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萧裕谋反(41)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5-18 点击数:2515次 字数:
  朝议不久,海陵升殿议事,将迁都之事明确下来,并正式下诏迁都。委派尚书右丞张浩、礼部侍郎翟永固和大名尹卢彦伦主持营建燕京宫室和皇城。
  在选择皇城的位置时颇有一番争议。史官奏道:“都城方位至关重要,关涉国计民生。选择之地应合乎阴阳五行,方可保佑天下太平。”
  海陵道:“国家兴亡吉凶,在于执政者的才德而不在于风水阴阳。如果让桀、纣居住在那里,就是卜到好地方又有什么用处?如果是尧舜居住,哪里还用得上占卜?”
  张浩见海陵定下的工期很紧,奏道:“辽国曾有旧宫在燕京,臣以为可在辽南京的宫址处营建新都,一来可节省不少材料,二来可望如期竣工。”
  海陵道:“朕看这个主意很好,应当爱惜民力,万事宜倡节俭。”后来中都的仁政殿就是翻修辽国的旧宫殿,也是中都宫殿中最坚固的大殿。
  这一段时间,海陵除了关注燕京营建情况外,又戒敕宰相以下官,诏中外。又下旨太官常膳惟进鱼肉,旧贡鹅鸭全部停止。
  一入二月,海陵下旨将熙宗朝时养在苑中的禽兽也都放归山林,又命驯鹰坊尽放捕入宫内的海东青,并罢止岁贡鹰隼。
  时至暑月,距海陵下诏营建燕京已近半年了。海陵下诏发燕京五百里内医者为建都工匠和役夫治疗疾病,官给医药。治愈多的医者与官,其次给赏,治疗不力者由转运司举察。不久又下诏赐燕京服役的民夫每人一匹帛。
  这日,中京留守高桢上奏折,说朝廷诏令奚人、匈奴、習人南迁,而奚人谋克萧别术借众人不肯迁离故土之心,啸聚徒众在中京为盗。海陵知道自己迁都燕京必须要经过中京,说不定还要在中京住一些日子,那里闹盗贼岂不要误大事,就找来萧裕商量。因为萧裕是奚人,海陵本想让萧裕去一趟中京,如果能收抚更好,不行就得平叛。而萧裕一听海陵要他去中京,竟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原来自海陵登基,萧裕几乎参与所有国事,官阶也一路高升,最后升任为左丞兼中书令。这个官职虽不是地位最高的宰相,可是因为海陵宠信,兼萧裕个性刚烈强悍,所以萧裕在朝中渐渐气焰嚣张,说一不二,独断专行,其他宰臣不过听命而已。众臣对萧裕的跋扈多有不满,常有人向海陵状告萧裕在朝中专权,行事偏亲向友,又说萧裕弟弟萧祚为左副点检,妹夫耶律辟离剌为左卫将军,彼此互相倚势,结党专权,朝廷众臣只能惟命是从,不敢与之争锋。甚至梧桐也十分反感萧裕,跟海陵说了好几次。
  海陵为了平息众怨,将萧祚和耶律辟离剌调离京城,萧祚外任为益都尹,而辟离剌任为宁昌军节度使。同时升任梧桐为领三省事,官位在萧裕之上。而梧桐也与众臣联手,每事都防备着萧裕。这些事情让萧裕产生了疑惧之心,他想起海陵曾让撒离喝至行台,让自己的亲舅舅监视,处处制肘。又联想到秉德和唐括辩的死,感觉海陵再不是当年儒雅宽和的少年,而是多疑嗜杀的暴君了。加上他的亲信御史中丞萧招折和真定尹萧冯家奴因失职先后被海陵罢免后,一直在萧裕身边做事,几乎找不到可以复职的机会。他们日日在萧裕耳边吹风道:“虽然现在皇上重用你,但是谁能猜测到皇上的心思?自皇上登基以来,杀了多少人?哪个不曾是皇上信任重用过的?而今宗室铲除殆尽,大局已定,自古有言‘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猎物已尽,下一个挨刀的只怕就轮到鹰犬了。女真人生性残暴,全不似我们契丹和奚人。若是大辽还在,何至于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本来萧裕最初就是带着复辽的志愿结交海陵的,天性就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于是就和萧冯家奴、萧招折这些辽国旧臣开始谋划起来,并且联系了博州同知遥设和萧裕的女婿遏剌补共同谋划立辽天祚帝耶律延禧之孙为皇帝,复兴大辽。
  萧裕觉得就这几个人谋划复辽大计,未免人单势孤。加之萧招折和萧冯家奴已是白丁,毫无势力,因此萧裕不能不考虑增加人手。可是满朝文武中与萧裕知近而又可用的人并不多。他想到海陵当年谋弑熙宗时不过七八个人,可是他的情况与当年又有不同。海陵杀了熙宗,自己就可以做皇帝;他不能杀了海陵,然后就扶立辽帝后代豫王当皇帝,金国满朝文臣武将不会像当年那样就认下了。最重要的是要有兵,朝内的事,萧裕自认为可以翻云覆雨,杀海陵也非难事。只要契丹大兵入京城,那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改换朝代就有希望。
  尽管这个计划破绽百出,契丹兵在哪里还不知道,萧裕也懒得细加琢磨了,走一步算一步。萧裕的弟弟萧祚为益都尹,妹夫耶律辟离剌是节度使,手中都有兵,但这两个人在金朝为官十分满足,从不参与萧招折他们谈论辽国故事。萧裕也不想将这两个人牵连进来。如果大事可成,一切都好办;如果不成,还能保全二人。这样一来,可以利用的兵将就只有西北路招讨使萧好胡和西北路节度使耶律朗。这两人都镇守西北,那里本来就是辽的故地,而且这两个人也都是契丹人。尽管萧裕与这两个人并不十分知近,可是萧裕只能冒险一试了。他派自己的亲信萧屯纳去联络西北路节度使耶律朗和西北路招讨使萧好胡。屯纳从会宁府出发,一来一回就需数月,萧裕只能耐心等着消息了。
  其实萧裕最相中的人物是契丹贵族萧琦。萧琦曾是辽副都统耶律余睹部将,随余睹降金。萧冯家奴也知道萧琦勇武有将才,劝萧裕拉拢萧琦。可是萧裕道:“我何尝不想劝服萧琦?可是萧琦为人刚烈,不是轻易能够说动的人。当年耶律余睹弃金投夏,萧琦都不肯相从。我们的力量还不及余睹,只怕说不成,反倒不利我等。”
  萧冯家奴道:“余睹是投西夏,萧琦当然不肯。现在我们是复辽,天祚帝文妃是他姑姑,他岂能没有故国之思?这里的事你不知道,我去说。”
  萧裕确实搞不清楚故辽皇室的那些复杂的姻亲关系,他只是凭借萧琦的个性判断。
  萧冯家奴的妻子是天祚帝的女儿,为元妃萧贵哥所生。而萧琦的姑姑是文妃萧瑟瑟。文妃的儿子晋王敖卢斡在天祚帝诸子中最贤能,国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元妃的哥哥萧奉先惟恐自己的妹妹所生的秦王耶律定不能继位,就诬蔑文妃和耶律余睹密谋要立晋王敖卢斡为帝,天祚帝就杀了文妃,耶律余睹惧祸降金。后来天祚帝又杀了晋王敖卢斡。
  萧冯家奴不知道萧琦早已看透辽国朝廷,在辽时就知道辽国必亡。萧冯家奴还一厢情愿地去试探,他对萧琦说:“你在辽时地位何等尊显,而今在金仅是一个猛安,金待人可谓刻薄寡恩。”
  萧琦了解萧冯家奴的经历和为人,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来意,道:“我本是降将,侥幸活命,在金无尺寸之功,而致猛安之位,子孙世袭,如果还怨恨金人德薄,世人将视萧琦为何等人?”
  萧冯家奴看到萧琦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萧琦指望不上。他还担心萧琦会不会为建立个尺寸之功去告发自己,要知道因告发而得到官位的人可是不少。回来跟萧裕一说,萧裕满不在乎地说:“萧琦不是萧老人,也不是遥设,捕风捉影、造谣诬陷这类事情不是萧琦擅长的。何况萧琦也没有什么证据,空口白牙,凭什么就说人家要造反?你放心。”过了一段时间,果然无事。
  这样就只能派萧屯纳去说服萧好胡和耶律朗了。
  萧屯纳刚离开上京,海陵就召萧裕来,说想让他去趟中京。萧裕马上想到海陵在杀秉德和唐括辩前都是将他们调离京城,然后派人杀害的。萧裕的亲信党羽都在会宁府,自己孤身一人去中京,一旦海陵起杀心,他只得束手就擒。
  萧裕不知道海陵是否知道自己私下的行为,就试探说:“臣往中京只怕会耽误时日,况且臣也不熟悉中京兵将。现有高桢留守中京,臣听说此人为政清肃严明,曾为广宁尹,在镇八年,吏畏而民安。何不命乘驿之官速至中京宣旨,令其率部平贼,且责以平贼之期,方不误陛下迁都大事。如果高桢平叛不力,那时臣再领精兵前往。”
  海陵见萧裕脸色有变,听他语气不是很愿意去中京,也没多想,就同意了,又命萧裕下去安排。
  萧裕没想到海陵这么痛快就采用了自己的建议,心里疑惑是海陵不知道自己的密事还是有意试探自己,他甚至觉得自己推辞不去正中海陵下怀,因为造反的是奚人,说不定海陵疑心自己是背后主谋。既然想不清楚缘由始末,干脆也不多想,直接派人去中京宣诏。
  萧冯家奴知道后埋怨萧裕不应该推辞,萧别术虽然是个无名小辈,毕竟手下还有几百号人,起事时在中京也有个照应。萧裕说:“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萧裕谋反(4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