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定哥入宫(48)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5-29 点击数:2669次 字数:
  海陵带着群臣、后宫于九月到达了中京(今内蒙古宁城县)。因天气转凉,兼永宁宫太后旅途劳累,就在中京暂住,准备等到明年开春,再继续赶路。其实海陵留驻中京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燕京的皇宫还没有最后竣工,海陵是有些心急了。
  海陵对中京是很熟悉也是很有感情的,因为在他二十二岁时就曾被任命为中京留守,这个官职既是府尹,又兼本路兵马都总管,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为正三品官。在这之前海陵以奉国上将军之衔随梁王宗弼在军中任行军万户,因伐宋有功,累封骠骑上将军、龙虎卫上将军。这些将军衔的官阶都不低,都是三品衔,但都是属于武散官。做中京留守是海陵第一次做执政长官,当时他还没有被封王。也就是在这里,海陵认识了萧裕,当时萧裕以猛安居中京,这里也是萧裕的老家。也就在此地,萧裕燎拨起了海陵心中的那一簇火种。此次暂住中京对于二人而言是故地重游,只是海陵与萧裕的身份已是今非昔比了。当二人漫步于中京街头,看到街市上物事依旧,甚至二人常去的那家酒馆还在,更是感慨不已。
  海陵在中京见到了定哥和贵哥,将她们纳入后宫。
  定哥一进宫就受到了海陵的特别宠幸。宫中规矩帝后出行,各乘龙辇、凤辇,妃子则步行。自定哥入宫,出入则与海陵同辇,其他嫔妃都步从辇下,海陵几乎夜夜住在定哥处,不时就有各种赏赐,并许诺日后立她为皇后。中京是临时行宫,可是海陵还是尽量给定哥安排得舒适宽敞,平日起居用度可比皇后阿城。海陵不仅夜晚陪伴定哥,就是白天也抽空带着定哥游玩,陪她下棋斗牌。
  定哥早听说张仲轲滑稽善谑,可是进宫一个多月了也没见着这个人,就问海陵:“臣妾听说有个牛儿最是逗乐,怎么没有见到他呢?”
  海陵道:“朕已罢免张仲轲的秘书少监之职,不许他入后宫了。”
  定哥说:“一个耍宝逗乐的家伙能犯什么大错?郎主御下也太严厉了。”
  海陵道:“你不要小看了宫里的内侍。他们虽没有显爵实权,但是他们朝夕在皇帝身边,有意无意间说几句话就能混淆视听。朕正在营建燕京宫室,多少人想趁此机会借鸡下蛋。朕若柔善宽容一分,天下损失何止千万?朕为天下之主,不可不严明法度。阿鲁补这个归德军节度使,竟私将官舍材木拿去建造自己的私宅,仲轲竟来为他说情。朕不许,今已将阿鲁补赐死。”
  定哥道:“是诒诃的儿子阿鲁补吗?”
  海陵道:“是他。”
  定哥道:“阿鲁补是宗亲,屡立战功,法当议勋,议亲,不当死罪。郎主赐死是不是判得太重了?”
  海陵道:“若论勋劳,有比阿鲁补功劳大的也曾伏法。何况阿鲁补累阶仪同三司,官至一品,足以酬劳。国家立法,贵贱一致,岂能因为亲贵就有不同?杀了阿鲁补,就会灭绝了许多觊觎之心。否则摁住葫芦起了瓢,莫不如把葫芦和瓢放在筐里,遇不到水,就不会漂起来了。”
  定哥见海陵有些不高兴了,就拉过海陵的手,笑道:“阿鲁补罪有应得,死有余辜,行了吧?可是张仲轲不过说说情,怎么也处罚得这么重呢?”
  海陵道:“仲轲的事不只阿鲁补一件。他在宫里说笑作戏,不知道深浅,也敢伸手管事了。营建宫室需要取用真定府潭园的材木,可是张仲轲却跟朕说潭园材木朽不可用。仲轲自小长在上京,他怎么会知道真定府潭园的材木可用不可用?一定受了他人请托。”
  定哥叹道:“真是可惜!臣妾本来还盼着能看到他演参军戏取乐子呢。”
  海陵安慰道:“你不用惋惜。朕不过是借此警告他一下而已,以后再遇到这类事情,他就不敢兜揽了。等过一阵子,朕再为你召他进来,给你演戏取乐。”
  海陵入驻中京给中京留守高桢增添了不少压力。高桢因平叛有功,被封为河内郡王。此番皇帝来中京,这个年已六旬的太祖老臣感念圣恩,比平日里更加兢兢业业,克尽职守,不敢有丝毫的疏忽大意。本来高桢就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现在几乎近于严苛了。整个中京城戒备森严,白日的警卫治安自不用说,就是夜里查禁,高桢也常常不顾年迈体衰,亲自巡视。中京本来就住有一些宗室和官员,海陵又带来了满朝文武、宗室,齐聚于此。中京从未集中过这么多的皇亲贵胄,一下子就热闹喧嚣起来。一些贵宦、幸臣平日里出入于皇帝身边,哪里会把个地方上的老头子放在眼里,常常呼朋唤友,昼夜聚饮。
  海陵近侍冯僧家奴和李街喜自张仲轲被逐出宫,就成了海陵新宠,每日里除了侍候海陵起居,就是在海陵和定哥面前,逗趣说笑。偶有小错,海陵也不责怪他们。他们仗着海陵宠幸,结交中京豪杰异类,呼喝啸聚,白天招摇过市,夜晚聚饮豪赌,肆无忌惮,全不在意宵禁的规定,结果被巡视的高桢抓个正着。高桢二话不问,命人将二人抓入府中,按律杖打。二人平日里只在宫内享乐,从未受过如此重责,直打得皮开肉绽、骨断筋折,险些丧命。海陵得知,只命二人行宫外养息,丝毫没有责怪高桢,只是又把张仲轲召回宫里。众权贵见海陵的得幸近侍都被打成残疾十分震恐,再不敢肆意而为。
  自入中京,后妃所居就局促起来,远不如在会宁时宽敞方便。太子光英也另安置了住处,免得打扰太后休息。皇后阿城在自己的屋子里也越来越闲不住,除了去看太后和光英外,就是去其他妃嫔那里串门唠咳,玩游戏。阿里虎那里是她最常去的地方。
  “这有什么好玩的?”阿里虎终于忍不住将一副狍子骨噶拉哈扔在炕上,拽过一个枕头就躺下来,“都是哄丫头片子的。”
  “起来!怎么这么懒呢?不玩噶拉哈干啥呀?”阿城使劲拽着阿里虎的衣袖,把阿里虎从枕头上拽下来,将她在炕上转了半圈。
  “我不起来,躺着舒服。”阿里虎打赖似地躺着,就是不起来,“酒也不让喝,一大屋子人都在这儿坐着,角先生也用不了,活着真没劲!”
  “唉!”阿城叹口气道:“你当年勾引郎主那个劲头哪去了?郎主有多长时间没到你这来了?”
  “还来了屁!本来就不怎么待见我,定哥一来,只怕都忘了有我这个人了。”想找个男人替替,你又不让。”
  阿城出神看着窗外随风飘落的的枯黄的杨树叶子,道:“你说定哥一来我怎么这么烦呢?当初你来的时候,我就没这样。定哥自年轻时就不安分,把老公哄成了乌龟王八,最后还宰了熬汤了,这种人,郎主还大宝贝儿似的,真是搞不明白郎主怎么想的。”
  阿里虎嘻嘻笑着,手支着头道:“你嫉妒了吧?是不是也有点忍不住了?郎主多长时间没去你那了?初一、十五的还有个准日子没有啊?”
  “我都不知道多长时间没见着他了。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厌恶定哥,你瞧她副高贵傲慢的样子,好像当了好几辈子的皇后似的。”阿城气恼道。
  “我听说郎主为了哄她来,许她皇后的位子,是吗?那你怎么办?”阿里虎坐起来道。
  “我也听说并立两后的事,不过郎主没跟我说。他若是跟我说,我宁可废为庶人,也不跟她并立为后。”阿城用一个噶拉哈挨着地砸另外的三个,“出宫以后,我就再嫁人。过够了就再改嫁,嫁他个十回八回的。”
  阿里虎笑道:“你这是跟郎主置气呢?谁敢娶呀?”
  “唉!真是气死我了。郎主现在是想要谁就是谁,真是愁死人了。当初真不如嫁给平民百姓,倒能过安生日子。”
  “嫁谁都那德行,男人都一个样。穷富贵贱都被那根鸡巴牵着走。庶民怎么了,不能三妻四妾地娶着,找姘头,逛窑子,不是照样?”阿里虎一副早看开了的样子。
  “下辈子我非当男人不可,贿赂阎王让郎主托生个女人,看我怎么收拾他!”阿城只剩下幻想了。
  “下辈子我还当女人,你娶我,做正室,让郎主当妾做小。”阿里虎也跟着想入非非起来,“不好,都说‘妻不如妾’,你到时候别更宠爱他。”
  “没事。你可以收拾他嘛,一天打他八遍。看他敢在外面勾引男人,整不死他!”阿城越说越解恨,起身下了炕,非拽着阿里虎出去走走。
  二人出了院往后面的小花园走,后面只跟着金缕和胜哥。虽说是个花园,可是一朵花也没有,院中只有几棵高大扶疏的杨树,在风中刷拉刷拉地落着叶子,有的随风飘出了院外,更多地堆积在树下。二人就踩着枯脆的黄叶慢慢地走。有几片落在了阿城的身上,她拾起两片叶子,递给阿里虎一片,示意阿里虎要和她拉叶茎。阿里虎一看,道:“你怎么就喜欢玩小孩子的游戏?”
  阿城道:“如果我的叶茎折了,今晚郎主就上你那去;如果你的折了,郎主就上我这里来。来,拉拉看。”
  阿里虎这才来了兴致,将两个叶茎交叉套在一起,二人一用力,阿里虎的叶茎折了,再看阿城的叶茎,本来没折,收回时阿城一拽,竟拽折了。
  阿里虎将手中的残叶一扔,道:“得了,定哥赢了。老天的意思,谁也别怪。”阿城不甘心,又拾起几片叶子,缠着阿里虎再拉。阿里虎叫金缕快陪你主子玩玩吧,她快憋疯了。
  正说笑着,阿城宫里的侍女找来了,原来阿城父亲的侍妾忽挞进宫来看望皇后。阿城的侍女们也不知皇后去了哪里,就四下里找。
  阿城悄声对阿里虎说:“我让忽挞再给我弄一个角先生来,可能给我送来了。哪天郎主来了,我就拿出来跟他的比比,气气他。”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定哥入宫(4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