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两个父亲 1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8-10-15 点击数:1348次 字数:

第三十九章  两个父亲

 

松本耕次凝视着车窗外的高粱地,默默沉思。随着列车驶近长春,心情也越来越激动。

利用定期回北京出差的机会,特意前往长春范家屯拜访陆德志先生。

虽然儿子对他说了:“长春父亲那儿,我自己去说。”可是,打那之后,他们之间就没了任何联系。不但如此,在GIS(气体绝缘开关装置)开箱检查现场,儿子的态度表明他是完全站在中国的立场上。表明他与日本,不,与他这个亲生父亲并无任何瓜葛一样。

莫不是一心——,不对,小胜子拒绝承认自己这个父亲?早一年,只要早一年找到敦子,将她带回日本治疗,或许女儿是不会死的。那样的话,小胜子就不会如此责备自己,自然也就会认自己这个父亲的吧。自从在上海两人相遇以来,松本一直想找机会与儿子好好谈谈。可是小胜子总是以冷冷的目光,横眉以对。无奈之下,松本只好另辟蹊径。北京会议刚一结束,便乘夜行列车,直奔长春。

清晨八点,列车正点到达长春站。

吉林省政府外事科的同志已在站台迎候:

“松本先生,欢迎,欢迎啊!”

那年参加狭间他们的《日中结心会》组织的战争孤儿寻访活动时,便是这位外事科的科员全程陪同的,并且与松本混得挺熟。

拜访儿子的养父,一个人去无疑可以畅所欲言,方便得多。可是,中国的开放政策刚刚起步,尽管来访的外国客人日益增多,个人的自由行动,依然不被允许。外国人的所有活动必须事先经过外事部门的批准。

吉普车载着松本,直奔陆德志家。

吉普车在白杨树防风林的林间道路上迎风奔驰,穿过一个小集镇后,不一会儿便在一家农家小院门前停住了。

附近一带的农家全都是一样的建筑风格,唯有此家给人一种别样独特的感觉。

那天,在给敦子守夜的时候,听一心谈及过自己的养父。在自己的心中早已有了一种慈父的轮毂。可是,如何面对这位将自己的儿子抚养成人的老人,松本的心里仍旧有些忐忑。

“陆先生在家吗?县里外事科的同志带客人看您来啦。”

“在,在家。”

屋里有人应答道。

门开了。走出一位白发斑斑、鼻直口方、目光慈祥而又深邃的老人。

担任陪同的外事科员:

“这位是第二次来长春,并特意为一心的事情前来拜访您的松本先生。第一次是随同《日中结心会》探访战争孤儿来长春的。”

对于一心的日本生父的突然来访,陆德志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一时间反倒是楞住了。

松本深施一礼: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我是日本的松本耕次。”

陆德志虽然一时间没有找着话,但很快便镇静了下来:

“知道,知道。对您的事情,一心写信来已经说过了。关于你们是怎么见面的,我都知道。只是冷不丁突然见到您,有些吃惊而已。见笑,让您见笑了。请,里面请!”

外事科员:

“二位的事情,我们已经收到书面报告了。正好,我还有点儿私事要办。您啦,就慢慢地唠着吧。”

说完,便离去了。

 得知陆德志嗜好书法,松本特意从北京的考号《荣宝斋》买来了上等的砚墨,作为初次见面的见面礼。

进屋后,松本被让到了里间的炕头上。炕席的边沿已经破损,室内四周的墙壁上,这儿那儿到处都是剥落的斑痕。房间内的摆设十分朴实。在如此贫困的环境中生活的人,竟然能培养自己的儿子接受完大学教育。想到这点,松本直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阵子发烫。

养母淑琴,出来献茶。

养母身材较小,头发在后面挽了一个髻。当松本伸出双手接过茶杯时,窥见养母的手在微微抖动。显然,是对松本的突然造访毫无心理准备的表现。

“感谢您将孩子养育成人。在女儿敦子的葬礼上,一心给我讲了许多有关你们的事情。特别是孩子穿上母亲亲手缝制的衣服和鞋子去上学的事儿,太叫我感动、感激的了。”

松本诚心道谢。

淑琴一言不发,默默地退了出去。

松本一边喝茶,一边观赏着墙壁上张贴着的条幅《志高清远》。这的确是陆老先生为人的真实写照。他宛如亲眼目睹了儿子打八岁那年开始在这种家庭环境中的成长过程。

像所有中国人的家庭一样,墙上挂着、书桌上的玻璃下面圧着许多照片。

陆德志等松本喝完茶后,开口道:

“这是一心上初中那年照的。当时,村子附近还没有中学。我们不得不搬到长春附近的一个大集镇上去;这张是在范家屯照的;这张是上高中入团时照的。您看,他都乐成了啥样子。全家都跟着他高兴,照了好几张相片。可惜,有的没在这儿挂着。”

眯缝着眼,津津乐道。就像当时的光景又浮现在了眼前一样。

松本在想,那个时候我又在做什么呢?

在战友的引荐之下,他进了九州八幡市的东洋制铁公司。每日里,为了赶走自责的愧疚心,他只能拚命地干活,麻痹自己。期间,在乡里举办的慰灵祭上,手捧着父亲和妻子的没有戒名的牌位,一边哀悼逝去的亡魂,一边追悔不该作为信浓乡的开垦团员,跑到中国的中俄边境,捍卫大日本帝国的国家生命线。

陆德志说完照片的事儿,接着言道:

“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有些事儿也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得明白的。对我来说,最难受的一件事,就是他迟迟不肯开口叫我‘爸爸’的事。”

“什么,还有这事儿——?”

松口还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两个父亲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