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乌带上告(20)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25 点击数:2598次 字数:
  正在朝中为宗本、宗美谋逆之事议论纷纷之时,乌带又来见海陵,说有秘奏。海陵看了一眼乌带,接过梁珫递过来的茶杯,问:“这次你又要告发谁呀?”
  乌带看了看梁珫。
  海陵道:“你说吧。”
  乌带只得奏道:“臣告发燕京行台尚书省事秉德、海州刺史子忠和刑部侍郎漫独。”
  海陵低头喝茶,问:“秉德又有什么新罪状?”
  乌带见海陵不似上回用心,心里有点没底,鼓足勇气说:“秉德曾在宗本家饮酒,海州刺史子忠说秉德有福,长得像宋太祖赵匡胤。秉德仰头大笑,接受了这个说法。秉德还问刑部侍郎漫独说:‘以前说的那事还记得不?’漫独说:‘不存性命事怎么能当众说!’臣妻说秉德妻怨恨主上,说的话不堪入耳。说一样出生入死,舍着身家性命。那大兴国不过是一个入寝殿小底,凭什么多拿那么多东西,又是奴婢牲口,又是金银玉带,还有一顶绝世奇珍的真珠巾!不知怎样魅惑了主上,使大臣待遇还不如一个奴隶。秉德出任行台省事时,其妻骂得更厉害,还说早晚得遭报应。”
  乌带这一番话本来能使海陵暴跳起来,可是有了上次告状的事,此次海陵倒冷静许多,他对乌带太了解了。
  完颜乌带的汉名叫言,也是宗室子孙,与海陵同辈。乌带与海陵同高祖。乌带的父亲完颜阿离补曾有军功,但是早亡。阿离补死后,乌带的母亲被完颜宗本接续,当时乌带已是少年,一年后,乌带承袭了本应是授给父亲的谋克,自己有了养身之阶,就独自成家了。乌带见宗本伏诛,既想撇清关系,又想置秉德于死地,这样一举两得,岂不是妙招?这回他可是有点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上一回海陵焦躁没来得及细想,后来想到乌带与秉德一向不睦,秉德怎么会跟乌带说那些敏感的话呢?何况自己年轻体壮,偶尔流几筒清鼻涕,哪里至于就“不讳”了?虽然并不后悔外放秉德,可是对乌带擅自诬告、欺骗自己的行为心里也有些恼恨。现在见乌带又来告秉德,想来是真要置秉德于死地而后快。而乌带如此恨秉德,不过是因为秉德曾向熙宗告发乌带妻唐括定哥与海陵通奸事,告发的人都不共戴天,奸主海陵又当如何?且乌带提及的海州刺史子忠和刑部侍郎漫独都是平时里与乌带有过节的人,心里更是不快。
  更令海陵受不了的是乌带提到了大兴国,就是真有此话,你当臣子的也不该学出来。若是没有此话,纯属乌带自创,那真是可恶到了极点。
  好在海陵早有杀秉德心,也需要一些秉德的罪状,就没追究乌带的诬告之罪。只是看了乌带一眼,说了声:“知道了,下去吧。”
  乌带认为这是海陵在心里对秉德发狠。
  太宗第八子宗本、第十子宗美死后,海陵不顾众口纷纭,派人到东京杀了太宗第七子东京留守宗懿和北京留守完颜卞。太宗十四子益都尹宗哲、平阳尹完颜禀、左宣徽使完颜京也同时遇害。卞、禀、京等都是太宗的孙子。太宗子孙被害七十余口。宗雅是太宗的第三子,喜佛事,海陵知其无能,本想留着他奉祀太宗,后来召到朝中,没几天,也杀了。太宗从此绝嗣。乌带虽与宗本有亲,因告发秉德有功,免罪。
  接着海陵就派人去燕京行台省以谋逆罪杀了秉德。当时任行台左丞的耨碗温敦思忠奉圣旨执刑并连坐秉德家族。
  耨碗温敦思忠是金国老臣,曾随太祖出征,当时女真还没有文字,军中机密都是由思忠口耳传递,思忠记忆惊人,来往传言数千字,也从没有一点失误。后来,思忠又随秦王宗翰、梁王宗弼征战,建有功勋。但是思忠为人黩货无厌,时任行台参知政事赞谟十分鄙视他,二人交恶。赞谟的妻子是秉德的乳母,思忠就借秉德之事,构陷赞谟,将赞谟一并杀害,又强娶了赞谟的妻子,将赞谟家产据为已有。因为温敦思忠在处置秉德事件中有功,被海陵召入朝中,任尚书右丞。
  秉德死后,诛连九族,连坐而死的宗翰子孙三十余口。秉德的弟弟特里也受诛连,他的妻子蒲察叉察是海陵的异母姐姐庆宜公主的女儿。叉察出生后宗干按女真习俗,亲自怀抱叉察到家里,交由大氏抚养。永宁宫太后大氏惟恐海陵杀红了眼,分不清远近,忙让梧桐去向海陵说情,海陵这才想起自己的这个外甥女,虽然对姐姐的印象已经模糊不清,但叉察自幼长在自己家里,那漂亮的小模样还历历在目,忙命赦免了叉察。
  为了不致被海陵斩尽杀绝,宗翰部分子孙不得不逃亡他乡谋生。
  秉德被灭族后,乌带又来提醒海陵还有海州刺史子忠和刑部侍郎漫独与秉德同谋。海陵盯着乌带看了许久,什么话也没说,却把乌带看得头皮冒凉风。
  海陵最后杀了右丞相唐括辩,这一次海陵没有让萧裕参与,而是让完颜乌带去行刑。
  唐括辩临死前笑对乌带说:“我早知道怎么地都是死,你知道吗?你帮着他害秉德,又来杀我,你媳妇能帮你活多久?”乌带气得脸似猪肝色,恨不能凌迟了他。可是海陵下旨是缢死,留全尸。乌带故意不下死劲,让唐括辩缓过来好几回。唐括辩咳嗽喘息稍定,朝乌带脸上吐了一口唾沫,笑着说:“你也就这么点儿手段,这点苦也算个事儿?看把你累的这一头的汗!你好好活着啊,我在那边和秉德等着你。”乌带果然累得气喘吁吁,命手下武士将唐括辩勒死。
  唐括辩死后,海陵让乌带顶了他的缺,当上了右丞相。
  当初海陵命萧裕罗织唐括辩罪状加入宗本谋逆案中时,萧裕不同意,萧裕与唐括辩私交甚笃,在萧裕任兵部侍郎时二人就情投意合,结为生死之交。此时萧裕见海陵想杀唐括辩,就极力为他辩解,说:“陛下与臣及唐括辩曾誓同生死,臣以身家性命保唐括辩不反,如果陛下必欲置之死地,臣愿与唐括辩共存亡。”
  海陵不好当面驳萧裕的面子,他也知道萧裕跟唐括辩关系好。可是唐括辩在那天晚间大块朵颐的样子和家养的那五百武士总是在海陵脑海里萦绕不去。唐括辩是熙宗的驸马这一身份也让海陵惴惴不安。到底瞒着萧裕,还是赐死了唐括辩。唐括辩死后,萧裕才知道。他没有去质问海陵,也没有与唐括辩共死,只是对海陵的嗜杀也感到了恐惧。他不清楚海陵对他信任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这种信任能支持他活多久,复辽的想法又死灰复燃了。
  海陵事后本想跟萧裕解释一下,见萧裕不再过问,料想他也不会很在意,就过去了。
  萧裕在屠灭宗室事中功劳最著,被海陵拜为尚书左丞,加仪同三司,授猛安,赐钱二千万,马四百匹,羊四千只。一个月后又升为从一品的平章政事,兼修国史。萧裕弟弟萧祚任左副点检,这也是皇帝身边负责亲军的从三品大臣,萧裕的妹夫耶律辟离剌任左卫将军。徒单贞升为都点检。
  海陵也重赏了萧老人,升任他为礼部尚书,赐钱二千万,马五百匹,牛五百头,羊一千口,并将宗本的一半家财赐给他。
  乌带因告发秉德有功,得到了秉德千户谋克和家产,进职为司空,由右丞相升任左丞相,兼侍中。
  朝中因太宗子孙的死空出了许多官位,海陵同母弟梧桐升为太尉、领三省事、都元帅如故。张仲轲做了秘书少监。胡砺迁为刑部尚书。
  太师完颜勖眼睁睁看着海陵大肆屠杀,食言自肥,坚决要求致仕。海陵无奈,只好同意。七年后,完颜勖故去,享年59岁。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乌带上告(2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