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推心置腹(10)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16 点击数:2978次 字数:
  海陵看了看萧裕,他又在萧裕直视的眼睛中看到了坚定不移的神色,这种神色里有一种置生死于不顾的毅然决然,每每促使海陵敢于冒险一搏。
  海陵脱口叫道:“萧兄!”萧裕用眼神做了回应,海陵将目光移开,说:“我想……后人一定会恶评我,就像秦二世、隋炀帝杀兄夺位……”
  萧裕不等海陵说完,就说:“陛下怎么不提秦王李世民也是杀兄后当上的皇帝呢?自古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成功就流芳百世,失败就遗臭万年。你成功,你就是尧舜;败了,你就是桀纣。如果陛下中兴大金,一统天下,所有的这些小小过失连个牛毛儿都算不上;如果陛下从这把龙椅上一头栽下去,那就成了千古罪人,万劫不复。所以陛下,出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只能向前,而且必须命中靶心。”
  海陵点头道:“萧兄说的很对。子贡说‘君子恶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朕若不保此位,金若不占据中国,势必都居于下流。有些事情虽然罪恶,但是不如此,就一事无成。陷害无辜、聚党立威、弑君夺位、兴兵用武都不是好事,可是不这样做,我就什么事也做不成,我的志向就是一场春梦。”
  萧裕道:“所以陛下杀伐决断,不可留情,否则功败垂成,那时再懊悔就来不及了。”
  海陵笑了,那笑容里蕴含着丝丝冷酷,像门缝里钻进的一股寒风倒把萧裕吹得打一激灵,这是萧裕在海陵年轻俊朗的脸上第一次看到了冷酷的影子。他知道不用再说了。
  海陵脸上那冷酷的神情转瞬即逝,又恢复了往日沉静平和之色道:“我有一样东西要给萧兄看看。”说着,起身在炕柜内取出一个匣子,打开匣子是一张折叠着的已经有些发黄的纸片,海陵小心取出,打开,放在萧裕面前。萧裕低头一看,原来是一首七言小诗,写的是:
  “彻夜西风撼破扉,
  萧条孤馆一灯微。
  家山回首三千里,
  目断天南无雁飞。”
  字体是当时盛行的瘦金体。
  海陵问:“你知道这首诗是谁的吗?”
  萧裕笑道:“臣不知。不过看这诗的意思,一定是随宋帝北来的人所写。”
  海陵笑道:“正是天水郡王赵佶本人所作,这书法也出自赵佶本人。你知道吧,这瘦金体就是赵佶所创。”海陵举着那张纸给萧裕看,自己也看了看,接着说,“其实我不太喜欢这种字体,细脚伶仃、规规矩矩的,不够豪气放纵,不像帝王所写。”
  萧裕知道海陵口里这样说,心里对汉人的东西都很着迷,就应付地问了一句:“赵佶已病逝五国城,梓宫也送还宋国了,陛下何处弄来他写的诗?”
  海陵笑道:“我年轻时曾奉命去五国城办差,特意去看看天水郡王父子二人。天水郡王瘦弱狼狈得像个老叫花子,战战兢兢的,好不可怜!他儿子天水郡公面白少须,长着一张小脸,怎么看都不像有帝王命的。我那时候还有点装模作样,教训他们几句,然后命赵佶亲笔给我写一页他最近的诗作。他就写了这个给我。真是他的亲笔,我一直在旁边看着。”说着小心翼翼地折好,放回匣子里。
  萧裕不解地看着海陵得意的样子,实在不知道这有什么可骄傲的。而这天真的笑意和刚才海陵的笑好像不是属于一个人。萧裕看着海陵将匣子放进炕柜内,问:“陛下为什么把这首诗如此珍藏?”
  海陵道:“太祖灭辽,太宗伐宋,其功卓著。迟早有一天,朕也能够。十年之后,朕身擐金甲,提兵百万,饮马长江,那时候我就命赵构也写一首诗,和这首诗放在一起,供奉在太祖神位之前。那时候太祖就会原谅我所有的过错。”
  海陵越谈越兴奋,还提到自己的治国谋略,一统天下的计划,说得萧裕心里渐生烦乱,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谋成复辽之事,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海陵知道萧裕不好谈论女色,所以自己宣召阿里虎的事情就没有告诉他。
  这一夜,海陵与萧裕侃侃而谈,直至四更鼓后才睡下。海陵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萧裕却睁着眼睛,躺在炕上想着自己的复辽大计本来已近在咫尺,忽然又好像随夜色渐行渐远了。他叹了一口气,看着海陵沉沉睡去,几乎听不到他呼吸的声音,安静得像个小姑娘。他悄悄在黑暗中伸出双手,想像它们停留在海陵脖颈下,只要他一用力,海陵不及挣扎就会魂归天外。原来弑君也不是一件多大的难事。萧裕将双手缩回被窝里,侧过身,强迫自己睡觉,什么也不要想了。
  自那夜以后,海陵再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金熙宗,那是他一生中最痛的伤口,他要把它深深地掩藏起来。
  几天后,腊月甲子日,海陵准备拜谒太庙,因只有一个徒单贞为左卫将军护卫自己,海陵有些不放心,特命新加特进的宗室子完颜亨为右卫将军。完颜亨是梁王完颜宗弼(即兀朮)的儿子,材勇绝人。特进是从一品的文官官衔,而右卫将军却不过是个品阶较低的护卫。海陵对完颜亨说:“你不要轻视这个职位。朕疑心太宗诸子太强,当年东昏继太宗位后,太宗子宗盘叛逆,而今东昏被废,太宗子孙中难免有觊觎之人,有你护卫左右,朕可无虑。”说罢,还赏赐给完颜亨一张强弓。
  在太庙里,海陵与完颜秉德、唐括辩、完颜乌带、仆散忽土、徒单阿里出虎、萧裕七人到列祖面前郑重立誓,约同生死,海陵除萧裕外赐六人铁券,非叛逆罪皆免死。约誓后,众人随海陵拜谒太祖陵和宁神殿。
  宁神殿上供奉着太祖神像,海陵凝视良久,又看看身边的唐括辩笑道:“你看你的眼睛长得特别像太祖。”别人听了以为不过一句闲话,而唐括辩却惊得变了脸色。海陵见唐括辩色变,也不由得心里一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推心置腹(1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