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再起杀心(18)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23 点击数:2751次 字数:
  萧裕走后,海陵坐立不安,总担心事到临头会出什么意外。又担心此事传出后,朝野必是议论纷纷。本来自己就是弑君夺位,再滥杀无辜,只怕犯了众怒,即位众臣不敢说什么,自己也实在不愿意看到他们眼中那些暧昧不明的神色,尤其是自己尚需倚重的大臣。而今他要铲除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太宗家族的重要成员,甚至还不止于此,海陵也不能不考虑在朝野中的影响。这种影响有的是海陵需要的,有的是他不想看到的。海陵将太宗子嗣的官职一个一个列出,不由又出了一身汗,太宗子孙众多,从文官到武将,从朝廷宰执到地方留守无一不备,当初他就不赞成熙宗过于宠任太宗子孙,现在自己不得不解决这个问题,他不能顾忌许多,否则他日夜不得安宁。
  海陵在大殿中来回走了几圈,真是忧心如焚。忽见蒲察世杰立在一旁,心里一动,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
  海陵即位之初,为防不测,以徒单贞为左卫将军,完颜亨为右卫将军。又特召蒲察世杰为贴身护卫。
  世杰曾在梁王宗弼军中任职,也是以勇力闻名,每次与武士角力赌羊,从没有输过。曾经拳击四岁的壮牛,那牛竟折断了肋骨而死。他在梁王军中时,海陵曾亲眼见他将陷在烂泥中的粮草车独自拉出,而之前,竟用七头牛都拽不出来。因此海陵对蒲察世杰印象极深,就将世杰从军中调入宫中,昼夜不离左右。因为世杰出身贫贱,为人忠直,平日里也不与那些贵戚交往,所以海陵格外信任他。与众臣商议事情时,也从不回避世杰。
  海陵看到站在一旁高大威猛的蒲察世杰,另有了主意。他走到世杰跟前说:“世杰,朕有一事交给你,你敢不敢去做?”
  世杰道:“臣为君尽忠效命,万死不辞。”
  海陵喜道:“你勇力绝伦,无人可比,朕特别信任你。而今在我兄弟中有许多心怀不轨的人,刚才萧裕提到的那几人,你也都听到了。别人不用你管,你只要能在十日之内除掉宗本、宗美这两个人,朕会有非常之赏,将他们的家产全都赐给你。如果出了什么麻烦,有朕护佑,你尽放宽心。这十天不用你护卫。十日后来复旨,朕翘首以待,专望卿一举功成。”
  世杰问:“宗本兄弟所犯何罪?”
  海陵马上变色道:“这不是你该问的!照我说的去办!你若办成了,朕自有恩赏;你若是无功而返,朕不会轻饶了你。”世杰只得领旨下去了。
  海陵希望蒲察世杰得手,就可以免了许多周折。意外或是遇刺,总不是皇上的过错,身为重臣,谁还没个仇家?就是怀疑,作臣子的本来也不该胡乱猜疑皇上,更不该将猜疑的话乱与人讲。如果世杰成了众矢之的,也不妨随便找个替死鬼代世杰平事,或是定为悬案,自己不许追究,谅大臣们也不敢多话。所以海陵虽然一切照常安排,但所有行动还是要等十日之后再说。
  十天过去了,宗本、宗美等人还活得好好的,按时上朝议事。海陵气得暴跳如雷,命人将蒲察世杰找来。喝令他跪下,斥责道:“你这十天干什么去了?凭你的勇力,杀这两个人易如反掌,为什么十日期过,你却毫无作为?你违背朕意,就犯有欺君大罪,凌迟了你也不为过。”
  世杰直挺挺地跪在地上,眼睛直视前方,道:“臣知抗旨之罪万难逃生。但臣发过誓,不以卑劣的手段做事,更不加害无罪之人。即使陛下凌迟了臣,臣也不敢奉诏。”
  海陵听了,竟哑口无言,没有想到世杰这么犟,心里又实在爱其忠勇,不忍加罪。半晌才说出话来:“你这没用的东西!算了,这事不用你管了。”海陵依旧留世杰在身边做护卫。
  世杰处已没有指望了。只好安排击鞠一事。到了那一天,海陵比约定的时间早些赶到了毬场,命徒单贞和耶律辟离剌带人藏在暗处,待宗本、宗美一到,就出其不意将他们捆缚起来。宗本当时吓得瘫软在地,话都说不出来,而宗美神色不变,质问海陵道:“我等所犯何罪?”海陵一时嗫嚅,说不出话来。萧裕不容二人多说,急命处死。
  宗本、宗美被杀当天,萧裕派人将萧老人带到萧祚家里。当时萧老人请客喝醉了酒,送客人回来。半路上,不知何故被强抓来,吓得魂飞魄散,挣扎得头发都散了,衣服都扯破了。萧裕一看他醉得没法跟他说事,就让他先休息,到天快黑时萧老人才醒了酒。他刚一醒过来就发现身边围站着许多执兵甲士,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头发是散的,衣服是破的。
  萧裕带着萧祚和耶律辟离剌披甲佩剑来了。萧老人一见以为来杀自己,吓得缩到炕角,以头碰墙,哭喊道:“我没有犯罪呀,我妈七十多岁了,我还得养活她呀,饶了我吧!”
  萧裕穿着靴子就上了炕,拉过萧老人道:“你不用怕,照我说的做,非但能保命,且有富贵。”
  萧老人惊恐万状地问:“你让我做什么?”
  萧裕道:“主上认为宗本等人不可留,已经诛杀了。你要做的事就是告发他们谋反。现在告发他们的状子已为你写好了,你要看清楚。一会儿我带你去见主上,主上问你话,你就照着说,别说出两样来,否则我也保不了你和你全家。”说罢将状纸塞到萧老人怀里。
  萧老人颤抖着看了两遍,说:“我都记住了。”萧裕一笑,拉萧老人下了炕,直奔皇宫而去。
  到了皇宫,萧老人果然照样对海陵说了一遍,海陵大喜。见萧老人衣服破损了,命赐锦袍一袭。第二天萧老人将状纸交到尚书省,海陵就将宗本等人谋逆之事诏告天下。
  太师完颜勖在得知宗本、宗美冤死的当天,一夜之间,须发皆白,上表言老,要求致仕。
  完颜勖在朝中备受晚辈敬重,熙宗生前对这位皇叔祖都十分礼敬,大臣们看着都觉得“于礼未安”,有违君臣之道。海陵也一向敬畏他。海陵称帝前,有一次群臣议会,海陵迟到,完颜勖就当着众臣的面斥责海陵道:“我已年过半百,还不敢晚来,你年纪轻轻,身体强健,竟敢如此吗?”当时海陵已经身为宰执,权倾朝野,却当着群臣的面马上向完颜勖下跪谢罪。
  海陵知道完颜勖执意请辞就是因为宗本、宗美之事,就亲率宗室显贵到完颜勖宅第,以家礼相见,挽留完颜勖。并赐予玉带,特许乘马入宫,可不参加朝议,有大事令宰臣就太师府商议,并信誓旦旦地向太师保证不再一意孤行,凡事与大臣们商量。
  既然海陵礼敬如此,全力挽留,完颜勖一时还无法归老田园,想起熙宗被杀的那一晚发生的事情,心里懊丧不已。尤其判大宗正事完颜晏看望他时,暗地里抱怨他当时未置一辞就接受了新主,更令完颜勖愧悔难当。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再起杀心(1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