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卷一 历代州域形势一唐虞三代 春秋战国 秦
本章来自《读史方舆纪要》 作者:顾祖禹
发表时间:2018-04-28 点击数:1213次 字数:

卷一

  ◎历代州域形势一唐虞三代 春秋战国 秦

  昔黄帝方制九州,列为万国《周公职录》:黄帝割地布九州。《汉志》:黄帝方制万里,画野分州。或曰:九州颛帝所建,帝喾受之《帝王世纪》: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九州,颛帝所建。《通典》亦云。尧遭洪水,天下分绝。舜摄帝位,命禹平水土,以冀、青地广,分冀东恒山之地为并州恒山,在直隶曲阳县西北百四十里。详直隶名山。舜之并州,今直隶之真定、保定、山西之太原、大同等府皆是,又东北医无闾之地为幽州医无闾山,在辽东广宁卫西五里。幽州,今直隶之顺天永平府及辽东广宁等卫以西北,皆是其境,又分青州东北辽东之地为营州辽东,地在辽水东也。辽水,在辽东都司城西百六十里。营州,今辽东定辽诸卫以北,又东至朝鲜之境。《书》曰肇十有二州,是也。

  刘氏曰:舜分幽、并,内固王畿,外维疆索,包天下后世之虑也。○叶氏曰:《祭法》云共工氏霸九州,然则九州之名旧矣共工氏在黄帝以前。《春秋纬》云,人皇氏分九州。又邹衍、淮南所称九州,其辞甚诞。大抵九州者,古今之通谓也。

  夏有天下,还为九州。《禹贡》所称,其较著矣。

  【都邑考】夏都安邑安邑,今山西解州属县,其后帝相都帝丘帝丘,今北直开州西南三十里旧濮阳城是。少康中兴,复还安邑。又曰:昔伏羲都陈即今河南陈州,神农亦都陈,又营曲阜即今山东曲阜县。黄帝邑于涿鹿之阿涿鹿,《地理总要》云:即今涿州。《括地志》妫州怀戎县东南五十里有涿鹿山,城在山侧,黄帝所都也。涿州,今北直顺天府属州。唐妫州怀戎县,今为宣府镇怀来卫。少昊自穷桑登位穷桑,在曲阜北,后徙曲阜。颛帝自穷桑徙帝丘见上。帝喾都亳今河南偃师县。至尧始都平阳《世纪》尧始封唐县,后徙晋阳,今山西太原县。及为天子,都平阳,即今山西平阳府治临汾县。舜都蒲阪今山西蒲州。禹都安邑《世纪》鲧封崇伯,地在秦晋之间,或曰即陕西县。禹封夏伯,今河南禹州也。及受禅,都平阳,或云安邑,或又以为晋阳。尧舜禹之都,相去不过二百里,皆在冀州之内。

  冀州今直隶、山西,及河南之彰德、卫辉、怀庆三府,及辽东之广宁诸卫,皆是

  孔氏曰:冀州,帝都也,三面距河河,大河也。自积石入中国,历《禹贡》雍、豫、冀、兖四州之域。冀州东西南三面皆距河。大河详川渎异同,下仿此。蔡氏曰:《禹贡》冀州,不言所至,盖王者无外之义。

  济、河惟兖州济水,发源河南济源县王屋山,至山东利津县入海。详川渎异同。兖州,今山东东昌府及济南府北境、兖州府西境,又兼有北直大名府及河间府景、沧诸州境

  孔氏曰:兖州,东南据济,西北距河。

  海、岱惟青州海,大海,今环绕青、登、莱三府之境。详见川渎异同,下仿此。岱,泰山,在山东泰安州北五里。详见山东名山。青州,今青、登、莱三府,以至济南府之西境。又辽东定、辽诸卫,亦《禹贡》青州地也

  孔氏曰:青州,东北据海,西南距岱。

  海、岱及淮惟徐州海,在南直淮安府东北。淮水,出河南桐柏县桐柏山,至南直安东县东北入海。详见川渎异同。徐州,今山东兖州府及南直徐州,又凤阳府之宿州、泗州,淮安府之邳州、海州,皆是其地

  孔氏曰:徐州之域,东至海,北至岱,南及淮。

  淮、海惟扬州海在古扬州东境。扬州,今南直、浙江、江西、福建皆是

  孔氏曰:扬州,北据淮,东南距海。

  荆及衡阳惟荆州荆山,在湖广南漳县西北八十里。衡山,在湖广衡山县西三十里。详见湖广名山衡山。荆州,今湖广州郡至四川遵义府及重庆府南境,又贵州思南、铜仁、思州、石阡等府及广西之全州、广东之连州,皆是其地

  孔氏曰:荆州,北据荆山,南及衡山之阳。

  荆、河惟豫州豫州,今河南州郡及湖广襄阳、郧阳府境,皆是其地

  孔氏曰:豫州,西南至荆山,北距河。

  华阳、黑水惟梁州华山,在陕西华阴县南十里。详陕西名山。黑水,或以为云南境之澜沧江。详川渎异同。梁州,今四川州郡及陕西汉中府境

  孔氏曰:梁州,东据华山之阳,西距黑水。

  黑水、西河惟雍州黑水,今陕西肃州卫西北十五里有黑水河。在古雍州东曰西河者,主冀州而言也。雍州,今陕西州郡皆是

  孔氏曰:雍州,西据黑水,东距河。

  郑氏曰:州县之设,有时而更;山川之形,千古不易。所以《禹贡》分州,必以山川定疆界。使兖州可移,而济、河之兖不能移;梁州可迁,而华阳、黑水之梁不能迁。是故《禹贡》为万世不易之书。○蔡氏曰:《禹贡》作于虞时,而系之夏书者,禹之王以是功,又即夏有天下以后之成制也。

  殷商革命,《诗》称九有,因夏之制,无所变更。

  【都邑考】契始封商今陕西商州,相土迁商丘今河南归德府附郭县,汤居亳《括地志》:宋州熟县西南三十五里南亳故城,汤所都也。又蒙城西北有亳城,为北亳。河南偃师为西亳,帝喾始居此。汤即位,自南亳徙都焉。故《书序》曰:从先王居也。今详见商丘之亳城,仲丁迁嚣《世纪》:今河南敖仓是也。《括地志》:今郑州荥泽县西南十七里故荥阳城是。详见河南荥阳县,河甲居相今河南彰德府西北五里有相城,祖乙圯于耿今山西河津县南十三里有耿城。《史记》:祖乙迁于邢。或以为今北直顺德府治邢台县。《索隐》曰:邢,即耿也,盘庚迁殷即西亳,武乙徙朝歌今北直县西七十里废卫县是。亦见河南淇县,所谓氵未邦也。王氏曰:《尔雅》两河间曰冀,河南曰豫,济东曰徐,河西曰雍,汉南曰荆,江南曰扬,燕曰幽,济、河间曰兖,齐曰营。孙氏炎以为分《禹贡》之冀,而复舜之幽,又并青于徐,而复舜之营。殷之九州,灿然可考。陆氏佃亦云《禹贡》有青、徐、梁,而无并、幽、营。《尔雅》有徐、幽、营,而无青、梁、并。《职方》有青、幽、并,而无徐、梁、营。三代不同故也。然班氏志地理,以为殷因于夏,亡所变改。杜佑亦曰:殷汤受命,亦为九州,分统天下。《尔雅》之文,未可据为商制矣陈氏曰:商书言九有之师,《商颂》曰奄有九有,又曰式于九围;《王制》于商,亦曰九州千七百七十三国。商之九州,盖袭夏而已。孙炎以《尔雅》与《禹贡》《周礼》不同,故疑为商制,亦无明文言殷改夏也

  周既定鼎,亦曰九州,属职方氏。

  【都邑考】后稷始封邰今陕西武功县西南二十里故城是。、邰同,公刘徙邑于豳今陕西三水县西三十里有古豳城,太王迁于岐今陕西岐山县东北五十里岐山镇,是也。南有周原,改号曰周。王季宅程,亦曰郢今陕西咸阳县东二十里有安陵城,古程邑也。文王迁丰《通典》:今长安西北灵台乡丰水上,文王作邑于丰,即其地也。又今陕西县东有丰城,武王徙都镐《通典》:长安西北十八里昆明池北有镐陂。郑康成曰:丰邑在丰水西,镐京在丰水东,相去盖二十五里。《括地志》:周丰宫在县东二十五里,镐在雍州西南二十五里。未详孰是。成王营洛邑西曰王城,今河南府治西偏。东曰下都,在今河南府城东洛水北,西去王城三十余里,亦谓之成周。今详见河南府城,名曰东周。懿王徙犬丘今陕西兴平县东南十里槐里城是,平王避犬戎之难,东迁于洛,即洛邑也。

  东南曰扬州。山会稽在浙江绍兴府城东南十三里。详见浙江名山,薮具区即太湖也,在南直苏州府城西南五十里,与常州府及浙江湖州府分界。详江南大川,川三江三江,一曰松江,自太湖分流,由苏州府吴江县长桥口,至嘉定县东南四十里吴淞口入海。一曰娄江,亦自太湖分流,经苏州府城东,至太仓州东南七十里刘家河口入海。一曰东江,亦自太湖分流,从吴江县东南入浙江嘉兴府境,至海盐县东北三十五里入海,今由南直松江府合松江入海。详南直大川三江,浸五湖五湖,孔氏曰:太湖东岸五湾也。水弥漫而滩浅者曰薮,洼下而钟水者曰浸

  正南曰荆州。山衡山衡山,见《禹贡》荆州,薮云梦在湖广德安府城南五十里,川江、汉江水,发源四川茂州西北之岷山,历梁、荆、扬三州之域,至南直海门县入海。汉水,发源陕西宁羌州东北之れ冢山,至湖广汉阳府城东北入大江。俱详川渎异同,浸颍、湛颍水,发源河南登封县阳乾山,至江南颍上县东南入淮。详河南大川。湛水,出河南汝州鱼齿山,经叶县北下流入汝。二水在《禹贡》为豫州域内

  河南曰豫州。山华山华山,见《禹贡》梁州,薮圃田圃田泽,在河南中牟县西北七里,川荥、洛荥,或以为荥泽,误也。荥、氵通。郑氏曰:河出为氵。今之汴水是矣。洛水,出陕西商州南冢岭山,至河南巩县北入河。今俱详河南大川,浸波、氵差波水,出河南鲁山县西北歇马岭,流入汝水。氵差水,出湖广枣阳县东北黄山,流入水

  正东曰青州。山沂山沂山,在山东临朐县南百五十里。详山东名山,薮孟诸孟诸泽,在河南归德府东北,于《禹贡》为豫州境,川淮、泗淮水,见《禹贡》徐州。泗水,出山东泗水县陪尾山,至南直清河县南入淮。详见南直大川清河。二水,于《禹贡》皆徐州川也,浸沂、沭沂水,出山东临朐县沂山,至南直邳州南入泗水。沭水,亦出沂山,至南直安东县入淮水

  河东曰兖州。山岱山见《禹贡》青州,薮大野大野泽,在山东巨野县东五里,川河、[1111]河,见《禹贡》冀州。[1111],见《禹贡》兖州,浸卢、潍卢水,《通典》曰:在济阳郡卢县。今山东长清县有废卢县,卢水湮废不可考。潍水,源出山东莒州西北箕屋山,至潍县北入海,于《禹贡》为青州川也

  正西曰雍州。山岳山吴岳山也,在陕西陇州南百四十里,薮弦蒲弦蒲薮,在陇州西四十里,川泾、泾水,出陕西平凉府西南开头山,至高陵县西南入渭。详陕西大川。水,出弦蒲薮,至州长武县合于泾水。亦详见大川泾水,浸渭、洛渭水,出陕西渭源县西南谷山,至华阴县北入于河。洛水,出陕西合水县北白于山,南流合漆沮水,至朝邑县南入渭水。此雍州之洛水也。俱详见陕西大川

  东北曰幽州。山医无闾医无闾山,见舜十二州,薮<豕奚>养<豕奚>养泽,在山东莱阳县东,于《禹贡》属青州境,川河、[1111],浸、时水,出山东莱芜县东原山,至寿光县东北入于海,亦曰淄水。时水,出山东临淄县西,至博兴县合小清河入海。二水于《禹贡》皆在青州境

  河内曰冀州。山霍山霍山,在山西霍州东南三十里。详山西名山,薮扬纡《水经注》:大陆泽,一名扬纡薮。今在北直宁晋、隆平及巨鹿县境,川漳漳水有二:浊漳,出山西长子县西发鸠山;清漳,出山西乐平县西南少山,至河南临漳县西合焉。其下流复分为二:经流自北直献县,合滹沱河;支流自山东馆陶县,合于卫河,俱经北直静海县北小直沽入海。今详见北直大川,浸汾、潞汾水,出山西静乐县北管涔山,至荥河县西入大河。详见山西大川。潞水,阚る曰即浊漳水。今浊漳经潞安府城西南二十里,土人犹呼为潞水。《通典》潞水在密云县。今北直通州之白河,即潞水也

  正北曰并州。山常山即恒山,见舜十二州,薮昭余祁昭余祁薮,在山西祁县东七里,川滹沱、呕夷滹沱水,出山西繁峙县东北泰戏山,至北直河间府静海县北小直沽入海。详北直大川。呕夷水,一名唐河,出山西灵丘县西北高是山,至北直安州北而合于易水,浸涞、易涞水,在北直涞水县北,一名拒马河,下流合于易水。易水,出易州西山,有三源,并导分流,东注合卫河及滹沱河以入于海。今详北直大川

  魏收曰:《夏书·禹贡》,《周礼·职方》,中画九州,外薄四海,析其物土,书其疆域。此盖王者之规模也。○李氏曰:《禹贡》无幽、并,《职方》无梁、徐。盖周合梁、徐于雍、青,分冀野为幽、并。《考工记》言:天下之大势,两山之间,必有川焉;两川之间,必有涂焉。广谷大川,风俗之所以分。故推其高且大者先正之,然后九州可别。如大山定,而山之西为兖大山,谓泰山;大河定,而河之南为豫。此分画之要也。

  陈氏曰:古者名山大川,皆天子使吏治之,而入其贡赋。是以九州川浸山薮,各在职方,不属诸侯之版。夫子作《春秋》,虎牢不系郑虎牢,今在河南汜水县西二里成皋关也。详见河南重险。《春秋》襄二年,仲孙蔑会诸侯之大夫于戚,遂城虎牢。所谓虎牢不系郑也,沙鹿不系晋沙鹿山,在直隶大名府城东四十五里。《春秋》僖十四年,书沙鹿崩,不言晋也,缘陵不系杞缘陵,在今山东诸城县东。《春秋》僖十四年,诸侯城缘陵。是时杞避淮夷,迁于缘陵也,楚丘不系卫楚丘,今北直滑县东六十里废卫南县。《春秋》僖二年,城楚丘。《传》曰:诸侯城楚丘而封卫也,盖别天子之守地也一云:《诗》不以圃田系郑,《春秋》不以沙鹿系晋。周季诸侯,始擅不分之利。齐干山海,晋守郇、瑕、桃林之塞郇、瑕,今山西临晋县东北有郇城,东南有瑕城。桃林塞,今河南陕州西至潼关地,宋有孟诸,楚有云梦,皆不入于王官。此诸侯所以僭侈,王室所以衰微也欤!

  传称禹会诸侯于涂山涂山,在南直怀远县东八里,执玉帛者万国。成汤受命,其存者三千余国。武王观兵,有千八百国。东迁之初,尚存千二百国。迄获麟之末,二百四十二年,诸侯更相吞灭,其见于《春秋》经传者,凡百有余国;而会盟征伐,章章可纪者,约十四君。

  鲁今自山东兖州府以东,南接南直邳、泗之境,皆鲁分也

  【都邑考】鲁都曲阜,故少都也。故《春秋传》曰:命伯禽而封于少之墟。

  卫今自北直大名府开州以西,至河南卫辉、怀庆府之境,皆卫分也

  【都邑考】卫都朝歌,即殷纣都也。故《酒诰》曰:明大命于妹邦妹、沫通。其后戴公庐曹今北直滑县,文公迁楚丘见前。成公徙帝丘,即颛顼都也。故《春秋传》曰:卫,颛顼之墟又《传》云:卫成公梦康叔曰:相夺予享。盖夏后相亦徙帝丘也。亦谓之濮阳战国时名。至元后徙野王而祀绝野王,今怀庆府河内县

  齐今自山东青州府以西,至济南东昌之间,又北至北直河间府景沧诸州,东南则际于海,皆齐分也

  【都邑考】太公初封营丘营丘,即山东临淄县。或曰昌乐县东南废营陵城,为古营丘,胡公徙薄姑今青州府博兴县东北十五里有薄姑城,献公徙临淄即今县

  晋今自山西平阳、太原以东,至北直广平、大名之间,皆晋分也

  【都邑考】虞叔封唐今山西太原县北有古唐城,燮父徙居晋今太原县治东北晋阳故城是,穆侯徙绛今山西翼城县东南十五里故翼城是,孝侯改绛曰翼。既而曲沃灭翼曲沃,今山西闻喜县东左邑故城是,晋文侯弟成师所封,复都绛按《左传》隐五年,曲沃庄伯伐翼,翼侯奔随。是年,桓王立翼侯子哀侯于翼。六年,晋人迎翼侯于随,纳诸鄂,谓之鄂侯。桓八年,曲沃灭翼,王命立哀侯弟缗于晋。庄十六年,曲沃武公并晋,僖王因就命为晋侯。二十六年,献公城绛,自曲沃徙都之。随,晋别邑,或曰在今汾州府介休县东。鄂,晋阳故城之别名也,即晋矣。绛亦翼也,迁新田后,谓之故绛。景公迁新田今曲沃县西南二里之绛城是也,仍称绛。

  宋今自河南归德府以东,至南直徐州境,皆宋分也

  【都邑考】宋都商丘,即相土所迁者。

  郑今河南开封府以西,至成皋故关,皆郑分也

  【都邑考】郑都新郑今河南新郑县。又陕西华州西北有故郑城,则郑桓公始封邑也

  陈今河南开封府以东南,至江南亳州之西境,皆陈分也

  【都邑考】陈都宛丘今陈州治,即伏羲所都。故《春秋传》云:陈,太之墟也春秋哀十七年,为楚所灭

  蔡今河南汝宁府以东北,即蔡分也

  【都邑考】蔡叔始封蔡今汝宁府上蔡县,平侯徙新蔡今汝宁府新蔡县,昭侯徙州来今南直寿州北三十里下蔡城是也。哀二年,为吴所迁,亦曰下蔡。

  曹今山东曹州以南,即曹分也

  【都邑考】曹都陶丘今山东定陶县西故陶城是。一云都曹,今曹州城也。哀八年,为宋所灭

  许今河南许州以东,即许分也

  【都邑考】许都许今许州东三十里故许昌城,灵公迁于叶今河南叶县,悼公迁夷实城父今南直亳州东南七十里废城父城是,旋还叶昭九年,楚灵王迁许于夷。十三年,平王复许于叶,又迁于析实白羽今河南内乡县。许男斯迁容城,为郑所灭容城,或曰在叶县西。自叶以下,皆为楚所迁也。《左传》定四年,许迁容城。六年,郑灭许。其后仍见于《春秋》,盖楚所复也。

  秦今自陕西西安府以西,皆秦分也

  【都邑考】非子封秦城《秦纪》:非子居犬丘,周孝王分土为附庸,邑之秦。《括地志》:今秦州清水县,故秦城也。犬丘,即周懿王所都,庄公复居犬丘《秦纪》:庄公居其故西犬丘,襄公徙居《秦纪》:平王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于是始国〔焉〕。《世纪》云:襄公二年,徙居。《括地志》:今陇州南三里,有城是也,文公复卜居、渭间《秦纪》:文公居西垂宫,东猎至、渭之会,乃卜居之。《括地志》:凤翔府县东北十五里故城,即文公卜迁处也。宁公徙平阳今县西四十六里,有平阳故城,德公徙居雍今凤翔府治。《秦纪》:德公初居雍城大郑宫。《括地志》:雍县南七里故雍城是也,献公徙栎阳即今西安府临潼县北五十里故栎阳县。孝公作为咸阳,徙都之今西安府咸阳县东三十里咸阳故城也。自孝公至子婴,凡十世,皆居咸阳也。

  楚今自湖广荆州府以北,至河南裕州、信阳州之境,皆楚分也

  【都邑考】熊绎封丹阳今湖广归州东南七里丹阳故城是。本号曰荆,《春秋》僖公初,始改称楚,文王始都郢今荆州府北十里有纪南城,即故郢城也,平王更城郢而都之今荆州府东北三里故郢城是。昭王迁若阝今襄阳府宜城县西南九十里有若阝城,旋还郢。至襄王,东北保陈城即故陈国。考烈王迁巨阳或曰:南直颍州西北四十里细阳城,即古之巨阳,又迁寿春今南直寿州,亦曰郢。最后怀王孙心都盱眙今南直盱眙县,又徙长沙郴县而亡郴县,今湖广郴州也

  吴今自南直淮、泗以南,至浙江嘉、湖二府之境,皆吴分也

  【都邑考】吴都吴今南直苏州府治。《史记正义》:泰伯居梅里。今常州府无锡县东南四十里,有泰伯城。至阖闾始筑吴郡城都之。今犹谓之阖闾城。哀二十二年,为越所灭

  越今自浙江杭州府以南,又东至于海,皆越分也

  【都邑考】越都会稽今浙江绍兴府治。又勾践尝徙琅邪。今山东青州府诸城县东南百四十里,有琅邪城

  司马迁曰:齐、晋、秦、楚其在,成周微甚,封或百里,或五十里。晋阻三河冀州三面距河也,齐负东海,楚介江、淮,秦因雍州之固。四国迭兴,更为霸主,文武所褒大封,皆威而服焉。

  其子男附庸之属今考定百有十三国,则悉索币赋,以供大国之命者也。

  邾今兖州府邹县。《左传》文十三年,邾文公迁绎。今邹县东南二十五里,有绎山。鲁缪公时,邾改曰邹。今《国语》亦作邹

  杞今开封府杞县。宋忠曰:周封杞于雍丘。至春秋时,杞已迁东国。故隐四年,莒伐杞,取牟娄。牟娄,近莒也。杜预曰:桓六年,淳于公亡国,杞似并之,迁都淳于。僖十四年,又迁缘陵。襄二十九年,晋入城杞之淳于。杞又迁于淳于。《列国考》:周武王封东楼公于杞。先春秋时,徙鲁东北,其故地入于郑、宋。传二十一世,至杞简公,为楚惠王所灭。雍丘,即今之杞县。牟娄、缘陵,俱在山东诸城县。淳于,见下州国

  滕今兖州府滕县西十四里,有古滕城

  薛今滕县西南四十里,有薛城。《左传》定二年,薛宰曰: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为夏车正。奚仲迁于邳,仲虺居薛,为汤左相。邳,今南直邳州也

  莒今山东青州府莒州

  向今山东沂州南百里故向城是。隐二年,莒人入向

  纪今青州府寿光县西南三十余里,有纪城。《左传》庄四年,纪侯大去其国,违齐难也

  夷今山东胶州即墨县西废壮武城,即古夷国。隐元年,纪伐夷

  阝滕县东南有阝城。僖七年,改为小邾

  曾阝今兖州府峄县东有曾阝城。襄六年,莒人灭曾阝

  遂今兖州府宁阳县北有遂城。庄十年,齐灭遂

  谭今济南府东南七十里,有谭城。庄十年,齐灭谭

  Τ阳峄县南五十里,有Τ阳城。襄十年,晋及诸侯灭Τ阳,以与宋

  郜今兖州府城武县有郜城。僖二十年,郜子来朝

  铸宁阳县西北有铸城

  寺阝兖州府济宁州东南有寺阝城。襄十七年,取寺阝

  阝或曰在山东沂州郯城县东北。成六年,取专阝

  宿兖州府东平州东二十里无盐城,即古宿国。庄十年,宋人迁宿

  任今济宁州,即古任国

  须句即今东平州。《左传》僖二十二年,邾人取须句。鲁伐邾,取须句而复封之。文七年,取须句

  颛臾今沂州费县西北,有颛臾城

  郯今郯城县西南有古郯城。宣四年,公及齐侯平莒及郯

  州今青州府安丘县东有淳于城。薛瓒曰:州国都也。桓六年,经书州公如曹,《传》曰淳于公也。《周国地名》云:杞改国号曰州。误。盖其地并于杞耳

  於馀丘或曰在沂州境。庄二年,鲁伐於馀丘

  牟山东泰安州莱芜县东二十里,有牟城。桓十五年,牟人来朝

  鄣东平州东六十里,有鄣城。庄三十年,齐人降鄣

  成阝东平州汶上县北二十里,有成阝城。隐五年,卫人入

  禹阝今沂州东南有故开阳城,即禹阝国也。昭十八年,邾入禹阝

  极或曰在兖州府鱼台县西南。隐二年,鲁入极

  根牟莒州沂水县南有牟乡,即古根牟国。宣九年,取根牟

  阳沂水县南有阳都城,故阳国。或曰阳国本在今益都县东南,齐Τ迁之于此。《左传》闵二年,齐人迁阳

  介今胶州高密县东北有故黔陬城,即古介国。僖二十六年,介葛卢来朝

  莱今登州府黄县东南有莱子城,亦曰来阝。襄六年,齐灭莱,而迁之于阝。或曰即今莱州府治

  虞今山西解州平陆县东北四十余里有虞城,即虞国都也。僖五年,晋灭虞

  虢今河南陕州城东南有上阳城,即古虢仲国都也。杜预谓之西虢。其郑州汜水县,古虢叔所都,谓之东虢。杜佑曰:陕州之虢为北虢,汜水之虢为东虢。又陕西凤翔府南三十五里有虢城,谓之西虢,亦曰小虢。东虢为郑所灭,在春秋之前;小虢为秦所灭,在鲁庄公之季;北虢为晋所灭,在僖公五年:是为三虢也

  祭开封府郑州东北十五里,有祭城。隐元年,祭伯来

  共今卫辉府辉县,即古共国。隐元年,郑叔段出奔共。杜预曰:共国也

  南燕今卫辉府胙城县。本胙国,春秋时为南燕国。或曰胙为南燕所并也。《春秋传》凡称燕者皆南燕,而召公所封之燕,则曰北燕

  凡今辉县西南二十里,有凡城。隐七年,凡伯来聘

  苏今怀庆府温县西南二十里故温城,苏子国都也。亦曰温。僖十年,狄灭温。或曰自是温子徙邑于河南

  原今怀庆府济源县西北十五里,有原城。僖二十五年,襄王以温、原与晋。自是原在河南。温、原,皆畿内国也

  周畿内国也。其采邑在今陕西岐山县。东迁以后,其采邑在洛阳东郊

  召亦畿内国。其采邑即今陕西凤翔府治。后徙而东,今山西垣曲县东有邵亭,是其采地云

  毛畿内国。在河南府境。僖二十四年,狄伐周,获毛伯

  甘畿内国。今河南府西南二十五里,有甘城。襄王弟子带之封邑

  单或曰今在河南孟津县东南。亦畿内国

  成在河南府境。亦畿内国也。成十年,成肃公会晋侯伐秦

  雍怀庆府修武县西有雍城

  樊畿内国。或曰今济源县西南十五里曲阳城,是古阳樊也。《晋语》:阳有樊仲之官守焉。盖仲山甫采邑,后徙于河南

  尹畿内国。或曰在今河南府新安县东南。东迁初,自岐西迁于此

  刘畿内国。今河南府偃师县南三十五里,有刘聚。宣十年,刘康公来报聘

  巩畿内国也。今河南府巩县

  芮今陕西同州。即古芮国。又山西解州芮城县西有古芮城。桓三年,芮伯万出居于魏,即此城也

  魏芮城县东北有古魏城。闵元年,晋灭魏

  荀亦曰郇。今山西蒲州临晋县东北十五里,有古郇城

  梁今同州韩城县南二十二里少梁城,即古梁国。僖十九年,秦取梁

  贾今陕西华州蒲城县西南十八里,有贾城,即古贾国。《左传》桓八年,虢仲、芮伯、梁伯、荀侯、贾伯,伐曲沃。时曲沃灭翼也

  耿今蒲州河津县有耿城,即殷祖乙都也。闵元年,晋灭耿

  霍今山西霍州。闵元年,晋灭霍

  冀今河津县东北有冀亭。僖三年,晋荀息所称冀为不道者

  崇或曰:在同州境。又西安府县东五里,有酆城,即殷崇侯国也。宣元年,晋侵崇。杜预曰:崇,秦之与国

  黎今山西黎城县东北十八里,有黎侯城。宣十五年,晋灭氏,而立黎侯。盖先为潞〔氏〕所灭

  邓今南阳府邓州。庄十六年,楚灭邓

  申今南阳府北二十里,有申城,即故申国都也。庄六年,楚灭申

  滑今河南府偃师县南二十里废缑氏县古费邑,滑都也。僖三十三年,秦人灭滑

  息今河南光州息县北有故息城。庄十四年,楚灭息

  黄今光州西十二里有黄城。僖十二年,楚灭黄。又山西境内亦有黄国。子产所谓沈、姒、蓐、黄,晋主汾而灭之者

  江今汝宁府真阳县东南有故江城。文四年,楚灭江

  弦今光州西南有弦城,僖五年,楚灭弦。又昭三十一年,吴围弦。盖楚复其国也

  道今息县西南十里故阳安城,即春秋时道国

  百今汝宁府西平县,即古百国

  沈今陈州沈丘县。杜预曰:平舆县有沈亭。盖在今汝宁府东北。定四年,蔡灭沈

  顿今陈州商水县北有南顿城,即古若阝国。僖二十五年,楚围陈,纳顿子于顿。定十四年,楚灭顿

  项今陈州项城县。僖十七年,鲁灭项

  若阝今南阳府内乡县西丹水城,即古若阝国。文五年,秦人入若阝。杜预曰:后迁于南郡若阝县。即今湖广宜城县之故若阝城也。楚昭王所都

  胡今南直颍州西北二里有胡城。定十五年,为楚所灭

  随今湖广德安府随州

  唐今随州西北八十里有唐城。定五年,楚灭唐

  房今汝宁府遂平县,即春秋时房国

  戴今河南睢州考城县故城,即古戴国。隐十年,郑取戴

  葛今归德府宁陵县北十五里,有故葛城。桓十五年,葛人来朝

  萧今南直徐州萧县。宣十二年,楚灭萧

  徐今南直泗州北五十里有徐城。昭三十年,吴灭徐,徐子奔楚,楚迁徐于夷,即许国所尝迁者

  六今庐州府舒城县东南六十里,有六城。文五年,楚灭六

  蓼今寿州霍丘县西北有蓼城,古蓼国也。文五年,楚灭蓼。又宣八年,楚灭舒、蓼。或曰:楚改封蓼,而复灭之。杜预曰:湖阳县亦古蓼国。今河南唐县南九十里故湖阳城是也。桓十一年,与郧、随伐楚。盖湖阳之蓼国云

  宗或曰:在今庐州府庐江县西境。文十二年,楚执宗子

  巢今南直无为州巢县东北有居巢城。文十二年,楚围巢

  英氏在南直六安州西。僖十七年,齐人、徐人伐英氏

  桐今南直安庆府桐城县。杜预曰:庐江舒县西南有桐乡,古桐国。舒,即今舒城县。定二年,桐叛楚

  舒今庐州府舒城县。僖三年,徐人取舒。杜预曰:舒有舒庸、舒鸠之属。文十二年,群舒叛楚是也。宣八年,楚灭舒

  舒鸠在南直庐州府境。襄二十五年,楚灭舒鸠

  舒庸在南直安庆府境。成十七年,楚灭舒庸

  钟吾今南直邳州宿迁县,即古钟吾国。昭三十年,吴执钟吾子

  今湖广襄阳府城县西北七里故城是。桓七年,伯来朝

  贰在随州应山县境

  轸在德安府应城县西。桓十一年,楚屈瑕将盟贰、轸

  郧亦作云阝。今德安府治,即故郧都也

  绞在湖广郧阳县西北。桓十二年,楚伐绞

  罗今襄阳府宜城县东北二十五里,有罗川城。又南漳县南八十里,有罗国城。桓十三年,楚伐罗。杜预曰:罗在宜城县西山中,后徙南郡枝江县。又今岳州府平江县南,亦有罗国城。《志》云:楚自枝江徙罗于此

  赖今河南光州商城县南有赖亭。昭四年,楚灭赖,迁赖于鄢,即湖广宜城县也

  州今荆州府临利县东有州城,即古州国。桓十一年,郧与随、绞、州、蓼伐楚师,此则楚境之州国也

  权今湖广荆门州当阳县东南有权城。《左传》:楚武王克权,迁权于那处。今荆门州东南故那口城是也

  厉今随州北境有厉乡,即古厉国。僖十五年,齐师、曹师伐厉

  庸今郧阳府竹山县东四十里,有上庸城。文十六年,楚灭庸

  麋今郧阳府治,古麋国也。又岳州府境有东西二麋城。文十一年,楚伐麋

  夔今湖广归州东二十里,有古夔城。僖二十六年,楚灭夔

  巴今四川重庆府治巴县是。王氏曰:夔州以西,叙州以北,皆古巴国地

  邢今北直顺德府治,即古邢国。僖元年,邢迁于夷仪。今山东东昌府西南十二里,有夷仪聚。又顺德府西百四十里有夷仪城。僖三十五年,卫灭邢

  北燕今北直顺天府治,春秋时燕都也。《元和志》云:本古蓟国,武王封尧后于此。燕故都在易州城东南,后并蓟地,遂迁于蓟

  焦今河南陕州南二里有焦城,古焦国

  扬今山西平阳府洪洞县东南十八里有扬城,古扬国

  韩今陕西韩城县南十八里,有古韩城。襄二十九年,晋女叔侯曰:虞、虢、焦、滑、霍、扬、韩、魏,皆姬姓也。杜预曰:八国皆晋所灭

  不羹羹,音郎。今河南许州襄城县东南有西不羹城,又裕州舞阳县西北有东不羹城。《左传》昭十一年,楚子城陈、蔡不羹。杜预曰:陈、蔡二不羹。二不羹,子革所谓四国者也

  又有九州夷裔约十八国,则参错于列国间者也。

  戎蛮河南汝州西南有蛮城,即戎蛮子国。哀四年,楚围蛮氏,尽俘以归

  陆浑今河南府嵩县北三十里,有陆浑废县。僖二十二年,秦晋迁陆浑之戎于伊川。昭十七年,晋灭陆浑

  鲜虞今北直真定府西北四十里新市城,即鲜虞国都。定四年,晋荀寅曰:中山不服。又哀三年,齐卫求援于中山。中山即鲜虞也。盖自是改称中山

  无终今北直蓟州玉田县,即山戎无终子国。或曰:无终本在太原东境,后为晋所败灭,徙于燕蓟之东。昭元年,晋败无终及群狄于太原。是也

  潞氏今潞安府潞城县,春秋时潞子婴儿国也。宣十五年,晋灭赤狄潞氏。十六年,灭甲氏及留吁、铎辰,皆潞氏之属也

  墙咎如或曰在山西太原府境。亦赤狄别种。咎,读曰皋。其属又有皋落氏。闵二年,晋伐东山皋落氏

  白狄在陕西延安府境及山西汾州府西境。亦曰狄

  骊戎今陕西西安府临潼县,即古骊戎国

  犬戎在陕西凤翔府北境。杜预曰:西戎别在中国者

  山戎今北直永平府境。庄三十年,齐伐山戎。或曰即北戎也

  茅戎在河南陕州境。成元年,刘康公伐茅戎,败绩于徐吾氏。杜预曰:茅戎,戎之别种;徐吾氏,又茅戎之别种也

  叟阝瞒在山东济南府北境。亦曰长狄。文十一年,叔孙得臣获长狄侨如。或曰:今青州府高苑县有废临济城。古狄邑,即长狄所居

  北狄在山西大同蔚州诸境,即庄公末伐邢伐卫之狄也

  淮夷在南直徐邳诸州境。亦曰东夷

  肥山西平定州乐平县东五十里,有昔阳故城,肥国都也。昭十二年,晋灭肥。又今北直永平府西北有肥如城,真定府藁城县西南有肥累城;又山东济南府有肥城县。或曰皆晋灭肥后其族类散处之地

  鼓今直隶晋州,即故鼓国也。《左传》昭十五年,晋取鼓而反之。二十二年,晋灭鼓

  戎杜预曰:陈留济阳县东南有戎城,古戎国。今山东曹县东南有楚丘城。《括地志》云:即春秋戎州巳氏邑也。济阳,亦见曹县

  濮亦曰百濮。文十六年,麋人率百濮伐楚。杜预曰:今建宁郡有濮夷。建宁,今云南曲靖府境也。或曰:湖广常德辰州府境,即古百濮地

  《左传》僖二十四年,富辰曰:管今河南郑州治,即古管城、蔡、成阝、霍、鲁、卫、毛、冉亦作冉,又为,今湖广荆门州那口城。孔氏曰:那,读曰然,即故国。本作。又见上权国、郜、雍今河南修武县西有雍城,即古雍国、曹、滕、毕今陕西咸阳县北有毕原,即毕公高所封、原、酆杜氏曰:酆,在县东。见上崇国、郇,文之昭也。于阝今怀庆府西北三十里,有于阝城,即古于阝国、晋、应今河南鲁山县东三十里,有应城、韩,武之穆也。凡、蒋今河南固始县西北有期思城,即故蒋国、邢、茅山东金乡县西北有茅乡,古茅国、胙、祭,周公之胤也。又昭九年,景王使詹桓伯辞于晋曰:我自夏以后稷,魏、骀即邰也。后稷始封、芮、岐、毕,我西土也。及武王克商,蒲姑即齐胡公所徙薄姑城。亦曰蒲姑,商末诸侯国、商、奄今山东曲阜县有奄至乡,即古奄国,我东土也。巴、濮、楚、邓,我南土也。肃慎杜预曰:肃慎在玄菟郡北三十余里、燕、亳亳夷,在陕西北境。《秦纪》:宁公与亳战。皇甫谧曰:西夷之国,我北土也。

  《国语》:史伯曰:当成周者,南有荆蛮即楚也、申、吕今南阳府西二十里有吕城,故吕国、应、邓、陈、蔡、随、唐,北有卫、燕、翟、鲜、虞、路即潞氏、洛在今陕西庆阳府东北境。《汉·匈奴传》:武王放逐戎夷泾洛之北。又《西羌传》:洛有大荔之戎,即洛戎矣。盖以洛水为名、泉《左传》所云泉皋之戎也。今河南府西南有泉亭、徐或曰:即徐吾氏之戎,茅戎之属也、蒲亦赤翟之属,西有虞、虢、晋、隗或曰:隗,即白狄也。白狄,隗姓。言隗者,别于上文之北翟也、霍、阳、魏、芮,东有齐、鲁、曹、宋、滕、薛、邹即邾国、莒。是非王之支子母弟甥舅也,则皆荆蛮戎狄之人也按杜佑曰:《春秋》经传所载之国,凡百七十,百三十九知土地所在,三十一国不知其处。今考定大小诸国以及戎蛮之属,凡百四十有五国,而春秋以前之国不录焉

  黄氏曰:荆宛、并韩荆州之宛,并州之韩。宛即申也,其国都皆近京师。宛卫武关以制楚武关,在陕西商州东北八十里。详陕西重险,韩临晋以制翟临晋关,即蒲津关,在山西蒲州西门外黄河西岸。详山西重险蒲津,皆天下形胜。故宣王中兴,特著二诗焉。大抵周人,幽据全燕,齐据海、岱燕制翟,齐制淮夷,兖、冀翼蔽洛阳,并、荆控扼咸、雍,此天下全势也。观九州山川险要之处,与其建牧规模,而经略大体可见矣。

  莫不弱者先灭,强者后亡。凌夷至于战国,存者惟有七君,而田齐、三晋,又非春秋之旧。

  吕氏曰:秦变于戎者也,楚变于蛮者也,燕变于翟者也,赵、魏、韩、齐以篡乱得国者也。周以空名,匏系其间,危矣哉!

  周室衰微,所有者,河南即王城也、洛阳即下都也、城今河南府城西北十八里,有故城、平阴故城在今孟津县东、偃师今县、巩今县、缑氏故城在今偃师县南二十里七城而已。

  吕氏曰:周都岐、丰,复卜巩、洛,被山带河,形势甚壮。班氏言:洛邑与宗周通,封畿东西长而南北短,短长相覆为千里是也。平王东迁,赐秦以岐、丰之地,而周始弱;既又割虎牢畀郑虎牢,见前,酒泉畀虢酒泉,或曰今河南府渑池县地。襄王又畀温、原数邑于晋温、原,俱见前子男国,畿甸益削矣。

  既又分为东西二周,秦人入寇,周遂先亡。

  杜氏曰:西周,河南也;东周,巩也。平王初迁于河南,曰王城。子朝之乱,敬王居狄泉,曰下都。今洛阳故城是也洛阳故城中有狄泉。敬王既定子朝之乱,改都下都。晋率诸侯之众,修缮其城,以下都城小,包狄泉以广之,是也。考王封其弟揭于河南,以续周公之官职,是为河南桓公。威烈王时,桓公孙惠公又封少子班于巩,以奉王于洛阳,是为东周惠公。显王二年,韩、赵即其所封,分周为二河南、缑氏、城三邑,属西周。洛阳、平阴、偃师、巩四邑,属东周,于是东西周同于列国。显王特寄居东周之洛阳而已,赧王复迁于西周,而周乃亡。○吴氏曰:敬王四年,子朝奔楚事在《春秋》昭二十六年,王虽返国,然以子朝余党多在王城,乃徙都成周,而王城之都废。至考王封弟揭于王城,是为周桓公。自此以后,东有王,西有公,而东西之名未立也。桓公生威公,威公生惠公,惠公少子班,又别封于巩以奉王,是为东周惠公。而班之兄,则仍公爵居王城,为西周武公。自此以后,西有公东亦有公,二公各有所食,而周尚为一也。显王二年,韩、赵分周地为二,二周公治之,王寄焉而已。周之分东西,自此始也《史记》谓赧王时东西周分治者,非是。自慎靓王以上,皆在成周,赧王立,复徙于王城。盖东西周之名,前后凡三变:初言东西周者,以镐京对洛邑而言;中间言东西周者,以王城对成周而言《春秋》昭二十三年,王子朝在王城时,谓之西王。敬王居狄泉,在王城之东时,谓之东王;最后言东西周,则以河南对巩而言也。

  夫秦,七国之雄也都邑见前

  《战国策》:苏秦曰:秦西有巴、蜀、汉中之利巴、蜀、汉中,见后四十郡。《史记》作西有汉中,南有巴蜀,北有胡、貉、代马之用胡在北方,貉在东北方。王氏曰:胡如楼烦、林胡之属,貉如辰韩之属。今山西太原府岢岚州以北,故楼烦胡地;大同府朔州以北,故林胡地;辽东三万卫以东北,即貉地。而大同蔚州之境,古代地也。三处皆产良马。胡与代本属赵,貉属燕。苏秦时,巴、蜀、胡、代,皆非秦有也,盖侈言之,南有巫山、黔中之限巫山,在四川巫山县东三十里。详四川名山。黔中,见后黔中郡,东有崤、函之固崤,崤阪,在河南永宁县北六十里。见河南名山三崤。函,函谷关,在河南灵宝县南十里。今曰潼关,在陕西华阴县东四十里。见陕西重险、潼关,沃野千里,地势形便,此所谓天府,天下之雄国也。○范雎曰:秦四塞以为固高诱曰:四面有关山之固也。徐广曰:东函谷、南武关、西散关、北萧关,故曰四塞,亦曰关中,北有甘泉、谷口甘泉山,在西安府泾阳县西北百二十里。谷口,在西安府醴泉县东北四十里,亦曰塞门,南带泾、渭泾、渭,见前《职方》。泾水从咸阳东南合渭,故曰南带。《史记》:秦被山带渭,东有关、河,右陇、蜀陇,即陇坻,在凤翔府陇州西北六十里。详见陕西名山陇坻,左关、阪关,即函关。阪,即崤阪,此霸王之业也。○苏秦谓赵王:秦下轵道轵,今怀庆府济源县南三十里有轵城,则南阳动今怀庆府境。春秋时,晋人自太行以南,皆谓之南阳。又今修武县北有南阳故城;劫韩包周,则赵自销铄;据卫取淇今卫辉府淇县有淇水,流经北直县界,合于卫河,则齐必入朝。秦欲己得行于山东,则必举甲而向赵;秦甲涉河逾漳河在南,漳在北。今怀庆府南境之河,彰德府北境之漳,皆所应涉、所应逾者也,据番吾番吾,据《括地志》,即今真定府平山县。或曰在今彰德府磁州境,则兵必战于邯郸之下邯郸,赵都也。○楚人谓顷襄王:秦左臂据赵之西南,右臂傅楚之鄢、郢鄢、郢,见前子男赖国及楚都,膺击韩、魏,垂头中国,处既形便,势有地利。

  荀子曰:秦国塞险,形势便,山林川谷美,天府之利多,此形胜也。

  《史记》:田肯曰:秦,形胜之国也。带河阻山,隔绝千里,持戟百万,秦得百二焉。地势便利,其以下兵于诸侯,譬犹居高屋之上,建瓴水也。

  韩,秦魏之门户也。

  【都邑考】晋封韩武子于韩原即故韩国,见前,宣子徙居州今怀庆府东南五十里武德城是,贞子徙平阳即尧都也,景侯徙阳翟阳翟,今河南禹州也。本郑地,为韩所并,于是韩亦兼郑之称,哀侯徙新郑故郑都也。哀侯二年,灭郑,自阳翟徙都之。或云懿侯复迁于阳翟

  《战国策》:苏秦曰:韩北有巩、洛、成皋之固巩、洛、成皋,俱见前,西有宜阳、商阪之塞宜阳,今河南府有宜阳县。商阪,即商洛山,在陕西商州东南九十里。司马贞曰:商阪在商、洛间,适秦、楚之险塞,东有宛、穰、洧水宛,即申;穰,即邓也。洧水,出禹州密县,至陈州西华县而入于颍水,南有陉山陉山,在新郑县西南三十里,亦名陉塞,地方千里。○张仪请秦伐韩曰:亲魏善楚,下兵三川三川,谓成周也。河、洛、伊,为三川,塞辕、缑氏之口に辕山,在巩县西南七十里;缑氏山,在偃师县南四十里:皆险道也。《史记》作塞什谷之口。什谷口,即洛水入河之口云,断屯留之道屯留,今山西潞安府有屯留县。高诱曰:即太行羊肠阪道也,魏绝南阳,楚临南郑南阳,谓河内之南阳。南郑,即指新郑,秦攻新城、宜阳新城,在今河南府南七十五里,以临二周之郊。○张仪说韩曰:秦下甲据宜阳,断绝韩之上地上地,犹云上游,东取成皋、荥阳故荥阳县也。见前仲丁迁嚣,则鸿台之宫、桑林之苑鸿台、桑林,即宫苑名也。在韩都城内,非王有已。夫塞成皋,绝上地,则王之国分矣。○范雎谓秦昭王曰:秦下兵而攻荥阳,则成皋之道不通;北斩太行之道太行山,在怀庆府城北二十里。有羊肠阪道,北通山西泽、潞诸州。详见河南名山太行,则上党之兵不下;一举而攻宜阳,则其国断而为三。○苏代约燕王,秦正告韩曰:吾起乎少曲少曲,在怀庆府济源县西。《史记索隐》谓地近宜阳,误也,一日而断太行,我起乎宜阳而触平阳平阳,故韩都也,三日而莫不尽繇;我离两周而触郑,五日而国举。

  魏,山东之要,天下之脊也。

  【都邑考】晋封毕万于魏城即故魏国。见前,悼子徙霍故霍国,庄子徙安邑夏都也,至惠王徙大梁今开封府,因称梁。

  《战国策》:苏秦曰:魏地南有鸿沟鸿沟,即汴河也。旧自荥阳东南,至江南泗州入于淮。今详河南大川汴水,东有淮、颍淮、颍二水,见前《禹贡》及《周·职方》,西有长城《史记》:魏惠王十九年,筑长城,塞固阳,以备秦及西戎。又《秦纪》云:魏筑长城,自郑滨洛以北,有上郡固阳。今陕西榆林卫北有固阳塞。郑,即今华州治。洛,洛水,《职方》雍州浸也。上郡,今延安府绥德州有古上郡城。魏惠王初,河西之地,皆魏有也。其后筑长城于荥阳、阳武间矣。北有河外河外,司马贞曰:河之南邑,对河内而言也,地方千里。○苏代约燕王,秦正告魏曰:我举安邑故魏都,塞女戟女戟,刘氏曰:在太行山西,韩氏太原卷太原,刘氏曰:当作太行。卷,绝也。苏代谓齐王,亦曰:秦举安邑,而塞女戟,韩之太原绝;下轵道轵,见上苏秦谓赵王,道南阳、封、冀南阳,亦见上。封,封陵也,今山西蒲州南五十里风陵关是。冀,见前冀国,兼包两周。乘夏水夏则水溢,故云,浮轻舟,强弩在前,戟在后。决荥口荥口,荥泽之口,今河南河阴县西二十里石门口是也,魏无大梁;决白马之口白马口,今北直滑县西白马津是也。旧为大河津渡处,魏无黄、济阳黄,今开封府杞县东北六十里外黄城是。济阳,今开封府兰阳县东五十里济阳城是;决宿胥之口宿胥,旧时淇水南入大河之口也。今大名府县西南有故宿胥渎,魏无虚、顿丘虚,即故朝歌也。顿丘,在今大名府清丰县西南二十五里。二邑在河北,盖决河北入灌之。陆攻则击河内今怀庆、卫辉、彰德三府,皆曰河内,水攻则灭大梁。

  赵,河北之强国也。

  【都邑考】造父始封赵城今平阳府赵城县,赵夙邑耿故耿国也,成子居原赵衰为原大夫是也。原,即故原国,简子居晋阳故晋都也,献侯治中牟今河南汤阴县西五十里有中牟城。后复居晋阳,肃侯徙都邯郸今北直广平府邯郸县。《竹书纪年》:周安王十六年,赵敬侯自晋阳徙都邯郸。胡三省曰:成侯二十二年,魏克邯郸。三十四年,魏归邯郸。成侯,敬侯子也。若敬侯已都邯郸,安有魏克其国都而不亡者?至肃侯三年,公子范袭邯郸,不胜而死。盖是时赵方都邯郸,以为敬侯者,误也

  《战国策》:苏秦曰:当今之时,山东之建国,莫如赵强。赵地方三千里,西有常山常山,即恒山。见前,南有河、漳河,见前《禹贡》。漳,见前《职方》,东有清河清河,在北直广平府清河县西境,今湮,北有燕国。为大王计,莫如一韩、魏、齐、楚、燕、赵六国从亲,以摈畔秦。令天下之将相,会于洹水之上洹水,一名安阳河,出河南林县西林虑山,至北直内黄县,合于卫水,约曰:秦攻楚,齐、魏各出锐师以佐之,韩绝食道食道,《史记》作粮道。《索隐》曰:拥兵于关之外,又守宜阳也。关,即今西安府蓝田县东南九十里之蓝田关。宜阳,见前,赵涉河、漳,燕守常山之北。秦攻韩、魏,则楚绝其后,齐出锐师以佐之,赵涉河、漳,燕守云中今大同府西北四百余里有古云中城。秦攻齐,则楚绝其后,韩守成皋在河南汜水县。见前,魏塞午道郑元曰:一纵一横为午,谓交道也。鲍彪曰:北为子,南为午,秦南道也,赵涉河、漳、博关博关,今山东博平县西北三十里故博平城是也,燕出锐师以佐之。秦攻燕,则赵守常山,楚军武关武关,在陕西商州。见前,齐涉勃海海之旁出者曰勃。自山东青、济北向沧、瀛,即所涉处也。瀛,今河间府,韩、魏皆出锐师以佐之。秦攻赵,则韩军宜阳,楚军武关,魏军河外见前北有河外,齐涉清河,燕出锐师以佐之。六国从亲以摈秦,秦必不敢出函谷关以害山东矣函谷关,在河南灵宝县。见前。○苏厉为齐遗赵王书:燕尽齐之北地,去沙丘、巨鹿沙丘,今顺德府平乡县东北二十里有沙丘台。巨鹿故城,即今平乡县敛三百里敛,减也,韩之上党去邯郸百里;燕、秦谋王之河山,间三百里而通矣;秦之上郡今延安府以北,近关至于榆中者关,吕氏曰:在晋阳以西。者,蔽之义,非关名也。又曰:赵之关,陆道之关;楚之关,水道之关。榆中,即今榆林镇东北故榆溪塞,时尚属赵,千五百里。秦以三郡郡,当作军攻王之上党王氏曰:上党远韩近赵,亦为赵之险塞,故云,羊肠之西潞安府壶关县东南百余里有羊肠阪。今详见山西重险天井关、勾注之南勾注山,在太原府代州西二十五里。详见山西名山勾注,非王有已。逾勾注,斩常山而守之,三百里而通于燕,代马胡犬不东下代、胡之地,俱在常山北也,昆山之玉不出已昆山,在塞外,或以为即昆仑。《国策》多脱误,今从《史记》

  燕,附齐、赵以为重者也。

  【都邑考】燕都蓟蓟,即今北直顺〔天〕府附郭大兴县。一云燕都在汉故安县,即今保定府易州也。因〔今〕易州南犹有古燕国城,广袤六十里。蓟本尧后所封《〔史〕记》曰:武王克商,封帝尧之后于蓟,是也。后燕并其地,因迁都焉

  《战国策》:苏秦曰:燕东有朝鲜、辽东朝鲜,今辽东塞外国。辽东,见舜营州,北有林胡、楼烦林胡、楼烦,见前胡貉。叶氏曰:燕最近翟。战国时,林胡、楼烦雄于北方,西有云中、九原云中,见前燕守云中。九原,今榆林西北古丰州是也,南有呼沱、易水呼沱、易水,见前《职方·并州》,地方二千里。南有碣石、雁门之饶碣石山,在今永平府昌黎县西北二十里。详北直名山碣石。雁门关,在太原府代州北三十里。今附详名山勾注。鲍氏曰:云中九原及雁门,本赵地,而兼言之者,与燕接壤也,北有枣栗之利,此天府也。秦之攻燕也,逾云中、九原,过代、上谷代郡、上谷郡,俱见后四十郡,弥地踵道数千里。虽得燕城,秦计固不能守也。秦之不能害燕,亦明矣其后张仪胁燕,则曰:王不事秦,秦下甲云中、九原,驱赵而攻燕,则易水、长城,非王有也。盖立说不同。今赵之攻燕也,发号出令,不至十日,而数十万之众军于东垣矣东垣,即今真定府;渡呼沱,涉易水,不至四五日,而距国都矣。故曰:秦之攻燕也,战于千里之外;赵之攻燕也,战于百里之内。

  齐,东海之表也都邑见前

  《战国策》:苏秦曰:齐南有泰山泰山,见《禹贡·海岱》,东有琅邪琅邪山,在青州府诸城县东南百四十里。见山东名山琅邪,西有清河,北有勃海,所谓四塞之国也,地方二千余里。夫韩、魏之所以畏秦,以与秦接界也。秦攻齐则不然,倍韩、魏之地,过卫阳晋之道阳晋,在今山东曹县北。战国时属卫,为适齐之孔道。径亢父之险亢父城,在今山东济宁州南五十里,车不得方轨,马不得并行,百人守险,千人不能过也。秦虽欲深入,则狼顾恐韩、魏之议其后也。○国子曰:安邑者,魏之柱国也;晋阳者,赵之柱国也;鄢、郢者,楚之柱国也。三国与秦壤界,秦伐魏取安邑,伐赵取晋阳,伐楚取鄢、郢矣。覆三国之军,兼二周之地,举韩氏,取其地,且天下之半。又劫赵、魏,疏中国疏,离散也,封卫之东野犹东鄙,兼魏之河内河以北地也,绝赵之东阳春秋时,晋以太行山东为东阳。杜预曰:魏郡广平以北是也。即今大名、广平、顺德府之境,则赵、魏亦危矣。赵、魏危,非齐之利也。韩、魏、楚、赵,恐秦兼天下而臣其君,故专心一志以逆秦逆,拒也。三国与秦壤界而患急,齐不与秦壤界而患缓,是以天下之势,不得不事齐。秦得齐,则权重于中国。赵、魏、楚得齐,则足以敌秦,故秦、楚、赵、魏,得齐者重,失齐者轻。齐有此势,不能以重于天下者,何也?其用者过也。

  《史记》:田肯曰:齐东有琅邪、即墨之饶即墨,今山东平度州东有故即墨城,南有泰山之固,西有浊河之限即大河也,北有勃海之利,持戟百万,县隔千里之外,齐得十二焉。此东秦也。

  楚,南服之劲也都邑见前

  《战国策》:苏秦曰:楚,天下之强国也。西有黔中、巫郡《通典》:夔州巫山县,楚置巫郡于此。黔中,见前,东有夏州、海阳夏州,车允曰:夏口城北数里有洲名夏州。夏口,今武昌府城西之汉口也。详见湖广重险夏口。海阳,刘伯庄云:楚并吴越地,东至海。海阳盖楚之东南境,南有洞庭、苍梧洞庭湖,在岳州府城西南一里。详湖广大川洞庭。苍梧,《山海经》注云即九疑山也,在今湖广宁远县南六十里。详见湖广名山九疑,北有陉塞、郇阳陉塞,一作汾陉之塞,即陉山也。盖与韩接境,见韩南有陉山。郇阳,水之阳也。今陕西阳县即其处,地方五千里,此霸王之资也。秦之所害于天下莫如楚。王不从亲以孤秦,秦必起两军,一军出武关见前,一军下黔中,则鄢、郢动矣。○张仪说楚曰:秦下甲据宜阳,韩之上地不通;下河东今平阳、蒲州之间,取成皋,韩必入臣于秦。韩入臣,魏则从风而动。秦攻楚之西,韩、魏攻其北,社稷岂得无危哉?是故愿王熟计之也。秦西有巴蜀,方船积粟,起于汶山汶山,即岷山,在四川茂州西北。详四川名山岷山,循江而下,至郢三千余里。舫船载卒,一舫载五千人与三月之粮,下水而浮,一日行三百余里。里数虽多,不费汗马之劳,不至十日,而距关关,在湖广长阳县南七十里。或曰:即四川夔州府东八里之瞿唐关也。详四川重险瞿唐。关惊,则从竟陵以东竟陵,故城在今湖广景陵县西南,尽城守矣。黔中、巫郡,非王之有。秦举甲出武关,南面而攻,则北地绝谓楚之北境。秦兵之攻楚也,危难在三月之内。而楚恃诸侯之救,在半岁之外。此其势不相及也。○苏代约燕王,秦正告楚曰:蜀地之甲,轻舟出于汶汶,即上汶山,乘夏水而下江,五日而至郢。汉中之甲汉中见前,轻舟出于巴巴,孔氏曰:巴岭山也。在今汉中府南百余里,乘夏水下汉,四日而至五渚五渚,刘氏曰:在宛邓间汉水上。胡氏以为西汉水,道出今四川之嘉陵江,似误。寡人积甲宛今南阳府治。见前,东下随即随州。见前,智者不及谋,勇者不及怒,寡人如射隼矣。

  《淮南子》:楚地南卷沅、湘沅水,出贵州镇远府境,至湖广常德府东境注洞庭湖。湘水,出广西兴安县南海阳山,至湖广长沙府北境入洞庭湖。俱详湖广大川,北绕颍、泗颍,见《职方·荆州》。泗,见《职方·青州》,西包巴、蜀,东裹郯、淮郯,见郯国。淮,见《禹贡·徐州》,颍、汝以为洫汝水,出河南鲁山县大孟山,至江南颍州东南入淮。详河南大川,江、汉以为池江、汉,见《职方·荆州》,垣之以邓林邓林,林氏曰:邓州西多山林,故名,绵之以方城方城山,在河南裕州东北四十里,山高寻云,溪肆无景。

  秦用范雎远交近攻之策,先灭韩,次灭赵,次灭魏。

  《战国策》:范雎曰:韩、魏中国之处,而天下之枢也。又曰:秦、韩之地形,相错如绣。秦之有韩,如木之有蠹,人之病心腹。天下有变,为秦患者,莫大于韩。王不如收韩。○顿弱曰:韩,天下之咽喉;魏,天下之胸腹。

  杜牧曰:秦萃锐三晋,经六世乃得韩,遂折天下脊;复得赵,因拾取诸国。

  次灭楚,次灭燕,并灭代赵灭后,群臣奉公子嘉为代王。代,今大同蔚州地,乃灭齐。

  《史记·六国表》:东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熟。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故禹兴于西羌,汤起于亳。周之王也,以丰镐伐殷。秦之帝用雍州兴。汉之兴自蜀汉。

  林氏曰:六国之所以灭者,以不知天下之势也。六国之势,莫利于从而卒败于衡者,祸在于自战其所可亲,而忘其所可仇也。齐、楚自恃其强,有并包燕、赵、韩、魏之志,而缓秦之祸。燕、赵、韩、魏,自惩其弱,有疑恶齐、楚之心,而胁秦之威。是以苏秦之说阻,而张仪之志申也。秦知天下之势,取韩、魏以执天下之枢,故能并天下。是故后之有为者,必先审知难易之势。唐宪宗欲平藩镇,李绛以为先淮、蔡而后恒、冀;周世宗欲平天下,王朴以为先江南而后河东,良有以也。

  于是罢侯置守,分天下为三十六郡。

  内史今陕西西安府、凤翔府。秦都咸阳,此其畿内也

  三川今河南之河南府、开封府、怀庆府、卫辉府。郡治洛阳,周故都也

  河东今山西平阳府。治安邑,故魏都也

  上党今潞安府及辽、泽、沁等州。魏收曰:上党郡,秦治壶关,汉治长子。壶关,今潞安府治长治县是。长子,今潞安属县

  太原今太原府、汾州府。郡治晋阳,赵故都也

  代郡今大同府北及蔚州之境皆是

  雁门今太原府代州以北、大同府之应州、浑源州、朔州,皆是其地

  云中今陕西榆林镇东北四百余里废胜州一带,是其地

  九原今榆林西北七百余里废丰州一带,是其地

  上郡今延安府及榆林镇

  北地今庆阳府、平凉府及宁夏镇是其地。郡治义渠,庆阳之宁州也

  陇西今临洮府、巩昌府。郡治狄道,今临洮府附郭县

  颍川今开封府之禹州、陈州及汝宁府,以至汝州之境。郡治阳翟,故韩都也

  南阳今南阳府及湖广之襄阳府。郡治宛,即今南阳府治南阳县

  砀郡今河南归德府及山东济宁、东平二州,又江南砀山县至凤阳府之亳州,皆是其境。郡治砀,即砀山县

  邯郸今北直广平府及河南之彰德府。郡治邯郸,故赵都也

  上谷今保定府、河间府及顺天府之南境、西境,又延庆、保安二州至宣府镇境内,皆是

  巨鹿今顺德府及真定府。郡治巨鹿,今顺德府平乡县也

  渔阳今顺天府东至蓟州一带

  右北平今永平府至蓟州,又北至废大宁卫之西南境

  辽西今永平府以北至废大宁卫,又东至辽东之广宁等卫境

  辽东今辽东、定辽等卫境

  东郡今北直大名府及山东东昌府、济南府之长清县以西,是其境。郡治濮阳,故卫都也

  齐郡今青州府、登州府、莱州府及济南府之境。郡治临淄,故齐都也

  薛郡今兖州府东南至南直海州一带,是其境

  琅邪今兖州府东境沂州、青州府南境莒州、莱州府南境胶州一带,皆是其境

  泗水今南直徐州、凤阳府泗州、宿州,淮安府邳州,皆是其境。郡治沛,今徐州沛县也

  汉中今陕西汉中府及湖广郧阳府

  巴郡今四川保宁府、顺庆府、夔州府、重庆府及泸州境,皆是。郡治巴,即故巴国也

  蜀郡今成都府、龙安府潼川州、雅州、邛州及保宁府剑州以西,皆是。即故蜀国也

  九江今南直凤阳、淮安、扬州、庐州、安庆等府及滁、和二州,江西境内州郡,皆是其地。郡治寿春,因楚都也

  鄣郡今江宁、太平、宁国、徽州、池州诸府及广德州,又浙江之湖州、严州府境,皆是其地。郡治鄣,今湖州府长兴县西南有故鄣城

  会稽今苏州、常州、镇江、松江诸府,及浙江境内州郡,皆是。郡治吴,今苏州府附郭吴县是也

  南郡今湖广荆州、安陆、汉阳、武昌、黄州、德安诸府及襄阳府之南境,又施州卫亦是其地。郡治郢,故楚都也

  长沙今长沙、岳州、衡州、永州、宝庆诸府,又郴州至广东之连州,皆是。郡治湘,今长沙府附郭长沙县也

  黔中今辰州府、常德府至岳州府之澧州,又永顺、保靖诸卫,皆是其地。杜佑曰:今黔中宁夷郡亦是其地。宋白曰:隋唐之黔州,非秦汉之黔中也。自后周保定四年,涪陵首领田思鹤归化,以其地立奉州,寻改黔州。隋因之,亦曰黔安郡。唐亦曰黔中郡。说者遂以唐黔州及夷、费、思、播皆为古黔中地,不知涪陵之黔州与古黔中隔越峻岭,以山川言之,炳然自分。唐黔州治,今四川彭水县。夷、费、思、播四州,俱见唐十道州郡

  又平百越,置四郡。

  闽中今福建州郡。郡治候官,今福州府附郭县

  南海今广东广州、肇庆、南雄、韶州、潮州、惠州及高州府北境,广西平乐府东境及梧州府东南境,皆是其地。郡治番禺,今广州府附郭县

  桂林今广西境内州郡

  象郡今广东雷州、廉州、高州诸府及广西梧州府之南境,以至安南州郡,皆是

  合四十郡,郡一守焉。其地西临洮而北沙漠,东萦南带,皆临大海《史记》:秦地东至海暨朝鲜,西至临洮羌中,南至北向户,北据河为塞,旁阴山至辽东。北向户,谓南裔之地。汉日南郡即北向户也。阴山,在今榆林塞外

  吕氏曰:春秋之时,郡属于县《周书·作雒》篇:千里百县,县有四郡。《释文》:周制,天子地方千里,分为百县;县方百里,郡方五十里。赵简子誓众,所谓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是也。战国之时,县属于郡。《秦纪》惠文十一年,魏纳上郡十五县是也。方孝公商鞅时,并小乡为大县,县一令,尚未有郡牧守称《秦纪》:孝公十二年,聚小都乡邑为三十一县,置令丞。此废乡邑为郡县之始。及魏纳上郡之后十余年,《秦纪》始书置汉中郡。或者山东诸侯先变古制,而秦效之欤。按《战国策》,楚王以新城为主郡新城,在今河南府南。见前,郡之所治,必居形胜控扼之地。郡者县之主,故谓之主郡。又三川、河东在诸郡之首者,盖所以陪辅关中,地势莫重焉。即汉所谓三河也。汉分三川为河南、河内与河东,号为三河。《史记·货殖传》曰:昔唐人都河东言唐以该虞夏也,殷人都河内谓朝歌也,周人都河南,夫三河在天下之中若鼎足,王者所更居也。○孙氏曰:郡县之制,尽根著之旧,以为空虚之天下。匹夫亡秦,五胡覆晋,盗贼篡唐,此非有秦人取天下之威,而失之反掌。

  始皇既没,山东之众,起而亡秦。

  【史略】初,陈胜起兵于蕲今凤阳府宿州南四十六里废蕲县是,略地至陈见前陈国,为楚王。于是沛公起兵于沛见前泗水郡治,项羽起兵于吴见前会稽郡治,而田儋、景驹等,亦各据地称王田儋略定齐地,为齐王。秦嘉起兵于郯,奉景驹为楚王。郯,见前郯国。《史记》有郯郡,盖楚汉间所置。既而项羽破章邯军于巨鹿见上巨鹿郡,秦军皆降;沛公引兵自南阳见上南阳郡,入武关见前,绕关在陕西蓝田县东南九十六里,逾篑山在蓝田县东南二十五里,破秦军于蓝田即今县,至霸上今西安府城东二十里霸水上,子婴降,遂入咸阳见前,既而项羽亦引兵至河南,入函谷关见前关阪,屠咸阳而东。

  项羽还自咸阳,分王诸将。楚分为四。

  【史略】羽自立为西楚霸王,王梁、楚地,都彭城彭城,今南直徐州。吴芮为衡山王,都邾邾,今黄州府附郭黄冈县。英布为九江王,都六六,见前六国。共敖为临江王,都江陵今荆州府附郭县

  赵分为二。

  【史略】张耳为常山王,王赵地;都襄国今顺德府治邢台县是。赵王歇徙王代,为代王今大同府蔚州治是

  齐分为三。

  【史略】田都为齐王,都临淄故齐都也。田安为济北王,都博阳博阳,今山东长清县西南废卢县是,盖在博关之南也。博关,见前苏秦说赵。刘氏曰:博阳,当作博陵,今山东博平县西北故城是。徙齐王田市为胶东王,都即墨故城在山东平度州东。见前

  燕分为二。

  【史略】臧荼为燕王,都蓟故燕都也。徙燕王韩广为辽东王,都无终见前无终国

  魏分为二。

  【史略】徙魏豹为西魏王,王河东,都平阳见前。司马为殷王,王河内,都朝歌见前

  韩分为二。

  【史略】韩王成为韩王,都阳翟因故都也。申阳为河南王,都雒阳见前

  秦分为三,并汉中为四。

  【史略】章邯为雍王,王咸阳以西,都废丘即犬丘,见周都。司马欣为塞王,王咸阳以东至河,都栎阳见前秦都。董翳为翟王,王上郡,都高奴今延安府西北百里废金明城是

  沛公为汉王,王巴、蜀、汉中,都南郑今汉中府附郭县

  司马迁曰:秦失其政,陈涉首难,豪杰蜂起。羽起陇亩之中,三年,遂将五诸侯灭秦五诸侯,齐、赵、韩、魏、燕也,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号为霸王。位虽不终,近古以来,未尝有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顾祖禹
对《卷一 历代州域形势一唐虞三代 春秋战国 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