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身影如同落花-6
发表时间:2018-02-23 点击数:1072次 字数:

清醒过来后,已不见了黎佲踪影,我转过身来就走,在候车室里,却迎面撞着了依秋①。两个人就站在那里,两个人突然都大笑起来。我叫了一声:依秋!你好吗?依秋只叫出个澈骨的况味,并没有叫我萧也,说:你好!我说:你也来坐火车吗?你要往哪里去?依秋说:我要离开这个城了,去临湘市。你往哪里去?我说:我要去朝歌省,再见!


而后我问黎佲:你在哪里?我们一起去北方好吗?于是我们一起乘船。州河在清静了几十年后,重新有了船行,黑幽幽的,然后我身子逐渐下沉还闻到了气味,勶的,突然地飘来,有些像劣质酒的。落拓的。黎佲说:你在干嘛?我说:我就是闻着有些凋落,我以为它是从附近来的。我问:你的别名叫「小洛」,是不是?黎佲说:你问这个干嘛?我不想说。

 


现在我想我觉得什么都丧失了,然而现代性的烟尘,并其幽微的可以说是它形式限定的结果,就像我在路上走着,走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在路上走着,走着,我只想攫取一点简单易得的概况。

 


我想这并非是我安静的原因,我亦因犹如「离其自己」而破裂,之中的阴沉,掩盖亦如我,我想对她们说:我不想看见你不是。且不永年。我们的肉体满是事物经过接触后的尘埃,4:00我和黎佲到了宜昌,我觉得我依旧有很多方向,在银色黎明的分站取了近日的任务后,我得知袭月被伪军的黑铁奴隶打伤,可是另外的一个使徒说有一个得了救。在冷淡的905医院,袭月睁了睁眼睛,突然笑了,说:你不来,我是不能死的。我说:你不要这么想,什么也不要想,我们会在你左右。袭月听了,暗哑地说:萧也,但我这次不行了。我感觉我要死了,你说我死得其所吗?我就会成一堆枯骨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砻水
对《身影如同落花-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