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唐括辩(11)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17 点击数:3027次 字数:
  海陵对已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感到意外,只除了亲眼见到唐括辩吃了一顿饭。
  唐括辩女真名叫斡骨剌,唐括是女真族中八大贵族姓氏之一,是可以与皇宗通婚的姓氏。唐括辩在朝中任尚书左丞。皇统八年,唐括辩因奉职不谨,被熙宗杖责,两个月后又被免职。到了皇统九年才恢复了职位,且娶了熙宗的女儿代国公主。其实金熙宗才三十岁,女儿能有多大?在代国公主之前,唐括辩也早娶妻生子,但这没什么妨碍,只要代国公主是正室就行,反正唐括辩的正妻已经去世了,其他侧室有多少都无所谓。
  那一顿令海陵不安的饭局就在唐括辩的驸马府摆下的,正在十二月九日行刺的晚上,几个人约好先到唐括辩家聚会。
  选在驸马府聚会,一是因为驸马府离皇宫近,一是唐括辩家中有五百健奴可用。而且那一天是裴满皇后烧七的日子,代国公主要去储庆寺为母亲守夜。
  那天去驸马府的有四个人:完颜秉德、完颜乌带、徒单贞、海陵。
  完颜秉德在这些人中官职最高,是尚书左丞相,位在海陵之上。秉德有个声名赫赫的祖父,就是灭辽亡宋、俘获辽天祚帝和宋朝徽、钦二帝的完颜宗翰,女真名叫“粘罕”。宗翰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伯父颏者的孙子,国相撒改之子。
  其实完颜部的首领按常例应传给太祖的伯父颏者。
  景祖乌古乃有子九人,其中嫡子五人。在这五个嫡子当中,颏者是长子,太祖的父亲世祖颏里钵是次子。当时正是辽廷失御,各部族争战之时,世祖觉得长子柔和宽厚,次子胆识过人,所以临终时将大位传给次子世祖颏里钵。
  世祖去世后,又按其父制定的“兄终弟及”的“世选制”,将大位传给弟弟肃宗颇剌淑。颇剌淑去世后,又传给小弟弟穆宗盈歌。而大哥颏者在此期间始终无怨无悔,尽心辅佐诸弟。盈歌就以大哥之子撒改为国相。穆宗盈歌死后把位子又传回了二哥颏里钵的二儿子,就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而撒改依旧是国相。撒改的儿子宗翰又是太祖手下的一员最得力的战将。父子二人共同扶立阿骨打称帝。
  太祖阿骨打去世后,传位给弟弟金太宗吴乞买,太宗吴乞买立弟弟斜也为皇储,后来斜也去世。可以承继太宗之位的人选很多,宗翰以其身份和功业也居其一。而他还是扶立了太祖嫡孙完颜合剌继承皇位。
  宗翰的结局却很悲惨。熙宗不满宗翰功高盖主,专权跋扈,借助宗盘之力除掉宗翰一党,宗翰在狱中愤懑而死。宗翰儿子史无记载,只说他有两个孙子,其一就是秉德。
  这次谋弑行动虽由海陵策划安排,却是由秉德始谋。几个月前,熙宗准备迁徙辽阳、渤海人到燕南。侍从高寿星是渤海人,不想搬家,就求告裴满皇后。皇后就去质问熙宗为什么移民之事她不知道。熙宗大怒,杖打了负责移民事宜的秉德,杀了左司郎中完颜三合。后来秉德见熙宗屡杀宗室,箠辱大臣,就动了谋逆之心。他知道驸马唐括辩因受杖免职后一直气愤难平,娶公主后,借口保卫公主,在家中养了五百健奴,就和唐括辩说了自己的想法,二人一拍即合。不久,唐括辩又拉来了大理寺卿完颜乌带,乌带又告诉了海陵。以后的事基本上就全是海陵在谋划了。
  一天,海陵和唐括辩计议废立事,海陵问:“若举大事,谁可为继?”
  唐括辩想都不想就说:“应该是胙王常胜吧。”胙王常胜是熙宗的弟弟,海陵也知道胙王确是首选,因为金熙宗没有子嗣,胙王常胜与熙宗血亲最近,也是太祖的嫡孙,又颇孚众望,且女真又有“兄终弟及”的即位传统。
  海陵不甘心,接着问:“那其次呢?”
  唐括辩想了想说:“邓王子阿楞可以吧?”阿楞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嫡子赵王宗杰的孙子,但是宗杰在当时金国朝廷之上没有多大影响,又早亡,其子邓王也过世了。
  海陵道:“阿楞属疏,怎么可以?”
  唐括辩看了看海陵,试探着问:“公岂有意乎?”
  海陵直视着唐括辩微凹的眼睛道:“若非得已,舍我其谁?”
  唐括辩粗人一个,实心眼,除非自己特别较真的事,偏巧就较上了挨打免职的真,其他事情无可无不可。熙宗被杀后,忽土提议扶立海陵。唐括辩没二话,跟着众人参拜了。
  四个人在唐括辩家边吃饭边等着大兴国来报信。众人本没想要喝酒,可是唐括辩还是先摆上了四碟小菜:韭菜花、咸黄瓜、小根蒜、芥菜丝。女真人饭前就这样就着小菜喝酒。最后酒让唐括辩喝了大半,乌带和徒单贞各喝了一碗,海陵和秉德滴酒未沾。
  撤下酒壶,摆上饭菜。
  仆人先上了一大木盘大块牛肉,上面浇上蒜泥汁;又上一大盘肥肉膘,中间夹几根青葱;一大盆肉片炖渍菜,一大盆鸡鸭,一只刚烧烤好的全羊,又上了一碗豆酱。肉菜后是四小盘饽饽,一盘是小软指,一盘大软指,一盘是渍蜜松糕,一盘肉馅馒头。众人各从腰间取下佩刀割肉吃饭。海陵拿着佩刀,感觉一股闷气顶到了嗓子眼,扎了一块松糕,咬了一口就放下了。众人吞咽了几回,就陆续放下了佩刀,不约而同地都看着唐括辩大块朵颐。
  唐括辩吃饭极具观赏性,一只鸡大腿在嘴里转半圈出来就只剩下光溜溜的骨头;夹肉片不是几片一起夹,而是两筷子头之后一盘子满满的肉片只剩下干干净净的盘底;看着嘴边的吃食遮住了大半张脸,会以为至少有一半是陪绑的,没承想谁也没有逃过了鬼门关。过了城门,也不见怎么徘徊就直接进了二门,好像两座门是直通的,两排衙役全都是摆设。
  仆人上来撤了残席,又有人端来一大盆粥饭放置炕桌中间,众人一看,原来是狗血泡米饭。饭是半生的,血是热的,里面还拌着韭菜花、大蒜头、白绿葱花,红红绿绿中浮着白色的泡沫,隐约可见心肝肠肺之物。这时仆人将刚吃剩下的碎肉加菜捣碎全都倒进粥食锅内,用大木勺一搅,使这一大锅粥食内容更丰富,色彩更夺目了。完颜亮自小就不吃这类东西,现在一见就呕了一下,差点把才刚强咽下去的一块松糕返上来。
  秉德道:“你怎么还喜欢吃这种东西?”
  唐括辩惊讶地说:“这是多好的吃食,怎么会不喜欢?当初你祖父可是最爱此物了。这东西不仅让人吃着痛快,而且驱风散寒,补人血气。吃了这种食物才能去东征西讨。来,我就不侍候了,你们自己盛自己的吧。”说着先给自己盛了一大碗,又向仆人要来米醋,倒了两勺,搅拌一通,埋头大吃。
  吃了两碗后,唐括辩还是给每个人盛了一碗,当他要给海陵盛时,海陵说:“我不吃这个。”
  唐括辩只得放下木勺,口里嘟囔着:“这个勃烈汉。”
  “勃烈汉”是海陵的外号,意思是“相貌长得象汉人”。
  唐括辩又让了一遍,见众人真是吃不下,就毫不客气地独自大嚼,转眼间一盆给五个人吃的粥饭,让唐括辩一人吃得见了底,嘴里还嘟囔着:“宁可撑死人,也不占个盆。”其实他早已吃饱,可是看着食物还是要吃,而且肚子里好像总有地方可以容纳。这几个人平时的饭量都不小,可是看着唐括辩的吃相也不由自主地咧开了嘴。
  秉德叹道:“今天可是要做掉脑袋的事,你吃喝一点不碍,真是英雄!我们几个都不如你啊!”
  海陵看着唐括辩吃饭,心里不由得疑惧起来,这些人里面与皇上最亲近的人莫过于唐括辩了。他是驸马,年纪也不很大,官职也不低,他为什么这么积极地参与此事呢?在家里还养着这么多的健奴!虽然自己与皇上关系也很亲近,但是皇族里的兄弟太多了,同父异母的兄弟都没有什么感觉,更别说是堂兄弟或是继兄弟了。何况自己要在此事中获取极大的好处,而唐括辩是为了什么呢?就因为挨了几下板子?海陵又扫视了一遍身边众人,不经意间在炕桌下将一直拿在手中的松糕捏得粉碎。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唐括辩(1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