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回 溃败因招天下怒 灭绝缘惹万民嗔(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0-10 点击数:507次 字数:

卉姐因为状告布莱人的问题同晋欢发生了争吵,并且动手打了他。但她并不是一个自私胆小的人,恰恰相反,她行事果敢,思虑周详。在石磊被迫自杀的那一刻,她就决心要和布莱人斗争到底。欺压过甚,最温和的人也会起来反抗。但是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把晋欢牵扯到这件事情当中。他本不该出现在她悲惨的生命里,当初是他的善良把他抛进了这漩涡当中,之后又三番五次地受到连累。他不但没有埋怨和退缩,而且每次都竭尽所能地帮助自己。一个善良的人应该有个好结果,即便上天不这样认为,她也应该守护这条规则。
  她找到了那些被布莱人欺侮的人,试图联合他们共同检举,但是没有人敢答应她。这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她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怨意,人们的牵绊太多,强权的压制使人惊恐。她独自一人来到了市公安局,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告知了警方。温牧慈局长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在听说有人状告布莱人之后,她接待了卉姐,了解了详细情况。
  温牧慈局长在到任半年多的时间里一直紧紧盯着布莱人,一有机会就会对他们进行打击。在一些赌博、贩毒还有街头斗殴的案子里警方已经抓获了一些布莱人,但他们总有诸多逃脱惩罚的办法。这些都不足以给他们带来致命打击,更令人沮丧的是,民众并不认为这位新任的局长是真心要惩治布莱人而不只是做做表面功夫。这一次涉案的几个人是布莱人里的头目,而且有人出面控告,罪名是涉嫌谋杀。这对她来说是绝佳的机会,一方面抓了这几个人可以动摇布莱人的根基,更重要的是民众都会看到警方的决心,这会使他们信心大增,到时布莱人罄竹难书的罪过会被百姓们一一道出,消除这一方恶霸便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温局长马上做了部署,她担心布莱人会暴力反抗,因此集合了警局的主力警员,誓要把这几个人拿下。当晚他们通过侦查得到消息,那三名嫌疑人正会同其他布莱人头领在望海楼集会,郭谋忠带队迅速往那里赶去。
  警方的行动是极为秘密的,布莱人并没有获得消息,然而有人依然了解到了这一情况,她就是江露泠,她在无意之中从市长的口中听到了风声。从警方平日的行动中,她早就看出了政府打算打掉布莱人团伙的意图,而且他十分了解市长,以他顽固刚直的性格,布莱人倒台是迟早的事。她预判到了布莱人末日的到来,她和他们交往甚密,布莱人头目“长下巴”知道她太多的秘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被抓起来。
  布莱人正在举行宴会,警方就这样闯了进来,点名要那三个人。警方有三十人左右,布莱人的人数要少一些,但是很显然布莱人并不惧怕他们,并且已经被他们无理的行为激怒,这些人很快围拢在一起,与警方人员相互对峙。“长下巴”走到了两群人中间,大笑道:“今天是好日子,弟兄们都很高兴,请我们的朋友上桌喝一杯。”
  郭谋忠也站了出来,说道:“既然是你们的节日,我们也不想打扰你们的雅兴,只要三位跟我们走,一切平安无事。”
  “我又没有犯法为什么要跟你走?”“大个子”比周围的人高出了许多,格外显眼。
  “犯不犯法不是你说了算的。”
  “我看谁能动得了我?”“大个子”叫道,“有本事过来。”布莱人当中爆发出一阵叫好声。
  “你喊什么?”“长下巴”训“大个子”,“大呼小叫没教养。”然后笑嘻嘻跟郭谋忠说道:“我想你们大概弄错了,那个叫石磊的欠我们钱还不起,愁得自杀了,实在不关他们事。”
  “我也希望不是他们。”郭谋忠笑道,“这样的话,世上就会多出三个清白的人,而不是三个为非作歹,敢做不敢认的混蛋。”
  “你骂谁混蛋?”“络腮胡子”站了出来,“这是布莱人的地方,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夹着尾巴,就凭你们这几个烂番茄臭鸟蛋?”
  “我的兄弟们嘴里臭得很,你们千万不要见怪。”“长下巴”笑道,“只要坐下来,什么事都好商量,要不然,两败俱伤就不好了。”
  “两败俱伤?也许吧,兴许有一方是要死人的。”
  “你现在滚蛋就不用死了。”“络腮胡子”说道。
  “看在平日的面子上,我多说了几句话。”郭谋忠说道,“既然你们不识抬举,那我们就自己动手了。”
  “络腮胡子”大叫:“谁碰我我就要谁的命,有胆就来。”
  “我现在就要你的命。”郭谋忠毫不示弱,快速地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了他。
  “哎,警官,真是不好意思。”“长下巴”笑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来着?”
  “废话,没工夫跟你闲扯,要么跟我们走,要么吃枪子儿。”
  “哦,对了。”“长下巴”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想起来了,你们是来带人的,那就带走好了。”
  “红红,大个,老歪,人家来请不去像样吗?还不快跟警官走。”“长下巴”是一个聪明的人,他试图贿赂温牧慈和谷成甫都没有成功,温牧慈又紧紧地盯着他们,稍有不慎,她就会来找麻烦。跟当官的混了几十年,所有的来往交通之法没有他不知晓的,他此生也从未遇到过引诱不到的官员,温牧慈是第一个。他自知遇到了难缠的对手,近期也提高了警惕,比往日收敛了许多,所以当他知道那三人逼死了石磊之后大发雷霆,担心会因此招致祸患。果然,警方到底追来了,并且来势汹汹,看这阵仗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警方全副武装,他当然不想同他们产生冲突,他先前所说的两败俱伤真的是他的担忧而不是恐吓。而且他担心警方已决心将他们铲除,怕他们借机大开杀戒,所以此时只想息事宁人,叫那三人跟他们走。
  “长下巴”的想法固然周密,然而有人却偏偏猜透了他的想法,于衍修派去的人已经悄悄地混到了他们当中。眼看“长下巴”就要控制局势,那人暗地里拿出手枪,朝着警察的方向开了一枪,子弹穿过两名警察之间的空隙射中了门框。所有人都被这枪声吓了一跳,郭谋忠快于所有人做出了判断,他的枪口对着“络腮胡子”射出了子弹,并且大叫:“他们开枪了”。
  所有警员的手都训练有素地伸向腰间,布莱人本是参加自己人的聚会,所以几乎没有人携带枪械,他们见红红被击中倒地之后,有两个随身带着枪支的布莱人快速地拿出了手枪,可是郭谋忠的手枪本来就在手中擎着,一连又是两枪,两个布莱人应声倒地。这时候布莱人见势不妙,知道警方已动了灭掉了他们的念头,即使现在能安然无恙,早晚也会找到他们头上。他们这样想着,再加上布莱人天性好斗,并不甘心被缚,决心放手一搏。倘能逃走再好不过了,倘若逃不掉也一定要来个鱼死网破。
  布莱人四散逃开,警方朝着天花板连开三枪示警,他们并没有停下,叫嚣着要去取武器并且赌咒让花间市鸡犬不宁。警方从逃走的人群中擒住了几个,然而其他的人却逃窜到了街上,倘若布莱人真的红了眼,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郭谋忠马上通知了温局长,希望她多派人手全城搜捕。这种局面是温局长不曾预料的,她本意要打压布莱人使百姓敢怒敢言,然后一步步地打掉他们。但是现在局势失去了控制,温和的方法已然不能奏效。百姓们被无意中掷入了危险的深渊,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危机笼罩的他们依然在同孩子逗乐,同伴侣密语,同父母谈笑。这是多么不负责的行为,温牧慈对此感到内疚。她只得听取郭谋忠的建议,立即增援,封锁港口、火车站和汽车站,并且通知了省厅。
  望海楼里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无人知晓,一直观望着温局长动态的林雪飞终于看到了她的决绝行动,对此感到十分畅快。然而他马上也为温局长所担忧的那些事情焦虑起来,他当然不能坐视不管,有多大力就出多大力,他和周克新决定行动了,两人从家里出来在约定好的街上碰了碰面。
  “风头都叫你们抢了,我多没面子。”陈海润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使他们大为意外。
  “海润,你是很勇敢的,但是这件事不用你出手。”林雪飞说道。
  周克新上前推他道:“哎呀,这样的场合你应付不了,别捣乱,快回去。”
  “我偏偏就爱捣乱,而且爱捣乱的还不止我一个人。”陈海润说完话,刘问之、傅枕云和常业清也走了出来。
  “你们……”林雪飞知道他们定然不肯回去的了,因而对他们说道:“布莱人已经出逃,他们为了不引人注目一定会分散开来,现在正躲在市里的许多个未知的角落里,我们也要分头行动,你们跟来是可以的,一定要按我说的做。我去城西,克新去城南,你们四人一起去港口,千万不要分开,如果看到布莱人的踪迹马上报警。”
  他们四个人依照林雪飞的建议寻遍了港口及其周边区域,警方已经布置好了罗网,完全没有必要在那里紧盯,所以他们只好到别处碰碰运气。
  “不如我们两两分开?”陈海润建议,“这样既能增加搜寻面积还能减少暴露的可能。”
  刘问之问道:“你打算怎么分?”
  “我吃点亏,和女同志一起。”
  “那你们两个打算去哪?”
  “我们沿着海岸线往北,你们两个往南。”
  “往南?”傅枕云说道,“往南全是高山,布莱人难道会飞不成?”
  “我们还是一起向北吧。”常业清说道。
  “那我们在前面,你们在后面,离得远一点儿。”
  陈海润说完,拉着傅枕云的手快步向前走去。
  “你看到没有?”陈海润说道,“有好多化了装的警察。”
  “在哪里?我怎么一个都没看到。”
  “女人总是迟钝的。”陈海润笑道,“楼上窗子里站着的男人。”
  傅枕云抬头看了看海滨公园外沿的海景房,有几个人影映在窗户上。
  “还有凉亭里吹萨克斯的流浪汉,灯塔边上钓鱼的老头,几点了都?”
  “你如果再说下去,我们就分开走吧。”
  “你以为就这么简单吗?”陈海润继续说道,“那些草丛里面都潜伏着人,大石头也都是人伪装的,你记不记得?那个地方原本没有石头,圆溜溜的,没有一点棱角,被我一眼识破。我怀疑水下到处都是人,你说潜水衣里面能装得下羽绒服吗?现在起了西北风,他们可要抓紧绳索,要不然被荡到大洋彼岸去了。”
  “哎,想跑?”陈海润抓住了向西拐去的傅枕云,“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说了还不行吗?”他们沿着海岸线朝北越走越远,穿过了海滨公园和星月湾广场。
  此时周克新已经在城南火车站附近观察了近一个小时,他失去了耐心,不打算在这里待着了。他走到了街上,希望能有所收获。林雪飞的境况也同陈海润和周克新他们一样,当时他之所以选择城西地段是因为这里有许多布莱人的窝点,如果幸运的话他也许可以帮得上警方的忙。但是正如他所担心的一样,布莱人料想到了警方可能的布局,并没有在此出现。林雪飞心中的侥幸没有发生,他困扰起来,努力地想象着布莱人有可能奔逃和躲藏的地方。他猛然间想到了警局,布莱人一向奸险毒辣,现在警方逼得他们走投无路,他们极有可能狗急跳墙,跟警方来个玉石俱焚。现在,警局的大部分人员都在外巡查,倘若布莱人真的走了这一步,那么温牧慈局长还有警局剩余的警方人员岂不是处于危险的境地?
  林雪飞来到了市公安局,在周围梭巡了几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此时已是凌晨一点钟,他注意到警局的大门打开,温牧慈和几名警员走了出来,她上车之后其他人又返了回去,温局长一个人驱车不知赶往何处。林雪飞心下疑惑随即驱车远远跟随。大概驶出四五公里之后林雪飞发现温局长前行的方向是娲皇别院,她的家就在那里,林雪飞曾经听她提起过。凌晨的花间市十分清静,尤其在驶出市中心之后马路上几乎连车都看不到了,通往小区的街道也比寻常地方狭窄了些。看得出来,这条街道白天应该不至于很冷落,两侧有许多理发店、烤肉店、房产中介等店铺,街道两侧每隔十米左右的距离生长着一株极为粗壮的槐树,这是当年建设小区时念其年代久远而又不甚碍事因此存留下来的。这些槐树虽然歪歪斜斜不算高大,但也足以遮挡居民楼的阳光,不过由于建设楼房时垫高了地面,这些槐树才得以幸存,现在看上去像是长在坑里,坑的周边全都建上了防护栏。其中的一些已经变成了市民的许愿树,上面满满地挂着红绳和金锁,听说它们可以保人平安。
  此时那些店面都关了门熄了灯,街道上黑漆漆一片。局长的车在道路上缓缓而行,车灯时而扫过那些大槐树,林雪飞为防止被她发现将车停在街道外,下了车在街道口观望。局长的车子已经驶到了街道的中央,从那灯影中蹭蹭蹭一连窜出几个人将局长的车子挡下,“噗嗤”一声局长的车胎被人扎破,又有数十人从近处远处的几棵大槐树上跳了下来,并且迅速将汽车团团围住。温局长下了车,将警帽摘了下来放进车里,理了理耳畔的鬓角。林雪飞见势不妙,纵身一跃抓住二楼超出阳台的商铺广告牌,十分轻盈地爬了上去,将身子隐藏在广告牌后面匍匐前行。
  “这些槐树真不错。”“长下巴”抬头看了看那些槐树,“怪不得留了下来。”
  “让你们久等了。”温局长笑道。
  “局长好狠啊,要把我们赶尽杀绝。”
  “不止你们,凡是伤人性命,残害无辜的都要赶尽杀绝。”
  “局长果然有原则,这一点跟我们是一样的。上一次我的兄弟们拜访温局长,曾经说过还会再来,我们信守诺言。”
  “你们打算怎么做?”
  “叫你死。”“长下巴”的下巴颤抖起来,“谁想叫我们死,我们就先叫谁死!”
  这时林雪飞已经距离人群不远,为了避免暴露他停了下来,布莱人如此之多,他怎么对付得了?可是局长正义凛然,为了对付一方恶霸身处险境,他又绝不能不管。他需要找到解救局长的办法,但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掏出手枪对准了“长下巴”,但是他对自己的枪法没有信心。
  “你们才是该死的不是吗?但我不是。”
  林雪飞一直精神紧绷,可是局长看上去却镇定自若,竟有几分随意轻松之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三十回 溃败因招天下怒 灭绝缘惹万民嗔(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