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0-12 点击数:616次 字数:

李月明成天呆在县城里,哪会明了这些事,仗着爹爹当县长,咬牙发狠说:“这会儿就去他家要,不给别怪不客气!”  张志富听了便劝道:“老庄稼俺认为,硬去恐不妥,可能伤害了公子,也会伤及俺闺女。” 李月明略为想了想,外强内虚撇嘴问:“那要怎么办?总不能算了。”  张志富趋前附耳道:“堂堂正正的衙内,哪能这样算了?俺闺女还在宋家嘛。不如这样办,把这泥猴押回县,派人到宋家去传话,讲好条件立马换人。”  李月明嫌罗嗦。 张志富又说:“县长公子,小心没错,莽撞不得。”  李月明就昂头问:“咱竟这么害怕宋家?俺哪点还像公子爷啊?”  张志富怕他耍脾气,惊恐道:“宋家是个响马窝,有大刀,有长矛,听说竟敢还有抢!”  李月明闻言就憋尿,扭扭捏捏十万火急面露焦忧,跑去屋外松皮带,还是没能来得及,滴几滴,冒雨冲墙‘哧哧’了,‘嘿‘地嘘口气,回屋问县警:“局子里的也怕他?王八帽子白扣了,野狗皮也别披了!”  县警们就争着说:“公子去不得!“  ”去了不安全!”   皆显惧怕色。 李月明虽不服气,但苦于没人去出头,最终还是依了众,极不耐烦说:“行行行!雨一停就走。” 张志富忙说:“那杨村挡在回城半道,只怕事久走漏风声,公子反被贼人截击?”

众警皆然。

于是这帮人,冒雨出了村,押解宋文龙回县城。

一路苦处,几番死活,娇生惯养,从未尝过。

  那帮人走后,张志富盘腿而坐举衔烟杆噓吸吐納,‘吱吱呼呼’瘪腮鼓颊,深抽长吐缭绕烟雾熏得直咳,酸溜溜的眨巴眼睛犯起琢磨,老陈持重好一阵子,瞧着心里那个远方,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于是虚眼皱眉高喊:“笨蛋货顺子!咱也得走啊。”  顺子应声跑到阶下:“嘛,嘛?东家嘛啦让人惊吓!” 张志富在屋里说:“跟着去瞧俺闺女。”  顺子这才想起来,说:“呀!那位傻小哥,就是叫俺去见东家的闺女。人都抓到县里了,到了宋家咋说呀?”

  “俺想到的就是这层。人从这里抓走的,俺闺女又在他宋家,那宋文虎使枪弄棒会铁沙掌,传说精于钢刀片子,手快刀闪削下人头都不沾血,别拿俺闺女就了刀?”  顺子听了犯疑说:“人都抓去县里了,东家把事办坏了?”  张志富暗悔说:“你个驴球球,哪里会知道,李月明他屁不懂,凡事仗着有龟爹,以为自己了不得,以为自己不得了,其实他有嘛,他有嘛?啊啊啊?凡事赖指望,却把俺闺女往磨心搁。”  顺子听了便就想,东家认呆子做女婿,知错不丢面儿,口里不愿讲。于是说:“抓到县里事更大,是往明里大里闹,全县知道更坏事。”  张志富不想争,淡淡说:“下雨别套车,省得淋坏咱那驴,你撑伞陪俺去就是,快走吧?凡想到了,都要做在人前面,别等雨停了,让人跑到咱前头。”  顺子问:“万一有人跟咱拼着做咋办?“  张志富想都不想脱口说: ”‘头上三尺有神灵,人在做,天生看。’  你得做的比他好!物由天王老子选,顺势才能够生存。“  顺子点点头,面有醒悟相, 赞许地夸道:”难怪都传东家半仙,论起事来经得琢磨。“  张志富笑了笑,朝着窗外吐烟说:“穷光蛋?你要学学野鸭子,表面瞅着很平静,双掌在水下使劲划。咱们只管做咱的,哪能叫人都明白?让傻瓜们闷乎去吧。”

两人冒雨出了村庄。狗没有叫,没人观瞧。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六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