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弹劾徒单贞(67)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7-05 点击数:4585次 字数:
  蔡松年之子蔡珪金榜题名。张晖子张渊落榜。右丞相张浩本来不再抱什么希望。汝霖受杖,被取消考试资格,而汝为、汝能止步于第二场考试,真如父亲所言没有进入泰和殿。可是海陵读了汝霖文章,觉得尚有可取之处,就在考试结束后赐张汝霖进士及第,特授七品官左补阙,这多少还是看在了张浩的面子。张家算是挽回一点颜面。
  张浩对儿子为官的告诫是:为官必须要尽职尽责,千万不可虚以应付,否则上负天恩,下愧黎民。但是有一句话要牢记在心,借用一句俗话就是:“干活不由东,累死也无功。”
  张汝霖主要在世宗朝为官,他果得父亲真传,做事熟练敏捷,才能其实不及其父。且将其父练达的为官之道发挥极至,凡是进言都好揣度皇上的意思,皇帝要做的事,必附和赞同;皇帝不想做的事,就语意含混,暗自揣测其真意,看起来很忠顺,其实并不尽职。有大臣说,自古德才难以兼备,有的人“愚而正”,有的人是“智而不正”,难得的是“正而不愚”。世宗曾斥汝霖等人是“愚而不正”。
  赵可也受到海陵任用,仕至翰林直学士。后来海陵发现他博学高才,卓荦不羁,十分欣赏,许多诏令都让赵可起草,同辈都服他用词典雅,其歌诗乐府尤其出色,写在壁板的小词不过是游戏之作而已。
  张榜公布的第二天,海陵就宣召今科中第一甲的进士。众进士做了天子门生,当然也少不了拜谢恩师,何况今年的榜单是海陵亲定的。海陵见状元吕忠翰恭敬有礼,举止沉静,心里十分喜欢,夸奖鼓励几句。
  又见蔡珪憨厚寡言,有乃父之风,与之言谈发现蔡珪博识善辩,十分欣赏。后来当着蔡松年的面夸赞其子。蔡珪因家累重,父亲又不经产业,就一直不求调任,直到蔡松年任了宰执,才除授澄州军事判官,后来迁为三河主簿,后又回京任翰林修撰。蔡珪以学识广博,善于辨析著称。凡是斟酌朝廷制度损益,都由蔡珪编类详定,他是法令制度的检讨删定官。
  探花郑子聃上前拜见时,海陵见其英俊洒脱,知其不凡,就问道:“朕听说众人议论卿此番科考得中第一甲第三名,是委屈卿了,不知卿以为如何?”
  郑子聃道:“臣以为应中状元。”
  海陵听了很不以为然,命将吕忠翰的试卷给郑子聃看,问:“卿以为状元文章如何?”
  郑子聃看了一遍,道:“一般吧。”
  海陵看了一眼旁边的吕忠翰,命人将郑子聃的试卷给吕忠翰看,吕忠翰看罢道:“子聃之文果然超拔出众,臣曾读过子聃其他文章,比这篇佳者甚多。臣得中状元实属侥幸。”
  海陵笑道:“忠翰果然是忠厚君子。”又转而问郑子聃:“朕听说卿自小就以作赋闻名,卿认为作赋之事如何?”
  郑子聃大言不惭道:“甚易。当今举子作赋,臣位列第一。”
  海陵见郑子聃如此自负,心里有点不高兴,就说:“朕再给卿一次展才的机会。明日,朕使翰林中人与卿同试,如果能中第一,朕不惜高官厚禄,重用于你。如果技不如人,则要闭门思过。”郑子聃慨然应允。
  第二天,海陵临时点名,让二三十位当朝有文名的朝官与郑子聃同殿应试。这里有翰林修撰綦戬、修起居注杨伯雄、应奉翰林文字学士杨伯仁、翰林直学士王竞、应奉翰林文字李希颜等人。应试毕,马上选几名读卷官细审文章,当晚众人就将试卷全部评议完毕,排出位次。打开第一名试卷题封看时,赫然写着“郑子聃”的名字。海陵十分惊奇。不久,连升郑子聃官阶三级,除翰林修撰。
  吕忠翰同样受到海陵的重用,特授他为左补阙,后擢大兴县令,再迁礼部员外郎。
  科考结束后,御史大夫高桢弹劾大兴府尹徒单贞不法。
  原来徒单贞自迁都中都后,就被任命为大兴府尹,同时还兼着都点检一职。徒单贞手下有一个小小的推官名纳合乌鲁。这纳合乌鲁正是脸上有疤、因罪罚在中都服劳役、曾拦海陵马喊冤的那一位。海陵迁都后为给染病的永宁宫太后祈福,赦中都囚徒。乌鲁遇赦后,接母亲和儿子住在了中都,弃了旧业,跟一个汉人合伙干起了布匹贸易,经常奔走在金宋边界,后来积了些钱财,又续了弦。其实最让他挣钱的一个买卖是倒卖徽宗书法。
  原来宋徽宗被掳到金国后,安置在五国城居住。金朝每逢年节,也给他一些赏赐,有时也有一些特别的优待,甚至金国君臣娶纳了徽宗的女儿等事,徽宗都要依例给金国朝廷上表称谢。后来金国人发现徽宗书法很受宋人喜欢,就假借朝廷之名不时赐给徽宗一些吃用的小东西,徽宗每有所得,只得例写谢表。这些谢表被金人送到榷场高价卖与宋人。后来徽宗死了,有人就让钦宗写,可是钦宗的书法没有名气,卖不上高价钱。和乌鲁合伙做生意的那个汉人让乌鲁想办法把散在各处的徽宗谢表收购来,再加价卖给宋人。后来乌鲁实在收集不到了,那汉人又给乌鲁出主意让他找高手仿瘦金体假冒徽宗遗迹,这个办法最初还奏效,时间一长,被人看出,信誉大损,宋人检查时也格外细心。乌鲁只得放弃了这条生财之道。后来乌鲁厌倦了经商,托人入了大兴府当一名六案司吏。因为乌鲁认识汉字,又升为都孔目官,知事,后来升任从六品的推官,负责大兴府内户、刑案事。他曾随徒单贞围猎、办事,表现突出,引起徒单贞的注意。原来还是旧相识,于是将乌鲁升为府判,在自己身边咨议参佐,纠正非违,纪纲众务,分判吏、礼、工案事。
  这一年,朝廷将一些陈旧不甚重要的公文撤出来暂放在大兴府藏库内,乌鲁意外发现其中竟有天会年间徽宗的各类上表。于是勾结都监和库吏将这些表章盗出再高价卖掉。乌鲁也害怕事泄,就私下里告诉了徒单贞,还假装请死,说是自己一时贪心。
  徒单贞为人有几分侠义,待人宽和,无论在朝廷还是在官府,人缘极好。乌鲁料想徒单贞不会真的置自己死罪,果然徒单贞说只要不再偷了,他就既往不咎。徒单贞想这些陈书旧表也没有什么大用,既放在大兴府里,早晚也是要毁弃的,也就没把这事往心里去。
  乌鲁得了偏宜哪肯收手,为了感谢徒单贞,又亲送一些珍奇之物及金银到驸马府上。徒单贞看了这些财物,大笑道:“我一堂堂大兴府尹,殿前都点检,皇帝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大金国驸马都尉,太子少保,会看上你这一点东西?为你这点子东西沾上个‘赃’字?不要!快收起来,让人看到,你我都有莫大之罪。”后来这些东西乌鲁送与了都监、库吏。
  徒单贞手下人渐看出他宽容不严,多有经营一些小勾当的,徒单贞一概不问。
  徒单贞为政怠惰之事终被告发到海陵案前。因徒单贞兼着都点检职,海陵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这天海陵召徒单贞到跟前,对他说:“你自幼常在朕左右,颇有微劳。近日你荒怠政事,纵容不法,树立私恩。凡人富贵而骄,不知检束己身,这都是自取灭亡的征兆。你如果不制约己心,将会无所不为。赐你死,你也没有什么话说。”
  徒单贞以为海陵要杀他,吓得伏跪在地,抓着海陵的衣角,只是哭号。
  海陵即命解除徒单贞都点检一职,仍为大兴府尹。徒单贞谢恩不已,海陵道:“朕念及公主与朕同胞,所以少加惩戒。今后要以勤政自勉,朕还会有所考虑。不然的话,就贬黜你归田里。”
  徒单贞站着,呆着脸默默的听着。人若以貌取人,徒单贞必是乞丐流民一类。他面色偏黑,两眼有点外突,大鼻头,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两片厚嘴唇,仿佛置气似的,一片朝天,一片向地,中间的两排大牙永远做着和解的工作,却从不见效。因其张嘴露齿,双目时常无神,看起来就像个傻子。此时海陵看着这张呆脸,虽然知道这个家伙心眼儿多得很,却还是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徒单贞仿佛知道海陵为什么笑,面目表情地强令两片嘴唇和好。
  一个月后,海陵恢复了徒单贞都点检职。
  海陵不重罚徒单贞除了自小结下的情谊、太后的嘱托外,还另有缘故。徒单贞也是名将之后,当年梁王宗弼收复河南陕西之地时,海陵与徒单贞都在军中,徒单贞在战场上倒不是个胆小鬼,颇显智勇。海陵早有对宋用兵之心,而灭辽亡宋时期的那些叱咤风云的金国名将凋零殆尽,朝中有作战经验的人已属难得,何况像徒单贞这样可以充分信任的人更是不多,海陵岂能轻易言杀?赐死的话也不过是吓唬徒单贞而已。
  乌鲁、都监、库吏受杖刑不等,充军。
  这年五月发生了日食。海陵避正殿,放百官一天假。两天后,下诏自今起每月前七天不奏刑名,诏命宫内尚食官进馔不进肉。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弹劾徒单贞(6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