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挑拔不成(60)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6-19 点击数:2372次 字数:
  皇后回宫的第二天,各殿阁的妃嫔纷纷来看望皇后,送来各种各样的吃用礼物。
  昭妃蒲察阿里虎私递物信之事,海陵交由皇后阿城处置,没有再追究。而阿城不过告诫叮嘱她一番而已。阿里虎因定哥告状吓得不轻,幸而有惊无险。她心里恨透了定哥,就想和阿城说说心事,可是从兴圣宫来的元妃大氏、宸妃萧氏、丽妃耶律氏,还有后进宫的昭仪乌古论氏、昭媛耶律察八、充媛耶律氏、修容安氏等海陵嫔妃都挤在隆徽殿内,一时不便,只好等着众人散去。
  阿城见众人陆陆续续都走了,只有阿里虎还趴在桌上,抱着一颗大松塔,抠松子嗑着吃,没有一点要告辞的意思,就说:“你怎么还不回去?我这里闹了半天了,也想歇歇了。”
  阿里虎扔了松塔,爬上炕来。皇后宫中的宫女端来水盆,拿来手巾请阿里虎洗手。阿里虎看了看自己黑糊糊的手指,拿过手巾在水里沾湿,使劲擦了两下,就将手巾扔进水盆里,对宫女说:“行了。”
  阿城道:“你就不能好好洗洗?上次嗑松子手也没洗就上炕,弄得我这炕上到处都是黑手印。”
  阿里虎道:“洗干净了。”
  阿城道:“我看看。”
  阿里虎一伸手,转身叫胜哥,给她投投手巾。胜哥将投好的手巾递给阿里在虎,阿里虎手心手背地狠擦了一遍说:“这回干净了。”将手巾扔给胜哥。
  阿城也不检查,道:“你不回阁,又上炕做什么?”
  阿里虎道:“我想跟娘娘下回棋。”
  阿城道:“我累了,不想玩了,再说我也下不过你。我想睡一会儿,晚饭后你再来吧。”
  阿里虎道:“我陪你玩抓嘎拉哈行不行?”
  阿城想了想,她确实有很长时间没摸嘎拉哈了,就笑了。
  阿里虎点着阿城道:“就知道你好这口。金缕,把你们这里的嘎拉哈都拿出来给我们玩。”
  阿城道:“我这里嘎拉哈可多了。铜的太沉,抓着费劲;玉的就是摆设,滚地上就碎了,还是拿一副狍子嘎拉哈吧,玩着最合手。”
  金缕取出四只染成红色的狍子嘎拉哈和一只缝纫得很精致的小口袋。
  阿里虎拿过小口袋问:“里面是什么?”
  阿城道:“是五谷。你放心,不会给你玩棉花口袋。”
  阿里虎笑道:“上次跟你玩嘎拉哈,你弄来一个棉口袋,越想抓越抓不住,还不如放石头呢!本来我是赢的,就因为口袋没接住输了。”
  阿城也笑道:“白长了那么大一双手,连个口袋也接不住。”
  阿城侍女金缕和阿里虎侍女胜哥上前为两人铺好坐垫和靠垫,又在二人中间铺上一块毡子。阿城看了一眼一身男子装扮的胜哥说:“胜哥个头高,穿上男子衣服,更像个帅气的男孩了。”
  阿里虎说:“胜哥喜欢这么穿,我也喜欢看她这个样子。金缕为什么不穿男子衣服,也扮个假厮儿?”
  金缕笑道:“奴婢没有胜哥的身量,穿上男子衣服,她们都笑我。”
  阿城接过金缕递过的四只嘎拉哈,合在两只手掌里晃动,道:“宫里穿男子衣服最好看的就属胜哥和贵妃阁里的贵哥了。”
  说着将手中的嘎拉哈撒向炕上的毡上。阿里虎看了一眼道:“两个珍儿。”将那四只嘎拉哈都拾起,也合在手掌中摇晃,边摇边道:“娘娘,你还有心情夸贵哥?你现在看明白了吧,定哥为了坐你的位子,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得跟她争,不把她治死,最少也要像高氏那样给撵出宫去。”
  阿城道:“快扔吧!都要晃娄了。我怎么跟她争啊?我下棋都赢不了你,还能争过一肚子花花肠子的定哥?”
  阿里虎也不扔了,两手握着嘎拉哈道:“娘娘那些汉人的书都白看了?前朝那些皇妃帝妻是怎么你死我活的?你用个一招半式的,就够定哥喘一阵子了。要不然就找她个错,治她的罪,你懒得找也没关系,编派一个错也行。你也学学郎主,郎主想杀谁,不就略施小计吗?你尽管编,我给你打证言,事后我还不要赏。收拾了定哥,我能安心过日子就是报偿了。”
  阿城不爱听,一拍阿里虎的手,将她手中的嘎拉哈都打落下来,道:“你省省吧,我还想过安心日子呢,谁都不容易。你一个珍儿也没有,我先来。”
  阿里虎看了一眼,果然四只嘎拉哈两只是轮儿,两只是坑儿,一边把口袋扔给阿城,一边急道:“你还可怜她?她也值得可怜?有她在,你还想过安心日子?”
  阿城手心里握着嘎拉哈,一转手腕撒在炕上,二人一看,三个背儿,一个轮儿。阿城将口袋用手心托着,向空中一抛,一边看着口袋,一边用手摸索着是轮儿的那只嘎拉哈也翻成背儿,然后接住落下口袋,口里还说道:“如果郎主想让我当皇后,定哥奈何不了我;如果郎主不想让我当皇后,想让定哥当,我再绞尽脑汁也没用。”阿城又一抛口袋,同时将四只嘎拉哈全收在手内。
  阿里虎道:“你不绞脑汁才没用呢。你就这么干挺着,听天由命,这皇宫里多少人瞧着你这位置,你这么窝囊退让,早晚让人算计了。你没听说过‘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阿城道:“既然你知道宫里的女人多,还劝什么?走了一个定哥,还不知会来几个什么哥,我哪里应付过来。‘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由她去吧。”
  阿里虎生气道:“郎主怎么选中你当皇后了呢?就玩嘎拉哈能。娘娘跟郎主太不一样了,郎主干什么都不愁,你干什么都犯愁。”阿里虎看着阿城只顾玩嘎拉哈,更生气了,把炕上摆好的嘎拉哈一下子都划拉倒了,“你有本事跑出宫去,就没本事收拾定哥?我看你早晚得毁在定哥手里。”
  阿城也不恼,拾起嘎拉哈重玩,一边笑道:“我只能毁在郎主手里。你别以为郎主是个傻子,谁说什么他都信,万一没说好,备不住他还要往反里想。他要是让我们几个争风吃醋的女人搞晕了头,还当什么皇帝?”说着坑也都翻遍,一次都没有失误,阿里虎斜着眼睛看,生气之余还指望着到阿城在翻珍儿和轮儿时会失误,竟一点差错也没有。
  玩完了一圈,阿城说:“你玩不过我。快走吧。我要睡一觉。”见阿里虎还心有未甘,就说:“你不用担心,凡事尽好自己的本分,其它的就顺其自然。一动不如一静。老百姓的话说得好‘恶人自有恶人磨’,咱们犯不上与恶人同归于尽。”
  阿里虎叹了口气道:“可是老百姓也说了‘好人不长寿,坏人活不够’。”
  阿城道:“那就不是你我能管得了的了。”
  阿里虎道:“那好人就挺着让人坏人欺负啊?”
  阿城道:“怎么会呢?打狗自有打狗棍。”
  阿里虎看见金缕过来收拾东西,就说:“你这嘎拉哈我还没摸呢,说不定我也会玩一圈下来不会坏。”
  阿城将口袋扔给阿里虎,道:“那你玩个我看看。”
  阿里虎才扔几下就抓漏了一只,不顾金缕拦着,硬是又扔了一次,这回既动了不该碰的嘎拉哈,又跑了码头,没接住口袋,索性将嘎拉哈往炕上一扔,对金缕说:“金缕,你们的嘎拉哈是认人的还是你做了什么手脚,怎么我一玩就坏?你主子玩时你打了掩护吧?”
  金缕笑道:“娘娘心思没在抓嘎拉哈上,倒疑心奴婢。胜哥在这里呢,奴婢打没打掩护,娘娘问她,我说了娘娘也不信。”说着收拾了嘎拉哈和口袋。
  阿里虎对阿城道:“你这个丫头倒是比你性子泼辣。有事让她出马替你吵架,还能有些胜算。”说着就起身下了炕道:“算了,我也不管了。只是定哥在宫里,我这日子过得太憋屈!”
  阿城见阿里虎终于起身要走了,她真是有些倦了,就边摘钗环边道:“你以为定哥走了,你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阿里虎道:“我也不管什么定哥不定哥了,谁愿意告我就告去,反正人活百年也得死,我也没见着谁活过乌龟王八的。”
  阿城笑道:“你要能和乌龟王八比,日子就好过多了。”
  胜哥给阿里虎穿上外套,金缕给阿城拿枕头放在炕上,顺手收拾阿城卸下的首饰。阿里虎忽然看到了那支龙簪,叫住金缕,从金缕手中小柳条筐里拿过龙簪反复地看,道:“好家伙,摔了一支凤的,又赏一支龙的,摔得好!还得摔!我说你怎么就不把定哥放在眼里呢,原来心里有数啊。”
  阿城过来夺那龙簪,道:“你少胡说,千万别四处张扬去。”
  阿里虎一扬手,不肯把龙簪还给阿城,道:“你跟我说实话,我就把簪子还你。”
  阿城只得坐回炕上,无可奈何地问:“还说什么实话呀?刚才说的不都是实话?”
  阿里虎索性脱了外袍,扔给胜哥,一条腿屈坐在炕上,一条腿立在地上,问:“我问你,你在宫外这几天是不是特盼着回宫?”
  阿城道:“是啊,当然盼啊。”
  阿里虎道:“你还是恋着皇后的位子呀。”
  阿城笑道:“谁让他是皇上呢。”
  阿里虎来了劲头,干脆上了炕,蹭到阿城身边,问:“你是不是挺稀罕郎主?”
  阿城道:“是啊,我都爱死他了。”
  阿里虎一推阿城:“说正经的呢。”
  阿城道:“是正经话啊,你以为我逗你玩呢?”
  阿里虎臊了一下阿城的脸,:“哎哟,真不知害臊!”
  阿城笑道:“你还恬脸说我不知害臊?”
  阿里虎说:“我跟你是两回事。你是玩真的。”
  阿城道:“你那是假的?”
  阿里虎说:“我意思是你动真心,这很危险,你要知道。有点事儿心里边就很闹,有时候是要玩命的。”
  阿城道:“我愿意为他死。”阿城已全无困意了。她从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她对海陵的感情,今天说出来,感觉特别痛快。
  阿里虎拍着大腿道:“天呐!真没看出来,郎主这么勾魂吗?那他左一个右一个今儿一个明儿一个的,你不生气?”
  阿城道:“也生气,可不知怎么回事,过一阵子就全都笑纳了。”
  阿里虎道:“你就真的不在乎?”
  阿城道:“不是不在乎,是没办法,只好认了。我又离不开他。”
  阿里虎下了炕,边穿外袍边说:“可他却能离得开你。你要想好,别太傻了。男人是什么?他乐我也乐,还能混口饭吃。”
  阿城道:“你把女人说得太不堪了。”
  阿里虎边往外走边说:“我也没见过哪个女人活得‘堪’的,别说我,你也是。”
  胜哥匆忙向皇后行了个礼,跟在阿里虎后面回去了。
  定哥的立后之议无疾而终,定哥彻底绝望了。
  徒单恭因护佑皇后有功,进太师,封梁晋国王。
  不久,蔡松年将交钞的设计、管理、使用等方面计划上奏给海陵,海陵又与群臣商议调整,不久即在金国流通交钞。
  金国交钞分大钞小钞两种,与铜钱并用。第二年金国设立商印造钞引库及交钞库,各设库使一人,副使一人,判一人,都监二人负责交钞制造、使用和监督。规定伪印交钞者斩,告捕者赏钱三百贯。以七年为限,纳旧易新。从此中都、边贸更加繁荣起来。
  海陵重赏松年,并升任松年为户部尚书。因为松年世家在宋为官,海陵有心平定江南,就在年末又派松年为宋贺正旦使。他想让宋国诸臣看看汉官在金国也一样受到重用。
  后来海陵又铸造了“正隆元宝”铜钱,收集民间铜器,严禁铜外流。
  这年十一月一日,定州献嘉禾。海陵皱眉道:“不是早说过不要再上报什么祥瑞之类的事吗?怎么又送来了?”大臣们不敢回话。海陵道:“朕当时只是口谕,没有下诏,地方官不知道。让翰林院草诏,自今以后不得复进。这类特异之物不过天缘凑巧而成,附会于国事都是无稽之谈。”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挑拔不成(6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