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身影如同落花-11
发表时间:2018-02-26 点击数:683次 字数:

我在新几内亚(New Guinea)的岛上,有一线月光照进了我简陋的小屋。我看见潘晓的身体,有着分明的线条和隐忍的哲学。当她的手从我这里抽回时,没有想要任何的解释,我明白,这个时候,所有的话都是苍白的。我能看见白的月光进而在跳跃着,并没有它的始与终,陌生,以个我透明的破碎来承担庞然的存在①。可最后连这些类似随之消失的还有我们。

 

 

 

即便是幽暗过多的,也示我光明,说完何小竹还低下头,很久很久都一直低着头。我从来都无法得知,某种逾出常规的陌生人性,依傍,且置身其中,无可回避,是由长久的孤独进击和与之默默依存的出现②,我不明白我们又将去往哪里,其中就有这样一种幻觉在,我以为我和潘晓依旧住在洛杉矶的「2nd,floor」旅店。我要的某种淡薄依稀的日常,除此之外,还能如何,我们不知置身何处。而在夜晚7点多回到永賀省后,我要去哪里,我能够见到谁,阴沉貌如既往,与黯淡的夜或任何一个时段,我都有何小竹的电话,她说:你必须知道,我,我根本什么也没有看见,根本没有,你听见没有?什么也没有。这女子重复地说:什么都没有。没有。没有。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回来。我想:譬如物伤其类,其实人是一瞬间变老的。对不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砻水
对《身影如同落花-1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