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十二章:言而无信
本章来自《悲鸣》 作者:贾宏伟
发表时间:2010-11-27 点击数:2953次 字数:
  白天刚下过雪,夜晚的风逞起强来吹的更紧,明亮的灯光从房子里透出来,人们躲在火炕上盖着毛毯聊着家常,没有人去猜一猜外面的暗夜究竟会有多么寒冷沉静……
  就在无记名投票选举的消息传出后的一个星期,人们又传出花西的丁志决定在此次选举中要和吴忠士来一次村长竞争,这丁志年龄三十多岁,平时说话办事颇有魄力,在花西的口碑也不错,再加上这么多年村里有什么建设和工程,都是他父亲钟孝隐承包,为人处事一向很有分寸,又懂得权变,因此钟孝隐在花西也算一番势力,丁志仗着自己年轻,又有父亲撑腰,赶上这个机会自然无所顾忌、很有信心。
  吴家听说以后,吴忠生站在大街上骂了一天,其他吴家的人也都面带怒色紧张起来,几乎和钟家同一个时候开始在花村四处活动,有几次吴忠士和丁志碰到面彼此也都说话,可暗地里两家的人都戳着脊梁骨咒骂对方,到处给对方的脸上抹黑,想尽办法拉选票,两家又各自找了一些不错的朋友亲戚吃饭,托付他们去村中的各家走动走动。一时间花村的人都在盯着钟吴两家的明争暗斗,在这场风波里看看到底谁的投资更大,而于此中取利、想占便宜的人更是见缝就钻,费尽心机。
  吴忠士交待吴忠生、吴忠友先把花东村的各户走一走,自己却考虑如何在花西村拉票,又听说这两天丁志把有些力量的住户都走了一次,每户撇下几盒上等的香烟,这让他寝食难安、忧心忡忡,尽管两村连着,花东还好说,自己毕竟不在花西住,更不如丁志熟悉。夜里睡觉的时候他想到花西的刘进仁在花村也算个横主儿,说起话来倒也有几分力量,自己和他还算有些交情,至于别人,想来想去也没什么更好的人选,第二天下午,他亲自去花西找到了刘进仁,只说这么多年哥们不错,晚上到家里坐坐,这节骨眼上吴忠士的亲自出马刘进仁一看就猜到了他的心思,天快黑的时候,他就去了吴家。
  吴家的客厅东西两面各摆放一排银灰色的沙发,中间一个白色的茶几,北面一台大款式的液晶电视,屋子的角落立着几盆黝绿的平安树。刘进仁进门后,吴忠生、吴忠友、艾絮蓉已经到了,吴忠士的老婆正在厨房做菜。几人见刘进仁进屋,赶忙起身相迎,吴忠士又上了香烟,随便聊过几句吴忠士就招呼众人一起吃饭。
  酒过三巡,艾絮蓉首先说道:“现在选举的事情,你们村的丁志出来和我大哥竞争村长,我想进仁大哥也听说了吧。”
  刘进仁早就猜到吴忠士此次找他是为了选举的事情,所以从一进吴家就对选举只字未提,一直说着家长里短和找活挣钱的话题,现在听到艾絮蓉问自己,才笑了笑:“知道,丁志那小子就是胡扯,他能当村长吗?简直开玩笑,不是我说他,自己家里的事情还处理不好,又想争村长,简直做梦!哼。”
  “不能这样说,现在看这样子,丁志闹得够大的,听说他不是给你们花西的几户都送烟了吗?还都是好烟,你对这事怎么看?”
  “他送,咱们也送啊,这不是明摆的事嘛。”刘进仁抿了一口酒,情绪激昂地说。
  吴忠士赶紧给他满上酒:“兄弟,说的没错,我也想这么走走,可花西那边我们不如你熟啊,我考虑着你有面子,这不就让你过来坐坐,想把花西那片交给你,让你费心多帮大哥走走。”
  “嗨,早说啊,咱们兄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说一句我不就给你办了嘛。”
  “好!有你这话三哥就放心了。”
  吴忠士、吴忠友、吴忠生几人又招呼刘进仁共同喝了一杯酒,散场以后,吴忠士拿出六条用牛皮纸包好的上等香烟,交给刘进仁,告诉他多在花西发放一些,绝对不能让丁志占了上风,刘进仁连声应诺,揣着那几条香烟走了。
  回家后,刘进仁先去商店把吴忠士交给他的香烟兑换成了十几条中等的香烟,第二天又只捡自己不错的几户走了走,余下的都放进了家里的橱柜。快晚上时候,他去了吴忠士家告诉他们一切都已办好,不用担心,吴忠士自然热情的挽留他在家吃饭,刘进仁也没客气,喝了一顿酒,直到夜里十一点后吴忠士嘱咐老婆继续做了一顿夜宵,陪他再次喝过酒,刘进仁才醉醺醺的张罗回家。
  选举的前两天,花村下了一场雪,下午时候,林舍贵和林翊都说不饿,安玉萍也就没着急做饭,去挑已经晾干的架豆角,选出上乘的豆粒作为明年的种子,余下的准备熬粥。等吃过晚饭已经天黑,林舍贵和林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安玉萍去厨房把碗筷仔细清洗一番,放回厨子,又收拾了一下厨房,用墩布抹了抹,回到屋里还是觉得空闲,就想去外面把下午没挑完的豆角用簸箕收进来,趁着晚上无事,做些零活。
  刚收好豆角,吴忠士推开大门大步流星的走进来,安玉萍赶忙放下簸箕,笑着说:“哟,大哥来了,快进屋,舍贵,大哥来了。”
  林舍贵和林翊听到吴忠士来了,赶紧起身,吴忠士手里捏着两条香烟跟着安玉萍已经进了客厅,见到林舍贵彼此客气的寒暄几句,几人都坐在了沙发上。
  “大哥,最近忙什么活呢?”安玉萍故意笑着问。
  “嗨,要不早想过来找三弟聊会,还有两天不就选举了吗?村委会事也多,就没过来。”
  “嗯,有这事,村委会肯定忙,不过我看这次选举大哥的村长肯定没问题,您都是老干部了,在群众心里是有威望的。”林舍贵笑呵呵地说。
  “不一定,这不花西的丁志和我争呢嘛,你们也都知道吧。”吴忠士面带深沉。
  “我听说之后就说他不行,太年轻,肯定不行。”林舍贵说。
  “是啊,不过丁志也下了不少力量,你们也知道,他爸钟孝隐在花西又有些人缘,拥护的人不少,这次选举是根据上面的意思,无记名投票,他也有权竞选不是,这样的事谁也拦不住。”
  “大哥,你用不着担心,这些年你给村里办了那么多事,现在又是正当年的岁数,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这村的人呀,大部分还是拥护你的,丁志毕竟年轻,根本处理不了村里的事情,你就放心吧。”
  安玉萍和林翊坐在旁边,静静的听着,都不说话。
  “谁知道呢。三弟,咱不是外人,我呢有话也就直说,我一直觉得你肯定支持大哥,用不着我担心,过去那么多年,我是村长,你是生产队的队长,咱俩没少一块办事,感情也不错,如果过去大哥什么地方做的不合适,你别一般见识,后天就该选举了,这个是给你和侄小子抽的,还得多支持大哥,等选完了我们再一起喝酒。”吴忠士把随手放在茶几上的香烟一推,和气地说。
  “大哥,你这是干吗?咱们哥们还用这个吗?我当队长那时候你也没少帮着我,你就是不说,我们家也都选你。”林舍贵坐在沙发上,故作恼怒。
  “咱村的林家你说了算,你又做过那么多年生产队长,村里也有些威信,你呢,还得多帮大哥拉拉票。”
  “嗨,你放心吧,我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了。”
  吴忠士笑着起身,说:“三弟,你多费心吧,那我先走了。”
  “不忙呢,再聊会?”说着,林舍贵、安玉萍和林翊也都跟着站起身,客气的让了让。
  “后天就选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吧,还得去别的几户走走,明天我也不准备走动了。”
  几人说着来到院子里,吴忠士又说了几句客气话,出了大门。
  回到屋里,安玉萍就问林舍贵:“这次吴忠士又来了,我看你选谁。”
  林翊听到还是谈这些无聊的问题,就起身回了自己卧室。
  林舍贵笑着说:“是啊,你说这选谁合适?上次丁志来时候就委托我帮他在花东拉票,今天吴忠士又来,还口口声声说一直对我放心,那么信任我,就像他说的,过去那么多年我和他一起给村里办事,你说如今我要真不选他多不好啊,我想还得选吴忠士。”
  安玉萍白了他一眼:“给你点好处就忘了自己,这么多年吴忠士给村里办什么事情了?就知道吃吃喝喝,丁志虽然也送礼,可毕竟年轻,有机会就敢作敢为,再说总是换汤不换药,你看看吴家的人,不管姻亲的门户还是干亲的外姓,在咱村都横着走路了,这还用想?我告诉你不管他怎么拉拢,说什么好听的,咱们都必须选丁志,不许选他。”
  林舍贵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
  安玉萍很清楚:别看吴忠士小学没毕业,他可是个人精,就好比有时候村里有什么签字和文件,他不会写字,就会随时拽着书记,如果出现问题,又把责任给书记身上一推,自己落得干净。在村里人眼中,他势力还大,花东几乎一半的人都是他的姻亲和干亲,由于多年村长身份,吴家的人个个趾高气扬、目中无人。而吴忠士对上边又会奉承迎合,所以这些年他们吴家没少从村委会的名义里捞钱占便宜,可真正给老百姓办的实事却没有一桩,刚好这次蹦出来丁志这么一个年轻气盛的人和他竞争,因此,安玉萍自从听说丁志决定竞选起,就亲自找丁志和他沟通了一次,把自己的意思和想法都说了,后来丁志来家里送烟,经过接触,也才知道安玉萍竟是如此有主见,而且过去那么多年林舍贵一直在花东做生产队长,丁志就决定把花东的动向和打理问题交给林舍贵夫妇处理,两人也没推辞直接应了下来,如今吴忠士才来,安玉萍又怎会言而无信呢?何况即使丁志不托付他们,安玉萍也早想好自己的决定了。
  第二天,雪还未化,也做不了什么活,安玉萍就让林舍贵没事多出去溜达溜达,她的意思是明天就该选举了,看看现在的形式,了解一下大伙的意思。林舍贵瞥了瞥眼,趴在炕上睡觉。
  安玉萍看他不理睬,心里也知道指望不上,自己就出去了,她先到霍二娘家,旁敲侧击的又嘱咐一下这次选举的目的,尤其是村长,出来后又到林怀顺家坐了一会,也把自己的意思强调了一下,回家后见林舍贵不在,便问躲在自己屋子的林翊:“小翊,你爸呢?”
  “刚才我大爷找他去饭店吃饭了。”
  安玉萍应了一声,知道是吴忠士找的,心里暗想:哼,不管你怎么找,用什么方法,在我这里是绝对不会选你。放眼看看,现在哪个村子不是建设的风风光光,村干部一心一意为老百姓谋福造利,到处招商引资,让村民致富,到年底,困难的住户还有津贴补恤,平日里老百姓也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精神面貌快乐祥和。花村可好,就在这几个刁滑的干部领导下,除了勾心斗角、胡说八道就是贪污腐败、自私自利,后面捧臭脚的追随者更是一个个趾高气扬,闲得没事就把欺负人查账当成工作,还个个觉得自己挺有本事,这样的干部如果谁选他们那才叫瞎了眼呢。
  想到这,安玉萍赶紧回到住屋,拿起电话拨通了丁志的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又详细的给他提了一些意见,安玉萍的意思是如果也像吴忠士那样请客吃饭,开支太大,还请不全面,时间也不允许了,俗话说得好:人怕见面、树怕扒皮,丁志不如跟他父亲两人一起把花村的所有住户,无论有没有力量的都挨门挨户走一次,各家也不用多了,放几盒香烟就成,主要还是用说实话、办实事说服群众,那才是根本,人们出于面子也不好在明天的选举上倒戈。丁志很快就按照安玉萍的办法,买了香烟,这次从花西开始一户户的走访拉票。
  花村的南边是条铁路,林素花和另几户居民在铁路的对面居住,安玉萍又给林素花打了电话,告诉她也选丁志,最后再走了几家平时关系不错说得上话的住户。
  直到夜已深了,安玉萍才回到家,她又一次嘱咐林舍贵,因为自己很清楚这个男人一向没什么主心骨,虽然秉性耿直,从不做那贪污腐败的勾当,可也不会处理官场上的事情,否则当初做了那么多年队长,就不至于家里盖完房子后还落下那么多外账。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贾宏伟
对《第十二章:言而无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