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十七章:意犹未尽
本章来自《悲鸣》 作者:贾宏伟
发表时间:2010-12-18 点击数:3114次 字数:
  半月有余,林翊已经转回家休养。这些日子,除了钱淑风带着何紫去了两次县城,几乎每天她都自己来医院亲自陪林翊,而钟青青从始至终都没有再来。到家后的晚上,林翊就用手机给青青发了一条信息:我已经回家了。
  不一会,青青的信息回道:对不起,我没去看你,你要好好休养,有时间我会去找你。
  林翊会心一笑,回复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怕何紫误会吧,不过我知道你对我很好,谢谢你。
  青青的信息:我送你的观音还带着吗?
  林翊回复:当然,我说了,会永远带着。
  青青说:它会护佑你的。
  林翊关上手机,他知道不必再回了,躺在床上后,却是睡不着,脑子里出现的都是钟青青的影子,想着想着他的心竟渐渐紧张起来,如今对于钟青青的感情,自己也是越来越不明白,像是朋友,可又比朋友彼此更了解,甚至不用语言表达,内心就可以交流,这感觉是他从未遇到过的,林翊用力的摇了摇头:以后我还是不能和她联系了,我必须要保持自己最清明的心灵。
  三天里,父母两边的亲戚和村里关系不错的乡亲都陆陆续续来到林家探望,先是林翊住在县城的大伯父林舍望、二伯父林舍仁还有霍二娘,林翊的父母又是忙着招呼又是准备酒席,第二天林翊外婆家的四个舅舅、两个姨还有两个表姨也来了,林家更是觥筹交错、热闹一番,第三天上午,安玉萍督促林舍贵又把来探望过的乡亲请一请,准备下午来家里吃顿饭,也代表还礼。中国农村就是这样,俗话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如果乡里乡亲或者亲戚朋友不幸生病或出了事情,康复以后其他人都要来探望的,更不必说什么大灾大难,那必是万众一心、感天动地。这算是一种风俗,例如这种事情也同时更代表了这个家庭在亲友和当地的人际关系如何,评价高的自然宾朋满座,至于平日里就没什么威望的也难免冷冷清清。林舍贵去花西买菜的时候,安玉萍嘱咐他买些桔子,可回来后并没看到,安玉萍就问他:“桔子呢?”
  林舍贵说:“我尝了,都不甜,所以没买。”
  安玉萍又看看带回来的菜料,也只是几样青菜和不到一斤的猪肉,她心里登时窝起一股怒火:“我看你还真是不会买东西,桔子不甜没买就罢了,怎么菜也就这几样?你说让我怎么做?!”
  林舍贵哼了一声,转身进屋看电视去了,安玉萍自己又亲自去了一次花西,买了二斤桔子和一些肉类外加几道凉菜。等到下午准备差不多的时候,安玉萍对林舍贵又是一番催促,他才再次去每家请了请,不一会,人们一个个来到林家赴宴。直到宾客都走了,林舍贵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林翊的伤比想象中恢复的要快,复查时候医生说这可能和他的心情愉悦及精心照顾补养有关。腊月下旬,林翊就开始慢慢下地走动了。
  这日,何紫来找林翊,两人挽着胳膊去了河边呼吸新鲜空气。腊月的水面冷的很清澈,大桥下背阴的地方早就结了一层白色的冰盖,河水静静的从冰面下穿流而过……
  何紫看后高兴的拍着手,说道:“咱俩去滑冰吧。”
  林翊看了看那些浮冰,摇头说:“不行,这冰不结实。”
  “不可能,你看那里的石头冻的多结实呀。”
  “你看着结实,上去后就裂开了,结果还是你掉下去。”
  何紫不信,为了印证自己的说法,她捡了一块石头用力向冰面砸去,那冰层迅速把石头震开,只留下一个小小的白点,林翊看到何紫这幼稚可爱的动作偷偷地笑,不禁想到小时候的冬天,自己就经常在这河水的冰面上嬉戏玩耍,想到这,他也找了一块更大的石头向冰面砸去,结果还是被震开了,何紫得意的望着林翊,撇撇嘴说:“我就说它结实吧,要不咱俩打赌?”
  “好啊,你不相信就去试试,反正掉下去我不管,我也不去。”林翊笑着说。
  何紫盯着他的笑,感觉那么的不怀好意,于是深沉的问:“你笑那么阴险干嘛?”
  “没有啊,我和你打赌嘛。”
  “哼。”
  打赌是何紫说的,自己怎能反悔?此时看到林翊这奇怪的笑,她狠了一下心,转过身迈出右腿就向冰面踏去,林翊见状赶紧走过来喊她,何紫却早就踩到了冰上,她低着头盯着冰面感觉无事,心里暗喜,左腿也跟着迈了上去,林翊站在岸上盯着她,两人只有一步之遥,何紫在上面停了一会,的确无事,她得意的转过身看着紧张关注自己的林翊,心里充满了骄傲,继而伸出手来拉林翊,以便给他彻底证实自己正确的理论。
  谁知冰面就在这时“吱”的一声开了口子,迅速向四周裂去,何紫本能的“啊!”的叫出来,林翊一把握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拉,紧紧抱在了怀里,那些碎冰正在颤悠悠的漂在水面上,还好,何紫只是裤脚被殷湿了一点。她趴在林翊怀里,心中还在怦怦乱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林翊搂着何紫脑子里想起刚才她自信的模样,忽然忍不住笑出来,何紫抬起头撅着小嘴,恼怒的盯着林翊:“再笑,再笑我把你牙都掰去!哼。”
  “我告诉你,这河中心的冰的确是结实的,可是你看,河面并没有完全封住,所以这一带的冰层还是脆弱的,所以我说不能滑冰,嘿嘿。”
  “不——许——笑——了!”何紫跺着脚说:“你刚才怎么不说?哼!”
  “我那时说你会信吗?我太了解你的性格啦。”
  何紫无语,撅着嘴故意生气。
  林翊看她不开心的样子,赶紧扶着她轻轻说:“我不是一直在旁边保护你吗?我怎么能让你掉进水里呢?”
  何紫本来并没生气,听完这话才露出笑容,调皮的说:“就知道你那么傻,才不会想出什么馊主意呢。”
  林翊却似有所悟的说:“哦……原来这样啊,那么按照你的意思,你比我聪明,你的主意都是馊主意吧。”
  “你!……哼!我决定再也不理你了!”何紫气的跺着脚嚷道。
  “哈哈哈哈……”
  “上次……上次都怪我,才让你受伤的……”林翊还在笑,何紫却忽然低下头沮丧的说。
  “怎么能怪你啊?那是意外,谁也不怪,你别胡思乱想了。”
  “如果当时我不拉你去看热闹,你就不会……”何紫着急的说。
  “好啦,都过去了,我不是说了吗?那是意外,你要是心里不舒服以后就对我好一些,嘿嘿。”
  “喂,你要凭良心说啊,我对你不好吗?哼。”
  林翊赶紧作揖道:“好好,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两人说说闹闹又玩了一会,何紫担心他的腿还没有完全好,就催促回家,林翊痛快的答应,只要有何紫在,林翊在哪里也不在乎。
  次日天空阴霾的透着冷气,太阳冰冷的照射着大地,临近中午竟零零散散飘起了冰晶状的雪花。林翊坐在窗前,望着雪花无精打采的出神,钟青青走进院子后林家人都很意外,林翊立刻来了精神,赶忙迎出去,钟青青拎着一堆水果和补品,一直说在花镇自己只有何紫和林翊两个朋友,而林翊回来后一直没来看望他,心里觉得不好意思,随后几人又客气的说了几句话,林翊把青青拉到自己屋子,又是倒水又是端来各种吃的东西。
  “冷不冷?今天下雪你怎么来了?”
  “我今天有时间。”
  林翊调皮的笑了一下:“你是怕遇到何紫吧。”
  钟青青的脸微微泛红:“谁说的?我干嘛怕遇到她啊?”
  “我说嘛,也不至于的。”
  “你跟她说什么了?”钟青青不高兴的问。
  “说、说什么?和谁说?”林翊一脸茫然。
  看到他的样子,青青反倒不说话了。
  两人都沉默下来,过了一会,林翊问道:“冷不冷?……”
  “不冷,我送你的东西还带着吗?拿来我看看。”
  林翊从脖子上摘下玉观音,递给了她。
  钟青青捧着那块被林翊体温捂得温热的观音,仔细看了看,又交给了他,轻轻说了句:“带上吧。”
  林翊这才笑呵呵的重新带起来。
  “你的腿没事了吗?”
  “已经好了,不用担心。”
  “其实我想这些日子何姐肯定会来陪你,我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所以就一直没过来。”
  “我知道,我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谁也没什么特殊的,你不用这样。”
  青青没理他,停了一会说道:“我这次来也要告诉你,我爸想见见你,说谈谈你写的东西,本来早就想见你,可一直忙,后来你又受伤了,就耽误好长时间。”
  “真的?青青,是你和你爸说的吧。”林翊笑着问。
  钟青青笑了:“你就别管谁说的,到时候去吧。”
  “什么时候?”
  “下周日吧,他有时间。”
  “好,我听你的。”
  林翊看到茶水已凉,又给她换了一杯热的,林翊坐在椅子上问她:“你真的要考公务员?”
  “嗯,要不还能干什么?我从学校出来一年多了,总不能这样天天在家吧,我也想靠自己的能力生活。”
  “是啊,唉,我还不知道去干吗呢?都在家好几年了,也不知道想做什么?”林翊皱着眉头,无奈的说。
  “你怎么不出去找个工作?”
  “我不愿意打工!”提到这个林翊就头疼。
  钟青青看了看他,心里明白他的感受:“我知道你是想走自己喜欢的道路,其实,这一点你比我们都强,敢于追求自己的人生价值,而这也是我欣赏你的地方。”
  林翊笑了。
  “我如果能帮你,一定会帮你。”
  “我知道,我也知道你对我好,说心里话,就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好在哪里,就像上次你送我观音一样,这么贵重的礼物,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没有为什么,我想对谁好、送谁礼物那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任何理由。”
  “可是……”
  “如果你真想知道,等你跟何姐结婚后我再告诉你。”钟青青一边笑一边调皮的说。
  “我们结婚?我看够呛。”
  钟青青有些意外,赶忙问:“怎么了?”
  “他妈不同意呗。”
  “为什么呀?你跟何姐多般配呀。”
  “本来也是同意的,他们家生活好了以后就说我们家穷,还说我没工作,唉。”
  “怎么这样啊,不过我看依何姐的性格,就算她妈不同意,何姐自己也会做主嫁给你的。”
  “呵呵,但愿吧。”林翊苦笑。
  “这些日子你没写东西吗?”
  “没有,哪有心情,出了这么个意外,心里也不舒服,唉,我觉得现在活得好累。”
  “林翊,你今天到底怎么了?”钟青青这才感觉今天的林翊和平时不太一样,好像心里藏了很多事情。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常常会这样,总感觉周围的一切都离我那么遥远,只有我自己孤零零的漂泊这个世上,心里说不出的伤感孤独,开心不起来,甚至感觉生活好累,也许文人都是多愁善感的吧。”
  “是你想得太多了,阿姨和伯父就对你很好啊,何姐也很爱你,你又何必如此呢?”
  林翊无奈的摇了摇头。
  钟青青叹口气,她知道林翊心里那种无法言喻的苦闷之情是什么,心里想到:这样的感觉自己又何尝没有?在这个社会下、这个年龄段上,哪个人又何尝没有?也不知感情或生活上某一丝感伤的触动,就会像根毒刺一样深深插进心灵的最深处,平时看起来就像无事般一样,可不知何时何突然会发作,勾起你一生都伤感的源泉,这时候自己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其实也不知哪里不开心不舒服,就是心烦意乱、悲观无奈。唉,林翊,你可知道,不仅你一个人如此,或许这已成了我们的通病啊。
  人生事事不如意,如意何须走人生?
  钟青青要走的时候,安玉萍已经去厨房做饭了,知道青青从林翊房间出来,忙和林舍贵出来留她吃饭,还说特意抄几个拿手好菜,青青说趁着外面的雪小一些赶紧回去,她担心一会雪大了又回不去了,还说有时间再来看他们,林翊也说去送他,钟青青赶紧摇着头笑道:“算啦,你还是在家好好待着吧,我不用你送。”
  林翊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那句话什么意思,他尴尬的笑了笑,站在大门外看着青青一点点消失在漫天的雪花里,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贾宏伟
对《第十七章:意犹未尽》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