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养虎遗患(19)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24 点击数:2658次 字数:
  原来就在行刺的那天夜里,海陵等人诱骗宗贤、宗敏入宫,将二人杀害后,海陵就让大兴国连夜请完颜勖入宫,并直言相告宫中之变。完颜勖闻言惊得目瞪口呆,听任兴国将他扶坐在重明殿正位之上。
  恍惚间看见海陵独自一人走进殿来,完颜勖忽地站起身,就要拔剑。腰下是空的,才想起进殿前连剑带鞘都交给兴国了。完颜勖要出去,却被海陵紧紧抱住。海陵嚎啕痛哭,连声叫着“叔祖”。完颜勖挣扎不得,最后被海陵连抱带推按坐在椅子上。海陵顺势跪下,迅速脱下上身的全部衣服,将裘衣堆在腰间,解下腰间的宝剑连鞘塞到完颜勖的手里。自己双手环抱着完颜勖的腰,哭道:“侄孙完颜亮有罪,请皇叔祖赐死。亮在地下无颜见父亲,更无颜见太祖。”
  完颜勖感觉手中的宝剑沉重得拿不稳,想到死去的太祖、宗干和太祖零落殆尽的诸子,还有刚刚被弑的熙宗,不由得老泪纵横。他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许久才说:“我们完颜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逆子啊?祖宗淳笃的家风都让你给败坏了。你父亲若活着,他会亲手杀了你!先君五岁死了生父,跟着母亲到了你们家,你父待如亲子。为扶立先君为帝,你父亲付出了多少心血?你们兄弟几个一起长大,就是不顾君臣之义,怎么就不念念手足之情?先君即位时还是个孩子,先后又有宗翰、宗盘之事,全仗你父亲一人鼎力支撑。你父在朝时因患足疾,先君特赐乘辇策杖上殿,制诏不名。你遍读史书,可有帝王如此敬爱臣子的?你父亲病故时,先君为他辍朝七日,这可是我们大金史无前例的。致祭之日太史上奏:戌亥不宜哭。先君说:‘朕幼冲时,太师有保傅之力,安得不哭。’先君生父亡故时,年纪尚小,不知丧亲之痛,你父亡日,先君二十三岁。悲恸嚎哭,声犹在耳,不比你们几个亲生儿子情少分毫。他是在哭他两次失去了父亲啊。这些事情,你是不知道啊还是都忘了?你十七岁就做了御前侍卫,朝中的多少事你都是看在眼里的呀。你年纪轻轻就位居宰辅,数次获罪都得到宽恕,你怎么就不念念君恩似海?”
  完颜勖边流泪边叙说,最后竟哽咽着说不下去了。说得海陵用衣襟蒙住脸,哭得浑身颤抖。
  祖孙二人哭了一阵,渐渐止住了悲声。完颜勖看看手中的剑,道:“这剑是杀敌的,怎么能杀君父?杀亲人?”完颜勖放下手中的剑,叹口气道,“事已至此,我也不多说过去的事了,这都是天命。但愿你从此做个明君。只是有一件事,你得给我交待清楚。”
  海陵忙拭泪道:“叔祖尽管吩咐,亮岂敢不从?”
  完颜勖道:“你为今天,早已做下了许多罪孽。最不该的是捏造叛逆的罪名加在胙王常胜身上,现在常胜已死,家人散尽,你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海陵忙答道:“胙王之事,亮早已有心。其居宅、家产亮已吩咐妥善保管,未敢轻动。只待日后归还胙王后人。亮明日即洗雪胙王冤情,亲为祭奠。召回胙王儿子,令其袭爵,财产悉数奉还。胙王妻放还回府。”
  完颜勖点了点头,道:“早该如此。你也该牢记先君教训,广施仁政,体恤众臣,不可再如先君一般滥杀。要多重用有才德的人,听纳谏言,光大祖宗的基业。”海陵惟惟连声。
  完颜勖将海陵衣服拉过来,披在他宽阔的脊背上,说:“天冷,穿上衣服吧。”
  海陵又拜谢道:“亮谢皇叔祖不杀之恩。”拜罢,才跪着将衣服穿上。
  完颜勖看到海陵脸都哭花了,掏出拭巾,递给他道:“快点擦擦你那脸,瞧你满脸的鼻涕眼泪,哪像个帝王?”一手扶海陵起来。海陵站起身将脸擦净。
  完颜勖起身让海陵坐在正位上,自己倒身跪拜海陵,奏道:“圣躬万福!臣完颜勖恭贺陛下。”
  海陵忙双手将完颜勖扶起,道:“亮不敢受叔祖之礼。叔祖日后可佩剑上殿,见君不拜。”海陵亲扶完颜勖落座,自己侍立在一边,躬身道:“亮有一事忧心,想求告叔祖。”
  完颜勖问:“什么事?”
  海陵道:“亮勉强得位,只恐众臣不服。不知如何是好?”
  完颜勖道:“我朝今日不比当年豪俊云集,当初太宗要立储君时,多少人可以胜任啊。宗翰、宗辅、宗弼、宗盘,还有你父亲宗干都是一呼百应、功勋卓著的人物。现在不一样了,像他们那样的人没有了。陛下不必忧心。百官不久就能得知此事,上朝时,臣当率众臣参拜新主。第一天过去了,大家也就认了。”
  海陵躬身致谢,又谈了一些朝中事情,海陵虑及完颜勖夜半进宫过于劳碌,要亲至殿外叫大兴国,让他送太师回府。
  有了完颜勖的支持,海陵就有了面对群臣的勇气。
  “我宽恕了一匹狼。”完颜勖对完颜晏忏悔道。此时完颜勖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养虎遗患(1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