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 论功行赏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11 点击数:3213次 字数:
  海陵即位当天,大赦天下,免民租税一年。改皇统九年为天德元年,并颁布诏书:
  朕惟太祖武元皇帝神武应期,奄有四海。以公心存天下,大器授于太宗。文烈厌代,不忘先训,凭玉宣命,属之前君,以统洪业,十有五年。而昏虐失道,人不堪命,宗族大臣协心正救之而弗悛。遂仰奉九庙之灵,已从废黜,变既殂殒。宗族大臣咸以为太祖经营缔构,所繇垂统,推戴眇躬,嗣临天下。朕以宗社之重,义不获已。爰受命之初,兢兢若涉渊冰,未知攸济。尚赖股肱三事,文武百僚同心辅翼以底于治。宜布惟新之令,以弘在宥之恩。可从皇统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改为天德元年。于戏!嗣守丕基,休于宗祏;永绥宇宙,尚轸黎元,咨尔多方,体予至意。
  说谎总难圆满,海陵自称“大器授于太宗”,不承认熙宗的皇帝身份,可是“从皇统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改为天德元年”,太宗也没有皇统年号啊。后来世宗即位,降海陵为王,为庶人,降诏容易,可是海陵在位的十二年没法抹杀。是皇帝还是皇帝,《金史》将熙宗、海陵都列入本纪。不这样列,史书没法交待,事实是万难更改的。其实海陵心里很明白这一点,但是他又不能不这样逆天而为。
  改元后海陵派人到宋、高丽、夏国报谕金国废立之事及新皇帝名讳。先前宋、高丽、夏等国曾派贺正旦使至金,当时海陵称帝尚不足一月,诸事未备,命人在国界处拦住诸国使者,将他们全都打发回国。此时才派人出使诸国,告以国事之变。海陵尤其重视对宋的出使,特遣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完颜思恭为报谕宋国使,以工部员外郎翟永固为副使,令他们伺察宋人动静,同时又暗派画工一同随往。
  典礼结束后,自完颜勖以下朝中诸臣各有不同程度地进爵升迁。
  完颜勖司太师,领三省事,位在百官之首。赏赐玉带,特赐佩剑上朝,面君不拜,御前赐座。
  萧仲恭仍为殿前都点检,领三省事。仲恭以年老体衰为由请求致仕,海陵不许,只是除授他为燕京留守,转年又进封越国王,其实不过是边作官边养老。海陵还亲自为他作书,并赐玉山子。
  海陵厚遇萧仲恭是有原因的。萧仲恭本是辽国大臣,世代为辽贵宦。他和辽天祚帝一起被俘,金太宗因为萧仲恭侍辽主尽忠,特加优礼。仲恭为人忠信谨慎,归金后一心奉金,宋国想拉拢他没有成功。他在辽降臣中最受金国重用,累迁右宣徽使,这是在皇帝身边负责掌管朝会、宴享、殿庭礼仪兼知御膳的正三品官,往往由最受亲近的大臣任职。后改殿前都点检,兼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这是掌管皇帝亲军的最高官职,也是正三品官。
  就是在萧仲恭任此职此间,年仅十七岁的海陵任御前侍卫,亲眼看到父亲宗干与太宗的儿子宗盘因为是否将陕西、河南之地还给宋国之事在熙宗面前争吵。宗盘素恨宗干节外生枝,让熙宗继了太宗位,让这个太宗嫡子梦想落空,于是乘怒拔刀向宗干刺去,萧仲恭厉声呵斥宗盘,阻止了一场宫廷血战。此后萧仲恭拜为太傅,领三省事,封曹王,兼殿前都点检。
  海陵即位后,本想留用萧仲恭,怎奈萧仲恭因自己保护熙宗不力,竟使熙宗遇弑,愧疚难当,加之确实年老有病,极力请求致仕。其实仲恭在熙宗朝时就屡请致仕,只是熙宗不理朝政,事情就一直搁置着。此时海陵除萧仲恭为燕京留守,也是对功臣的特别优待。而萧仲恭到燕京的当年就病故了,年六十一岁,谥“贞简”。
  海陵同母弟完颜兖出使宋国回来,被破格提拔为太保,兼都元帅,取代了宗敏的位置。完颜兖女真名叫梧桐,海陵在三个弟弟中最爱梧桐。
  原任兵部尚书的葛王乌禄则任命为会宁牧,金上京都城即为会宁府。
  兵部尚书由完颜元宜接任。完颜元宜本姓耶律,名阿列,是契丹人,随父降金,其父因功被赐姓完颜。海陵即位三年后诏凡赐姓者各复本姓,元宜又复姓耶律氏。元宜善骑射,曾任熙宗护卫,后累官至符宝郎。
  太宗子宗本升任太傅,太宗子宗美为大宗正事。太宗子宗懿任东京留守,此时太宗子孙权势比熙宗朝时更盛。海陵本对太宗子孙颇为防范,即位后太宗子孙在朝中为大臣者都按例获得了升迁。海陵不着急,他早已派急马快报,宣召同知北京留守萧裕速来上京,准备让萧裕来解决自己的难题。
  在此次群臣的升迁中,萧裕被任命为秘书监。秘书监为从三品官,掌管皇家经籍图书、笔砚书画、天文历法。虽不是朝中重臣,却是宫内近臣,整日不离皇帝左右。
  从外任调入京城的官员,除萧裕外,海陵又调平阳尹张浩入京,命为户部尚书,不久又进拜参知政事。张浩曾与卢彦伦在太宗、熙宗两朝营建上京都城。海陵调张浩入京,以备大用。
  朝堂上个个升迁,人人喜庆,到处是一片称贺之声。而皇宫里也热闹非常,皇亲命妇、后宫女主及内侍女官都纷纷向海陵称贺,连太祖贵妃萧氏也入宫向海陵道喜。只有王妃徒单氏静坐宫中,不予理睬,萧氏劝也不听。因不日还要举行册封太后仪式,徒单氏听说自己要被封为太后,明确表示不接受。这令海陵十分不快。
  海陵的生母大氏强劝海陵向嫡母谢罪。海陵无奈,只得跪于徒单氏所居宫阶之下,跪了许久才命入宫。徒单氏将跪在面前的海陵痛骂一顿,又命内侍杖责,说要代其父梁宋国王教训儿子,众人苦劝,说郎主新近登基,国事繁重,不宜受杖,权且记下,若再有错处,一并领罚。最后还是象征性地打了海陵三棍子。
  再过十天,就是新年元旦,大金国进入了天德二年。
  元旦一过,海陵就追封自己的父亲完颜宗干为宪古弘道文昭武烈章孝睿明皇帝,庙号德宗,名其故居为兴圣宫。
  海陵尊太祖阿骨打的妃子萧氏为太妃。尊自己的嫡母徒单氏为皇太后,居东宫,号永寿宫。尊自己生母大氏为皇太后,居西宫,号永宁宫,后来又进封永宁宫的父亲大昊天为王。宗干侧室李氏封顺妃,李氏即完颜充生母,也是渤海人。宗干侧室萧氏封宁妃,侧室徒单氏封文妃。其他后续的各路妻子则不予授封。
  同时,降封前帝完颜亶为东昏王,却封裴满皇后为悼皇后,以皇后礼安葬,将东昏王葬于悼皇后的墓中。海陵行事令众臣十分惊讶,也难免让众人猜测。礼部郎中胡砺谏道:“前君封王,其妻当封为妃。既然没有皇帝,何来皇后?”海陵不听,道:“就这样了,不必再说。”十二年后,金世宗继位,又追谥东昏王为武灵皇帝,庙号熙宗。裴满皇后追谥为悼平皇后。
  海陵妻子徒单阿城先封为惠妃,后来又进封为皇后。侧室大氏阿苏拉封为贵妃,侧室萧氏为昭容,侧室耶律氏为修容。等级分明。
  海陵贵妃大氏阿苏拉所生的儿子元寿三岁了,被封为崇王。女儿合女被封为荣国公主,其夫阿里出虎之子术斯剌加昭毅大将军驸马都尉。嫡子光英还不到一岁,阿城又请为光英惜福,所以未予封爵。
  海陵当然不会忘记对自己有佐立之功的人要给予特别的奖赏。除了加官进爵,海陵又赏赐完颜秉德、唐括辩、仆散忽土、徒单阿里出虎、徒单贞、乌带、大兴国等人每人钱二千万、绢一千匹、马牛各三百、羊三千。赐李老僧钱一千万,绢五百匹,马牛各二百,羊二千。
  封赏之后,皆大欢喜。秉德等人见海陵慷慨以报,大喜过望,从此可望功成名就,前程似锦,这朝堂上下就是他们的天下了。只有大兴国辞别海陵,离开京城,到广宁府上任去了。
  大兴国是惟一一个离开京城任地方官的佐立之臣,这令所有的大臣都感到意外。大兴国是内侍,做地方官不合适,倒是在宫内做个官员更顺理成章。更令众人惊讶的是海陵在大兴国临行前又另外赏赐了银钱和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奇珍异宝,其珍贵程度令秉德等人都愤愤不平。所以兴国的离京绝不是因为得罪了海陵,相反海陵对兴国任地方官考虑周全到贴心的地步。担心兴国不适应,海陵破格提拔九品官尚书令史李老僧为四品的同知广宁府事以辅助兴国,还特别批准他们携带家人一同赴任。最后众人看到一夜间就富可敌国的大兴国含泪离京,彻底迷糊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第五章 论功行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