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萧裕赠还玉带(58)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6-14 点击数:2429次 字数:
  自从被海陵责成商议立唐括定哥为皇后一事,萧裕完全无所作为,把这道谕旨全当耳旁风,一次商议都没有组织。海陵每次催问,他都找借口搪塞。萧裕心里现在也正烦着呢。
  萧裕一年前派萧屯纳联系耶律朗起兵,倒还顺利。可是萧好胡却把萧屯纳打发回来了,说“如此大事,不可轻率。你回去告诉丞相,让他再派一个重要的人物来”。萧裕倒不怪萧好胡嫌萧屯纳不够级别,而是担心这是萧好胡的缓兵之计,忙又让萧招折再跑一趟,务必劝服萧好胡。
  萧招折走后,萧裕连喝了几天闷酒,和自己的那几个同党也常发脾气,自己的本职工作也懒得应付。他本来就厌恶定哥,对海陵要废后立后的事一点也没兴趣。可是定哥等得不耐烦,请海陵另选大臣主持,海陵又不答应。这事就这么拖着,一拖就是一个多月。海陵也懒得催问了。
  这一天出使高丽刚回来的户部尚书蔡松年奉诏入宫见海陵,在仁政殿门外正遇到往外走的萧裕,忙低头让过一边。萧裕本来一向傲视群僚,加上近来忧心忡忡,就冷着脸从松年身边走过。
  松年见他过去,刚要进殿,就听萧裕在身后叫他:“伯坚,何时回来的?”
  松年忙站住回身与萧裕见礼,回答道:“丞相,下官昨日回来的。”
  萧裕走到松年面前,低头看了看,道:“伯坚,皇上赐你的玉带为何不佩带上啊?你来面君,正应该佩带皇上所赐,以示不忘圣恩啊。”
  松年没想到萧裕会问这个问题,登时脸红了,口中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萧裕近前低声问:“卖了吧?”
  松年愣住了,脸上隐约写着:“你怎么知道?”
  萧裕笑道:“户部尚书的俸禄不足以养家吗?还是蔡尚书需要帮衬的亲戚格外多呀?”
  松年口里胡卢道:“下官手下散漫,不会经营。”
  萧裕道:“前一阵,一个商人要卖给在下一条玉带,在下一看便知是贵人所佩之物。猜想满朝文武能被赐玉带又会出卖者,只怕伯坚是第一人。在下就买下来,专门等着伯坚回来完璧奉还。”
  松年忙要回绝,萧裕道:“伯坚不要推辞,在下不过以此略表敬意而已,别无所求。”
  松年忙道:“不敢。”
  萧裕道:“在下这就派人送还府上。”说罢,拱手一礼,转身走了。
  松年忙躬身回礼,看着萧裕出了门,才返身进了仁政殿。
  海陵见蔡松年来了,起身相迎,扶起跪拜于地的蔡松年,笑道:“卿一路辛苦。”命人给松年搬过一把座椅。
  君臣对面而坐,海陵命人给松年上茶,然后询问出使经过,蔡松年一一作答。海陵抬手示意松年喝茶,松年谢过,喝了一口茶。
  海陵道:“依卿看,高丽国王是怎样一个人?”
  松年道:“高丽国王重儒好文,雅好音乐。因此朝中文臣虎踞朝廷,以写诗弄文为荣尚。”
  海陵问:“高丽国王可有诗作?”
  松年道:“臣只知道有一首《仁智斋春帖字》。”
  海陵问:“怎么写的?”
  松年道:“霭霭春光好,欣欣物意新。将修仁知德,今得万年春。”
  海陵听了,一笑,问:“高丽国王很崇信佛吗?”
  松年也笑了,回答道:“高丽自建国就崇佛,国养僧众三万,高丽国王每月造访十几座寺庙。寺庙多占良田,放利贷,甚至有养僧兵的。所以在仁宗恭孝大王时才会有妙清之变。”
  海陵道:“朕听说平定妙清的竟是文人金富轼。高丽朝堂文尊武卑,不知到什么程度。”
  松年道:“高丽武将虽与文臣同列朝堂,文臣位在东班,武将位在西班,可是依臣看,武将身份竟如奴仆,出则为文臣护卫,入则陪侍宴饮,以舞剑搏击为戏,虽年高尊长、重房将军也不免。甚至有文臣烧武臣胡子,武臣只能含忍的事情发生。”
  海陵道:“宋国重文轻武已失当,高丽竟有过之无不及。待朕取宋后,再取西夏、高丽。”说到这里,海陵忽然问:“高丽的侍妓漂亮吗?”
  松年一愣,情知瞒不住海陵,只得笑回道:“是。”
  原来高丽国有一个习俗,每当上国有使者来,就派官妓在使馆中照顾起居。据说那些官妓多才多艺,且姿色超群。
  海陵问:“没想着带回来?”
  松年回答:“国法不许。”
  海陵道:“若有中意者,朕可为卿索要。”
  松年笑道:“臣尚不至于此。”
  海陵笑道:“《石州慢》词都写给人家了,还不至于此?朕也想看看那‘风雾鬓鬟,不假梳掠,宫腰纤弱’的高丽美姬。”
  松年一听,大惊,自己写此词仅几日,且回中都才一天,而海陵竟知道他离开高丽时写给侍妓的词,忙跪下请罪。
  海陵笑着扶起松年道:“此公私两便,何罪之有?伯坚词在金国位列第一,就请伯坚念此词给朕听听。”
  松年道:“陛下诗词冠绝一时,臣岂敢班门弄斧?”
  海陵道:“朕能写几句小词还是全赖伯坚指教的。伯坚不必过谦。”
  松年无奈,只得起身道:“臣献丑了。”略清清嗓子,吟诵道:“云海蓬莱,风雾鬓鬟,不假梳掠。仙衣卷尽霓裳,方见宫腰纤弱。心期得处,世间言语非真。海犀一点通寥廓,无物比情浓。觅无情相博,离索。晓来一枕余香,酒病赖花医却,滟滟金尊,收拾新愁重酌。片帆云影,载将无际关山,梦魂应被杨花觉。梅子雨丝丝,满江干楼阁。”
  松年吟完,偷眼见海陵呆坐着愣神,不敢说话,只得等着。过了一会儿,海陵叹了一口气,醒过神来了,笑道:“偏偏朕没有卿这等福气。”
  松年忙道:“臣不敢。”
  海陵笑道:“朕为宰执时没有出使过高丽,不曾有此艳福。”
  松年道:“陛下乃天下之主,何求不得?臣之福不足称羡。”
  海陵示意松年坐,笑着说:“朕宣卿来不仅是为了打探香艳之事,还有一件同样重要的事要与你商议。朕未迁中都时,中都已是人物繁庶、商贸云集之地,而今迁都于此,陆海百货萃集其中,且与宋与西夏都置榷场,以相贸易。以前我国贸易不过是物物交换,而今所用银钱多是辽宋旧钱,甚至刘豫制的齐钱都在用,实在不是大国应有的局面。可现在若制钱,又没有许多铜铁。且铜铁需用于兵事,若铸为钱,流入他国,岂不资敌?朕曾听卿说过宋国曾用交子,是纸钱,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如何使用的?”
  蔡松年道:“臣在宋时,知道真宗时张詠镇守蜀地,在蜀地用交子之法。一交子是一缗钱,以三年一界换之。臣以为若用纸钱,如果管理得法,与公与私都很方便。”
  于是海陵把自己也想用交钞的事讲给蔡松年,君臣两人商议许久,海陵就将此事责成蔡松年办理。
  蔡松年回家后,家人果然拿来萧裕送来的玉带。松年一看,正是海陵赏赐自己的九銙玉带。他心神不宁地看着玉带,想不出萧裕此举到底是为了什么。日后在朝中再见到萧裕时,萧裕好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待松年还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松年更不是主动攀附之人,疑虑几天后也不放在心上了。好在松年每天夜以继日地琢磨制造交钞一事,又一心希望把海陵托付的事情办得完美无缺,不使找出一点不妥之处,渐渐地将玉带的事就忘在脑后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萧裕赠还玉带(5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