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二十六章 三少的烦恼
发表时间:2018-01-04 点击数:1623次 字数:


正月初六,于雨朋就开始忙了。新公司的装修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他每天开车去现场看进度、工商局跑注册,国税、地税的办税务登记手续,每天好几趟,接着又跑家具市场,忙得不亦乐乎
  正月初九下午,秦婉玲带着家人旅游回来。于雨朋专门去机场把他们接回家,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物品,还有给他买的衣服和东南亚特产。父母惦记家里一摊子,他又连夜把二老送回于家村。
  初十这天是星期一,阳历二月十四,情人节。于香港尖沙咀的半岛酒店,其品质和消费档次在港岛是数得着的。这天,许多名流富商应邀来到这里的一号宴会厅,但凡与会的都跟季、徐两位商界大亨有点关系,今天他们要在这里为一对儿女举行订亲仪式。
  季维斯穿深褐色长款燕尾服,白色立领衬衫,领口系紫罗兰蝴蝶结英俊的脸庞比平时又帅气几分,可他却闷闷不乐地站在一个角落发呆。
  昨晚,季老先生又找他做了一次深刻谈话,或许说训教更贴切些。大概意思是:Akins,你已经长大了,做什么事要先多方面考虑,不能仅凭一时的意气。就拿内地那个杨姓女生来说,起码调查清楚人家的身份背景再决定能不能追,一旦出错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伤害的不止是两个家庭再说婚姻,以季家今时今日在港九的身份地位,你要找妻子虽不能说必须门当户对起码得是大家闺秀。像那种市井女子,眼里全是利益,绝不可带回来败坏门风。徐家二小姐的事就算定下了,明天在半岛酒店举行个小仪式,今后你绝不可以再有非分之想。趁明天这个机会,多接触有层次的人,眼光往高处看,借鉴长者成功人士的优点。你上次随随便便跟几个内地人结拜,对方什么出身经济情况都了解吗?简直是不负责任!中国人讲究拜过三次入祖坟,虽然说人到社会上是要多交友,多接触人,可怎么能跟什么样的小角色都称兄道弟呢?要多结交上流社会的人,多接触一些有为的青年才俊。退一步讲,即使在生意上不能给季家提供帮助,也不能拖后腿。
  徐家二小姐徐晓蕙,今天穿戴的像个公主一双黝黑明亮的大眼睛,镶嵌在白皙如玉的脸蛋儿上,显得特别传神。她今天的衣服是由自己亲手设计的,而且已经准备好很久了。自从中学时代与季维斯做同班同学,就已经对他产生爱慕,季维斯去剑桥大学读硕士时,她就跑到曼彻斯特大学读服装设计。回国后找过多次季维斯,他都以这样那样理由搪塞。去年季维斯去内地发展,她本来也想去,奈何全家都反对,父亲还把她骂一顿。后来听大姐的安排,到一家百货公司上班,短短一年已经从普通理货员做到服装部总经理助理如今两人终于走到一起,可以说如愿以偿,她的心情好到了极致。
  徐晓蕙到场后先跟季家伯伯和两位哥哥见过礼,走到季维斯跟前,竟显得几分扭捏,“Akins馁做咩唔招呼客,匿喺呢度图清净呀?(你怎么不招呼客人,躲在这里图清净)
  “哦,我想嗰边嘅嘢!(我是想那边的一些事情)”季维斯淡淡地说,心的确想着洛城的杨洋,想知道吴氏倒闭后她去了哪里,如今怎么样
  “冈真嘅喺想嗰——边嘅好似重想嗰边——嘅啦?(是吗,在想那边的一些事情,好像还在想那边的人吧)”徐晓蕙故意拉长声音一语双关,好像知道的还不少,“听馁喺内地嘅项目做嘅喉喉,我爹地妈咪都赞!(听说你在内地的项目做得非常好,我爹地妈咪都赞不绝口)
  “都冇几,订金仲未卖晒。(也没有多好,首期还没有卖完)”季维斯尽量试着接近她,如果可以慢慢接受也不必非让父母担心咦尅冈奏,仨尅封顶。(二期外装即将招标,三期还没封顶
  “嗯——好似重有咩银咳馁忒别志在嘅,咩?(好像还有什么人是你特别在乎的)”徐晓蕙说着把头一歪,用眼睛调皮地盯着季维斯的脸由白变红,再变紫。
  “……”季维斯低下头,不知道怎么回答,心想照理说父母不应该跟她家讲杨洋的事情。
  “咩呀?Akins,馁唔谂住介绍畀我识唔识嘎?(怎么了,你不打算介绍给我认识吗)”徐晓蕙微笑着,把脸靠近季维斯,盯着他表情,看他发窘。
  “我——我——”季维斯被挤兑得退到了墙角。
  “咯咯咯咯”徐晓蕙清脆的笑声能传出去好远。
  “A——kins?”徐晓蕙笑着拉长声音。
  这时候的季维斯就想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心想到底是谁把杨洋的事情给传去的。
  “咱还就快咳丫咖银馁唔谂住溝结拜大佬、咦哥、四哋介绍畀我识唔识嘎?(咱们就快是一家人了,你不打算把结拜大哥、二哥、四弟介绍给我认识吗)”徐晓慧凑近季维斯轻声细语。
  季维斯豁然大悟,感情她是在拿他开涮,很显然杨洋的事情她也是知道才故意这么做,暂时没说或许没到时间。
  “冇?点会唔肯呢?(没有,怎么会不愿意呢)”季维斯迟疑了一下说,“佢哋今日都冇喺,我哋订婚嘅嘢,都冇话畀佢哋。(他们今天都没在,我们订婚的事情,还没告诉他们)”
  “哦,我吖嘛(我说嘛)”徐晓蕙依然带着微笑说,“Akins,你諗住咩時再黑内嘚咯?斗时唔杗給同我引荐佢哋。(那你打算什么时间再去内地,到时候一定为我引荐他们)”
  “嗯——啊?”季维斯一脸惊色,“馁都黑内嘚?(你也去内地)”
  “唔横呀?(不行吗)”徐晓蕙对季维斯天真无邪地笑了笑,说得很认真,“馁个娞朋友同馁斗内嘚做嘢,唔横?(你未婚妻跟你去内地做事,不行)
  季维斯向来就不善于跟女孩子沟通,现在更找不出办法推脱徐晓惠的纠缠,弱弱地说:“呢——横斗目黑——(行倒不是)”
  “横奏喉啦(行就好)”季维新刚说到“行”字,后面的转折词还没说出来就被徐晓蕙把话抢了过去,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接着又不紧不慢地说,“横掂季伯已经应承咗!(反正季伯伯已经答应了)”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季维斯被徐晓蕙呛了两次,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有话说不出,只能沉默。他以前对徐晓蕙也不是全无感觉,只是他性格内向加上父亲要求严,所以他对认准的事情比较专注,上学时每个科目都是优秀,年年都往家里捧嘉奖。学习多了,玩的时间自然少,所以没朋友。徐晓蕙的性格反而开朗大方,几次都主动向他接近,但他始终腼腆地避开她的柔情,怕影响学习被父亲责骂。久而久之,变成调皮孩子眼中的乖乖仔,也成了女孩子眼中的另类。所以在英国那么浪漫的氛围呆了几年,却连女人的手都没牵过。杨洋之所以一下子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也是因为他以前的感情几乎是空白状态。
  李英楠在一个大柱子后面的桌子跟前坐着,今天她没有心情帮忙招呼客人,更没有心情吃喝。看着季老先生、季维新、季维暠乐此不疲招呼各界贵客,季家几位太太和女客们笑逐颜开,却没有一个人在意她此刻的颓废,她父母也没有问一句。
  按说,她认识季维斯的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算很短,尤其是对于一个思想比较活跃的人。李英楠就是个脑子特别好用的人,从港大专科毕业后在东江实业的运输公司做文职,因为脑子好用嘴巴甜得到季维新赏识,提拔做了公司里的“眼睛”。后来在一次庆典活动伺候老太太恰到好处,被调到集团总部工作,开始在大太太程园和老太太中间左右逢源。去年季维斯在洛城发病进医院,老太太实在不放,就让她过去当助理,兼顾照料他的衣食起居。刚到洛城不久,徐晓蕙就联系到她,希望她工作之余提供点信息,红包跟工资比较少不了多少。然而几个月下来她却不知不觉爱上这位英俊的季家三少爷,甚至为他想放弃三份丰厚的红包,尤其是那次他说让她叫名字开始。但再往下发展还是平淡,甚至没有被他看进眼里的一丁点幸福感。所以,为了生存,为了保持住得来不易的信任,她最终选择等待,等待有朝一日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
  回到香港那天,李英楠是经过一番思想的挣扎才到季家分别见老太太和大太太程园的。当晚又去见了徐晓蕙将季维斯在内地的所有事情:什么绿柳城的销售情况了,见杨洋一见钟情了,和于雨朋弟兄结拜了,去吴氏求爱受伤了……向三人分别详细汇报。当然,她自己也因此得到三个五位数的红包!本期望徐二小姐知道季维斯的事情会憎恨他,可如今看着一对新人相谈甚欢,她的失落情绪难以言表。于是悄悄地躲在人群后面,悄悄盯着季维斯、徐晓蕙尤其是徐晓蕙满脸洋溢着惬意的笑容,更是看在眼里落在心头,压得她本就郁闷的心更加沉重
  同样是这天,于雨朋先后跑了几个地方忙完后,又去了趟蔚蓝天空工地,看看那边情况能不能正常开工。确定一切正常,给牛永成打电话简单说了几句,开着车子回公司。这两天,因为岳父岳母小舅子小姨子十来口在他家他白天在外面办事情,晚上就回办公室暂住,吃饭都是乱凑合,秦婉玲倒是挺理解他的,但也不能硬逼他跟家里人呆在一起,只好时常打个电话表示关怀
  手机响了,于雨朋往路边停靠打开双闪。
  是杨洋打的,她语气显得很高兴:“朋,忙啥
  “没事,刚去了趟蔚蓝天空看什么时候开工,正往回走你在干嘛?”于雨朋说着拉手刹,靠在座椅上专心听电话。
  “我——呀——不告诉你!”杨洋慢悠悠地说话,她此时的心情确实不错,“晚上能不回家吗?带你去个好地方喝几杯
  “呵呵可以啊!”于雨朋欣然同意,“想去哪儿?我来接你!”
  “刚说过了,不告诉你!”杨洋调皮地说,“你忙完了到黄雯家楼下接我,拜拜!
  “行,我现在就去拜拜!”于雨朋微笑着合起手机,继续开车往公司方向走心想今晚不用一个人守着办公室了。
  于雨朋到办公室,把这几天的票据、今天取的税务登记证、工商注册执照等资料放在办公室柜子,喝了杯水出门往外走。公司其他办公室和车间都锁着,封条都没动,因为牛永成、王宏和工人都还没上班。等元宵节以后,大家来了放个鞭炮,才算正式开工。
  于雨朋上车又打给秦婉玲:“婉玲,我晚上去喝酒,晚的话就不回了,你要不想做饭就陪爸妈他们出去吃点儿啥
  “嗯,行,你不管了”秦婉玲轻声答应着,她知道不喜欢很多人在家里呆着,七八十平方的两居室本就不宽敞,可那些都是她的家人,也不好说别的。对丈夫的关心还是必须有的,“你尽量别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晚上外面冷多注意身体,哦?
  “我知道,先挂了。”于雨朋说完合上手机,发动引擎向市区黄雯家驶去。
  开着车,于雨朋脑子里盘算着开业日期,用什么样的方式运作。老大开业负责工程方面,他自己做日常管理兼拉业务显得太单薄,如果洋洋过来应该挺好。婉玲有孕不能太操劳可以管老公司,那边的人尽量不动,再让老四帮她应该没问题。哦,洋洋的工作也不能安排太多,酒吧开业后还得让她分心去经营那边。这样的话得抓紧招人,好多事情还没人干呢
  走着走着,忽然想到拉龚兴龙和梁晓芸进来做个兼职,即使挂个空职务也不要紧,这样有两方面照顾着起码不会有人找麻烦。想通后就立马给两人分别打了电话,两人都爽快地答应,还都表示有没有股份无所谓。挂了电话又有点担心他们俩自己掐起来,就跟王宏打电话让他帮着分析分析,让他尽早安排好家里过来准备开业的事情。想想时间不到半个月真有些紧张,虽然他们在洛城没有几个朋友,但开业典礼也不能办得太寒酸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二十六章 三少的烦恼》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