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定哥骂帝(61)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6-21 点击数:2555次 字数:
  海陵贵妃唐括定哥没有依礼去拜见皇后,她开始后悔入宫了。对皇后的花珠冠和声势威赫的封后仪式也不抱幻想,她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海陵挂在她头前的红萝卜,他把她当成了一头驴。在阿城离宫的这段时间里,海陵竟没有到她这里来过,甚至动议要立她为后都没有跟她知会一声。她得知此事后,以为那根红萝卜终于可以咬到了,虽然看起来颜色已然寡淡,里面也一定糠出空隙了,可是总算要吃到嘴里了。后来阿城回宫了,定哥知道就是糠心萝卜也没有她的份了,只能对付咬几口萝卜缨子。所谓议立新后的举动,完全是做给阿城看的。为了刺激阿城,海陵丝毫没有顾忌定哥的感受。幸而定哥天性高贵,在嫔妃鄙夷和嘲笑声中也能昂然而过。
  阿城回宫后仍然做着她的皇后,阿里虎也照样做着她的昭妃。定哥先前还担心皇后回来会收拾她,她做好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准备,可最终却是无人理睬。她整日枯坐在临芳楼里,思前想后,越想越后悔不该杀了乌带。现在她才知道海陵虽狠,还是吓唬人的时候居多。如果当初自己执意不肯,海陵也不会真的杀她全家。蒲速婉不是也没奉旨吗?海陵也没有把她怎么着。海陵想杀乌带很容易,显然他还有所忌讳,只是当初自己太不了解海陵了。如果是今天的自己,她一定会把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甚至比莎里古真还会惬意。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自己错就错在不该让海陵霸占了自己。如果让他偷,她既可有乌带,也可有海陵,还可有阎乞儿。要风光有风光,要自在有自在,要安稳有安稳,要刺激有刺激,可是现在是鸡飞蛋打,一样也没了。
  最后定哥决定让贵哥转告海陵说自己不要做皇后了,也不要做贵妃,请求出宫回家。海陵不许。定哥自己收拾东西,也要像阿城一样不辞而别。可是自阿城出宫后,皇宫的大门已经不可能再向后妃们打开了。定哥只得回来,又气又恨。心里郁闷,忍不住时就打骂宫女泄愤,连贵哥也不免常受笞责。她整天将自己关在临芳楼中,既不出门,也不妆洗,只是一味地闷睡,要么就没完没了地吃,把自己搞得胖走了形。
  一天吃过晚饭,定哥懒懒地坐在露台上搂着一个小银盆磕核桃,将核桃皮随意到处扔。她撇着嘴角,目光散漫,好像将眼前鳞次的殿宇和远处弥漫的鱼藻池尽收眼底,又好像一无所见,一无所知。
  忽然楼下晃过来了移动的龙辇和一大群五彩斑斓的衣裙。定哥撇了吃食,定睛一看,果然是海陵正与阿懒坐在辇上,一群嫔妃宫女步行跟随着往鱼藻池方向而去。原来海陵被迫遣阿懒出宫后,没多久,又偷偷派人接她入宫。萧裕自迁中都后,就再不过问后宫的事情了。
  定哥站起身来,将半个身子探到露台外面,将手里的核桃皮扔向龙辇,大声咒骂:“你个缺德挨刀、狼掏天杀的,把我骗到这个鬼地方!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海陵和众人抬头一看,吓了一大跳。一张肥白的大圆脸旁乱垂下一大绺乱发,乱发因为主人的发力,也跟着使劲狂舞,加强着主人制造恐怖的效果。阿懒认出是定哥时吃了一惊,道:“唐括贵妃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海陵道:“她疯了,别理她。”
  车辇与众人又缓缓地移动了。定哥见没人理睬,不由得怒气冲天,大声诅骂道:“烂泥里打滚的猪狗,香的臭的,老的少的,全往窝里划拉。头发都白一半了还给侄子劈着大腿,反正也老了,要什么脸啊?侄子就是比老叔过瘾呀。到宫里做什么来了?是皇后还是嫔妃啊?就是当粉头来了吧?”
  众人听了,吓得都低下头,不敢看海陵和阿懒,海陵全装作没听见,可是阿懒受不了,涨红了脸,掉下了眼泪。
  海陵抚慰道:“你别听她胡言乱语!‘妻母报嫂’我族自古有之,有什么可羞耻处?且朕是皇帝,幸不辱没你。朕这就封你为妃,让你在宫里住得名正言顺。”
  阿懒擦擦眼泪道:“郎主不要因为臣妾的缘故伤了国体。臣妾难过一阵儿就好了,不往心里去。”
  海陵还是十分过意不去,不久果然封阿懒为昭妃。萧裕也不闻不问,他早没有心思管这些事了。
  再说定哥那里喊哑了嗓子,也没人理睬,跌坐在阳台上喘粗气。
  贵哥本来在自己的屋子里,听到定哥骂街,以为又跟哪个侍女发火,后来细听方知骂的是海陵,忙放下活计起身向楼外看。见海陵车辇已经从楼下走过去了,就过来对定哥说:“贵妃您也该自重些。这样咒骂郎主,对贵妃又有什么好处?您整日里头不梳、脸不洗,衣服也不换,就是郎主哪一天想起了贵妃,来这里走一趟,看见贵妃这个样,不得惊了驾?哪还敢到贵妃这里来,更不要说亲近了。连奴婢们看着都不像个样,贵妃也该收拾收拾了。”
  定哥骂道:“你一个下贱的奴婢骚货,也敢来教训我?别以为郎主摸了你两把,你就有了身份了。这个宫里,哪个宫女、奴婢没被郎主摸过?郎主是个什么东西!连个肮脏的厨娘都能看上。你以为他就喜欢你了?你若想男人,别指望郎主,到外面找一个去吧!”气得贵哥转身就走。定哥嘴里依然骂个不停,让宫女将贵哥的东西搬出自己的寝宫,上别院居住。贵哥也乐得离了她,就移住在临芳楼下一处偏僻的小室里。
  贵哥被撵走后,定哥百无聊赖,又无计可施,别无指望,只有一个阎乞儿还可以想一想。她知道乞儿也跟着到了中都。现在就在自己儿子乌答补的府里当差。只是不知阎乞儿在自己离开后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婚娶了没有。想到往日与乞儿的缠绵情爱,乞儿的俊俏可人,竟有些按捺不住了。可是怎么才能联系上乞儿呢?现在贵哥是指不上了,反倒还得防着点。
  定哥整日琢磨,这日见内侍药师奴与厨婢端着饭菜进楼来了。定哥心生一计。忙回屋里,取过铜镜,照了照自己的面容,吓了一跳。只见镜中一个形容狼狈、面容苍老的女人呆望着自己。定哥将铜镜放下,自言自语道:“这副模样,别说是完颜亮那条恶狼,就是阎乞儿那个狗奴也未必看得上我了。”
  定哥命侍女给她烧洗澡水。侍女还吓了一跳,下去准备了。药师奴与厨婢已将午饭摆好,请定哥道:“午膳已备齐,请贵妃娘娘用膳。”
  定哥看了看药师奴,想了想,道:“好,我这就去。你先去给我接一盆水来,我要洗脸。”
  药师奴不知何意,只得去端了一盆温水进来。定哥仔细地洗了脸,画眉点唇。然后将头发解开,自己梳头,有纠结难理的发丝就干脆揪折或剪断,最后让宫女给她辫成一个大辫,也不盘髻,就垂在身后。站起来对药师奴说:“我们吃饭去。”药师奴惊愕地望着定哥,看着她走出了房门,才如梦方醒一般,忙跟了出去。
  定哥一边吃饭,一边问药师奴:“你是哪里人呢?”
  药师奴道:“小奴是会宁府人。”
  定哥又问:“什么时候进宫来的?在哪当差?”
  药师奴道:“小奴是迁都那会进来的。在尚食局当差。”
  定哥道:“中都还有亲人吗?”
  药师奴道:“只有一个远房的兄弟,现在符宝郎府上当差。”
  定哥道:“哪一个符宝郎?”
  药师奴道:“就是贵妃娘娘的公子乌答补符宝郎。”
  定哥一听,心中大喜,不想竟有如此巧事,笑道:“没想到你们兄弟两个竟都在侍候我们母子。以后若有什么难事,尽管开口跟我说。虽说郎主不常到我这来了,可在这个临芳楼里,我还是女主人。就是有事向郎主求一声,郎主也不会卷了我的面子。”
  药师奴跪下道:“小奴谢贵妃娘娘。”
  定哥吃罢了饭,将几样没动的饭菜都赏给了药师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定哥骂帝(6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