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第三章 查现场吉人天相
发表时间:2017-05-19 点击数:182次 字数:

  这帮突然遭到袭击的鬼子骑兵,其实纯属日军步兵旅团的编制。即没挎正式的马刀,也不会纯熟的劈刺,只是还在进行初级训练,配置了骑兵的战马而已。被打散了的三十多个小鬼子,向西狼狈逃窜足有二里多地,看到他们身后已经没人追击,才急忙相互靠拢集结在一起,等一路狂奔回到双城堡城里,赶紧向山本寿夫中队长报告。

  得到报告的山本寿夫大尉,被气得火冒三丈暴跳如雷。原本下辖三个步兵小队,后来根据需要扩充兵员,又组建了一个骑兵小队,不料伤亡过半溃不成军,简直难以置信不能容忍。依照他的本性,真恨不得倾巢出动,血洗那个镶黄三屯,但是事先未经请示,他也不敢擅自行动。于是,急忙顺手抄起了电话,把情况报告给川崎佳信。

  刚撂下电话不到五分钟,山本寿夫还没吃完午饭,正在开会的川崎大队长,就通过直线向他命令道:“山本君,我在哈尔滨。马上集合你的队伍,带上两个步兵小队,还有那幸存的骑兵,火速赶往出事地点,一是担任现场警戒,二是负责拉回尸体。你部和县城的警察,分乘十辆军用卡车,到达指定位置之后,听从宫野大佐指挥。”

  伪双城县警察局局长宫野一郎,接到川崎佳信少佐的电话报告,马上调集十辆日本军用卡车,带领刑事科和特务科的警察,还有山本寿夫以及他的部下,不到一小时就赶到出事地点。宫野一郎第一个跳下卡车,并向刑事科长和特务科长,以及山本寿夫大声命令道:“天要下雨,时间紧迫,各就各位尽职尽责,不准出现半点差错!”

  与此同时,镶黄头屯警察署署长前田正路,以及警察署副署长关云峰巡官,也带领剩下的几个伪警察,全副武装地骑马赶了过来。就在今天早上,听到镶黄三屯那边,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因关云峰昨天有事已经外出,前田正路就命令手下的警长,立即带领七个警察前去打探。可是,三屯的枪声早就已经停止,那帮警察却一直没有回来。

  而前田正路则以为他的部下,一定是又帮伪军打了个胜仗,都跑到哪里喝酒吃饭去了。因他压根就认为,在警察署的辖区之内,即使偶尔出现几个毛贼,那也没人敢和皇军做对。等到中午刚过,关云峰办完事回到警察署,直觉告诉他恐怕情况不妙。等值班警察兼翻译的陆德江,把他的意思翻译给前田正路,这才急急忙忙赶到出事现场。

  在几个残兵败卒的带领和指认下,山本寿夫大尉命令两个步兵小队,以及那些遭到袭击后幸存的骑兵,从西北向东南再分向正西和东北,凡有鬼子和警察尸体的地方,非常迅速地拉开几条警戒线。刑事科科长铃木雄一大尉带领部下,具体负责沿着警戒线进行现场勘查,特务科科长松古贞二大尉带领部下,具体负责沿着警戒线进行外围搜索。

  警察局虽然刚刚筹建不久,可主要职位都已配备齐全。刑侦警官小田横泽,开始指挥他的部下,从遭到枪击的第一现场,按照顺序进行仔细勘查。此人曾在大阪警视厅任职,是个很有名气的破案专家。“咔嚓……咔嚓……”,抢先抓紧拍照的警察,接连按动相机的快门。“汪汪……汪汪……”,竖起耳朵狂吠的警犬,正在寻找可疑的目标。

  这只纯黑色的大狼狗,品种属于德国牧羊犬,受过两年特殊训练后,曾在大阪为警方服务,被小田横泽带来中国,是要它继续为己所用,沿袭其原名还叫狼青。此时狼青正在训导员的指引下,首先钻进道边的那片柳条通子,尽管来来回回跑跑颠颠,可因为没有提供嗅觉源,嗅来嗅去左转右转,耷拉舌头忙活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

  这时训导员按照鬼子骑兵的提示,才把狼青带进柳条东边的沟子里,并指点几个留在干土上的胶鞋脚印,示意狼青这就是提供给它的嗅觉源。狼青表现的心领神会,赶紧低下头来嗅了嗅,便顺着刘凤会所留下的两行脚印,一边低头嗅着一边向前小跑。跑着跑着,当它一直跑到柳树林子旁边的时候,就猛地向上一窜跳出沟子钻了进去。

  狼青引领训导员钻进柳树林子,直接找到了刘凤会经过的位置,跟来的警察随即按动几下快门。因刘凤会等人是骑马离开此地,狼青在柳树林子里转悠好几圈,再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等训导员牵引狼青返回到柳条通子,才找出刘凤会当时突然袭击的位置。在第一现场已经确认,骑兵小队长玉碎在先,其他四鬼子阵亡在后。

  当十几个刑侦警察随小田横泽,来到骑兵副小队长中弹之地时,发现他已四肢僵硬侧躺在那里,头上的污血和脑浆早已经凝固。可狼青却在尸体的周围,一边低头不停地狂嗅着,一边转圈认真地搜索着,还不时地抬头叫唤几声,好像是在提醒和告诉人们,它所追寻的目标来过这里。虽然接着又转悠好几圈,但最终无奈还是泄了气。

  冷风越刮越紧,雷声越响越近,云层越压越低,天气越阴越沉。小田横泽忙向南边一指:“你们几个,动作要快,抓紧时间带上狼青,钻进那片杨树林子,就以狼青提示为准,不要放过蛛丝马迹。如未发现特别情况,立即返回第一现场,沿着那条直奔屯子的大道,跟着狼青先搜进镶黄三屯。”说完,转身带领其余部下,继续进行现场勘查。

  狼青刚钻进这片杨树林子,很快就发现了一小块空地,又来来回回转悠了好几圈,才直接钻出这片杨树林子,并向南边的荒草丛中跑去。刚刚跑到一条沟子边上,忽然听到咔嚓一声响雷,紧接着就下起了倾盆大雨。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意,今年以来的第一场春雨,不但下得非常急,而且下得特别大,同时也为那刘凤会,淹没了行动的踪迹。

  突降倾盆大雨,现场冲刷一新,继续勘查搜索,已经毫无意义。鬼子和警察早在下雨之前,都穿上了随身携带的雨衣,就连那只警犬狼青,也披上特制的雨具。宫野一郎当即下令:命山本寿夫指挥所属部下,把军警尸体抬到卡车附近;命两个科长催促所属部下,迅速向卡车靠拢集结待命;命前田正路打发一个部下,派两辆马车拉回警察尸体。

  地处荒郊野外,等到夜幕降临,会有野狼出没,尸体必须集中。小鬼子散落的尸体,加在一起共十九具。这最近的只有一百来米,可最远的却有三四里地。抬着走没有担架,脚下又一跐一滑,只能横着迈小步,一步挪不了半尺。山本寿夫看着是又气又急,干脆命令士兵换班扛着走。扛着走一组得三人,要有两人抬起尸体,放到另一个人肩上。

  等宫野一郎来到近前,小田横泽立即报告说:“报告局长,根据初步勘查,发现以下几点:一、第一现场的袭击者,只身藏在柳条丛中,首先开火的是洋炮,随后射击的是匣枪;包括洋炮在内,接连只打五枪,枪法非常精准,都是一枪毙命。二、洋炮事先装上枪药,此人原本准备打猎,看见骑兵追赶百姓,这才突然动了杀机;除了洋炮之外,私藏违禁枪支,早就图谋不轨,或有劣迹行为。三、所有参战警察,全都死于非命,绝非事出偶然,纯属杀人灭口;看来这个亡命之徒,警察当中有人认识,估计不会相距太远,可能就在周围附近。”

  见宫野一郎不动声色,小田横泽仍继续说道:“四、这近处的柳树林子,算是案发第二现场,几个流寇突然开枪,肯定不是此人同伙;否则都在道边,事先埋伏起来,用他来做诱饵,何必多此一举。五、而远处的杨树林子,算是案发第三现场,那帮土匪突然袭击,也许他们早就认识;但是并非同谋,碰巧路过此地,眼看情况危急,出手相救而已。六、破获此案关键一步,目标首选镶黄三屯,然后再向外围扩展,顺藤摸瓜重点排查;看谁家有洋炮,都有谁爱打猎,谁曾经学过武,又有谁当过兵。另外,根据脚印判断,此人受过特殊训练。”

  听完小田横泽的汇报,宫野一郎赞许地说道:“小田君,你的分析很好,很透彻很清晰,我很赞同你的意见。自从担任局长以来,这是在我辖区之内,皇军和警察兄弟们,损失最惨重的一次,只有尽快破获此案,才能告慰这些亡灵。现在天降大雨,道路非常泥泞,都被困在这里,卡车寸步难行。小田君,依你看,我们该怎么办?”

  小田横泽进而建议道:“局长,您看这样行吗,我先了解一下情况,锁定几个主要目标。为了争取有效时间,不给案犯喘息之机,咱把警察兵分几路,徒步开进镶黄三屯,几家几户都同时动手,谁敢反抗就当场击毙。然后集中精力,连夜进行突审,抓对了的立即带走,抓错了的马上放人。”宫野一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的意见。

  紧接着,小田横泽来到关云峰面前,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问道:“请问关副署长,在这镶黄三屯,都谁家有洋炮?有洋炮的人家,都谁喜欢打猎?谁曾经学过武?谁曾经当过兵?我的意思是,即家有洋炮,又喜欢打猎,有谁学过武,有谁当过兵。这些,你现在可都能确定吗?”

  关云峰忙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站在对面打个立正小声答道:“报告太君,这镶黄三屯,就三家有洋炮。一是刘凤会,二是顾恒年,三是佟子健,他们都喜欢打猎,而且关系特别好。刘凤会小时候离家多年,据人们猜测可能学过武,虽说从来没有当过兵,可举动行为倒像个兵。”

  对这种似是而非的回答,小田横泽听后很不满意:“关桑你应该明白,我在做案情调查,任何人所说的话,都将被记录在案。个人偏见的不要,隐瞒实情的不要,模棱两可的不要,胡说八道的不要。我再问一遍,这个刘凤会,学没学过武,当没当过兵?”

  关云峰苦笑了一下,只好耐心地解释道:“太君,请您息怒,我用脑袋担保,就这个刘凤会,谁也说不清楚。我要说他没学过武吧,可身上好像有些功夫;我要说他没当过兵吧,可行走坐卧倒像个兵。我只知道,此人一贯桀骜不驯,在他眼中旁若无人。”

  小田横泽摆了摆手,很不以为然地说道:“桀骜不驯也好,旁若无人也罢,那些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与本案没有任何的关系。你的实话告诉我,刘桑顾桑和佟桑,有人私藏违禁枪支,他们谁的嫌疑最大?换句话说,依你看来,谁的手里会有匣枪?”

  关云峰话里藏刀,含而不露地说道:“太君,这没有真凭实据,也不好乱加猜疑,可我敢向您保证,在这三个人当中,顶数那个刘凤会,不但洋炮打得好,而且胆子特别大。至于私藏违禁枪支,那顾恒年和佟子健,就是借俩胆子,量他们也不敢。”

  小田横泽心里明白,关云峰的言外之意,刘凤会的嫌疑最大,于是往下接着问道:“有洋炮人家的住处,在屯子的准确位置,你都是否清楚,能够找得到吗?”

  刚才刑侦警官问话,关云峰是顺水推舟,不露声色借题发挥,这回他却直接答道:“有的时候执行公务,经常来到镶黄三屯,这三家的住处,我都一清二楚。”

  小田横泽点了点头,拍拍关云峰的肩膀:“那好,就这样,我知道了。我刚才问过你的话,暂时对谁都不要讲。你再好好想想,他们这三个人,和谁关系最密切,平时喜欢上谁家,如果他们都不在,应该到哪去找他。”说完,转身就向宫野一郎走去。

  关云峰的心里当然明白,小田警尉号称破案高手,经过刚才一番现场勘查,一定是发现了重大线索,看来刘凤会这个兔崽子,狗胆包天其中嫌疑最大。妈的好小子,咱就等着瞧吧,只要你落在我手上,老子为报前年蒙羞之仇,这回非得把你置于死地。

  这里所说的蒙羞之仇,那是在前年秋收过后,任景章的堂姐小两口一合计,东拼西凑的好不容易弄俩钱,把三间草房腾出西头两间,收拾收拾就开了个小酒馆。农历九月初九挂晃那天,几个亲戚朋友前来喝酒,照价花钱就算捧个人场。关云峰是不请自到,特意赶来镶黄三屯,要了半斤烧酒两个炒菜,没人理他只好单独一桌,心怀鬼胎自斟自饮起来。

  任景章的堂姐有几分姿色,关云峰几次引诱都没得手,刘凤会也早就听说过,对他的到来格外提防。就在他掏出洋火点支烟卷,乘人不备往下一抖的时候,却被邻桌的刘凤会反手抓个正着。人们从他的洋火盒和炒菜里,却发现几只用油炸过的苍蝇。刘凤会讥讽地说道:“想要讹人是吧,吃不起就别来,快点儿给钱吧。”对此,关云峰一直怀恨在心。

  经过这通折腾,种种迹象表明,重点嫌疑目标,现已浮出水面。刘凤会和顾恒年以及佟子健,只因他们即有洋炮又爱打猎,简直无一幸免都被受到牵连……

  可这三位难兄难弟,作为重点中的重点,嫌疑中的最大嫌疑,此时此刻的刘凤会,正如那谭飞燕所说,其实危险非但没有过去,而且很快还会步步紧逼……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漫卷狼烟
对《第三章 查现场吉人天相》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