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凡例与目次
本章来自《读史方舆纪要》 作者:顾祖禹
发表时间:2018-04-28 点击数:963次 字数:

凡例二十六则

  天下之形势,视乎山川;山川之络,关乎都邑。然不考古今,无以见因革之变;不综源委,无以识形势之全。是书首以列代州域形势,先考镜也;次之以北直、南直,尊王畿也;次以山东、山西,为京室之夹辅也;次以河南、陕西,重形胜也;次之以四川、湖广,急上游也;次以江西、浙江,东南财赋所聚也;次以福建、广东、广西、云南、贵州,自北而南,声教所为远暨也;又次以川渎异同,昭九州之脉络也;终之以分野,庶几俯察仰观之义与!

  地道静而有恒,故曰方;博而职载,故曰舆。然其高下险夷、刚柔燥湿之繁变,不胜书也;人事之废兴损益、圮筑穿塞之不齐,不胜书也。名号屡更,新旧错出,事会滋多,昨无今有,故详不胜详者,莫过于方舆。是书以古今之方舆,衷之于史,即以古今之名,质之于方舆。史其方舆之乡导乎?方舆其史之图籍乎?苟无当于史,史之所载不尽合于方舆者,不敢滥登也。故曰《读史方舆纪要》。

  天地位而山川奠,山川奠而州域分,形势出于其间矣。是书以一代之方舆,发四千余年之形势,治乱兴亡,于此判焉。其间大经大猷,创守之规,再造之绩,孰合孰分,谁强谁弱,帝王卿相之谟谋,奸雄权术之拟议,以迄师儒韦布之所论列,无不备载。或决于几先,或断于当局,或成于事后,皆可以拓心胸、益神智。《书》曰:与治同道,罔不兴;与乱同事,罔不亡。俯仰古今,亦可以深长思矣。

  禹平水土,主名山川。《职方》辨州,惟表山薮川浸。司马迁作《史记》,昔人谓其能言山川条列,得《禹贡》之意,班、范诸家所不逮。唐太宗因山川形便,分天下为十道。《六典》所载,犁然可观。是书亦师其意。两京十三司之首,皆列疆域、名山、大川、重险,俾一方之形势,灿列在前;而后分端别绪,各归条理,亦以详前人之所略也。

  王者体国经野,于是乎有城邑。城邑定而方位列焉,缓急分焉,于是乎有山薮川浸。山川布而相其阴阳,察其险易,于是乎有关梁阻厄,为城邑之卫。自古及今,经理方舆者,不能异也。是书于两京十三司各郡邑中,皆以此为次第,从同者则以例附焉,所以便于考索也。

  城邑、山川、关隘之属,有特见者,如专言某城某山是也;有附见者,如言某山而附以某山,言某川而复及某水是也;有互见者,如言某山而旁及于某川某关,言某关而旁及于某城某山是也。

  《地理志》始于班固,最为雅驯。刘昭《补后汉郡国》,参入古今地名,为功不少,所惜微有缪误耳。《晋志》仅存郛郭,《齐志》略标形似。沈约《州郡》,详而未精,魏收《地形》秽而不备。《隋志》兼及梁、陈、齐、周,裨益颇多,而经纬未尽。刘句《唐志》略于天宝以后,欧阳氏略于天宝以前,功过不相掩也。《五代史·薛志》,曾见数条,较《欧志》颇胜。《欧志》无乃过略,与《宋志》详略失伦。辽金二《志》,《金志》差胜。明初《元志》缺漏,又在《宋志》之下也。是书参考沿革,大约本之正史,而他书所见,亦节取焉。虽然,秦汉城邑,其不可见于今者,盖什之二三。六朝以降,废置纷更,其不可见于今者,乃什之四五也。隋唐以来,边荒蛮落,时有兴革,其不可考者,亦什之一二矣。

  从来沿革,有竟不入是书者。王莽篡汉,尽易天下郡县名号;侯景陷台城,契丹入汴,皆妄有改易之类是也。若夫晋弃中原,南北淆乱,州郡县邑,纷纭侨置,河南有广陵、丹阳之名,江渚有晋阳、太原之号;又疆埸战争,得失屡变,荒左依附,有无顿岐,循名责实,大都湮废。余力为考订,其引据不诬,义类可据者,悉为采入。至传闻互异,史氏浮靡史臣撰述,往往地属前朝,而讳从当代。如《晋书》《隋书》,皆讳虎为武,讳渊为泉之类,或地名相同而方域绝异,地名本异而里道正同,千里毫厘,未尝敢忽也。

  古人著述,类皆慎重。《左氏传》析实白羽,夷实城父,慎之也。杜氏《释传》,或但曰鲁地、齐地,或竟曰地阙,不敢强为之辞也。盖寡陋之过小,缪戾之罪大。近世言方舆者,依据失伦,是非莫主;或一事而彼此相悬,一说而前后互异;称名偶同,漫为附会,传习不察,竟昧繇来;欲矜博洽之名,转滋缪戾之罪。余不敢妄为附和也。

  方舆之书,自经史而外,彬彬成家者,魏晋以降,代有其人余辑《方舆书目》凡二卷,约千有余家。然自唐以前,传者绝少。由唐以迄宋元,可见者亦不过数家耳。《括地志》序于唐太宗,称其度越前载,然在宋时,已不可多得宋《崇文目》云:《坤元录》一本,即《括地志》。按杜氏《通典》,《坤元》与《简地志》并列,则非一书也。括,唐大历中讳曰简。其闻于世者,有江融、郑虔及贾耽之书,亦不可复见也。余尝读《元和志》,善其敷陈时事,条列兵戎,然考古无乃太疏。《寰宇记》自谓远轶贾、李之上贾耽、李吉甫,而引据不经,指陈多误。《纪胜》山川稍备,求其攻守利害则已迂。《广记》考核有余,而于形势险夷,则未尽晰也。《胜览》以下,皆偏于词章之学,于民物远犹无当焉。国家著作之材,虽接踵而出,大都取裁于乐史、祝穆之间,求其越而上之者,盖鲜也。

  近代《一统》、《寰宇》、《名胜》诸志及《十三司通志》,余皆得见之。其天下郡县志得见者,十未六七也。局田野,无从搜集,间有已得其书,而时会且忤,未及采录,旋复失之者。故虽耳目流传之书,而阙略正不能免。虽然,形势详而名胜略如录衡山,而不载七十二峰之号;志太湖,而不及百渎七十二之名之类,中国详而四裔略,亦有边陲详而中土反略者。览者当得其大意,毋遽以闻见浅陋斥之,则几矣。

  地利有错见于他条,而不载于郡邑之下者,有两说互异,而并存之者,疑以从疑也。

  宋葛文康公曰:“记问之博,当如陶隐居,耻一事不知;记问之审,又当如谢安,不误一事。”世皆称胡氏注《通鉴》,见闻博而取舍精。然除口见于《水经注》,而误引蘧除水;万岁县见于《晋志》,而误改为延寿;他如永世未辨其在溧阳,定陵不知其近水。甚哉!著作之难也。要亦耳目偶遗,无关大故。余生而椎鲁,困穷失学,读书无多,自省多愧,偶有所见,误则正之,甚者削之,不敢妄为争辨,求胜于古人也。

  高都、丹城,一城也,而误以为二。昭信、济阴、睢陵,一城也,而误以为三。云中、云州,胜州、东胜,夏州、灵夏,皆两地也,而误以为一。至于宛唐、死虎、虑、驴夷,字之讹也。居庸、翳翁,土军、吐京,声之变也。举一例余,类难悉数。每见近代诸志,一水一山,方位偶移,辄列为数处;千里百里,声称相似,则牵为一端。见闻日荒,义理日缪,安能与古人相上下乎?

  六经而外,《左》《国》《史》《汉》,皆有诠释。古人散逸之书,见于古人援引者为多,是书悉为搜讨。至杜郑马三家之书,其言方舆,皆资采取,而杜氏尤长。王厚斋《玉海》一书,中所称引,类多精确。而《通释》一种,为功于《通鉴》甚巨,胡身之从而益畅其说,搜剔几无余蕴,余尤所服膺,故采辑尤备。

  水道迁流,最难辨晰。河渠沟洫,班、马仅纪大端,而余史或缺焉。其详为之辞者,惟郦氏《水经注》,而杜佑甚病其荒缪。盖河源纡远,尚依《史》《汉》旧文,而江、汉以南,又皆意为揣测,宜其未尽审也。若其掇拾遗闻,参稽往迹,良为考古之助。余尝谓郦氏之病,在立意修辞,因端起类,牵连附合,百曲千回,文采有余,本旨转晦。使其据事直书,从原竟委,恐未可多求也。后世河防水利之书,作者相继。至于晚近,记载尤多,浮杂相仍,鲜裨实用余所见河防、海防、江防、水利、泉河、筹海诸书,不下十余种,惟潘氏《河防》、张氏《三吴水利》两书,差有可采。《川渎》一书,略仿《水经》之文,仰追《禹贡》之义,务期明确,无取辞费。

  名山支山,山之大端也。其间有特峙者焉,有并峙者焉,连峙叠峙者焉山主分而脉本同,其间或起或伏。有突然独起者,有判然并峙者,有连接千百里,虽异名而实一山,又或一山而中包数山,一山而上起数山,诡异不可名状。经川支流,水之大端也。其间有汇流者焉,分流者焉,并流绝流者焉水主合而源各异,其间或合或离。有数流而汇为一川者,一川而散为数川者;有两川势敌,既合而并流数里,仍分二川者;有水性劲弱不同,清浊互异,绝流各出,竟不相通者,诡异亦不可名状也。蔡氏曰:“山本同而末异,水本异而末同。”丘氏曰:“山体阳而用阴,用阴故静而能深。天下之幽奇险奥,莫过于山也。水体阴而用阳,用阳故动而多变。天下之纵横恣肆,莫甚于水也。”此可以语山川之性情矣。

  水之至浊者莫如河,故河最善决。北纪大川,漳水最浊。南条大川,汉水最浊。故漳、汉之水,亦多溃溢。水道既变,小而城郭关津,大而古今形势,皆为一易矣。余尝谓天至动,而言天者不可不守其常;地至静,而言地者不可不通其变。此亦一验也。

  管子曰:“不知地利者,不能行军。”孙子曰:“地形者,兵之助。”晁错曰:“用兵临战,合刃之急者三,一曰得地形。”何承天曰:“山陵水泉,地阵也。盖地利之于兵,如养生者必藉于饮食,远行者必资于舟车也。《孙子》十三篇,大都推明地利,不特九攻九地之文而已。”李吉甫序《元和志》曰:“今言地利者,凡数十家。尚古远者,或搜古而略今;采谣俗者,或传疑而失实。至于丘壤山川、攻守利害,皆略而不书。此微臣所以精研,圣后所宜周览也自宋《寰宇记》以后,凡兵戎战守之事,皆略而不书。岂欲公之天下,如汉人所云,《史记》载山川险易远近,不当在诸侯王者乎。”

  正方位,辨里道,二者方舆之眉目也。而或则略之,尝谓言东,则东南、东北皆可谓之东。审求之,则方同而里道参差,里同而山川回互。图绘可凭也,而未可凭;记载可信也,而未可信。惟神明其中者,始能通其意耳。若并方隅里道而去之,与面墙何异乎?

  前代之史易读,近代之史难读。司马公作《通鉴》,于《史》《汉》《三国》,采取最多,晋宋而降,则旁稽博考,参取成书。其正史所存,什或未能三四也。十七史以后,宋元二史,最为芜缪。《通鉴》续编,引蔓延流,开卷欲卧。《续纲目》因袭义例,稍成体裁,然而疏漏不少矣。近时史学益荒,方舆一家,尤非所属意。余尝谓五代以前,尚可据史以绳志;五代以后,又当据志以律史。盖志犹凭实,而史全蹈虚也。是书于宋元诸史,不能尽存,而近时闻见,尤用阙如。盖不欲以可据之方舆,乱以无稽之记载也。

  储氏曰:“知古非难,知今为难。夫古不参之以今,则古实难用;今不考之于古,则今且安恃?”自世庙以来,黄河决塞,朝暮不常,边塞震惊,出入无候,至于倭夷突犯,流毒纵横;盗贼乘衅,播恶未已。其间城堡之覆败,亭障之消亡,村落之涂炭,留心民社者,不忍委于不知也。知之亦必考前人之方略,审从来之要害,因时而发,择利而行,弭灾消患,不虞无术耳。然则真能知古而知今,正不难矣。

  编户多寡不同,大约以嘉、隆间为断。水陆道里远近不同,大约以水道为主。其后先迂直之数,可折衷而得之也。

  九边厄口,盘互纡回;西南洞寨,纷岐错杂。累举难详,烦称未尽。苟非事实可稽,图籍可据者,无庸漫列其名,徒眩耳目为也。

  说者曰:风后受图,九州始布,此舆图之始也。山海有经,为篇十三,此地志之始也。《周礼》大司徒而下,职方、司书、司险之官,俱以地图周知险阻,辨正名物。战国时,苏秦、甘茂之徒,皆据图而言天下险易。萧何入关,先收图籍。邓禹、马援,亦以此事光武成功名。儒者自郑玄、孔安国而下,皆得见图籍,验周汉山川。盖图以察其象,书以昭其数,左图右书,真学者事也。余初事方舆,即采集诸家图说,手为摸写旧藏朱思本画方图及罗洪先《广舆图》,寻得宋人《南北对境图》及近时长江、海防及九边图,凡数种,既成,病其疏略,乃殚力于书。苏氏曰:“图者,所以辅书之成也。书以立图之根柢,图以显书之脉络。以图从书,图举其要可也,不患其略也。”

  太祖初有天下,即编列天下地理形势为书,藏之太府;既又诏天下各献图籍,以求山川险易之实。英庙时,诏大臣撰《一统志》,所成乃仅如此。惜当时争其事者,不诏之以祖训,而遽格于陈循之讠皮说也。倘有任修明之责者,明示体裁,使郡邑各上图志,正封域,稽里道,验山川城池关塞之大,邮亭烽堠之细,无不具载,而古今政事贡赋风俗,以次详焉。散而为百国之车书,合而为一朝之典故,此亦度越古今之一端与。

  方舆所该,郡邑、河渠、食货、屯田、马政、盐铁、职贡、分野之属是也。《禹贡》记九州,亦叙田赋、贡物、贡道及岛夷、西戎。《职方》则兼详人民、六畜、土宜、地利。《唐六典》亦载贡赋、外夷。余初撰次《历代盐铁》《马政》《职贡》及《分野》,共四种,寻皆散轶,惟《分野》仅存。病侵事扰,未遑补缀,其大略仅错见于篇中,以俟他时之审定,要未敢自信为已成之书也。  


目次

  ○卷一

  历代州域形势一唐虞三代 春秋战国秦

  ○卷二

  历代州域形势二两汉 三国

  ○卷三

  历代州域形势三晋 十六国附

  ○卷四

  历代州域形势四南北朝 隋

  ○卷五

  历代州域形势五唐上

  ○卷六

  历代州域形势六唐下 五代 九国附

  ○卷七

  历代州域形势七宋上 夏附

  ○卷八

  历代州域形势八宋下 辽金元附

  ○卷九

  历代州域形势九

  ○卷十

  北直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十一

  北直二顺天府

  ○卷十二

  北直三保定府

  ○卷十三

  北直四河间府

  ○卷十四

  北直五真定府

  ○卷十五

  北直六顺德府 广平府

  ○卷十六

  北直七大名府

  ○卷十七

  北直八永平府 保安府 延庆州

  ○卷十八

  北直九万全行都司 开平、大宁二卫及诸裔附

  ○卷十九

  南直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二十

  南直二应天府

  ○卷二十一

  南直三凤阳府

  ○卷二十二

  南直四淮安府

  ○卷二十三

  南直五扬州府

  ○卷二十四

  南直六苏州府 松江府

  ○卷二十五

  南直七常州府 镇江府

  ○卷二十六

  南直八庐州府 安庆府

  ○卷二十七

  南直九太平府 池州府

  ○卷二十八

  南直十宁国府 徽州府

  ○卷二十九

  南直十一徐州 滁州 和州 广德州

  ○卷三十

  山东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三十一

  山东二济南府

  ○卷三十二

  山东三兖州府

  ○卷三十三

  山东四兖州府下

  ○卷三十四

  山东五东昌府

  ○卷三十五

  山东六青州府

  ○卷三十六

  山东七莱州府 登州府

  ○卷三十七

  山东八辽东行都司

  ○卷三十八

  山东九朝鲜等裔附

  ○卷三十九

  山西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四十

  山西二太原府

  ○卷四十一

  山西三平阳府

  ○卷四十二

  山西四汾州府 潞安府

  ○卷四十三

  山西五泽州 沁州 辽州

  ○卷四十四

  山西六大同府

  ○卷四十五

  山西七蒙古等裔附

  ○卷四十六

  河南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四十七

  河南二开封府

  ○卷四十八

  河南三河南府

  ○卷四十九

  河南四怀庆府 卫辉府 彰德府

  ○卷五十

  河南五归德府 汝宁府

  ○卷五十一

  河南六南阳府 汝州

  ○卷五十二

  陕西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五十三

  陕西二西安府

  ○卷五十四

  陕西三西安府下

  ○卷五十五

  陕西四凤翔府

  ○卷五十六

  陕西五汉中府

  ○卷五十七

  陕西六延安府 庆阳府

  ○卷五十八

  陕西七平凉府

  ○卷五十九

  陕西八巩昌府

  ○卷六十

  陕西九临洮府 河、洮、岷三卫

  ○卷六十一

  陕西十榆林镇

  ○卷六十二

  陕西十一宁夏镇

  ○卷六十三

  陕西十二陕西行都指挥使司

  ○卷六十四

  陕西十三陕西行都指挥使司下

  ○卷六十五

  陕西十四哈密等裔附

  ○卷六十六

  四川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六十七

  四川二成都府

  ○卷六十八

  四川三保宁府 顺庆府

  ○卷六十九

  四川四夔州府 重庆府

  ○卷七十

  四川五遵义府 叙州府

  ○卷七十一

  四川六潼川州 眉州 邛州

  ○卷七十二

  四川七嘉定州 泸州 雅州

  ○卷七十三

  四川八龙安府 马湖府 镇雄等各羁縻 府司卫所附

  ○卷七十四

  四川九建昌行都司 番戎附

  ○卷七十五

  湖广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七十六

  湖广二武昌府 汉阳府 黄州府

  ○卷七十七

  湖广三承天府 德安府 岳州府

  ○卷七十八

  湖广四荆州府

  ○卷七十九

  湖广五襄阳府 郧阳府

  ○卷八十

  湖广六长沙府 常德府 衡州府

  ○卷八十一

  湖广七永州府 宝庆府 辰州府

  ○卷八十二

  湖广八郴州 靖州 施州等羁縻卫司附

  ○卷八十三

  江西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八十四

  江西二南昌府 瑞州府 南康附

  ○卷八十五

  江西三九江府 饶州府 广信府

  ○卷八十六

  江西四建昌府 抚州府

  ○卷八十七

  江西五吉安府 临江府 袁州府

  ○卷八十八

  江西六赣州府 南安府

  ○卷八十九

  浙江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九十

  浙江二杭州府 严州府

  ○卷九十一

  浙江三嘉兴府 湖州府

  ○卷九十二

  浙江四绍兴府 宁波府 台州府

  ○卷九十三

  浙江五金华府 衢州府

  ○卷九十四

  浙江六处州府 温州府

  ○卷九十五

  福建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九十六

  福建二福州府 兴化府 福宁州

  ○卷九十七

  福建三建宁府 延平府

  ○卷九十八

  福建四汀州府 邵武府

  ○卷九十九

  福建五泉州府 漳州府

  ○卷一百

  广东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一百一

  广东二广州府 肇庆府 罗定府

  ○卷一百二

  广东三韶州府 南雄府

  ○卷一百三

  广东四惠州府 潮州府

  ○卷一百四

  广东五高州府 雷州府 廉州府

  ○卷一百五

  广东六琼州府

  ○卷一百六

  广西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一百七

  广西二桂林府 平乐府

  ○卷一百八

  广西三梧州府 浔州府

  ○卷一百九

  广西四柳州府 庆远府

  ○卷一百十

  广西五南宁府 太平府

  ○卷一百十一

  广西六思恩军民府 镇安府 思明府 田州 泗城等羁縻州县及长官司附

  ○卷一百十二

  广西七安南等裔附

  ○卷一百十三

  云南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一百十四

  云南二云南府 曲靖军民府 寻甸府

  ○卷一百十五

  云南三临安府 江府 广西府 广南府 元江军民府

  ○卷一百十六

  云南四楚雄府 姚安军民府 武定府 景东府 镇沅府

  ○卷一百十七

  云南五大理府 鹤庆军民府 丽江军民府 永宁府 北胜州 澜沧卫附

  ○卷一百十八

  云南六永昌军民府 蒙化府 顺宁府 云州

  ○卷一百十九

  云南七车里等各羁縻土司附

  ○卷一百二十

  贵州一封域 山川险要

  ○卷一百二十一

  贵州二贵阳军民府 安顺军民府 都匀府 平越军民府 黎平府各卫所附

  ○卷一百二十二

  贵州三思南府 思州府 镇远府 铜仁府 石阡府 各卫附

  ○卷一百二十三

  贵州四龙里军民等卫

  ○卷一百二十四

  川渎一《禹贡》山川

  ○卷一百二十五

  川渎二大河上

  ○卷一百二十六

  川渎三大河下

  ○卷一百二十七

  川渎四淮水 汉水

  ○卷一百二十八

  川渎五大江 盘江

  ○卷一百二十九

  川渎六漕河 海道

  ○卷一百三十

  分野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顾祖禹
对《凡例与目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