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四十三章 带刺的两人
本章来自《阿诺斯的悲伤》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2018-05-19 点击数:2004次 字数:

须臾之间,窸窣之声已至两人脚边。


星晰轻笑,权杖撒手。


木杖点地,急速旋转,迅捷绕两人转了数圈。


嚓嚓之声不绝,黑暗中的事物被切断、被惊退,缩往远处,一时不敢近。


木杖回入星晰手中,星晰执杖而立。


我们走。星晰说。


嗯。泥鳅点头,心下甚是欢欣喜慰,暗忖,星晰果然很强,寻常邪物,怎能近她?


蓦地,狼嗥之声四起,悠长深远,空谷回音。两人仿佛置身于狼谷之中,群狼环伺。


星晰不惧,反以为天高地远兼而神清气爽。


紧接着,百兽嘶吼咆哮,惊天动地,震撼着黑暗的时空。依稀中,危难迫在眉睫,凡躯肉身,随时可能成为百兽的腹中餐。


星晰释怀,渡一切苦厄之心长存于胸,此般,反以为更趋于大道,乃修行业果所至。


狼嗥兽吼渐低渐沉,慢慢的没有躁动,没有不安,只留下粗重的呼吸声和喘息声。这些呼吸声和喘息声便在眼前、在身侧,黑暗之中,令人毛骨悚然。隐隐然,无数的豺狼虎豹已作势欲扑。


泥鳅轻轻握紧星晰的手,也握紧手中的剑。


星晰浅笑,漫声说,一切苦难与灾害,皆为虚幻,乃存在之必然与偶然,当等闲视之。不要畏惧,不要惊慌,不要烦忧。无惊、无怖、无恼、无惧、无不安、无疑虑、无惶惑……当作如是观……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如是如是……


这是……这是佛家的精深奥义吗?泥鳅心头讶然,错愕之余,大是钦佩,钦佩星晰可以如此的淡定从容和万变不惊。


星晰莞尔说,燃起心灵之火,令诸恶群邪退避。


好!泥鳅欢然答应。


于是,两团火焰在两人的胸中燃烧,心灵之火。这个心灵之火,乃是经鹿仙儿魔法炼心之后,各人根据自己的修行、品性、悟性等加以凝聚、重塑、提升,最终得到的。其功效不但使人明心见性,更可以退避邪恶,净化心灵,消除各种魔法效果的负面影响,甚至可以增加攻防之力,提高智力、敏捷、力量等多重属性,并激发勇气、活力等等。其中的神奇,实不可一言蔽之。


两团火焰缓缓向前移动,星泥两人漫步而行。


一种祥和圣洁的光芒绽放,两团火焰泛着相似的光,令诸恶群邪避却。然而,这两团火焰,不能照明。


星晰的意识传于右手,再作用于杖上,心头默想默念,可是无论她如何努力,皆是全无动静,无法产生新的光芒和火焰。星晰心底叹息,她知道此空间被施法者以无上法力禁锢,许多魔法都将失去效用。然而她的心底并不着急,亦不慌乱,因为着急慌乱根本没用,还会让敌人有机可乘。


虽在黑暗中摸黑前行,但两人双手相握,是有着安定和依托的,所以两人都不会着急慌乱。


百兽群狼之声渐低渐远,终于完全消失。


静。


静得不可思议,静得不可理喻。


万籁俱寂。


倏地,有蛙声。


这蛙声突如其来,不但吓人一跳,更使黑暗和寂静更深更浓。


若在自家小院里,夜阑人静的蛙声是叫人惬意的,但此时此景,却叫人提心吊胆,心慌意乱。


黑暗中的压力、恐惧、不安和可怕,愈加深浓。


两人相握的双手紧了紧,也便释然,再也无所畏惧。


心灵之火,进一步高涨,大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之势。


蓦地,有风。


阴风。


阴风怒吼,肆虐、疯狂、变态,大地亦在嘶吼、咆哮。


两人的衣服发丝,被带得笔直。


便在刚才,在片刻前,两人依稀是在小河边、柳树下,可以听到蛙声,可以感受到黑暗中的寂静,而此刻,两人似乎已身在乱坟岗。


此时此地,不但阴风阵阵,天地变色,更是突然间鬼哭狼嚎,仿佛无数恶鬼和魑魅魍魉破土而出,正漫天飞舞,兴风作浪。


害怕吗?泥鳅握紧星晰的手,小声问,不泛关切和温柔。


不怕!星晰一笑说。


无论前方有怎么样的妖魔鬼怪和艰难险阻,我都会陪着你一起走,一起面对。泥鳅说。


嗯,我相信!星晰点头说。


我会握着你的手,一直走,可以吗?泥鳅颇为绅士的说。


当然可以。星晰吃吃的笑。不过,星晰轻笑,话锋一转,俏皮的说,你只可以拉着我的手,不可以做别的事。


那当然,我不会的。泥鳅一笑。


不但不可以做,连想都不可以想。星晰抿嘴说。


好,我不想。泥鳅觉得好笑,应声说。多少有些言不由衷。


星晰当然能听出来,自己想想也感到有些强人所难,便说,我可是讲认真的。


我也很认真呀。泥鳅笑笑,悠然说,不过,多数情况貌似不是这样的……


那是什么情况?


女孩子通常喜欢说反话,她们说不要,其实是想要;她们说不好,其实是好;她们说要离开,其实不想走……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跟其他的女孩子不同。星晰说。


是么?泥鳅回头。


是的。星晰认真的说,我说过不许,便是不许。说过不要,便是真的不要。因为我若想要你亲我、抱我,我也会明着对你说,绝不会像世俗小女孩一样故作腼腆或不好意思的。


是……是这样吗?泥鳅大吃一惊,星晰这句亲我抱我,确实足够叫人吃惊的。


是的。星晰说。


泥鳅心底肃然起敬,他对星晰,本来就像对女神一般的敬仰,只是此番握住她温软的小手,难免有些意乱情迷。此刻为星晰一言点醒,惊愧之余,对星晰更是敬若神明。


所以,星晰笑笑说,还是刚才那句话,你连想都不可以想哦,不然咱们无法专心迎敌的。


是,我不想。泥鳅认真的说。


真的吗?星晰问。


那当然!泥鳅说,在心灵之火的净化之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那倒是!星晰释然一笑。


泥鳅微微凝神,将心灵之火升涨,放松全身,令心火之力走遍周身百骸,渗透到每一个细胞里。于是,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已是前所未有的神清目明。他知道,要和星晰一块共渡眼前的难关,必须如她一般的明心见性方可。


星晰感受到他的动作,心下微微感动。她知道,泥鳅在努力,一直都在努力。她更知道,泥鳅是按她所要求的方向在努力。她的眼眶有些湿润,于心底默念:对不起,泥鳅!一来当此情形,我们必须要心无旁骛,我也要求你那样。二来,我心已有所属,真的对不起。但愿我们前往魔法神殿之行,你的修为终能达到超凡入圣之境,而我亦将倾尽全力辅助你达到那境界。


我们走吧,星晰。泥鳅说。


嗯,好!星晰莞尔。


两人漫步向前,迎着肆虐、恐怖而未知的世界和时空昂首向前。


阴风更烈,魑魅魍魉更张扬、更诡异、更邪恶。一切不可见,却真实存在着。


陡然间,天崩地裂。


黑暗的时空里,破天荒的生出闪电,生出雷声。


闪电和雷声,将黑暗的天空撕裂。


泥鳅左手关节格格作响,握紧手中的剑,他的剑,已随时准备出鞘。


星晰浅浅的笑,右手白玉般指节微紧,木杖轻顿地面。


刹那间,大地摇晃,天地扭曲,整个黑暗的空间摇摇晃晃,不可抑制。地动山摇!


你要与这天地斗法么?泥鳅嘻笑说。


嗯,那当然!星晰嫣然说。


法与法相抗,力与力相争。星晰的地动山摇与这个不知名的黑暗空间力量,剧烈冲突。


整个天地,整个时空,已战火纷飞,而星晰和泥鳅两却似乎不受影响,全不关事。


两人手拉着手,悠闲的漫步于黑暗中。


☆★


这空间还真够古怪的。鹿仙儿皱眉说。


我也觉得。安泽西静静的说。


依你看,这空间有多大?鹿仙儿问。


唉……安泽西叹息说,最古怪的就是这里,觉得它很小吧,它却大得触不到边;觉得它很大吧,它又貌似好小,小得连手脚都施展不开。


简直小得叫人窒息!鹿仙儿说。


是啊。安泽西赞同。


真是火大,居然把我们困在这里!鹿仙儿说。


淡定,淡定!安泽西宽抚说。


淡什么定,我烦着呢!鹿仙儿甚恼。


安泽西哈哈一笑。


听得他笑,鹿仙儿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轻松了些,心情也好些,不由叹一口气。


这一声叹息娇柔婉转,美妙无限,直叫人无限销魂,浮想联翩,安泽西不禁心头一动,暗忖:怎么强如鹿仙儿,也会如此沮丧无助么?不过,她的声音真好听,让人忍不住想抱抱她……


你怎么不说话?鹿仙儿问。


我只是奇怪,你的性子那么冷漠淡泊,加上你本身又强大,怎么也会烦躁不安呢?


嗯,这一点,我也奇怪呢。一定是我非常讨厌黑暗的缘故吧。


嗯,这么说也有道理。


还有,还……有……肯定是因为跟你关在一起我才烦躁和火大的……


安泽西哈哈大笑。


笑,笑,笑你个头!鹿仙儿没好气的说。


她却不知真正烦躁的原因是一个妙龄少女和一个年轻男子被困一处所至,孤男寡女的嫌疑,不在别人,不在自身,亦不在心理,而在生理。因为异性身体不自觉的自然吸引令她烦躁,这种吸引,再高的法力神通都没用。


这一点,安泽西显然也不知道,所以他忍住笑说,你既然不满意现状,不如找上帝来帮忙吧。


关上帝什么事?


因为困住我们的家伙应该不会释放我们,所以不如找他来帮忙。


哼,上帝有个鬼用?他也不能把我们救出去,咱们还得靠自己。


这也说得是。安泽西笑笑。


鹿仙儿不再理他,四下走一走,转一转,淡淡的问,你想到怎么突破这里吗?


没有!安泽西摇头说。


此刻,鹿仙儿已渐渐的恢复平静和淡定,一如既往的波澜不兴。


虽说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和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碰到一块根本没救,但鹿仙儿和安泽西修为之深湛,实非寻常人可比,自然不会完全乱了方寸。


鹿仙儿的镇定,便是最好的见证,亦冲破这里的希望和契机。


安泽西见她回复正常,心下宽慰安定,却也有些失落。说真的,他渴望见到鹿仙儿心烦意乱的情形,虽然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变态的心理。


都说女人多些感性会更美,或许真的如此。鹿仙儿的理性多于感性,本身又极其强悍,常使人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大地之上,突有窸窣之声,由远而近,铺天盖地而来。


鹿仙儿和安泽西皆是一怔。


然而,便在同一瞬间,刀光纵横,气象万千;闪电分裂,决裂之辟除天地。


安泽西和鹿仙儿两人出手快如闪电,迅若奔雷,以快刀斩乱麻之势,迅雷不及掩耳之威,将可能发生的危难刹那间消于无形。


天地寂静。


蓦地,隐约可闻些许粗重的呼吸声和喘息声,无边无际,若百兽环伺,身为鱼肉。


安泽西不敢怠慢,刀光更盛,万象奔腾。


与此同时,寒气爆发,冰封万里之能鼓荡,汹涌澎湃而去,急遽扩散至极其遥远的地方,倏忽间,一切冰封。


危害被毁灭、被镇压。


静。天地再一次归于寂静。


陡然间,鬼哭狼嚎,群邪乱舞,魑魅魍魉破土而出,放肆张扬。


厉鬼在嘶叫,恶魔在怒吼。黑暗的空间,片刻间被邪恶、恐怖和鬼怪充塞。


安泽西和鹿仙儿怔住。


黑暗的天空,突然响起靡靡之音,颓废、淫邪、堕落……


安泽西和鹿仙儿讶然,不动反怒,这……这叫怎么回事,简直乱七八糟!


冰封万里被化解了吗?鹿仙儿暗忖。左臂微抬,掌心上托,她拥有的虽然不是火的力量,但以魔法化出一些火焰,倒也不是难事。


然而,她却大吃一惊,原来身体里的魔法力量在极大限度上被抑制,再也无法从心所欲。好比一个人把万贯家财锁在保险柜里,知道密码却找不到房门钥匙……


是这个空间的缘故!鹿仙儿怒从心起。


厉鬼、恶魔和魑魅魍魉在他们的身周飞舞,尖啸怪叫,好不招摇,依稀是对猎物的喜爱、捉弄和戏耍。


鹿仙儿静如处子,俏立不动,衣裙发丝腾舞飞扬,全力提升魔法力量。


魔法已无用。


堕落吧,鹿仙儿!一个声音说。


一股气息,忽然缠上她。鹿仙儿力量蒸腾之下,诸般魔怪邪恶皆不敢近她,这股气息却肆无忌惮、无孔不入的缠上她。


鹿仙儿愕然。


堕落吧,鹿仙儿!那个声音又说。那个声音,似男声,又似女声,飘忽迷离,变化莫测。


那股气息,慢慢将她包裹,慢慢从后面抱住她,并握住她的双手。


鹿仙儿变色。


粗重而热烈的呼吸,已在她后颈、在她耳垂、在她粉腮……


走开!鹿仙儿冷然说。


堕落吧……那个声音又说。


暗红色的星光闪耀,鹿仙儿突然反手一指,点在自己左肩。


指力透体而出,直袭背后的气息。


你会受伤的!那个声音说。


鹿仙儿冷笑。


双手微颤,出指如风,分点自己双臂、胸口、小腹。钻心锥骨之痛,指力更是无坚不摧。


背后的气息立时松动,急逸而去。


然而,靡靡之音之间仍在,颓废与魑魅魍魉依旧张扬。


突然,一只毛茸茸的手搭上她的肩头。


这是什么怪物?鹿仙儿一惊。稍微迟疑,另一只毛茸茸的手已揽住她的纤腰,第三只手则从她腋下穿过,搁上她高高的胸口。


鹿仙儿怒极,积蓄全身力量,欲给予毁灭性一击。


蓦地,一根硬邦邦的事物抵上她的臀……


鹿仙儿大骇,哪敢再有半分停留?急矮身、转体、横移,手臂往后急划,绝色十字斩暴切而出。


跟着俯身疾冲,以完全摆脱背后的控制。


却一下子,撞到一个人怀里。


安泽西?鹿仙儿一呆。


鹿仙儿?安泽西一怔。


不禁吁上口气,鹿仙儿顿觉安定下来。安泽西冷不防温香软玉满怀,一呆之后,不免心中一动。


鹿仙儿伏在他怀里,贴着他宽阔结实的胸膛,让他有力的双臂搂着,闻着他的心跳和强烈的男子气息,绷紧的神经逐渐松驰,紧张的身心也逐渐放松,身心愉悦,只感到前所未有的惬意和安全。然而不知怎么,身体竟慢慢有些反应,心跳加剧,娇躯慢慢酥软。


安泽西只感到怀中的美人呼吸低促,吐气如兰,身子温软如绵,一时间不由得心猿意马。


这时靡靡之音停止,鬼怪亦安息,不来打扰。两个年轻人却意乱情迷,干柴烈火般欲念暗涌,身心灼热起来。


鹿仙儿暗暗心惊,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也知不妙,这样下去绝不会有好事,可又不舍得离开。


安泽西心头一线清明,刹那间盘算过千万个念头。


两个少男少女相互吸引,不知不觉都有些痴迷。


空气中,弥漫着浪漫温馨的气息。


两个年轻人越靠越拢,越搂越紧。


蓦地,两人似乎想到什么,突然同时推开对方。


仿佛两人身上带刺,靠得过近,便会扎伤彼此。


两人神经质的跳开,离得老远。


对不起!安泽西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万漠
对《第四十三章 带刺的两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