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迁都在即(45)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5-25 点击数:2573次 字数:
  张浩和张中彦奉旨建造新都已有一年有余了。张浩时常有奏报来告知工程进展情况,海陵也曾派太监梁珫去燕京察看并赐予营建新都的工役银帛,多次下诏请医治疗生病工役。海陵为了尽快完成燕京宫室的兴建,先后派了大批官员分管督办工程。
  此时,勘选陵址也有了眉目。司天台提点派手下司天台少监马贵中回上京向海陵详细说明选址的地点和缘由。
  女真人信萨满,可是稍有点知识就容易看穿萨满装神弄鬼的伎俩。后来又从中原传来了佛教,信奉者良多。海陵除了对神灵的存在略有疑惑外其余概不相信。至于风水勘舆等事因为涉及到国运,且有传统,就依例照做,总得找个像样点的地方安置祖灵和未来的自己。至于什么样才算是像样,海陵也是茫茫然。
  马贵中告诉海陵所选陵址在燕京西南良乡西五十里处的大房山,那里地势与上京略似。“最重要的是其地势之佳甚合勘舆之道。”马贵中因连年累月的跋山涉水,脸色黧黑,语气中却带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
  海陵看到马贵中兴奋的表情,不禁也起了好奇心,便问:“怎么合乎勘舆之道?”
  马贵中说:“勘舆认为地有四势,气从八方。”
  海陵问:“何为四势?”
  马贵中说:“四势即四灵。四灵就是四兽,即朱雀,玄武,青龙,白虎。葬式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四灵应四方之气而生。如能柔顺俯伏,拱护穴地,则为大吉。所以要玄武垂首,朱雀翔舞,青龙入海,白虎驯頫。”
  海陵被马贵中说得莫名其妙,问道:“你说的这些大房山都有吗?”
  马贵中兴奋地说:“恭喜陛下,大房山不止有这些。大房山草木葱郁,水清迂回。有一峰叫连山顶。北亘西接,连山叠嶂,形成西北——东南向的的半环形地势。其中矗立着一座峰,名九龙山。九龙山有九道山脊参峰而上,是明显的‘行龙’痕迹,可清晰看到‘少宗’‘少祖’‘太宗’‘太祖’等龙脉。九龙山低于连山顶,即为‘玄武垂首’。”
  海陵问:“玄武垂首怎么见得好处?”
  马贵中说:“四灵守护墓穴,要相互呼应,旗鼓相当。驯服蜿蜒,顾盼有情,左唤右抱,前呼后拥,趋揖朝拱,欲去还留。如此才为大吉,可主子孙荣贵。如果僭仄冲突,陡泻反背,则为凶象,主危难,有凶灾祸殃。”
  一番话将海陵说笑了:“有点意思,你接着说。”
  马贵中接着说道:“九龙山的东面为绵延山岗,即为陵墓‘护砂’,为‘左辅’,符合勘舆之‘青龙入海’一说;西为突起山包,也是‘护砂’,为‘右弼’,符合勘舆之‘虎踞山林’一说。西北侧山谷中有泉水涌出,流向东南,这是‘水砂’,符合勘舆之‘朱雀起舞’之论。在九龙山对面尚有一座石壁山,坐南朝北,光滑齐整,宛如巨大屏风,正可作为‘风水照壁’。其壁中央凹陷,正是所说的皇帝搁笔之处。西南有诸条河水围拱,古人有言‘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大房山确实是少见的山环水抱,藏风聚气之上上等陵墓吉地。”
  海陵道:“这么说大房山作为帝陵之址是上上之选了?”
  马贵中道:“陛下,大房山确实是难得的吉地。”
  于是海陵不再多问,很快下旨确定陵墓建在大房山,并即时开始修造陵墓的工程。大房山的陵墓分为皇帝陵区和诸王兆域两个部分。
  陵墓修建虽需时日,可是皇城的修造已过半。一进天德四年,会宁府就开始忙着为迁都做准备了。
  海陵决定此次迁都仪式全采用汉家礼仪,备法驾,乘玉辂。宫中嫔妃整日议论纷纷,兴奋不已,以为是百年不遇。海陵执政四年,政通人和,经济发展迅速,国库也丰盈起来,此番盛典空前,所以朝野都兴奋异常。
  离迁都的日期越来越近了。最后随驾南迁的名单下来,多数不愿南迁的宗室被留在上京。完颜勖、完颜晏和按答海都留下了,完颜晏由东京留守改为上京留守。宗室和官员所属的大量猛安谋克户暂不迁徙。
  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永寿宫竟也不在南迁之例,永寿宫太后自己也没有想到。当她意识到海陵忌恨自己的时候,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她知道海陵杀人是无所忌讳的。一想到这一点,倒觉得不随驾南迁,倒是一件好事,以后少接近海陵,也就少惹祸端。
  可是永宁宫太后坚决反对。她命人将海陵请到宫中,问:“郎主迁都,宫中之人无论贵贱,都随驾迁徙,为什么独留下永寿宫?永寿宫已有了年纪,一人留在会宁府,与郎主相隔千里,早晚如何请安朝拜?一旦有失,如何是好?”
  海陵道:“太后不必忧虑。儿子已经安排好永寿宫的生活起居,自有人照料。”
  永宁宫道:“照料的事还是其次,永寿宫是正宫太后,岂可不在京城?你如此安排,就是不孝。”
  海陵道:“正是因为永寿宫太后是正宫,母亲才不得不屈居人下。儿子如此安排,就是为了让皇宫中只有母亲一人享有至高无上的太后尊位,无人可与争锋。”
  永宁宫让众侍女退下,然后对海陵道:“你对我有这样一片孝心,我真是很高兴,但是你为了我,先是杀了萧太妃,接着又杖打了命妇县主,现在又如此冷落永寿宫,别人会怎么说?我心里又哪里能得安宁?你这不是在折我的寿吗?”
  海陵道:“母亲不要这么说,若说罪过,都是儿子一个人的罪过,有什么罪名儿子承担。折寿也折儿子的寿。”
  大氏忙捂住海陵的嘴:“快不要说了。我生了三子二女,而今死了一子一女。无论如何你们三个也不许死在我的前面。我只是忘不了当年,我从渤海来到上京,到了你们家,因为不熟悉女真习俗,进退都十分畏缩,全仗着永寿宫待我十分优厚。我生了你,永寿宫又视同己出,对我母子十分照顾,还特别喜欢你。而今我儿做了皇帝,正是报答她的时候,为什么反倒要屡屡忤逆她?你如此作为,世人一定会说你不孝的。”
  海陵道:“儿子不会忘记永寿宫的恩惠,会妥善安排她的。儿子只想让母亲过上自在快活的日子,别像个小媳妇似的伺候永寿宫,也不枉生了一个当皇帝的儿子。”
  大氏见说不动海陵,就说:“不是我要为难你,实在是我不能割舍下永寿宫,自己去贪享富贵。如果你不肯让永寿宫同行,我也不去燕京了,在这里陪侍永寿宫太后。”
  海陵道:“如果母亲不肯随儿子南迁,启程之日,儿子必率文武百官,宗亲后妃跪请母亲。母亲一日不行,儿子与百官、后妃一日不起。”
  大氏一听,知道拧不过海陵,只好作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迁都在即(4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