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乌带早退(22)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27 点击数:2689次 字数:
  北国的夏天到了,这是会宁府短暂的暖热季节。虽然白天太阳灼热,但在早晚也颇凉爽宜人。此时海陵处理政务已是得心应手,驾轻就熟,除去太宗、宗翰子孙也让海陵心安不少。晚间在后宫常和阿里虎玩戏取乐,此时阿里虎已进封为昭妃。和阿里虎在一起也让海陵大为放松,睡眠也好,真是黑甜一梦到天明。不想这一日竟因贪睡,早朝竟意外地迟到了。
  海陵万万没想到当他穿戴齐整,来到敷德殿上早朝时,发现自己成了孤家寡人。敷德殿内只有尚书左丞张通古,宫外只有寥寥十几个的大臣,不成行列地零星站着。中间留有许多空隙,像一张脸上没有鼻子一样触目。
  海陵这一怒非同小可,一问张通古才知道众臣以为早朝取消,都回家去了。命人重新召集群臣。众臣陆陆续续赶来,不知道海陵会如何处置他们,心里都很忐忑。有几个大臣报了病假。
  众臣齐集后,海陵果然对他们发了一通天威:“朕自即位以来,怜悯你等在东昏一朝昼夜惧悚,唯恐祸之将至,故而朝廷之上,多加赏迁,除叛逆重罪,少有杀伐。卿等是不是以为朕柔善可欺,不会律以重典?朕不惜高官厚禄任用你等,只指望各位克尽己责,效忠君国,安抚黎民。可是你们却尸位素餐,做事拖沓,怠惰政务,一心只图自在省事,全不以民事为念。连朕的早朝,你们都敢轻视,遑论其他?”最后喝问:“是谁擅自领班退朝的?”
  出来领罪的竟是刚发了一笔外财的新任司空、左丞相兼侍中的朝中一品大员、海陵的嫡系亲随——完颜乌带!
  原来乌带既富且贵以后,认为自己既有佐立之功,又有平叛之德,既握铁券,又享尊荣,仿佛自己已是副皇帝一般。在朝中颐指气使,颇似熊熊燃烧的太上老君的丹炉,任谁都难以靠近,全忘了跟自己出生入死的铁券战友中已有两位项上餐刀了。当日上朝时众臣久等海陵不到,不知何故,谁都不敢离开。乌带倚恃自己与皇帝关系密切,非一般臣下可比,就认定海陵新得阿里虎,恩宠愈隆,必是眷恋温柔乡,懒得早起了。于是仿佛是海陵肚内的蛔虫一样,蜿蜒地笑着对众臣说:“今天的早朝取消了,各位回去吧。”众目睽睽之下昂然出宫,回家睡回笼觉去了。众臣见了,也就陆陆续续跟着走了,只剩下胆小的、死心眼的、心眼多的大臣还守在敷德殿外。
  海陵岂不了解跟随自己多年的完颜乌带?本来心里就嫌恶他,现在更是怒火中烧。
  原来弑君那夜,众人议杀宗贤,海陵是没有意见的。可是宗敏是太祖之子,海陵的叔父,海陵本不想杀他。可是乌带却坚持说:“正因为是太祖之子才必须杀掉。”后来葛王乌禄将宗敏带入宫中,乌带等人持刀剑砍杀宗敏,宗敏躲避,肤发血肉,狼藉满地。乌禄目睹,惊问:“曹国王何罪,竟被诛杀?”海陵无言以对,乌带横剑道:“上天允许的大事,都已完成,宗敏不过是个小小的虮虱,何足挂齿?”后来海陵追封宗敏为太师,加封爵,其妃蒲察氏进国号,并封二子为国公。心里对乌带执意要杀宗敏隐隐有些不满,感觉在自己最惶惑的时候,乌带左右了自己。
  海陵一向就不太喜欢乌带其人,兼以有了杀害宗敏和诬告秉德等事,海陵就更厌恶他了。而今看着跪在面前的乌带恨不得一剑刺得他血流满地。海陵强忍怒气道:“朕本要杀你以儆众臣,但念你与国有功,姑且留你性命。”
  最后乌带被免去司空之位,交回铁券,出任崇义军节度使,由正一品朝廷贵宦降为从三品的地方军镇长官。
  早退朝事件后,所有退朝的大臣均受到降职罚俸的处罚,海陵又下诏称日后凡称病告假者,由太医和监察御使同去视诊,以病况给假。若是查不出病情,以欺君之罪论处。凡大丧准三日假期,小丧准一日假期。不久又下诏以十二事戒约官吏,制定袭封衍圣公俸格,命外官去所属百里外不许参谒,百里内往还者不得过三日。
  那些称病告假的人虽没有受到处置,可是海陵派了太医院的判官、管勾领着众太医前往视病。虽然没有御史台的人跟着,可也把那些假病号吓够呛,号脉时倒真的号出点毛病来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乌带早退(2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