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九章:不错的聚会
本章来自《悲鸣》 作者:贾宏伟
发表时间:2010-11-20 点击数:1341次 字数:
  周六,阳光清澈明媚。
  每一天林翊脑子里考虑的都是自己的作品,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星期,何紫也一直没来找他,这些日子,两人连信息都没发,就像彼此失去了联络一样。
  好像一个星期没见到她了。林翊心里想,他情不自禁的掏出手机拨通了何紫的电话,过了一会,那头却传来关机的声音,这让林翊很是扫兴,懒散的把手机丢在了桌子上。
  林翊清楚钱淑凤并不喜欢自己,从八月十五以后,他就再没去过何家,大部分都是何紫来找自己,或者他给何紫打电话,何紫就会出现,而今天,她的手机却是关机,林翊又不可能去何家找她。吃过早饭,安玉萍陪着林舍贵去了县城医院检查身体,这几天他总嚷嚷身体不舒服,两人走后,林翊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呆呆的出神,心情有些低落,竟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
  临近中午,院子里的黑狗叫起来,紧接着听到大门被推开的声音,林翊隔窗望去,两个女孩说说笑笑正向屋里走来。
  迎出去,她们已进客厅,其中一个是何紫,见到林翊,一把挽住他的胳膊就说:“林翊,我给你介绍个朋友,这是钟镇长的女儿———钟青青,青青,他就是林翊。”
  本来也没什么,可听到钟镇长三个字,林翊心里就莫名的紧张,他没想到钟镇长还有一个女儿,更没想到何紫会把她带来,这个特殊的身份倒是让林翊很是惊讶,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不由自主的伸出右手,尴尬的说了句:“你好!”
  钟青青莞尔一笑,也伸出手同时回了一句,然后两人都不知说什么了,只好彼此站在那里自然的打量对方。
  林翊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保暖衬衣、黑色西裤、黑色皮鞋,整齐洁净,颀长的身材透着几许清秀,面容俊朗,眉宇间又散发出一种忧伤的气息,不知为什么,如此打量他,钟青青竟感到自己的内心泛起些紧张,脸颊也有一丝灼热。而她则是白色长袖打底衫,外面套了一件蓝黑色的双V勾针宽袖毛衣,那清纯优美的气质顷刻就被展现的淋漓尽致,棕色挽边短裤、灰色格纹裤袜,一双棕色长筒靴,更是让她显得高挑柔美,乌黑的秀发似卷非卷随意散在肩头,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精致斜挎小包,这打扮、这容貌在林翊眼里,让他看到的只有一种无法抗拒的清纯和高雅,竟是何紫所不及的。
  “喂,你们俩……”何紫看到两人都不说话,只是痴痴的盯着对方,心里隐隐感觉别扭,她把身子斜侧到他们中间,瞪着林翊,声音低沉的问。
  林翊这才缓过神,匆忙转身推开自己房间的门,红着脸,尴尬说道:“这里冷,进来、进来坐吧。”
  钟青青也觉得不好意思,低着头,一句话不说跟着何紫走了进去。
  进屋后,何紫和青青两人紧挨在一起坐在了林翊的床沿上,林翊则来到客厅,打开父亲的橱柜,拿出一罐碧螺春,沏了两杯茶水,那是林舍贵最喜欢的茶叶,尽管他自己喜欢喝茶,可很少喝这罐碧螺春,一直藏在橱柜里,后来林翊无意中发现,想起来时候就偷喝一次,却从不告诉父亲,因为他知道父亲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己这么做的。
  看到今天的茶水和平时大不一样,何紫手里捧着茶杯,眼睛盯着漂在水面球状的茶叶,就笑着说:“哟,今儿的茶叶不一般呀,是不是有些人来了只能喝茉莉花,有些人来了就可以喝碧螺春啊?”
  林翊白了她一眼,也笑着说:“对呀,你今天真有口福,可以喝到我爸的碧螺春,我看你就赶紧多喝两杯吧!”
  “那当然,我今天是沾的别人光,所以必须多喝几杯,平时可没这机会,嘿嘿。”
  钟青青偷偷地笑着,她知道两人指的都是自己,也不说话。
  “青青,你不是喜欢林翊的诗吗?今天就听这位林大诗人给你朗读一下,评评他赞美时候的样子合不合格,我呢,也沾光听听,怎么样?”
  林翊的脸登时变得滚烫,连忙说道:“就你鬼主意多,我会写,可不会读啊,别取笑我了。”
  “哈哈,青青你看他那样……”看到林翊既紧张又尴尬的表情,何紫灿烂的笑着。
  钟青青也觉得此时林翊的样子真是可爱得像个孩子,随口说道:“你们俩还真逗。”
  “什么我俩啊,是他逗,哈哈。”何紫笑的合不拢嘴。
  林翊知道自己永远说不过何紫,就像现在这样,一句话说不出来,反而尴尬的不知所措。
  “林翊,上次何姐把你的诗稿拿给我爸,我也看了看,写的挺好的,特喜欢那里的忧伤感,所以今天何姐陪我专程过来看看你有没有什么新作出炉,拿来吧?”钟青青言归正传,话语轻柔地说。
  “谢谢你喜欢我的诗,都是胡乱写的,不好的地方可要多指教哦。”
  “我哪里敢指教你?我是欣赏。”
  林翊笑起来,从电脑旁拿出几份已经打印好的诗稿递给青青:“这是最近写的,你看看。”
  钟青青接过来,开始一篇篇细细品读。
  “哟,你还写古诗?”青青倍感意外。
  “我看看,他写古诗?我怎么不知道?”何紫也凑过来,好奇的说。
  
  一曲婉转尽心弦,独怜情愫上心间。
  相思满渡无有恨,韶华空泣凭石栏。
  霜雪画指遥相望,寒月剪影泪容颜。
  镜窗凌花已憔悴,不见倩影始黯然。
  
  青青细细品味一会,然后又深情的读了一遍,才笑着对何紫说:“这诗,好像是写你的哦。”
  “我?不会吧。”何紫很惊讶:“我读不懂啊。”
  “她太笨,不懂古诗。”
  “你才笨呢,哼,青青,这几句是不是说我不好了?要不他怎么说我笨?”
  “没有,这诗的意思是林翊想你想的快发疯了,看来他真的很爱你啊,哈哈。”
  何紫脸上泛起了红晕,一边笑一边拧她的胳膊,害羞地说:“青青,好啊,你……你们俩合起伙来欺负我看不懂古诗是吧,又拿我来开心。”
  “呵呵,没有没有,真的是那意思,你要打也应该打他啊,干吗拧我?”
  林翊担心何紫真的生气,忙说:“何紫,我……”
  “闭嘴,现在不许你说话,哼,不理你俩了。”何紫故作恼怒。
  三人嬉闹一阵又聊了一会,原来这些日子何紫每天都是去找钟青青,两人熟悉后竟很投缘,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此时在这里林翊看到她们俩就像亲姐妹一样嬉笑,心里也忘记了上午的烦闷,钟青青又是个随和的人,很快林翊和她就熟悉起来,三人谈的也格外兴奋,直到下午一点多,两人要走,林翊留她们吃饭,何紫笑着说:“不急呢,改天你肯定要请我们,现在还是多写东西吧,我们池大小姐都被你迷死了。”
  “何姐,某些人天天在我面前说他,我看还是我一个人走吧,否则某些人可真该发疯了,那时我可就惨啦。”
  “讨厌。”何紫轻打了她一下,三人边说边笑着走出林家。
  这次见面,林翊感觉钟青青远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娇纵高傲,反倒亲近的很,何紫看样子也为有这样一个好朋友十分开心。也是,在花镇上,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大部分都找工作嫁到外地了,可是何紫从开始就不喜欢那些服务行业的工作,加之又舍不得离开林翊,就一直没有过出去的想法,所以,林翊明白她心里并不快乐,现在还好有青青陪伴,自己的心踏实了许多,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感。
  还在路上,何紫就试探的去问钟青青对林翊的感觉如何。她想了想,然后自言自语的说:“挺稳重的,还有些傻气,特别是他尴尬的样子,真逗,像个孩子,其实我就讨厌那种浮躁的男生,像他这样最好。何姐,你呀,以后就幸福去吧。”
  “哦……难怪你俩一见面就盯着对方入迷呢,瞧你现在还傻笑呢,原来你也喜欢他这类型的,我明白了。”何紫虽然玩笑似的说,语气却带着浓厚的醋意,因为对于他俩刚才见面时的情景,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介怀。
  “何姐,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的……”想到林翊、想到那时的情景、那时的感受,钟青青的脸又红起来,赶忙解释,却只会不停的说不是,别的解释一句也想不出来。
  “他逗,我看你比他还逗,你现在的表情就逗死我啦,哈哈。”何紫爽朗的笑着,心中怎么越来越不是滋味。
  路过自己家,何紫又让青青到家里玩了一会,钱淑凤满脸的笑容,热情的又找瓜子又拿桔子,看看太阳快要落山,钟青青才离开何家。
  晚上,洗完澡刚躺下,何紫就忍不住给林翊打了一个电话,林翊还在写稿,两人亲热的在电话里说了一些甜蜜的话,最后听到“我爱你”三个字,何紫又让他重复几遍,才安心的把电话挂掉,不过从始至终,对于白天的感受,她都只字未提。
  钟青青也是辗转难眠,只要一闭上眼,就总想白天和林翊彼此盯着对方的瞬间,还有他的那首古诗,忧伤中夹杂着思念,真的像一首古曲,静静撩动自己的心弦,怎么也挥不掉。她紧紧搂住怀里的小熊,心里有种朦胧的感觉,那感觉很奇特,她隐约确定,自己和林翊心里都明白……
  每年进入冬月,花镇都有一个风俗习惯——做豆腐,因为这时即将进入腊月,临近春节,豆腐又谐音“福”字,蕴含年年有福之意,而人们在冬月就开始做出白嫩的豆腐,是为了选取一些晾到院子里自然冷冻,做成冻豆腐,等到春节时候,餐桌上就会又多出一道具有特色的美味佳肴。如今由于生活条件的改善,花镇上绝大多数人都不在亲自做豆腐,而是直接购买,可仍然会有少数几户人家承袭这个习惯,他们觉得,没有这些风俗也就没有了年味。
  林家就是这少数几户人家中的一户。
  林翊提前两天打电话告诉何紫今天到家里吃豆腐,何紫又提醒林翊给青青也打个电话。这天上午,两个女孩约好后,早早的就过来了,也好给林家帮忙。
  刚进院门,何紫就甜甜喊道:“阿姨,我来吃豆腐啦。”
  安玉萍刚把林舍贵磨回的豆腐沫沏上开水,听到何紫的声音,赶忙从厨房迎出来:“哟,何紫来啦。”说着林舍贵也从正厅迎出来。
  “叔叔阿姨您好。”钟青青礼貌的说。
  “哦,她是新调来的钟镇长的千金,叫钟青青,是我和小翊的朋友,上次来过一次了,您和叔叔没在家,今天我们是特意过来吃豆腐的,您叫她青青就行,呵呵。”何紫介绍着。
  钟卜甫是新调到花镇的,安玉萍和林舍贵还未听说,而林翊关于自己诗歌的事情也从不对他们提及,听到何紫介绍,又看到这个女孩面容清秀、气质不凡,穿着打扮都散发一种高贵的气息,林舍贵和安玉萍忙笑呵呵的招呼道:“欢迎欢迎,来来,快进屋吧,外面冷。”
  三人一起来到林舍贵和安玉萍的房间,这是一间南北贯通的大屋,南边是横排火炕,铺着棕色的大花炕被,暖烘烘的,地上靠东的墙上挂着一面铝合金镜框的大镜子,下面摆放一个浅黄色沙发和墨色茶几,旁边是成衣架,再向北就是电视和家具。钟青青还在看的时候,林舍贵已经给她们沏来了茶水,安玉萍也端来一盘水果和瓜子,看到林翊不在,何紫问道:“阿姨,小翊呢?”
  “去村里他姑姑家了,我想让他们都过来尝尝豆腐,应该快回来了。”
  何紫脱去外面过膝的羽绒服,里面穿着一件大红的高筒圆领毛衣,下面一条直筒瘦身牛仔裤,简单靓丽。两人又陪林舍贵聊了一会,安玉萍在厨房叫林舍贵来帮忙,何紫和青青也跟了出去。
  “阿姨,我来帮您。”钟青青开心的说。
  “哎哟青青,你怎么会做这些活啊,还是跟何紫去屋里玩吧,小翊一会就回来。”
  “让她在厨房玩会吧,我们来的时候她还说要给您帮忙呢。”何紫蹲在火灶旁填着柴禾说。
  “什么玩会,就你会啊,别忘了我从小也出身农村,这些我都会。”
  “我没说你不会啊,就怕你越帮越忙,哈哈。”
  “何姐,就凭你这句话,今天我也给你露两手,这忙我还帮定了,哼。”说着就要帮林舍贵去捡刚用盐卤点出来的豆腐。
  “得,你呀,要是帮忙,还是先把外套脱了去,弄脏了可不好,你那衣服太贵。”
  “你们俩还真有意思,青青,何紫说的对,你去先把外面的衣服脱了吧。”安玉萍也说。
  钟青青盯着何紫,撅了撅嘴,转身回屋了。
  她上边穿了一件咖啡色的韩版短款羊毛呢外套,里面是白色百搭款翻领简洁毛衫,外面一条装饰用的吊坠项链,一直垂到前胸,下面则是黑色的超显瘦修身牛仔裤。青青刚把外套挂在衣架上,林翊就推门进来了,看到她,心中不由一阵紧张,轻轻问道:“青青,什么时候过来的?”
  林翊还是前几天的装扮,只是多了一件黑色的紧腰羽绒服:“刚到,你回来啦。”钟青青也不看林翊,微微低着头。
  林翊一边脱掉羽绒服,一边问:“冷吗?”
  “不冷。”
  林翊点了点头也不说话。
  “哦,我还要帮阿姨做豆腐呢。”钟青青说着,低头向外走去,林翊也紧跟着她去了厨房。
  “哟,出去一个人,回来俩人啦?“何紫瞥见林翊,开口就说。
  “我刚回来,你和青青去屋里吧,我来填火。”
  “算了吧,我做的挺好,不信你问阿姨。”
  “小翊,你去帮青青捡豆腐。”安玉萍说。
  “不行,何姐都不用他,我也不用,叔叔,你去屋里坐吧,让我来就行。”
  “嗬,这个你学的挺快啊。”何紫笑嘻嘻的说。
  几人这样说,林翊倒是站在那里无事可做了:“好啊,你们都忙,那我去屋里坐着,这样的好事我可不嫌弃,嘿嘿。”
  “你敢,过来帮我看火,青青捡,我来压,叔叔,您进屋吧。”
  林舍贵看到何紫来压豆腐,又见钟青青也知道头绪,就笑着说:“这俩丫头,还真爱玩,那我进屋。”
  几人说笑了一会,都忙起来。
  太阳快黑的时候,豆腐已经做的差不多,林素花骑着一辆木兰来了,不一会,林舍仁和霍二娘也已进院。安玉萍见到霍二娘对着自己笑嘻嘻的模样,心里就想起黄婶子说的那些话,她想:平时我对你们不薄,你却在背后给我一棒子,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虽然这么想,她还是热情的说说话,又给众人介绍一下钟青青,进屋后看到霍二娘那副好像只会傻笑的表情,安玉萍心里就不舒服,说了几句话便去厨房准备晚饭,青青也随后跟过去帮忙,剩下的人都在屋里说话。
  不一会,钟青青给每个人端进一碗豆浆,唯独没有林翊的,林翊问她:“怎么没有我的?”
  “没了。”
  “不会吧,怎么到我这就没了?”
  钟青青也没回答,又回了厨房。
  何紫坐在沙发上喝着豆浆一本正经地说:“这就是人品问题,唉,没办法,你就认命吧。”
  林翊瞪了她一眼,亲自去厨房找豆浆。
  母亲在操作台前炒菜,钟青青在另一头正在盛又温了一次的豆浆,林翊进来忙递给他,声音轻轻地说:“我看有些凉了,所以给你温一下。”
  林翊接过来的时候碰到钟青青的手,身上就像触电似的一阵紧张,赶紧转身就走。
  “哎,还没放糖呢。”
  “哦。”林翊又转回身,手里捧着豆浆,也不看青青。
  钟青青放了一整勺白糖,低声说:“他们都是半勺,只给你放一勺,听何姐说你喜欢甜的。”
  “嗯……你也喝点吧……”林翊想说什么,却把话又咽了回去。
  回到屋里何紫凑过来说没喝够,要喝林翊的,林翊只好给她。
  “你这碗怎么这么甜?还比我的那个热。”
  “我自己多放的糖。”
  “嗯,好喝,嘿嘿。”
  众人乐和的说说笑笑,只有林翊心不在焉,他总是不知不觉的张望一下房门。
  不一会,青青进屋通知吃饭,林翊赶紧去厨房搬桌子,何紫也帮着上菜,有拌豆腐、溜豆腐、炖豆腐、蘸豆腐,还有两道炒菜和凉菜,竟也摆了满满一桌,何紫挨着林翊,青青挨着何紫,其次是安玉萍、林素花、霍二娘、林舍仁和林舍贵,一家人团团圆圆,就像过年一样温馨热闹。
  吃完饭散去已经晚上八点多,路灯开着,马路上一个人没有,这样的季节,过往的车辆都是稀少的,何紫陪着林翊先把青青送了回去,两人回来,快到何紫家的时候林翊就停住了,站在路边的一个花坛旁,那里灯光昏暗,不至于被钱淑凤发现,而且还可以看到何紫进门,这才让她一个人回去,何紫也知道他的意思,却不走,搂着林翊的腰靠着他,这几天脑子里一直回荡着林翊和青青见面的情景,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她不能对林翊说,青青又是池画家的女儿,是自己的好姐妹,所以,这些想法只能藏在心里,此刻别无他人,何紫依偎在林翊怀里忽然觉得好委屈,越抱越紧。其实林翊心里也有着自己的想法,自从认识了青青,尤其今晚,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总是恍恍惚惚,又想到钱淑凤对自己的排斥,自己诗稿的不被重视,这一切都让他心烦意乱。一阵冲动,林翊用力抱住何紫,低下头轻轻亲吻她的嘴、她的脖子,何紫丝毫没有反抗的样子,也扶着他慢慢的回应着,他爱这个男人,如今更爱……
  冬月的夜晚,天气很冷,而这对年轻人的心,此时此刻却比炽热的烈火还要滚烫几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贾宏伟
对《第九章:不错的聚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