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身影如同落花-19
发表时间:2018-02-26 点击数:845次 字数:

我在生活中很少乘地铁,但若在某个时候,有必要,则会走在地铁5号线的东单站。而我们离开琴屿后,黎佲亦说出她的旁观之想。就像悲伤以前的雪下的很大,我们沉默,不知多少。就像我们孤独之后也至少有失,遂得重睹,或是风声。

 

最近我经常遇见,韩国女孩站在最高的楼占星,我问她:再过一百年的事情你知道吗?她说: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们以外,是起伏,我想神将信任你们,直到你无法证明你自己①。

 

夜里两点钟时候仿佛也会很美,就像这女孩随时热烈,但也随时不见。她是个经常穿着FormuLAT恤,白皙的皮肤,笑起来有点儍儍的女孩。她总是跑来我房间洗浴。里面水声大片的跌落在地上,发出破碎惨烈的声响,整个屋子充斥着洗发水裹绕着热气的香味。你怎么这样?我说:我知道你喜欢袭月!你在自己家不行?让他看见多不好!

 

我现在依然一无所有,袭月的力帆摩托自从到了我手里,我就再没有修理过,任凭车上的零件一样样脱落下来②。在Lose Demon夜店,我看见黎佲犹如黑夜意识,仍旧地唱Shivaree的歌。我为她点了苏格兰酒。黑牌的。不多不少,两块冰。黎佲问我:你现在经常说着话就沉默了,是缺少什么吗?我说不是的。就像我明白有的人即是失去,生为冰山。朝歌省城里当时有一层薄雾,可是晚上又很冷。没有风。之后是起了小雪。我们于天上看见深渊,就像是掉入幻觉之中的旧现在。我们走到木樨地地铁站旁。黎佲忽然说:你看这个白雪,萧也,你说吧!和我好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砻水
对《身影如同落花-1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