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以牙还牙 8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8-10-07 点击数:447次 字数:

8

   

饭后,当其他餐桌的人都起身走了之后,有人出声叫住了关东电机的技术主任:

“小田君,请过来一下。”

东洋制铁上海事务所担任综合调整一职的一川,用眼神示意他在旁边的一张空座位上坐下。

松本所长已经先行一步,只有另外二、三个职员没走。

“小田君,大家都说你是‘菩萨小田’,今天你可要有思想准备,准备做一个‘魔鬼小田’!检查时,一定要严肃认真,一丝不苟!应该让中国人懂得一些国际商业常识,这样今后再跟他们打交道,事情就会顺利得多了。”

一川说完,其他职员接着开始诉苦起来:

“一直以来都是我们被动,老是被中国人强行勒索要求赔偿。害得我们每天里都不知道如何给公司发电传、写报告。老是挨骂,骂我们无能、饭桶!”

人称‘菩萨小田’的关东电机的技术主任小田,一如既往毫无表情地言道:

“机械就是机械,没必要和感情纠葛问题纠缠在一起。总之,我们会按照技术要求,严格进行检查的。”

说完,小田起身站了起来。

“小田君,好好干吧!好在中方的对手,现在尚无着落。你就放开手干吧。”

“发生了冲撞事故的五台CIS(气体绝缘开关装置)中有一台被撞开了五十多公分大口子,就先从这台机子下手!”

“千万要掌握好主动权,万一出现不测,也别惊慌!”

“你背后有东洋制铁站着呢。作为日本联合舰队的旗舰,任何时候都会及时支援你的。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干吧!”

一些人七嘴八舌地给他加油打气。如同东洋制铁真要与中方决一死战,唯恐天下不乱。

 

码头附近的第七号综合仓库,被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气氛包围着。

GIS气体绝缘装置的检查,须在完全防尘的室内进行。然而,找遍整个上海市,也找不到一个完全符合条件的防尘室。无奈之下,只好在仓库的四面墙壁上敷设塑料薄膜,权且土法上马自制了一间防尘室。

对中方来说,这是第一次自制防尘室,故而紧张。

对日方而言,在制造车间以外,而且是在被塑料薄膜包围着的环境里对设备进行拆卸检查,同样是史无前例,照样紧张。

以关东电机的小田主任为首,从日本专程赶来的六名工程师各司其职,分别担负着拆卸、检查和组装的指导工作。一川负责综合调度。

一川有些泄气似地对松本所长诉苦道:

“所长,不知还要花费多少时间?屁大点儿的事情,什么都得靠我们日方指导!”

“嗯,关于设备方面的事情,就交给吉丸君负责吧。”

说完,松本朝着透明的塑料薄膜那边望去。

中方以仰指挥为首,三十人左右的人墙,难能可贵地看守着塑料薄膜防尘室。松本在他们中间竭力寻找着陆一心的影子。指挥部外事处长冯长幸来了,可就是怎么也找不着一心。女儿的死才使得他们父子俩得以相认。战后三十七年终于确认儿子还活着,而且还面对面地相互诉说了这么些年来的人生经历。人说有奇迹,还真就有奇迹。

可是,春节过后一直都没见到陆一心的影子。松本每天都要开着小面包车在工地转悠一圈,为的就是希望能借此见上儿子一面。回想起敦子葬礼后,一心所说的那番话:“松本先生的事,回去后一定要主动向上级机关报告。”不由得引起了松本内心里一阵子躁动不安。说不定正是由于他向组织说明与自己的父子关系问题,从此再也没机会回到建设工地。在上海事务所已就任三年的松本所长,对这个国家的政治体制,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故有此不安。

对于奇迹般地与亲生儿子见面的事,松本同样以书面形式报告给了东京本社的柿田副社长,并且申请回日本,负责具体的技术方面的问题。

已由专务晋升为副社长的柿田回复他道:

“现在,你不能轻举妄动,否则反而会招致中方的怀疑。日中恢复邦交,寻找战争孤儿的事是通过双方政府进行的。你们父子相认,不会有任何政治方面的负面影响。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大可不必为此担忧。话说回来,你和陆君都是一付浓眉大眼,而且说话时好砸吧眼睛的样子,还真十分相似。松本君,祝贺你,经过这么多年,父子俩终于得以团聚!”

简捷而又充满了人情味。

一心,儿子你在哪里?胜子,真出了什么事儿不成?GIS的检查马上就要开始,工厂一旦竣工,马上就要发挥重要作用的电气系统,指挥部的工程师,又懂得日语的陆一心,没理由不出现在工地现场的呀?

“放下塑料薄膜!”

有人大喝一声,将松本从遐思中惊醒。

塑料薄膜从天花板上放了下来。

高六米、宽十米,四方形的防尘室做成后,行车将GIS移至室内。透过透明的塑料薄膜朝对方望去,中方仰指挥的身影依稀可辨。松本主动点头打招呼,仰指挥表情冷漠,无有反应。对中方而言,如果重要部件损伤的责任在己方,从日本专程赶来的技术检查人员的所有费用,包括差旅费全都得由中方报销。如此一笔庞大的费用,势必会对相关责任人问责处罚。仰指挥的紧张,情有可原。

日方下令道:

“检查开始!”

二名身穿防尘服,头戴防毒面具的分解技术员,闻声首先放掉了填充在GIS内的六氧化硫气体。然后使用专用工具松开螺栓和螺帽,卸下断路器箱。中方的技术人员身着向日本人借来的防尘服,在一旁打下手。用红色油漆在分解的地方作记号。这样,重新安装的时候便不会装错位置。卸下的断路器箱放置在台架上,打开直径约八十公分的绝缘衬垫,现出一个能钻进一人的圆洞。检查技术员团起上身,用投光器窥视内部。

这期间,塑料薄膜防尘室内外的日中双方的技术人员无一不神情紧张,鸦雀无语。

“报告,部品脱落无异常!”

检查员报告道。

“接下来卸下PT(变压器)!”

防尘室内再次响起了螺栓、螺帽卸下时的声响。

长五十公分、宽八十公分的变压器卸下来了。这是一台高精密仪器,因此,在防尘室内又加了一层塑料薄膜。

检查,在双层塑料薄膜防尘室内进行。

“PT线圈有问题!发现线圈错位!”

检验员大声报告道。

丝线状卷了好几层的线圈的先端出现松动,向一旁倾斜着。

小田主任和仰指挥走入室内,共同确认后,用相机拍下了错位部分。

隔着塑料薄膜防尘室,日本人全都卸了包袱似地松了口气。

线圈错位一旦漏检,将会出现给各车间输送电时造成电压不稳的重大事故。

中国人心中自然知道此事的严重性。

冲撞事故第一号机检验完毕后,当场即刻签署了检验认证书。

日方,有关东电机的小田和东洋制铁的一川,另外六名检验技术人员。

中方,除仰指挥之外,来了十好几人。

突然,松本凝住了眼神。不知什么时候,陆一心出现在了他们中间。松本不由自主地绽开了笑脸。

由于不是正式的谈判,上海事务所所长松本耕次只能抱着手臂,默默无语地在一旁作壁上观。

戴着无框眼镜的一川,目光冷峻地:

“先生们,看来此次的冲撞检查还是很有必要的。PT就好像是人体上的眼睛和耳朵一样,起着监视电压是否正常的作用。一旦失去报警作用,绝缘寿命必将缩短。我想,对于下面的分体检查,各位不会再有异议了吧?”

语气中不乏自鸣得意的味道。

仰指挥尽管心中不是滋味,此刻也只能强忍着:

“线圈错位,我想,修理最好还是在当地进行。由日方直接派人来,这样可以节省许多时间。”

希望事态能够尽可能地缩小范围,以免责任扩大化。

关东电机的小田技术主任一反平日的温和态度:

“这个,恐怕很难做到!修理,必须在严格的防尘、恒温的环境下才能进行。除了在日本工厂内,别处,是绝对做不到的!”

中方,陷入了一阵子难堪的沉默之中。

突然,指挥部的陆一心开口道:

“关于PT线圈的错位,您能肯定是此次的冲撞事故造成的吗?”

对于这意想不到的质问,关东电机的技术人员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呆若木鸡。

小田技术主任:

“冲撞事故时拍下的照片,连同码头作业班长的证词一起被送到了我们公司的制造工厂。冲击度计测量表明,G(重力加速度)高达6个值。大大超过了设计承受力。对我们公司来说,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请问,G值多少,便能引起错位呢?”

陆一心不慌不忙地追问道。

“我不是说过,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么。”

“那么,也就是说可以考虑线圈错位的问题,在制造工厂出厂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不是吗?”

“什么?!简直是信口雌黄……!”

“请提出冲撞事故与线圈错位的因果关系,以及可以立证的数据来!在此之前,我方恕难在合意书上签字!”

陆一心斩钉截铁地言道。

松本像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眼睛一眨不眨地征征地望着一心。

陆一心只是眼睛眨巴了几下,若无其事地望着松本。好像他俩之间并不存在父子关系一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以牙还牙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