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四十七章 悲伤来袭!坠落,无止境
本章来自《阿诺斯的悲伤》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2018-07-12 点击数:108次 字数:

穿越,接引,天宇之光!


强大的力量激射而上,穿越时空,直达无限高远。


不可测不可见的黑暗天空,形成巨大的气流旋涡,电光闪耀,吱鸣着,奔走流窜其间。


天与地,同时在颤抖、在晃动。


山本次郎微笑说,你的力量,较之以前,强大许多。这一招和之前相比,已不在一个果位,可谓脱胎换骨。


罗布特笑笑。


☆★


现在,正是我们出发之时!听到我的呼唤吗?朋友们。不要再迷茫,不要再徘徊,打开心扉,迎进初升的第一缕阳光。请相信,我们的心,是快乐的,可以轻漫的自由飞翔,不被任何束缚。所有的悲痛、伤害、苦难和不快乐,都将离我们远去。用心去聆听,梦想与命运,正在前方呼唤。归来吧,归来吧,归来吧!


莎莉娜在吟唱,归来的呼唤,一声紧似一声,一阵强过一阵,高亢激扬,动人心魄。穿越无限,送入每一个人的心底,送入每一个人的灵魂深处。


心在震撼。


灵魂震撼。


热血,沸腾了。


是的,归来吧。


梦想与命运,再一次被提到英雄们的生命历程。


再出发,勿庸置疑且不可阻挡。


☆★


山本次郎微笑,权杖微顿地面,济世之光绽放,力量恣意升腾。


画虎抱着占尘,长身而起,昂扬说,咱们走!


嗯!占尘偎依在他的怀中,轻轻点头,乖巧无伦。


千年的冰川,巍然不动。


冰山美人鹿仙儿,似乎已沉寂千年。这一刻,陡然张开双眸。


瑰丽冰川,开始龟裂。


九天之上,安泽西微笑。该回去了!他心底知道。


大地,是在下面吗?安泽西轻笑,自九重天之上,纵身跃下。


安泽西背负双手,头下脚上俯冲。


万里云层,飞快向后。


他的身影,如光如电,如陨星坠落。


他的心中,坦然、无惧。他的胸怀,如天空、如大海般广阔。于是,长发飞舞中,他面带微笑,在万里晴空的朗朗乾坤里穿行。


☆★


我要起来!星晰动念。这份意念升腾、高涨、澎湃,强烈的弥漫开来。


这是一种不可抗拒不可阻挡的意志,神圣、威严,却又不失心灵深处最娇美的温柔,这股意志由完全没有生命的时空里爆发、蔓延。


如飓风、如海啸、如山崩,不可思议的扩张和鼓荡,冲撞着时空的弦。然后渗透到其他空间并产生共鸣,时间与空间的共鸣。


这份意志,上达九天,下至深海及地狱,无所不至,无处不在。


在声色被完全杜绝的时空里,这份意志却碰触到每一个人的灵魂和触觉,令每一个人都强烈的感受到她的存在和到来。


于是,同伴们热泪盈眶:星晰,她回来了。


星晰粉拳轻握,指间的骨节,格格作响。


强大的意志笼罩之下,她的玉骨雪肤开始复元、重生。


生命的力量,震撼了毫无生气的时空。


这股力量拂过,天与地震动。


生命,开始于这片土地上滋长、发生。


活力,跳跃在生命的悸动中。春的气息,回笼大地,万物复苏。


无边无际的大漠和废墟,生长出花草和树木。于是,一望无尽的原野、森林、山川、河流,如画展开。


沙漠化为绿洲,废墟长出嫩芽,绿树成荫,百花盛开。


春雷阵阵。春雨润物,乃是知时节而下,仿佛上苍的馈赠和感动。


雨过天晴。生命的气息,洗去曾经的毁灭和悲伤,欣欣向荣的景象,雨后春笋般呈现。


英雄们突然之间好感动,星晰,为大地带来生命的气息,使覆灭的天地,重新拥有生机和希望。


泥鳅,你还在吗?星晰的纤纤玉手伸张、摸索,低声问。


是的,我在,我一直都在。泥鳅说。


星晰浅笑,轻声说,起来吧,梦想与命运,在前方等待呢,现在咱们就去完成还没有完成的事情。


好!泥鳅说。


两人的手,再度握紧。


☆★


一道光柱,冲天而起。


明亮、耀眼,万丈光芒。


这道光柱,通天彻地。上通九天,下透深海和地狱,照亮一切生灵。


黑暗的世界,有了光,强烈而不可思议的光芒,闪烁着生命与希望的光辉。


万众生灵,欢喜雀跃。


英雄们的心,明朗而快乐。


见到了吗?希望的光。莎莉娜轻笑着,吟唱如歌、如诉、如天籁之声,慰藉着一切生命和灵魂:希望之光已出现,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再犹豫再迟疑呢?请微笑吧,勇敢的心,拒绝一切沉沦与悲伤,快乐的走向明天。光明的旅程,在眼前、在脚下、在心中。依着光的指引,归来吧!经过时间与空间的困惑和洗礼之后,你会发现,前方的道路,豁然开朗。而我,一直在道路的前方,等着你归来!


是的,她在等待,是的,前方的道路,豁然开朗!经历过如斯诡异和恐怖的危难跟无明地狱之后,还有什么足以叫我们惊惶和畏惧呢?英雄们信心骤增。


飞速俯冲的安泽西微笑着,没有任何迟疑地,穿入光幕之中。


山本次郎举杖上前,大步而入。


画虎哈哈一笑,揽着占尘纤腰,并肩而入。


千年冰川崩塌瓦解,鹿仙儿长身而起,竟是出奇的平静与镇定,仍是那位冷淡绝丽的鹿仙儿。


面前的光,与她惊世的娇美容颜交相辉映,美丽绝伦。


她的容色,平静祥和得没有一丝感情色彩,既没有惊喜和感动,亦没有沉痛或悲伤。


唯纤纤玉手,轻轻拉开光的帷幄,然后她袅袅婷婷的走进去。


☆★


迪巴逊和楚天歌,一直陪着莎莉娜静坐,三人成鼎足之势,遥遥相对。


那道通天彻地的光柱,便升起在他们中间。


是你创造的光?楚天歌笑问。


当然是我。莎莉娜莞尔说。


迪巴逊沉默,他感觉到,这不是一束光那么简单,而是在于力量的强劲与博大精深,就好比莎莉娜的吟唱和意志一般,浑然天成,深不可测。


莎莉娜!迪巴逊轻念,他心底感到很安定,也很安全。只要有她在,我们便不会被困住!他心底坚信。


强大的气息和意志进一步弥漫,铺天盖地,无所不至。光芒,更盛。


迪巴逊心情明朗,笑问,我们接下来要往何处呢?


莎莉娜微笑说,新的去处,我们该去的地方。


是要完全突破这里吗?


当然要完全突破,而且还要将咱们的行程向前跃进三百万里。


哇,三百万里,那可省掉好大一段路噢。迪巴逊和楚天歌均是啧啧称奇。


莎莉娜抿嘴说,咱们在此滞留太久,接下来的行程能省就省呗。


迪巴逊和楚天歌一同拊掌称赞。


莎莉娜浅浅的笑,素臂轻举,往空中舒展。


于是,所有的黑暗,开始退却。


整个黑暗的时空,仿佛只是被蒙上极度厚重的色彩,而此刻,开始褪色。


所有的色彩被褪尽,余下来的,便是明亮、净爽和纯洁,再无一丝杂色。


于是,光明重现。


陡然间,天旋地转。


迪巴逊和楚天歌不动如山,仿佛突然历经生死浩劫和人间数世,刹那芳华,弹指一挥间。


而此刻,却在新天地。


云淡风轻,乾坤朗朗。


曾在黑暗中耀眼的光柱,早消失不见。


他们所在之处,一马平川,原野开阔。


大地之上,绿草如茵。


一株蘑菇状的高大古树,为他们遮住骄阳。这份场景和故事,似曾相识。


依稀依稀,在很久很久以前,便是在这般一株蘑菇状的老树下,同伴们聚在一起,倾听迪巴逊谈论魔界的五大天使呢。


那样的场景和故事,很遥远很遥远……


树荫下,记忆如潮涌动,迪巴逊和楚天歌两人眼眶微潮,心底深处的某根弦,依稀被触动。


莎莉娜的眼中,闪着一种晶莹的光。她的神采,是青春和飞扬的。她的美,仍是那么明艳照人,不可逼视。


天地间,有风轻佛。


记忆和故事虽然久远,清风却令人舒心和惬意。


新的风再起,细微、轻巧,两个人影浮现,是山本次郎和罗布特。两位法师的神采,一如昨昔。


莎莉娜朗声长笑说,你们来得真快!


罗布特含笑点头。


山本次郎躬身说,真是失礼,让你久等。


莎莉娜抿嘴说,没有,时间刚刚好。


安泽西孑然一身由远处走来,孤独而不羁,沉稳又洒脱,显然他在此番变故中,成长不少。


画虎和占尘,是突然出现的。


他们出现时,仍然紧紧相拥,不知人间何世,陶醉在他们两人的世界里。


只到他们听见笑声,熟悉的笑声,同伴们的笑声。


更听到一个冷淡而又娇美的斥责:你俩干嘛呢?


啊!画虎和占尘大惊,急忙推开对方,离得老远。


一抬头,看到同伴们的笑容,似乎没有恶意,而鹿仙儿冰雕玉琢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画虎挠头说,这个……那个……你们起得早啊……


占尘则满脸通红,手脚无措,当她转目瞥见她鹿姐姐时,不由把头垂得更低。


画虎看到鹿仙儿时,却开始冒汗……


鹿仙儿却懒得理会他们,转首望向远处。


远处,一对璧人正携手而来。


因为天地间是难得的风和日丽,所以星晰和泥鳅携手漫步,旁若无人。


唯占尘在一边窘得无处藏身,心中老大的忐忑不安。其实这纯粹是心理作用,大伙儿虽然对她跟画虎出现的方式感到新奇,但没人会过多在意他们的关系,更不会笑话她。鹿仙儿虽然斥责一句,但也不会干涉他们,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


至于表情,完全同他们无关,因为鹿仙儿的表情,一直以来,压根儿就变化很少……


所有人中,仅小山也似的迪巴逊有些失落。


星晰和泥鳅走近,两人十分默契地很自然地放开彼此的手,落落大方,不露声色。


众人一笑,不以为意。


画虎再度挠头。


占尘不禁纳闷,他们……他们怎么可以那么自然?一点都不难为情吗?


星晰见她发愣,把木杖伸到她的脚边,笑笑说,你怎么啦?


占尘指着他们,结结巴巴的说,你们……你们……


星晰一笑说,小孩家家,不该想的别瞎想!


大伙儿齐笑。


泥鳅也笑笑说,是啊,别瞎想。


哦!占尘偏着头,彻底有些迷糊。


星晰莞尔说,大家走吧!


好!大伙儿异口同声。


占尘的心情明朗起来,暗忖:原来和别人关系亲昵,可以不用难为情的……不过,星晰她可真厉害,不显山不露水的,一点都不慌张……嘿嘿,我可得向她学习学习呢。


心情虽然明朗,然而沉重的气息却压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


这股气息越来越重,越来越强烈,压得她心慌,压得她胸口气闷,压得她快要窒息。


这……这气息是怎么回事?是来源于星晰吗?啊,不对,完全不是啊,星晰她……并没有刻意给别人造成压力。


占尘抬头,见到星晰凝重的神情,充满惊讶与迷惘,显然也不明所以。


同伴们的神情,都是凝重而诧异,惶措不安,均为这股陌生而不可思议的气息震惊。


占尘脚下踉跄,举步维艰,这股压力,是她从未承受过的,其强度与厚重,令她不堪重负,摇晃欲倒。


胸闷、窒息、无助,口干舌燥,仿佛置身无尽沙漠之中,数日滴水未进,饥渴欲死;又仿佛,一个溺水之人,拼死挣扎,终始找不到一根救命稻草。那份难受,叫她倍感孤立无援和苦不堪言。


胸闷窒息之余,突然间感到,胸口好痛,痛彻心扉,锥心刺骨般疼痛。


占尘脸色苍白,手捂酥胸,娇躯发颤,这……这感觉,是怎么回事?我……我不明白。


这气息……这气息是悲伤吗?


是的,是悲伤!


占尘艰难的回头,她看到,同伴诧异的神情皆已转为悲伤。是的,是悲伤。占尘心头肯定。


这一抹悲伤的色彩,悄悄蒙上每一个人的心头,每一个人都沉默不语,无论楚天歌、迪巴逊,或是山本次郎与罗布特。


阳光明媚如莎莉娜,亦是张口结舌且怔怔不语。


泪珠,顺着星晰光洁如玉的脸颊滑落,她娇美的容颜,梨花带雨。


她……她……星晰她怎么啦?占尘讶然。


鹿仙儿则失魂落魄般俏立原地,双目含泪,直勾勾的盯着地面出神。


画虎也呆呆出神,不过他狮子脸上的表情却是阴晴闪烁,变化莫测。


鹿姐姐和画虎都在发愣哦。可是,占尘不明白,为什么鹿姐姐会如此失神呢?是什么事情能让她如此在意吗?


所有人中,唯安泽西不同,长发飞舞中,神色安祥,闭目陶醉,似乎与那悲伤的气息和谐共鸣,沉浸其中。


这一点,尤令占尘诧异,委实不明白,同伴中竟有人与那气息相通?


悲伤更趋强烈,铺天盖地,令人窒息、凝固、沉沦深渊。


天与地,开始黯淡无光,残缺而惨淡。


天上的云,大块大块的,被消融。


这景象?这景象是……英雄们惊讶莫名。


天地间所有的色彩,逐渐灰暗、破败,失去光泽。


草地的绿意褪去,转为枯死,然后消融于无形。


天与地,皆在慢慢消融。消融之后,成为黑暗。


英雄们骇然。


毁天灭地的悲伤,席卷红尘,席卷尘世。


世间万象万物,无不为之悲凛与低垂。


天与地,被腐朽。


漫天的星,噼哩叭啦掉下来。


星辰陨落。


天空消失。


大地,终于完全腐朽,化为尘烬与灰飞。


英雄们坠落。


坠向无底深渊。


黑暗。


唯有黑暗。


永无止境的黑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万漠
对《第四十七章 悲伤来袭!坠落,无止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