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四十一章 心有芸悸
发表时间:2018-11-20 点击数:2422次 字数:


国庆节这天早上的十一点十八分,新洛百货大楼正式开业剪彩这次剪彩的是五个人,双眼圈儿黑的像熊猫的董事长于雨朋,总经理杨洋,代表股东的龚兴龙,代表梁晓芸的方正之(梁晓芸被于雨朋聘为行政副总经理),代表政府方面的庞副省长。

随着鞭炮齐鸣,烟花纷飞,人们如潮涌般进入大楼购物。

经过几天试运营,再加上报纸大力度宣传,洛城人大多已经知道新洛百货。但只有进到百货大楼里面,才知道洛城最大品种最全服务最好,确实名副其实,而且开业一周内天天有抽奖活动。

几家知名媒体记者参加这次开业仪式,拍了不少现场的照片。政法委书记讲话了,副省长也讲话了还有吸引异样眼光的龚兴龙,自然能上各大报纸的头版。
  于雨朋悄悄地嘱咐龚兴龙,中午给记者们单独安排个包间吃饭,龚兴龙会心一笑出去。他又转身和杨洋一道陪着方正之夫妇、庞副省长夫妇逐层参观。方正之自从到场就很高兴,当然他是为梁晓芸,大半年的时间里于雨朋的事业不断攀升好几次停下赞扬他做事有冲劲,庞副省长频频点头。
  仪式结束后,所有嘉宾一起到喜来登二号大厅吃饭庆祝。
  温艳娟笑着对于雨朋说:“雨朋,你干嘛总在二号大厅庆祝?
  “嫂子不是想说我比较二吧?呵呵呵……”于雨朋自嘲着,众人都跟着呵呵一笑。紧接着于雨朋站起来,把酒杯端在手里“嫂子,我是这样想的俗话说客不压主,我在别人的地方请客,能排第二就算很好了,就当谦虚一点儿。过一阵子,等咱自己的酒店开业时,一定在最大的宴会厅喝酒庆祝
  这句话一出,在座的人除了杨洋都一惊所有目光不约而同投到于雨朋脸上。
  “老弟,你刚说什么?你的酒店?”龚兴龙忍不住问,他跟于雨朋处的时间越久越觉得这家伙的潜力深不可测,也越来越喜欢和于雨朋在一起。
  于雨朋一高兴把椅子往后挪挪,双脚站在椅子上,向大家边摆手边喊:“各位,各位,大家静一静。”见大多数都放下筷子、杯子看向他就接着喊,“我,于雨朋,今天向大家说一句话大话,半年以后,我们的新洛大酒店就要开业了!在座所有的朋友们,到时候都要到,大家再一起庆贺!场面至少比今天大一倍!谢谢!再次感谢各位今天的到来!
  宴会厅恢复了热闹。
  “雨朋,你的酒店几星级?在什么地方?”方正之好奇地问,“我怎么没感觉到洛城哪有你酒店的消息,是我在省城呆太久了
  “正之哥嫂子,庞大哥嫂子,各位,让兄弟先卖个关子。”于雨朋站起来说,“我不说了吗半年,呵呵,到时候保证给你们个惊喜!说着笑了笑看向胖副省长,“庞大哥往洛城来得比正之哥勤些,可能你很快会发现!”
  
  “哦?”庞副省长说,“好我们就拭目以待?看兄弟你的杰作!
  “谢谢!”“谢谢!大家干!”龚兴龙和杨洋招呼大家又喝了起来。
  转眼到了月底,梁晓芸整整走了一个月。这天,于雨朋刻意从宇扬到新洛百货大楼,从地下室逐层往上转,看一起运作正常。最后来到六楼财务室隔壁的财务部经理办公室,“咚咚咚”敲了几下门。
  “请进。”财务经理刘云听到敲门声说。
  “刘姐。”于雨朋推门进去,“我想了解一下这个月的出入账。”
  “哎呀——!董事长,你怎么能这么叫我啊?”刘云一看是于雨朋连忙站起,把于雨朋往沙发跟前让,“你要是再这叫我我可要伤心了!把人都叫老了!
  于雨朋笑了笑说:“好吧,我就叫你刘云好了,你也不叫我董事长
  “行,我叫你于董”刘云回到桌子跟前拉开抽屉,看于雨朋仍故意板着“好吧,有人时我叫你于董,没人了叫你雨朋,这样了吧”说完把一个账本放在他跟前。
  “这还差不多”于雨朋马上阴转多云,仍站在她桌子跟前,“开业一个月了情况咋样”拿起账本信手翻了几页又合起来放到桌子上,“这玩意儿我看着费尽,你大概说说吧
  “咯咯咯……”刘云一阵笑“很好应该说非常好刨去费用工资杂七杂八的,照这样下去的话,再有三个月就能收回成本
  “什么?”于雨朋有点不信自己的耳朵,侧脸看着她说,没弄错吧?咱投了一千万还出头呢!
  “当然没错。”刘云点头。
  “是不是因为搞活动”于雨朋有点疑虑。
  “所以活动要继续,国庆完了咱可以过圣诞,还有阳历年,还有春节,还有情人节……”刘云激动地说,“就算没节日也可以制造节日,什么新洛温暖日啦,新洛冰雪节啦,新洛派对啦,要什么还不是老板你一句话?
  “啪”于雨朋笑着一拍巴掌:“说得好!”兴奋地用双手捧住她的脸捏了捏,猛然明白眼前的不是杨洋,就算高兴过头也不能随便捏人,赶紧松手,“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太兴奋了!
  刘云满脸通红地低下头,几乎要把脸贴在桌面上了。
  于雨朋不好意思地往外走,走到门口忽然转回来,他想起了另一件事,那才是他来的真正目的。
  “————”于雨朋说了两次硬是一个字没说出来,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刘云,我让你盯着的那张卡的情况咋样?”
  他刚捧过她的脸,又用她的杯子喝水。她本就绯红的脸颊更红了,像熟透的苹果似的。
  “雨——雨朋。”刘云仍然低着头,从左边抽屉里翻出一张密密麻麻全是的字单子推给他,她不敢抬头生怕与他对视“这是我写的记录,目前提过五次款,都在同一个地区,最大的一笔是五万我按你的意思都补充满了
  “哦,在哪儿”于雨朋比较关心这个,所以没注意她的变化。
  “美国。”刘云继续低下头,脸仍然靠近桌面,“西雅图。”
  “什么图?”于雨朋把脑袋凑近些。
  “西雅图!”刘云把脸转过来瞄她一眼迅速又低下了
  “好吧,麻烦你继续关注”于雨朋说完转身离去
  财务部经理室又剩下满脸绯红的刘云。听着于雨朋脚步走远,心还在狂跳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不曾有过。她忍不住站起身走到门外边,看着他的身影走向通道尽头才转身进入回到办公室,却久久不能平静
  “Freebar”自由吧的生意几乎天天爆满,和杨洋的尽心管理离不开关系。临近年底,外地回来的人也多,所以经常都能看到楼梯口有人等位子,却没有人敢进来捣乱,经常来的人都知道龚兴龙跟这家店有不同寻常的关系。不常来的进步行街时也能看到街口的警车,听说有便衣经常在酒吧转悠,为了社会稳定和自身安全,也不该轻易惹事。
  这段时间不忙,于雨朋几乎天天过来,基本都是和龚兴龙一起坐。秦婉玲临产了,他父母岳父母、小舅子两口都在这住着,他那个七十多平米两居室快人挤人了。他在家也帮不上忙,干脆出来喝酒,完了回“心房”睡觉。
  杨洋在他们对面坐着,今天他们喝的啤酒,主要是龚兴龙喜欢喝啤酒,他始终认为喝啤酒过瘾,也显得有豪气。
  于雨朋忽然一口干掉杯子里的酒淡淡地说:“你们继续吧,我不喝了”他想起了梁晓芸,他记得她说过让他晚上少喝酒。
  “于总,再给你来杯红吧?”杨洋看他心情有点欠佳,整个晚上几乎没有笑过,“哪不舒服吗?”她不敢在公共场合表现得太过关心。
  “没事儿,给我来杯白开水就行。”于雨朋说着靠在沙发背上。杨洋笑着离开,要白开水得到一楼餐厅拿,三楼只有酒。拿来后放在他面前,她又端起酒杯跟龚兴龙碰杯,知道他有心事的时候,她会尽量不去打搅。
  就在大约四十分钟前,梁晓芸给于雨朋打了电话。简单说了她的近况,学校安排妥当,还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听他的话找了个保姆,是个五十多岁的华人阿姨。她说正逐渐地适应那里的环境,过一阵有空了会给他寄礼物,前提是他保证不追过去他答应了,他说只要她愿意,做什么都可以告诉她百货大楼开业表哥表嫂都来了。她说已经把他办公室藏的照片带走,还有在北京照的那些,贴满她现在的卧室,还让他抽空再拍一些新的寄过去最后又说让他少喝点酒、别太想她,就收线了。
  怎么可能不想她?在认识杨洋以前,如果有人问他他的女人是谁,他会毫不犹豫地说家里洗衣做饭的就是他女人,除了秦婉玲没别的想法。什么爱情,什么情人,那都跟他无关,他的责任就是婚姻里的女人。然而,杨洋却让他懂得了爱情的真谛,也完全俘虏了他的心。接着他又误打误撞遇见梁晓芸,她的美丽和单纯让他无法自拔。虽然他冷静下来以后会愧疚,会觉得对不住杨洋,对不住秦婉玲,却难以扼制心中对梁晓芸的思念。
  “于兄弟,你好啊!”有人叫于雨朋,打断了他的思路。
  于雨朋抬头看是季维暠夫妇,还有季维斯,后面是一些跟班,包括王宝宏金杰、马小山。连忙站起来,伸手握住季维暠的手,笑着打招呼:“二哥,二嫂,老三,你们来了?快,快请坐!
  杨洋也站了起来,龚兴龙出于礼貌也站了起来给他们让座。
  “哼!老三也是你叫的?于先生!”季维斯板着脸说。
  “Akins,不要失礼!”季维暠扭头劝道,“于兄弟不仅是你的二哥,也是你嫂子的堂妹夫!坐下喝酒!”说着跟杨洋、龚兴龙客气地打招呼,接着和钟燕珍坐下季维斯在边上坐下,却跟在场哪个也不答话
  “小妹,你最近好吧?”钟燕珍看于雨朋和杨洋在对面坐下,才乐呵呵地说“听说你们的百货大楼搞得非常热火,全国的报纸都有报道呢。

龚兴龙还是紧挨于雨朋坐,坐下后却再也没心思喝酒,他并不知道季维斯和于雨朋闹翻的事,但看着他们弟兄说话的语气总隐隐带着股火药味,不由得也把心劲儿提起来。
  “阿珍姐太客气了,报纸报道的都有些夸张。”杨洋笑着跟她寒暄,“阿珍姐啥时候来的?也不说一声,小妹也好去机场接你
  “呵呵,那怎么好意思呢”钟燕珍的语气忽然变得刻薄起来“也不知道是用于太太的身份呢?还是用骗人家房子的小三儿呢?”
  “可不敢乱说话,这是人家的酒吧”季维暠说话语气也开始阴阳怪气。
  于雨朋见不得有人欺负他的女人,忽地站起看着季维暠夫妇。
  “侍应生,咋不拿酒?没看到老板的朋友来了?”龚兴龙率先发起脾气了,但没有明着发,“光会跟狗一样在那乱叫有什么用?”眼睛错都不错地紧盯着季维暠和钟燕珍,他不用像于雨朋顾忌跟季维斯有交情,心想只要他敢回口,立刻就能找借口收拾他们。在洛城想收拾个把人,不用自己动手。
  季维暠翻了翻眼睛打量龚兴龙,刚才还没注意到这个人,现在看起来不是普通人,就把目光投下钟燕珍,看她怎么样打算。钟燕珍可知道龚兴龙,明白这是洛城地面儿,搞不好都出不了这个门。立刻把气焰收敛起来,笑着劝大家坐下来

侍应生端来一盘子啤酒,全部放在台子上龚兴龙拿起一个杯子,于雨朋和杨洋也拿起一个,季维暠夫妇和季维斯都先后端起来一个。气氛才逐渐恢复原有的喧闹。
  “欢迎二哥二嫂,老三,咱们一起干一个”于雨朋微笑着举起杯子时候手机响了,他把杯子放下,低声说,“杨洋,先招呼着,我接个电话转身往门口走去。
  杨洋笑呵呵地劝酒,刚应酬着喝了几杯,就见于雨朋回来笑着说:“二哥、二嫂,老三,我们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慢喝。”说着向龚兴龙和杨洋使眼色。
  季维暠三个人站起来客气几句又坐下。季维斯心里也跟着着急,替于雨朋担心,不知道他发生什么意外急着离开,脸上没有丝毫表示。
  “领班领班!”于雨朋喊来了小冯对他说,“小冯,这桌单子算我的龚大哥快走!
  于雨朋、杨洋、龚兴龙三个人急匆匆地下了楼,小跑着到街口停车场上于雨朋的车子向中心医院疾驰而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四十一章 心有芸悸》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