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身影如同落花-24
发表时间:2018-02-26 点击数:2435次 字数:

我想那些接近的、可能重复的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所有这些都是变化,它们不是变为虚无,而是变为尚未存在的什么东西。我们过河后,我听见2600名战士的队伍中有人喊:“我们会重返荣耀!”可是我发现我身边的潘晓走失了,于是我向远处喊:“潘晓!”“潘晓!”“潘晓!”可是她却从后面跑向我,她说:“我!”………“萧也!”“我在这里!”“我在这里!”……这个女孩站在我面前,静默、美丽,犹如清醒的泪光!

 

之后我看见潘晓等人眼瞳忽然寥落。“怎么了?”我问。潘晓说:“你看那边。什么事物出现了?“行进时某个黑影倏然出现在空中。师之所处,荆棘生成。远方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阵法。而在这阵法出现后,⒊名长发披散的身影,凭空走在阵法中心位置。“啊!?恶魔的黑铁奴隶!”

 


“你们敢杀我的人?”“你们必凋零如鲜花!”他们的话语带着清寒。又瞬间杀了10名牧师。“在敌对的沉默里,慢慢恢复愤怒和哀伤吧!”黑铁奴隶说着。杀气滚涌。瞬间有枪出现在了其手中。枪尖带起一道淡光亮,暴出,几乎是眨眼间,便是抵达我们的跟前!

 


战意迅速飙升了起来,现在我们疲乏的纠缠,尘埃舞起,断裂的武器更是自交战处传出,「歃血」的机枪手殷红鲜血落地后,恶魔的黑铁奴隶手中同样没有丝毫怜悯,右臂甩动,竟又杀了几名校官;我的衣几乎被交轰的劲气震成碎片,身体淤青,嘴角残留的血让我清醒起来。


“黑铁奴隶的防御很是严实,以我的刀速,却几乎砍不到他的身体。”我的双手握刀,他们的残影带着火红剑域在面前浮现。我迅即身体前倾,脸庞随着刀的变化,骨节处响起战意,而手中却没有踅回的余地。


歃血中校和我与其中⒈个黑铁奴隶对立着,在两人的手掌之上,空间都是略微有些扭曲虚幻了起来。最后的防御被破,片刻后,尖锐破风声,脸色淡漠的奴隶持枪劈向教会的牧人,顿时后者身体几个晃动,他脚步竟然是向后退了两步。

 


我身后的教会的牧人点了点头,脚掌微微抬起,旋即化为风声,他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虚幻的战技,仅仅只能见到银光在面甲处留下无数细小痕迹。场中,烟尘逐渐。

 


我们的恍惚仅仅是持续了瞬间便是消失,走动的脚步陡然,奴隶而随着它的出现,远处的最后化为斗光向着我们的身体紥来。裂缝便是将中校的整个铠甲所布满,最后蹦碎成了漫天光点,在他心中低沉的喝声中倏忽化成片虚无。


我们看见教会的牧人脚步再次连退两步,便是稳住身形。“那我便要让你瞧瞧。你的灵魂如何崩溃!”黑铁奴隶眼眸间泛起嘲讽的冷意,他反手摵枪,教会的牧人骤然被杀死在众人面前。

 

歃血中校冷冷的望着走近的恶魔。黑铁奴隶手中长枪却是骤然转向。他们抵御而住。但是压迫的破风声,狠狠的对着囚车劈砍,舞得比中校手中的重剑更是灵刁,“消失了?”我的刀又砍个空,“之前很少见过这样的金属生命!”

 

同样废墟,yīn暗之处,黑铁奴隶步出,身体径直跃出,最后的跟从妖傀犹如黑色铁塔。“就算是变身,也不会有这般恐怖。”几个闪烁,我的战技尽头的远去与消失,我的刀终于砍在了他的右臂!他们起伏的浮在空中看着对面的特战队员,低沉的喝声突然从黑色斗气中传出,旋即,歃血成员使用88式5.8mm通用机枪射出银弹,600发/分自其中飙射而出,转瞬间,便是几乎把整个场地射碎。

 

恶魔们曲卷的右手骤然探出,犹如变幻出一阵奇异弧度,犹如耀rì般,从战圈之中闪烁而起,再过得片刻,他们的枪的残影骤然消失,城中其他歃血成员的压力,也是顷刻消减。

我见林恩中尉的眼睛泛起浅浅的哀怨,整个人骤然散发出恐怖的煞气,我知道奴隶是金属生命。他们的白骨尸体也是各异,身上满是鳞甲,头顶生双角。白骨骨架闪烁着磷光的死火。

 

这个人的右手表面浮现出青黑的龙血斗气。薄薄一层龙血斗气。中校儶向后方,跃开,而攻击他的黑铁奴隶定在了原地,至于那个为首的却是凭空消失。然后蓦地闪现在我们的内后。场上的任何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他的枪就再次佌中了我的身体。

 

就在我倾倒时却见3个身影翩然而至:

我格挡住恶魔使者的杀招后,我见某个使徒避开呼啸的弓箭,右手在空间蓦地辟开一线浓光,随即有剑在虚无中出现。他看上去很凶猛!因为我知道完成一个「虚武实化」是需要很强的实力的。他的剑如此恐怖!!顷刻间,4个黑铁奴隶在大剑的寒光中倾倒!化作虚无!

 

这个使徒穿着黝黑长袍,脸庞藏在兜帽中,眼睛凛冽,并且有星辰围绕在身体左右,他将大剑后顺着身体背着,自语说:“呃!”“无聊!”他又对我说:“我也不怀疑你将会走得更远,我希望你不要忘了我们。”说完,男子就和他们离开。他们悬浮而起,直冲向夜空!身形在瞬间从空中变为优美的弧线,然后渐渐消失在远方。

 

我向着他们的背影想:“谢谢你们!”“谢谢!”林恩中尉问:”他们是什么使徒?“我说:“不认识。”

 

 

之后我们乘卡车来到以东斯塔(Venosta)谷地防线,师之所处,荆棘生成,然而7团1营、5团2营及部分第17印度师官兵,由于河谷上桥梁被炸而阻于东岸,成为波河战役中最惨烈的失败,17师官兵仅有350人逃回。我们离开赫加尔(Gérgal)后,联盟军移师塔古斯河岅;他们有时也遇见葡萄牙炮兵,伞兵和宪兵部队。我和潘晓对林恩中尉说:“我们要去阿尔卑斯山区的城市(Innbruck),再见!”他说:“我知道我的主活着,又有恩慈。因你们与我同在。再见萧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砻水
对《身影如同落花-2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