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皇后回宫(59)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6-17 点击数:2471次 字数:
  蔡松年告退后,海陵又琢磨起那首《石州慢》来。反复吟咏,不由又想起阿城。自阿城出宫,海陵心下烦恼,几次想宣召阿城回来,既担心阿城一时倔强不肯奉旨,又担心阿城回来恃宠更加难制,就一直犹豫不决。又恨阿城不肯认错服软,非得自己先开口不可。这既提不起又放不下的感觉实在难受,又听说阿城已离京两天,也不知要上哪里去。终于忍不住,命梁珫召来徒单恭要问个究竟。
  徒单恭拜见了海陵。海陵赐座,先关心地问问他身体起居,徒单恭一边回答,一边偷眼细看海陵神色。海陵问了几句没什么问的了,沉默片刻,问:“阿城可好?”
  徒单恭忙道:“阿城回到家里,就悔恨万分。说自己愧对皇上的厚恩,本来还指望陛下宽恕,没想到陛下降她为庶人,断了她的念想。每日里只是啼哭,茶饭不思,寻死觅活。现在已病在床上十来天了……”
  海陵越听越气,打断徒单恭的话,怒道:“病在床上还能纵马行猎?她但凡有一点思过之心,也不会擅自出宫去了。你信口雌黄,欺君罔上,不想活了吗?”
  徒单恭吓得忙跪倒道:“老臣糊涂,罪该万死。阿城确实没有病在床上,可是她得了不着家的病,除了睡觉,她在家里一会儿也呆不下。不是去串门子走亲戚,就是去捕鱼打猎,越打心越野,一连几天不回家,还要和臣的小妾去黑峰山猎野猪。”
  海陵惊道:“黑峰山那里时常有虎熊出没,岂是女人去的地方?”
  徒单恭道:“臣的小妾本不想去,实在没有办法才答应的,如果不答应,阿城就要去宋国……”徒单恭说到这里吓得忙住了口,手捂着嘴,呆住了。
  海陵本来站起来,正要扶徒单恭起身,一听这话手停在半空,盯着徒单恭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你说,阿城要去宋国?”
  徒单恭吓得不敢起来了,哭道:“陛下恕罪。阿城这个孩子完了,老臣看她一心要作死,全不顾念她老父一把年纪……”
  海陵硬把徒单恭拽起来,推到座位上,恨道:“你当父亲的就由着她撒野胡闹?”
  徒单恭道:“老臣就有这么一个闺女,她打小就把老臣降服住了,老臣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只听陛下的话,求求陛下救救她,召她回来,让她醒醒吧。”
  海陵道:“你还不知道阿城,性子左强,不知深浅,脾气上来,生死不顾。只怕我叫她来,她不肯来。”
  徒单恭一听海陵说召不来阿城,来劲了:“皇上让她来,她敢不来!不来,一条绳子绑也绑来了。皇上如果要抓她回来,就快派人去吧。前两天她已经和小妾带着几个人去黑峰山了,现在只怕是要到了,皇上要是去的迟,只怕她就成了熊瞎子的肉饽饽了。”
  海陵听罢,一言不发,起身走出宫外,徒单恭爬上炕,直跪在炕沿上,伸长脖子向窗外看。只见海陵正跟蒲察世杰比比划划地说着什么,又叫过梁珫说了一会儿,待世杰和梁珫领旨走了,海陵才转身进了殿里。徒单恭慌忙从炕上爬下来,站到刚才海陵赐座的椅子旁边。
  海陵进来,挥手命徒单恭坐,自己却背着手像拉磨似地来回走。走了几个来回,才脱口说道:“阿城这个女人哪都好,就是有时候做事不知轻重。”
  徒单恭看海陵来回走看得都有些头晕了,就使劲闭了一下眼,晃了下头,道:“都是老臣的罪过,皇上多教导她,她一定能改好。”
  第二天傍晚时分,阿城被带进皇宫,果然是一身行猎打扮,没有受绑。隆徽殿的宫女听说皇后回来了,都蜂拥跑出来。阿城由亲兵引着进了隆和门。阿城的贴身侍女金缕看到阿城,只是流泪说不出话。大家簇拥着阿城进了殿,让阿城坐在平时坐的位置上,问长问短,吵吵嚷嚷,还有人偷偷告诉阿城,郎主时常站在昭阳门口望隆徽殿。正说笑着,只听梁珫高唱着:“郎主驾到!”立刻殿内鸦雀无声,众宫女悄悄退出去,连金缕都不肯留下,笑着对阿城点头。
  海陵进来,梁珫和内侍们也都退出去了。阿城站起来,看着海陵。阿城在宫内也很少见到海陵,平时也不觉得什么。此番出宫才一个月,再见海陵,仿佛隔世一般,心里一酸,竟要流下泪来。低头上前与海陵见礼,强忍泪水,道:“民妇徒单阿城拜见郎主。恭祝圣躬万福!”
  海陵忙伸手相搀,笑道:“皇后为什么要自称民妇?”
  阿城低头道:“庶人之身当然要称民妇。”
  海陵道:“皇后贵为国母,怎么是庶人之身?”
  阿城一皱眉,抬头道:“郎主不是命梁公公宣诏将我废为庶人了吗?”
  海陵一伸手,道:“诏书拿来我看。”
  阿城道:“没有诏书,梁公公宣的是口谕。”
  海陵道:“既没有诏书,就不能信口胡说。”阿城闻言,心里一阵感动,低头不语。
  海陵拉着阿城的手坐在床边,道:“朕听说你自从出宫,日子过得挺快活,天天骑马射猎,还颇有斩获,射到几只兔子、野鸡,就想去降熊缚虎?”
  阿城笑道:“不然又怎么样?总不能天天坐在家里郁闷死。”
  海陵笑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章程呢。既然后悔了,为什么不派个人来跟我认个错?我看在多年的夫妻面子上,总能在宫里给你找个存身的地方。”
  阿城甩过头直视海陵道:“我有什么后悔的?明明是你赶我走的……”说着眼圈红了。
  海陵哈哈笑着站起来,将阿城搂在怀里道:“哎呀,朕的皇后受了大委屈了,这可怎么办呢?用不用朕下跪谢罪啊?”阿城将脸紧紧贴在海陵胸前,双臂搂住海陵的腰,闭着眼睛,一言不发。海陵看着阿城梳着盘髻,髻上扎着平民女子戴的芝麻罗头巾,就一边解头巾一边说:“瞧你戴的这是什么东西呀?啧,啧,是你娘活着的时候用的吧?你爹家里不至于连个玉逍遥都没有吧?忽挞也太小气了,就是给你一件半件首饰,还怕朕不还她的情?”
  阿城睁开眼睛,笑了笑,还是不说话。海陵将手插进阿城散落的头发里,用手指梳着发丝说:“我不合说了一句硬话,你就跑回家里,气性也太大了,害得特思挨了大棒。”
  阿城从海陵怀里挣脱出来,看着海陵道:“就只打了特思?”
  海陵惊讶道:“你还想怎么样?”
  阿城笑道:“不是,我一直担心你一发怒又要杀人。”
  海陵道:“我可不是想杀人?只是怕替你作孽。”
  阿城舒一口气,道:“谢谢郎主。”
  海陵坐在阿城身边,道:“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你哪来的那么大的气性,说走就走了?后宫美人如林,你就不怕从此断了我们十多年的夫妻缘分?”
  阿城犹豫一下,说:“我想郎主当初娶我本来就不情愿,心里早厌弃我了。我还赖在这里干什么?与其被逐出宫去,莫不如自己先找个退路。”
  海陵道:“谁说我不情愿?谁能让我做我不情愿的事?是永寿宫跟你说的吧?”
  阿城忙道:“不关永寿宫的事,是我自己胡猜的。”
  海陵道:“你日后再不要胡思乱想。今天朕就交一个底给你:朕活在世上一日,卿就做皇后一天。朕就是想立十个皇后,也都在你位下。再说,你是皇太子的生母,日后还有做正宫太后,宫中哪个女人能跟你比?你还担心些什么呢?”
  阿城眉头一皱道:“我可不想当什么正宫太后。我不想死在你后面。”
  海陵笑道:“死在我前面也可以当正宫太后啊。等到光英十八岁了,我就把天下交给他。我做了太上皇,你不就是太后了吗?你不是想去宋国吗?我就带着你四处巡游,访遍江南的山水风光。我还要带你去琼州,看看天涯海角。看看天的尽头是什么样子,一定非常神奇,非常辽阔。”
  阿城笑道:“只怕宋人不会任由我们两个金人在那里游玩。”
  海陵笑道:“没有什么宋人了,全是金人。那时候,朕混同天下,四海一家。女真人和汉人杂居相处,不分南北。古时有三国归晋,今日有三朝归金,史书上再不会有‘夷狄胡虏’的称谓,金国女真就是中国的正统。你说有多好。”
  阿城顿时苦下脸,忧从中来,道:“谈何容易!”
  海陵道:“事在人为。谁又想道一只小小的海东青能捕获大它三倍的天鹅?谁曾想到一个小小的完颜部落能灭辽亡宋,建立幅员万里的江山社稷?我们女真人早晚要称雄天下,铁骑直到海角天涯。那时你就真正是母仪天下了。”
  阿城苦笑道:“郎主不要吓到臣妾。”
  海陵道:“你不用担心,这些事都由我来做,你坐享其成就行。”
  阿城早知道海陵有此心,心里也不知怎么地就难过起来。她怕海陵看出,就低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摆弄皮手套上的皮绳。
  海陵见阿城身穿猎装,足蹬乌皮靴,手勒护手皮套,一身男子装束。面色虽比出宫前黑红了,但身形较往日更苗条,兼以气定神闲,别有一番格外动人的风韵。海陵情不自已,拥阿城入怀,轻声道:“你这身打扮,很浪。”说着亲手为阿城松开护手皮套,解开衣带。
  阿城拥抱住海陵,在海陵的肩头蹭去泪水。海陵不知情,还笑道:“瞧你,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呢?”
  阿城就顺着海陵的话,低声道:“天还亮着呢……”
  海陵道:“管它呢。”说着继续为阿城宽衣解带,阿城不敢看海陵,任海陵脱尽衣服,相拥相偎。阿城迎面双手捂住海陵的双眼,许久才放开。真是说不尽的千般柔情,万种恩爱。
  海陵躺在炕上看阿城穿戴好衣服,坐在镜前梳头,见阿城发长过腰,如黑色瀑布悬垂于脑后,阳光照处晶莹有光,道:“一个月了,今天心里才透点亮。”说着就披衣起来,从阿城手里拿过梳子,亲自为阿城梳头。他先将阿城的头发辫成一个大辫,再将辫子盘成髻。海陵将自簪的一股龙头玉簪拔下,道:“朕今将亲用的龙簪赐予你,万不可再摔断了。否则,朕必重治你的罪。”
  阿城道:“臣妾用龙簪恐不合礼度,还是另换一支吧。”
  海陵道:“朕意就是礼度。”说着将簪插在了阿城的发髻上。
  海陵给阿城盘完发髻,坐在阿城身边,看着铜镜里的阿城道:“帝王梳髻自有与从不同之处吧?”
  阿城左右看着自己的发式,最后眼光落在那根露出一只龙头的玉簪上,道:“郎主何时学会梳辩盘髻的?”
  海陵笑道:“这还用学?天天看你们梳,看都看会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皇后回宫(5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