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五十七章 高调化干戈
发表时间:2019-02-27 点击数:2327次 字数:

五月份的第一个交易日,新洛地产新洛百货在深交所主板同时上市,新洛集团不仅成了洛城市第一个上市的集团公司,还是国内唯一同时间发行两支股票的上市公司。一时间各大媒体竟相报道,于雨朋这位三十岁出头的上市公司主席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焦点。

这天的新洛大酒店是盛况空前,早上九点钟召开了上市新闻发布会,省市地各级政府代表都参与并发言嘉宾席的方正之夫妇、庞副省长夫妇、市长、副市长、郑区长全是满面春风,他们不仅是这个历史性时刻的见证,也是作为于雨朋的亲朋好友替他打气助威。于雨朋、秦婉玲、杨洋、牛永成、龚兴龙、季维斯、刘云个个盛装出席,面带喜悦,男士们一身喜庆装扮似新郎,女人们娇艳的像花朵。

而真正的新郎也在其中,就是牛永成,他今天与李英楠补办婚礼,连同为女儿牛晓晓做满月。

宴会从酒店二、三楼的大厅,再到顶楼景观厅,可以说座无虚席,城内的名流商贾,远亲近邻都满怀兴高采烈地凑这个热闹。于雨朋村上的、镇上的代表,来了不少,牛永成三门峡的亲朋好友,秦婉玲娘家亲戚和村上也来了不少人。东莞钟家老太太带着钟氏兄弟和两妯娌,孩子们都来了香港李英楠家也来了不少人,她们怎么也没想到老实巴交的女婿,竟成了上市公司副主席,连以前关系生疏的亲戚也跟来了文家五弟兄也来了三个,显得和于雨朋他们很亲近。

宴会即将结束时,来了个不速之客,季氏集团董事主席季老先生他气冲冲地到了顶楼景观厅季维斯跟前,劈头盖脸对他就是两个嘴巴,嘴里还在骂骂咧咧,这位表面看起来的豪绅大儒竟激动地像个泼妇。

于雨朋等人先是大惊,然后纷纷过来叫伯父,跟他打招呼,而他却形同陌路看也不看当他抬手又要打季维斯,被龚兴龙一把吊住手腕,轻轻一送,就把他推了个趔趄,抬头瞪着龚兴龙想发火又不敢,气得腮帮直鼓动。

杨洋看到于雨朋使的眼色,走过去扶住季老先生,柔声说:“季伯伯,您老可别生这么大气,气大伤身啊!”

“丫头,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教训老夫!”季老先生一脸怒火。

“咯咯咯……季伯伯,你可以在我面前发火,因为我把你当长辈尊敬!”杨洋先是甜甜的笑,然后看着季老先生,“往近的说你是我们好朋友Akira的父亲,那就是我们的伯伯,往远的说您是堂堂季氏集团主席,也是业界前辈!这里还是我们新洛集团的总部宴会,还有许许多多地地方领导!还有不少报章杂志的记者编辑!您在这里发火不是只发给您的儿子了,这些人的面子要都没了,您老的面子还有吗?”

几句话说的季老先生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是啊,再继续闹他这脸丢的可就大发了,但脾气发到这份也下不了台,只有恶狠狠地瞪着季维斯。

“要不然您老先坐下休息休息,喝杯水,消消气,等没人的时候再接着骂Akira也行啊?”杨洋见季老先生没那么多火气了,拉他胳膊往桌子跟前劝,一边给于雨朋递眼色。

“季伯伯,您先坐下,咱们有话好好说嘛,您大老远来一定很累,先坐下来吃点东西,你要还想打想骂,休息一会儿缓过劲儿了,咱再找个合适地方让您老出气,好不好?”于雨朋过来拉住季老先生另一支胳膊,扶到他的座位,也挨着他坐下为他倒酒夹菜。

几杯酒下肚,季老先生的情绪平静不少,这才打量着身边的年轻人,想必他就是连番挫败自己儿子的于雨朋。看长相仪表没什么出奇只是普通文友青年的模样,眼神显得成熟稳重罢了。再看刚才与那女子一软一硬舒服自己,就可见他的心胸之阔和城府之深已经远超过他家三个儿子。

在旁边冷眼旁观的文向天心里不由得一惊,暗自倒吸一口凉气这几个年轻人弹指间能把一个怒气冲冲跑几千里来老季头安抚住,无论是诚恳的态度还是软硬兼施的默契都无可挑剔,以后跟他们接触要多留意。

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喝酒往往比平时容易醉。季老先生就是这种情况,心里窝火喝高了。一觉醒来侯,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他坐起来一眼看到的是季维斯,旁边还有徐晓蕙、李英楠、牛永成。

他先起床到洗手间洗涑,完了又到客厅和他们坐着,瞪了几眼三儿子季维斯,对他还有很大,但当着众人没发火

李英楠看在眼里,就做过去跟他讲了如何受季维新委派到三少爷身边卧底,如何窥探他周边的消息,又如何联络朱碧荷,到后来季维暠夫妇在东莞打了于雨朋,如何搭上朱碧荷,又杀死她以及季维新舍弃她,季维暠受伤,自己跳河轻生遇见牛永成都详细地说了一遍季老先生听着,不住地口打唉声,频频点头。

坐了一会儿,季维斯他们几个带着季老先生到楼下餐厅吃早饭吃完饭在酒店转了一会儿,又去了隔壁的新洛办公楼,从一楼参观到顶楼徐晓蕙边走边介绍,季老先生又逐步了解于雨朋他们,和他们的新洛集团。几个人到达顶楼时,于雨朋正在连体沙发那里接受记者访问。

季老先生这半天的转悠,通过耳朵和眼睛,了解到的于雨朋,和季维新弟兄们嘴里的样子又是折了个个,他现在对这个年轻增加了几分好感。

于雨朋送走记者,笑着把他们几个让到大沙发落座,微笑着问候:“季伯伯,昨晚睡得还好吧?早上约了人说事情,还没顾得上过去看您呢!”

“谢谢,我很好,他们几个照顾的很体贴”季老先生坐进大沙发,就感觉全身心的放松,无论是脚下,身子底下,后背,包括手接触的桌面都是一种贴心柔软,真没想到他们会有这样的休闲空间,可以让人完全放松心里一阵阵暖意,感叹大半辈子都是在挣钱,发展生意,还没好好享受过。

“不知道季伯伯今天有什么打算吗?”于雨朋微笑着说,“是在新洛这边转转?还是到Akira工地看看

“其实我是想了解一下阿新他们的情况,虽然是他们犯的错,可毕竟是我的孩子,养子不教父之过我也有纵子行恶之嫌!”季老先生脸上表情极不自然。

“季伯伯,您别这么说,我们都有错!”于雨朋脸上有些尴尬,“老实说,两位哥哥的情况都不乐观!

“唉——”季老先生长长的叹口气说,“于董,你看能不能帮忙安排,让我见见阿新?

“季伯伯,您要不嫌弃,就叫我小于或者雨朋吧,我是Akira的结拜弟兄,也就是您的子侄!”于雨朋说着犹豫了,“要见阿新大哥倒不难!只是——”他没说下去,而是看看刚进来的杨洋。

杨洋刚要说话,牛永成开口了“季伯伯,不怕您见怪,我这一直是提心吊胆的,要是雨朋帮忙放了您家两位哥哥,您能保证他们改过自新吗不会伤害老三?”牛永成为人耿直不会拐弯,说得直截了当。

“这个我可以保证!”季老先生感觉到牛永成话里的意思,也看得出这人比较忠厚。

“雨朋,即然这样,你就托托人情,想办法放了季老大两口”牛永成傻得让人无语。

“大哥你这,这——”于雨朋嫌大哥说的太满了,不知道怎么圆回去,只好看杨洋。

“慢着,牛总,你这话得咋像没带脑袋?”杨洋对牛永成可没客气,“你就认为公安局是你二弟自己家的吗?”

“我,这个——!……”牛永成这时也发觉到自己说话太鲁莽,被杨洋说张口结舌,无奈看看于雨朋退后两步,冲李英楠傻笑。

“季伯伯,就算您不乐意,我也要说几句您老在这轻松一句话,就能保证季维暠弟兄老老实实?如果他们再雨朋瞎闹腾,或者伤害Akira,该怎么讲?”杨洋一针见血的说中了大家的担忧。

“杨小姐,小于,季某敢以身家性命——”季老先生刚要发誓就被杨洋打断了。

“季伯伯,您肯定是误会晚辈的意思了,对您老我们绝对相信!就是您的两位公子,尤其是季维暠,他要一根筋跟我们对着干?”杨洋话虽说的婉转,语气却半点都不弱,分寸也掌握的十分恰当。

“好吧,如果他们真要一意孤行,我就当没有这样的儿子,就算日后落得家破人亡,也是他们咎由自取!”季老先生说到这里语气不免多了些感慨。

“季伯伯,您放心,无论如何我们也会竭尽全力,尽量保二位哥哥平安离开内地”于雨朋见时间差不多了,连忙给老先生来颗定心丸,直起身对众人说,“老三,晓蕙你们今天陪着季伯伯休息,闷得话到白马寺逛逛,散散心大嫂你要不忙,也陪着吧?季伯伯,您再坐会儿,喝杯茶,我们几个先出去了!

于雨朋没等季老先生表示,就向杨洋、牛永成使个眼色一起离开顶楼。

三个人回到董事长办公室坐下,于雨朋说:“洋洋,你前几天联系的老赖的那个旧同事?把钱给他,再让他安排你跟牛哥去拘留所探视一下,看咱们的季大公子状态咋样,还有没忠心的属下,完了给我电话!”

“真的要放了他们?万一要是——”杨洋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看着于雨朋的脸色,她已经知道他心软了。

“洋洋,就算季伯伯不来,他们也是老三同胞哥哥!”于雨朋脸上的表情有些木纳。

牛永成看看杨洋,又瞧瞧于雨朋,幽幽地说:“雨朋,你真的能救得了他们?”

“别怪做兄弟的说你,大哥,你以后在外人面前说话时,要不想通过大脑,就跟我们商量了再表态,行吗?”于雨朋对这个憨厚耿直的大哥真是莫可奈何。

“走吧,牛哥!”杨洋说完站起身往外走,拿出手机拨号,对电话里的人说:“陈先生,您好啊,真不好意思,刚才转款的时候不小心转多了,只好麻烦您再帮咱一个小忙……”边打电话进电梯走了。

 

下一章:烟消雾散情正浓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五十七章 高调化干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