美满的不圆满
发表时间:2019-06-05 点击数:820次 字数:

新洛大酒店的顶楼景观大厅里灯火辉煌,龚兴龙一早就和酒店总经理把这里布置的充满节日气氛。

梁晓芸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被这富丽堂皇的氛围惊住了。这样的的装饰风格与豪华摆设,比西雅图的顶级酒店有过之而无不及,左一眼右一眼地看着,杨洋和黄雯就在她旁边陪着。

于月月老远就看到了妈妈进来,从姥姥怀抱里挣脱,跑向梁晓芸,嘴里甜甜地喊着:“Mum,月月在这里,月月想你了!”

“宝贝儿,妈妈也想你!”梁晓芸几步走过去,一把抱起于月月搂在怀里,情绪刹那间激动起来,“妈妈亲亲月月,再亲亲!”不停地亲她的小脸蛋儿,开心的不得了。

旁边站着的杨洋,心里也是很不是滋味,这情景让想到了儿子吴国宝。她也想抱住小月月亲一亲,更想抱住她亲生的儿子亲一亲。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有没有长高!眼里闪烁泪花看小月月。

“宝贝儿,去亲亲你这个妈妈!”梁晓芸亲昵地对小月月说着,把她身子倾斜到杨洋跟前,小月月懂事地抱住杨洋,在她脸上亲了好一口,叫了两声:妈妈!

杨洋高兴地连声说:“好孩子!好孩子!待会儿爸爸会给小月月新年礼物,妈妈也有礼物给你!”把她接在怀里舍不得放下。

“各位!各位!大家都往这边聚聚!”柳红玉手拿麦克风,在大厅中间的台子上说话,看大家都逐渐围过来接着说,“我是百货大楼的柳红玉,受老板委托当今天的司仪,做不好的地方大家不要见笑!”

大家乐呵呵地看着柳红玉,她的脸稍微有点绯红,但还算镇定。

今天的人可不少,于雨朋和杨洋、梁晓芸、黄雯、Evie、徐晓慧一行。秦婉玲母子和公婆、娘家父母一家九口、牛永成一家五口、龚兴龙一家六口、莫小兰母女及父母、刘云一家五口、晓芸父母带着小月月、梁红玉的家人,还有一些没有回家过年的公司员工。

“在大家吃年夜饭之前,有几个事情要办!第一个是义结金兰,有请主角们上台,于董于雨朋,龚总龚兴龙,刘总刘云,牛总牛永成,季维斯先生的妻子徐晓蕙小姐,王宏先生的妻子莫小兰,有请!”柳红玉一本正经地叫着大家的名字,几个人陆续来到台中间,“龚总是老大,最左边!刘总挨着,牛总,于董,对徐小姐紧挨着,最后是莫总,大家先拜关帝爷!”

“等等!”随着楼梯口一声大喊,一个人从外面匆匆挤过人群上到台上,竟然是季维斯,“大哥,二哥,我来晚啦!”

“来的好!不晚不晚!”牛永成拉着他替换徐晓蕙,又对柳红玉说,“柳总,继续吧!”

“好,季先生来了,现在六位先拜关帝爷!”柳红玉说着看看季维斯,虽然头发胡须都有些凌乱,但一脸的帅气和天生傲骨怎么盖都盖不住。

“好了,各位再来拜过父母,各位叔叔阿姨请上台坐好!”柳红玉说着,早有人摆了一排椅子在台子中间,于雨朋、龚兴龙、刘云、牛永成、莫小兰几人的父母坐成一排,接受了六个孩子的大礼。“行了,服务员上酒,你们几个干了这杯就算礼成!”柳红玉招呼几个人,大家端起酒对视后一饮而尽。

“现在进行下一项,有请所有的小宝贝儿上场!龚家姐弟、刘总家的宝贝儿、于承业、于月月、牛晓晓、王唯、徐小姐也来,你肚子里也是个宝贝儿,还有今晚的神秘小朋友于承宝!有请!”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几乎都不知道于承宝是谁!

接着,服务员从场外带了一老一少进来,杨洋一眼就看到是多年不见的父亲和离婚时判给吴家的儿子吴国宝,眼泪唰就下来了,过来抱住两人就哭。

“杨总,请别激动,咱们的活动继续,来宝宝,过来到阿姨这边!”柳红玉微笑着说,“各位,这个宝宝,就是于董的长子于承宝,虽然他是第一次来到我们面前,他和其他孩子一样,都是我们今天的宝贝儿!有请于董!”

“各位,现在大家面前的八位孩子,再加上晓蕙肚子里的,洋洋,你也站过来,把东西拿给我!还有洋洋肚子里的,总共是十个孩子——”于雨朋兴高采烈地说。

“雨朋你!”杨洋大吃一惊,他不仅把吴国宝接回来改了名字,还知道她有孕的事。

“先听我说,各位亲朋好友,爸爸妈妈们!从今天开始,这十个孩子都是我于雨朋的心肝宝贝儿!宝贝儿们,现在我给你们每人发一个新年礼物,这也是象征你们一生运气的钥匙,金钥匙!”于雨朋说着打开手里一个锦盒,从里取出十把用赤金链子穿着的五厘米长短的金钥匙,逐个戴在每个孩子的脖子。

杨洋和徐晓蕙也各接过一条戴在脖子,感动的泪花乱转。台下的其他几个孩子父母,也被于雨朋这个突发行动感动的红着眼圈儿。

“各位,这十个宝贝儿脖子戴的金钥匙,里面都有一个瑞士银行的卡号和密码,怎么打开,长大了问自己的妈妈!每张卡里同样有一千万美金,代表我对孩子们的疼爱,我想要他们知道,每个人在我心里都胜过千万美金!”于雨朋眼睛里也闪烁着光芒,“现在,有请他们的妈妈婉玲,给孩子们送上另一份礼物!”

旁边的人都惊喜万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谁也没见过这种方法给孩子发新年礼物的,一千万美金足够任何一个孩子一辈子的花销。最感意外的是刘云和家人,结义的事情之前是听于雨朋提过,已经觉得自己是高攀了,没想到孩子一下子又得到一千万美金做礼物,而且听意思,秦婉玲的礼物也不会轻了!

“兄弟姐妹们!爸爸妈妈们,我没有雨朋他们那些花花词汇,我跟洋洋妹妹商量过,买了十份保险给孩子们当礼物,也没想到刚好是十个人,只要回去把名字和身份证号填上,即时生效!这份保险是一种教育基金,一份保险是两百万,如果十八年之内不需要取款,十八年后大约一次性可以取出一千万人民币!”秦婉玲说完,下面又是一阵唏嘘声。

“陈经理!来给台上的宝贝儿们与他们的爸妈合影!还要合影的可以陆续上来,五分钟后咱们进行下一项活动!”柳红玉向一旁站着的酒店餐饮部经理说。

老一辈的父母们在一起也聊的挺和睦,本来想提及于月月事情的梁铜山也很高兴,看来不用再提,老于家已经承认于月月的身份了。杨洋走到父亲跟前和他讲话,本来就觉得心里有愧,自从母亲过世没有看望过他,而如今他竟默认了她与于雨朋的关系,更加觉得对不住他。

“各位!没有合影的晚点再继续,现在咱们进行下一环节!请陈经理把灯光调暗一点,谢谢!”柳红玉说着请大家下台,就要准备下一个活动。

忽然“啪”的一声!全场陷入黑暗!所有的灯光都灭了,室内仅存的光线,就是从四周落地玻璃窗射进来,室外街道或其他高层折射的灯光。有孩子叫爸妈,有老人喊孩子名字,还真有些小混乱,楼梯口的应急灯随即亮了,大家才感觉好一些。

“大家都呆在原地别动,意外!小意外!陈经理,我刚说的好像是调暗一点,没说全关掉!快开灯,别吓着孩子们!”柳红玉通过话筒安慰大家。

“好的,好的,纯属意外!我的灯光遥控掉地上了,谁帮我找找?”陈经理说着趴在地上到处寻找,光线太暗,人又多,哪有那么容易找!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忽然灯光一闪,所有的灯光都亮了,比活动以前还要亮几分,整个大厅照如白昼!

“呀!”“快看!”“看那什么!”……有不少人惊呼!

不知什么时候台子中间多了个笼子,还散发着鸡鸭等家畜残留的味道。笼子外面站着几个带着假发和面具的人,笼子里面是个满头黄发,脸上涂黑,还带着一个黑墨镜,从身材和体型能看出是个男人,他身上穿着印有大灰狼头像的灰白色睡衣,双手戴着褐色毛绒手套,脚上穿一对毛茸茸的灰色棉窝窝。

“咯咯”“咯咯”……有人笑的直不起腰,她是杨洋,一眼就认出那身“狼哥哥”的睡衣!

接着又有人猜到笼子里是谁了,秦婉玲、梁晓芸和杨洋对视一笑,猜到是他,只是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怪!还有不少人猜到,因为灯亮以后场内少了几个重要的人:于雨朋、龚兴龙、牛永成。

“各位,紧张的时刻到了!我们的神秘外来客给大家带来了大灰狼,不知道大灰狼今天要做什么呢?”柳红玉走到笼子跟前,“大灰狼先生,请问你怎么被关在笼子里面了?”

台下的孩子都紧张地看着,不知道大灰狼会怎样!

“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大灰狼!为了心爱的女人被关到这里!”大灰狼接过话筒说。

虽然他故意变着嗓音,却还是被大多数人听出是谁,孩子们也叫了起来,尤其是于承业,竟直接拉着妹妹于月月走上了台。

“爸爸!爸爸!你怎么被关到笼子了?”于承业稚嫩地声音叫着,“坏人,不许你们关我爸爸!”

“Dad,我要Dad!呜呜……”小月月哭了起来,引来台下哄然一笑,大家都知道是于雨朋等人在逗孩子们玩,只是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玩,都瞪大眼睛看着场内。

“妹妹,别哭!那只不过是个游戏!”年龄大点的于承宝也上来,他过来安慰小月月,龚家姐弟和其他孩子都上到台上,在于承业旁边站着。

“承业别怕,咱们大家一起救你爸!”龚兴龙家儿子龚国豪给于承业打气。

“孩子们,别怕,这就是个游戏!”柳红玉对着话筒说,“现在我们游戏继续,大灰狼先生是因为爱上了本不该爱的女人,被现实世界的理法所不容,所以才被关起来。如今他想当着所有人的面,表达他的心意,让心爱的女人接受他,大家愿不愿意给他这个机会?想不想救大灰狼先生呢?”

“愿意!”人群中有人说话!

“我们要救爸爸出来!”

“对,放叔叔出来!”孩子们激动地喊着。

“大灰狼先生,请说出你的愿望!”柳红玉说着把话筒交给大灰狼。

“各位亲人,孩子们!”大灰狼拿着话筒说,他半蹲着手扶笼子,笼子实在有些太矮了,根本直不起腰,“我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所以必须承受世人异样的目光,其实我并不介意别人怎么看我,甚至打骂都无所谓,我只希望心爱的人能够支持我,理解我,爸爸妈妈能够原谅我,支持我。我保证在以后的人生里不再犯错,只疼爱你们三个女人,宠着你们,一辈子不离不弃!”

“爸爸,还要疼我!还有妹妹!还有哥哥!”于承业大声叫着,惹的全场跟着哄笑。

“对,我还会爱我们几个宝贝儿,爱所有的宝贝儿!”大灰狼对着话筒说,声音有些激动,“孩子们,你们都愿意接受三个妈妈吗?秦婉玲,杨洋,梁晓芸,你们愿意接受我这个罪人吗?”

台下的秦婉玲已经泪流满面,虽然她早就知道于雨朋打算再求婚,却还是被这个意外搞的措手不及。梁晓芸和杨洋更觉得意外,泪水在眼眶里团团乱转,听到于雨朋深情的呼唤,再也无法矜持下去,一边一个拉住秦婉玲慢慢地走上台,三个孩子立刻扑到妈妈的怀里,不住回头看笼子里的爸爸。

“我们的三位幸福女人已经激动不已。现在请问孩子们,要不要帮帮大灰狼,帮帮你们的爸爸?”柳红玉眼圈儿也红了,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做主持,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求婚方式,不禁想起自己的婚外感情,忍不住瞄瞄人群边上的秦玉柱。

“我们要帮助爸爸!我们爱爸爸妈妈!”于承业走到柳红玉跟前,对着话筒喊。

“解密方法就在于老先生手里,孩子们过去找你们爷爷拿!”没等柳红玉说完,于雨朋父亲已经把一个盒子拿到台边,伸手递给了于月月。“我们谢谢于伯伯!感谢他对儿子的支持,这也代表着他渴望得到这三个如花似玉的儿媳!谢谢开通的于伯伯!”台下响起了掌声,于老先生回到老伴儿跟前坐下,眼睛却盯着台上,他还没有看过盒子里是什么,那是刘云下午才交给他的。

“小月月,你可以让哥哥帮你打开盒子。”在柳红玉的帮助下,于承业和于月月打开盒子递给她,她拿着盒子口朝外向四周转了转,是三枚闪光的钻石戒指,钻石有小拇指指甲盖儿大小,亮光四射!“各位,这是三枚象征着永恒的钻石戒指,只要三位美女将它套上左手无名指,就会成为最幸福的女人,同时我们的大灰狼先生也将从笼子出来,成为最幸福的男人!来,三位姐姐,请!”

秦婉玲的眼泪再度涌出,伸手接过盒子,递向杨洋,让她取一枚,又让梁晓芸拿了一枚,最后自己也拿着一枚,三人都戴在左手无名指,并举起手晃了晃,幸福的眼泪唰唰唰滴了下来。

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很多人都感动的流出眼泪,老人们也泪光闪烁,尤为突出的是梁铜山夫妻俩,盼望多年的孩子婚事终于敲定。随着掌声,戴面具的几个人也抬起笼子,同时除掉假发和脸上的面具,果然是龚兴龙和牛永成带着几个员工。于雨朋也拿掉假发和眼镜,来到秦婉玲她们和孩子们跟前,把脸伸向孩子让他们亲。

“Dad,Chocolates(巧克力)!”于月月亲过爸爸以后大声叫起来。

于承业竟也高兴地抱住爸爸的头,伸舌头在他脸上舔着,全场的人又陷入哄笑中。

柳红玉悄悄站到台边的秦玉柱跟前,悄声说:“我也要!”

“哦,过几天我给你发两盒意大利进口的!”秦玉柱压低声音说。

“又瞎扯!你能买两盒钻戒?”柳红玉瞪着他,想狠狠地掐他一下。

“钻戒?还以为你要巧克力呢!”秦玉柱故意装傻笑,当眼光碰到柳红玉的眼光时,立刻换副表情,轻声说,“咱买个小点儿的行吗?”

“嗯,你看吧,大小我都喜欢!”柳红玉嫣然一笑,扭头走开了。

年夜饭开始了,大家都兴高采烈地说着笑着吃着,窗外的鞭炮声也频频传来。于雨朋他们这些年轻人的在相邻几个桌子坐着,男的喝酒划拳,笑声连绵不绝,女士们交头接耳,低声细语。老人们也慢慢地品着酒,聊的津津乐道,交杯换盏。孩子们则是嘻嘻闹闹,吃的脸上衣服上都是菜汁饭粒,总之是热闹非凡,就是一个和睦的大家庭。

四外鞭炮声接连不断地响着,在天空一闪一闪的。陆续地有烟花爆竹升上高空,就像是奋力想窜上天的一颗颗金豆子,由于能量不够大,在半空中身心俱碎,四分五裂地散落尘埃,刹那间就消失在夜色中。留下的只是几缕白烟和淡淡地火药味,片片碎纸屑犹如断翅彩蝶,随风散在各处,这或许就是刹那光辉的真实诠释吧!

站在四十二楼的落地玻璃窗跟前看着窗外夜景,是另一种惬意,因为大部分的烟花都在视平线以下,更觉得那美丽如此短暂!黄雯和Evie就站在窗边,手里是盛着红酒的高脚杯,眼前是片片烟花闪过,各自心里却有不同的感触。Evie是第一次到中国北方过春节,这里的年味比香港更浓郁,亲人之间的感情似乎也浓烈一些。朋友多了不自觉地内心的孤独就少了,即使看着心仪的男人醉眼迷离盯着别的女人,也不觉得特别的落寞。再说手里的红酒吧,以往独饮时总觉得酸涩,今天的酒却格外的香甜。

黄雯不自觉地拿眼前灿烂的烟花跟杨洋比,都是那么美丽,都是洒脱,把光艳动人的一面展示在人前,把破碎的伤痛悄悄收起,一个人承受。看着宴会时的她是那么幸福,惹来周边女人羡慕,可夜深人静时病痛折磨的苦楚又有谁了解?真不知道这样的痛苦还要持续多久。而她憧憬多次的爱情,如今却是连想都不愿想了,因为真的害怕,黄雯知道自己绝不会比杨洋更坚强,她是绝不要杨洋那种得来不易的感情,不要那种历经无数煎熬才等到的幸福,她决定不再奢望爱情!

 


下一章:写意人生着红装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六十八章 美满的不圆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