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四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1-09 点击数:432次 字数:

有人来叫三人过去,近了顺子心里嗤笑:“皱巴巴的大娘娘,近看不得嘛,衣装骗人嘞,。”

大娘六十,两鬓斑白。她先仔细打量来人,半晌嗯嗯,似有所悟,问身边的四娘娘:“只说来寻人?不是来报信?”  四娘娘就答:“先还藏着不肯讲,三番几次才问出来。”  大娘娘便微笑说:“既是这样,领一边去,都别放了。” 又问道:“那位是你干闺女?”  四娘娘忙附耳:“怪俺那不争气的儿,闹着非叫认下的。”  大娘娘又笑了,说声领过来。

花花被带到大娘娘前,众人催她行作揖礼,又使叫大娘。花花羞涩地叫了,却低头不敢抬眼看。 大娘娘唤她近着点,牵手轻拍上下看,惊得“哟!”一声赞道:“闺女好俊俏!一张圆满白净乖脸,一双水汪黑亮大眼,小鼻梁挺直,再瞧这小嘴,让人怜不够!姑娘生得好福像。” 于是心欢喜,马上吩咐道:“搬个座位来,放在俺身边,四娘娘既认下,也算老身的闺女。” 又说道:“四娘娘也搬把凳子坐下吧。” 四娘娘才虚坐了,随众人小心陪说话。

大娘娘瞧着问阵话,听她答得真利索,并且不惊也不炸,于是笑眯眯地说:“这哪是人间该有的,是从天宫掉下的,偏让四娘捡去了,真个好福气。”  四娘娘听了很忌讳,忙着起身蹲个万福,轻声转气地解释:“俺就想着让花花侍候大娘娘,只是还没来得及,就被杂事搅去了。”  花花听了暗着急,心想这可咋办呢?她们想的倒是美,俺还要奔陕北呢?谁愿待在西县这个封建落后的穷地方。但花花毕竟生性巧,心里虽苦脸却甜,依旧装在笑。 这时大娘娘不再笑,收脸板如石,眼茫眉头皱,她是在思考。身边的人都静了,知道大娘娘的威风杀气,有谁胆敢再出声音。 稍顷大娘娘发令道:“找文虎。”  出口有应,领者立往。

 顺子在旁蹲得无聊,忽见身影闪忽而过,抬头再望已不见了,便小声对着东家耳朵:“东家呀,不好了!“  

张志富正发愁,没明白。

“东家呀,俺刚才看见妖精了!”

“大白天哪来的妖精?正午了,狗日的许是饿晕了。”

“俺真的见个妖精挂刀,一闪不见!”

“世上能有鬼?驴日的顺子,给老子记下,鬼在人的心里面。”  

顺子听后就糊涂了。

 只一会儿功夫,宋文虎到得亭台下,先喊一声“娘”,又喊四娘娘,然后望着等。 大娘娘就问:“你们在议事儿?讲来俺听听。”  宋文虎便从头说。 大娘娘诧问:“钢刀快马,去了行吗?”  宋文虎说:“里应外合,今夜劫狱。”  大娘轻轻笑着说:“你倒巴不得,有个理由动刀枪,议出一个下下策,挺来劲的啊?”  宋文虎铮铮地说道:“那县牢里多一半县警打点过,事前议好价,准保假装败,救出俺弟弟,易如反手掌。再者又说了,那些杂种谁不怕死?几个没家?”  大娘娘再问:“不劫狱就救不出?俺儿需知道,‘自古知兵非好战。’ ” 宋文虎又分辯说:“李县长,人太阴,事久必生变。” 大娘娘眺着远处说:“这事恐怕不简单,忘了前年春?正是这位李县长,帮着王庄的王家,夺了咱家的治河牌。清河四十里堤防,二十位牌主,如今明面儿全听王家。这个王家贪得无厌,得了好差事,该舔着县长呀,会和县长争抢未过门的儿媳妇?你不觉得奇怪吗?” 宋文虎想了会儿,不明白地问:“俺娘的意思是啥嘛?” 大娘娘便说:“刚才问过花花了,她说没有心上人,说她也在烦。可见王家出师无名,故意生事和县长闹。” 宋文虎就问:“王家和县长,穿一条裤子还嫌肥,怎么会闹呢?” 大娘娘思考着提醒说:“ ‘事蹊跷,必有因。’ 俺在犯着琢磨呀,这种时候杀进去,等于撞进瓷器铺,岂不是自找中招吗?老话讲,‘不明之处,如往死路。’ 俺的儿,三思啊!” 四娘娘听罢急问道:“怎能救出文龙呢?” 宋文虎也说:“对着嘛,文龙还在牢里面。” 大娘娘突然冷笑起来,声如老猿其鸣瘆人,她扫了一眼众人厉声说:“事因花花起,必拿花花换!”说完就大喊:“把来人捆了!” 一时冒出几个大汉,上去就捆。 花花吓得大声惊叫,张志富和顺子冲上前,被五、六把钢刀围住了,立感利剑架脖颈。

大娘款款下亭台,轻声对旁的文虎说:“文虎儿,你记住,王家究竟啥意思,需先打探得清楚?不许莽撞扫娘兴,这回明白了?” 讲完簇拥而去。

大娘娘此刻要见个人。

送走大娘娘,四娘娘无语呆站发迷,忽听文虎在亭下问:“四娘娘若没啥吩咐,文虎就去办事了?” 四娘娘回身看眼文虎,见他睁着问询眼睛,便轻声地反问道:“这么急着要躲开?” 说完侧身望水面,眼神很飘渺。她见几点小小东西,静静浮在对岸浅处,便有深意地问道:“文虎呀,望见那些池鹭了?虽属禽类,胜人百倍,冬往南国,春暖回归,别时依依,来时信信。咱家有鹭多少年了?”  文虎不解其意问:“四娘娘是啥意思?” 四娘娘欣叹道:“年年盼鸟归,回回不负人。” 语中明显带些怨怼。 宋文虎侧头猜,百思不解说:“四娘娘的话,实在不好懂。” 四娘娘笑说:“话分说个事和说与心,说事人人都会听,只是说给心听的,自然要那有心的人才懂得。” 长叹一声又说道:“俺是见到池鹭了,打个小小的比方,咱是说正事吧?”

文虎不语,直皱眉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