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七章:燃烧的希望
本章来自《悲鸣》 作者:贾宏伟
发表时间:2010-11-20 点击数:1357次 字数:
  转眼已进冬月,居住北方的人都知道,这里不像南方那么四季常青,一年之中季节的变化会有明显的区别。此时花镇就正值万物凋零、生命蛰伏的时期,这个月份,如果降温,也就一两天的时间吧,气温会猛然坠下十几度,假如遇上风雪,更是一场冰冻一场寒,不消一个星期,枯黄的叶子都会不复存在,到处露出衰败后的光景,唯一不变的,只有阳光,反而会凸现的更加清晰透彻。
  钟卜甫第一次带着自己的画板走进花镇,就被这里的山水所倾倒,那雅致的景色,富有诗意的气息,无时不让他欣喜若狂,触动着所有的灵感细胞。于是,在他被升任到花镇做文化镇长的时候,同时也在花西购买了一处楼房,因为政府就坐落在花西,这样上下班较为方便,他准备长期在花镇定居下来。
  本来,钟卜甫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百姓,在一次北京某美术学院函授招生的时候,他花了一些票子,托人办了一张美术专科的中专证,也报名了,结果在一次难得的面授机会上,竟然结识了一个较为有名气的老师,从此一夜成名,做起了画家,十几年来也在北京、台湾等地办了几次画展,作品甚至流落进了德国、日本,还算小有名气,出名后不久就和妻子离了婚,据说是审美观不同,彼此谈不来。有一个女儿,名叫钟青青,二十三岁,今年大专毕业,还没找到合适工作,离婚后,法院把女儿判给了钟卜甫,这么多年也始终是他供着女儿读书学习,这次来到花镇上任,钟青青自然也跟着搬了过来。
  钟卜甫之所以来到花镇,还坐上了文化镇长的位子,主要因为他欣赏花镇的环境和氛围,几次作为嘉宾和政府官员的身份,在彼此聚会的场合他都关键性的提了这个意思,加之例如花镇这样的镇级政府在文化方面历年都不怎么重视,因此让他过来也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皆大欢喜罢了。
  刚开始进入政府上班,很多人还都不清楚这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中等的个头,上唇和下巴的胡子浓密的连成一体,显得有些肮脏邋遢,一对细眼挂着朦胧,什么时候看上去都像还没睡醒的样子。钟卜甫却不在乎,低着头,大步流星的眼直向自己的的办公室走去,然后坐在里面喝着茶水,抽着所谓上流社会的香烟。
  太阳侧着身子躲进了地平线,一天的光阴就这样在人们的谈笑声中匆匆走到了尽头。
  “爸爸,我想找个工作,快半年了,总这么在家我受不了。”晚上下班回家吃晚饭,女儿钟青青和他商量起来。
  “嗯嗯……”钟卜甫应付着。
  “爸,你说句话啊。”
  “不用着急,我和这里的人熟悉熟悉,等过了年,让你也去政府考个公务员。”
  “我不想去政府。”钟青青低声说。
  “不去政府去哪?端盘子洗碗去?哼!”
  “不是,我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钟卜甫吃完饭,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点了一根香烟:“这事儿你就别琢磨了,过了年我给你安排。”
  “我从学校回来你就不让我琢磨,现在还不让我琢磨,哼!”
  “我也是为你好,你想什么是什么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啊!”
  钟青青瞪了他一眼,不高兴的嘟起小嘴,收拾碗筷。
  冬月的气温处处透着寒意,何紫穿了一身黑色的显瘦修身羽绒服,棕色高筒靴子,长长的头发只是简单的束起一个马尾,正随着脚步优雅的在肩膀上跳动。何紫本来天生丽质,此时随意打扮,竟也让她看上去越发显得高雅脱俗。
  今天的她心情格外兴奋,因为从林翊家回来,听到有人谈论政府新来了一位副镇长,主管文化的,而且是个画家,就住在她们花西,这条消息让何紫的精神为之一振,她想,林翊是写诗歌的,而这位文化镇长又是个画家,艺术之间必定有什么联系,至少同出艺术的爱好,或许对林翊的诗歌会产生浓厚的兴趣,她隐隐感觉到,对于林翊来说,这次是个不错的机会,于是何紫下午打听好钟卜甫的住址,决定晚上就去拜访一下这位犹如救命稻草一般的画家,给林翊一个惊喜。
  马路上的路灯昏黄的连成一片,隐约的照亮前方的道路,何紫先用这些年自己攒下的钱买了两条名贵的香烟,看看时间,刚刚七点十分,何紫独自一人去了钟卜甫的家……
  按了几声门铃,开门的是个和自己年纪相仿、体面清纯的女孩,穿着宽松的睡衣,一双粉色的拖鞋。何紫笑了笑,问道:“你好,请问,是钟镇长家吗?”
  “是啊,你是……”
  “我是来找钟镇长的。”
  “哦,那进来吧。”女孩招呼一声,对着客厅喊道:“爸,有人找你。”
  何紫进屋后女孩随手关上了门,两人走过跨间,钟卜甫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钟镇长,您好。”何紫站在一边,礼貌的问候。
  “哦,来,坐吧、坐吧。”钟卜甫瞟了一眼,微微一笑,含糊不清的回答着。
  何紫没坐,客气的说:“钟镇长,我就是这个花西的,叫何紫,今天冒昧来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
  钟卜甫低头点着烟,道:“嗯、嗯,有事吧。”
  看到钟卜甫直截了当的问自己,何紫也不再客套,开门见山的说:“是这样,我的一个朋友写诗歌,很喜欢文学,他的作品也很好。听说您是咱们镇新来的文化镇长,更是很有名气的画家,我很崇拜您,所以今天特意过来拜访您,也想恳求您有时间看看我朋友的作品,给他一些建议和指导,如果打扰,还请您原谅。”说着,把手中装着香烟的纸袋放到了茶几上。
  对于何紫的请求,钟卜甫颇感意外,他没想到这个年轻女孩竟是为了别人而来,更没想到她会有如此请求,还以为又是慕名而来找他学绘画的,于是,不由自主得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位自信的女孩。
  何紫还是白天的装扮,苗条而又高挺的身材,此时在这灯光的映衬下,更加让她流露出一种独特而淡雅的优美,钟卜甫心中一颤,情不自禁被这气质所吸引,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语气温和起来:“是这样啊,他叫什么?我记一下,有时间把作品拿过来我看看吧。”
  何紫一阵欣喜,她没想到这位新镇长如此爽快的就答应了,连忙说道:“他叫林翊,真是麻烦您了。”
  “哦,林翊是吧,好的,没事,我是负责文化的,在这方面出来人才,我也会高兴。”
  有了这话,何紫趁热打铁地说道:“那明天我来找您吧。”
  钟卜甫一边笑一边不住的点头。
  “谢谢您,我先回去了。”
  离开钟家后,何紫心里还在觉得今天简直太不一般了,仿佛多年来的好事一股脑都在今天降临自己身上了,甚至一切都顺利的让她有些不敢相信,她更加确定自己心中的感受了,这是个转折点,是带她走进幸福的转折点。
  钱淑凤看到女儿吃过晚饭就出去,到现在才回来,就不停追问她去了哪里,自从何家富裕起来,这几乎就是她每晚必问的话题:“你是不是又去找林翊了?说啊。”
  何紫坐在自己卧室的台灯前,也不回答,面带喜悦的把自己收藏的林翊诗稿全部拿出来一篇篇的挑选,而母亲的话她早听的司空见惯了。
  “这丫头,说话啊,我告诉你啊,不许再找林翊,尤其不许这么晚回来,我天天晚上说,你是不是不把我的话放在心里啊!“钱淑凤靠在门边,看着何紫忙忙火火,根本就没有在乎她的意思,心中的怒火更加强烈。
  “妈!您能不能省省力气?我也早说过,我和林翊的事用不着你操心,我自己有分寸,您要是再这么没完没了的天天说,信不信,我搬出去住。”
  “你!”钱淑凤知道这个宝贝女儿的脾气,她说到就会做到:“你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不把我这个妈放在眼里了?!这么大一个丫头了,也不出去找工作,天天这么在家和那小子胡混,搬出去?搬出去你可美了,正好去林家和他住是吧!你要不要脸?!”
  “对!我就是去找他,想和他住,当初他在一中读书我们就一起住,因为我爱他,我愿意!”钱淑凤的话刻薄的像一把利刃刺进了何紫的心,她猛地站起身,盯着母亲,话语更是尖锐无比。
  “你!……你!说这话你也不嫌丢人!何紫,我白养你了!我今天就告诉你,只要我活一天,你就别想和那小子在一起!”说完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何紫知道母亲反对她和林翊接触,更不允许天黑回家,一直以来,本来自己只当没听到一样我行我素,可有时候实在听的不耐烦了,就会顶撞几句,好像今晚,而且每次都会和母亲大吵一架,在她心里,爱情永远是自己的事,谁也管不了,她的性格谁也不怕,更不会听从任何一个人的安排。
  第二天八点半,刚刚上班,何紫就带着三篇诗稿去了政府。
  钟卜甫见到何紫,很热情的招呼她坐下,问道:“林翊没来吗?”
  “他今天有事,不能来拜访您,让我向您问好,我特意带了他的诗稿来,要不您先看看?”何紫微笑着说。
  钟卜甫没有说话,接过诗稿,看了两眼才说:“嗯,写的不错,放这吧。”
  “还请您多多指教。”
  “这样吧,有时间让他过来一下,我和他说说。”
  “好的,钟镇长,这事拜托您了,有机会我会和他一起去您家拜访的,多向您请教。”
  这几句话说的钟卜甫心里甜滋滋的,他没想到这个女孩竟是如此会说话。
  “你叫何紫对吧,我有件事想问问你的意思。”
  乍听之下,何紫有些意外,只好试探地说:“您说。”
  “你喜欢绘画吗?”
  “喜欢,我很崇拜绘画,可是……可是我不懂这个。”何紫没有考虑就回答了出来,话语里充满了向往。
  钟卜甫笑了笑,轻松地说:“我的意思是,你的形象和气质非常适合做人体写生模特,我想让你的形象和气质真正的变成一种美,定格在画板上,形成一种艺术,如果你喜欢绘画,不知道是否可以考虑一下。”
  这个消息着实让何紫吃了一惊,她没想到自己竟会有如此的机遇,而这位池画家所说的,也正是自己所期待和梦想的,她心中顿时涌现一股莫名的冲动,但这行对于她来说就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怎么做、做什么毕竟一窍不通,于是心中又不免有些担忧:“池画家,您的意思我明白,这样吧,我考虑一下可以吗?”
  “当然可以,如果有兴趣可以随时来找我。”
  两人又谈了一些关于绘画方面的事情,何紫也不好意思长时间逗留,唯恐耽误这位文化镇长的时间,就离开了政府。她不知道,钟卜甫的位置根本就不是什么繁忙的差事,而在这个政府里,整个文化部门就他一个人,花镇不大,事情也自然不多。
  何紫出了政府,没有回家,却直奔林家而来。
  林翊和林舍贵正坐在家里看电视,安玉萍在一旁织毛衣,何紫来不及和林舍贵夫妇打招呼,拉起林翊就去了卧室。
  “何紫,你干吗啊,急急忙忙的。”林翊被何紫推进自己的房间,看到她一改常态的举动,诧异地问。
  “林翊,我有好消息告诉你!”何紫骄傲的说。
  “什么事。”
  “你知道镇上来了一个新的文化镇长吗?”
  “我怎么知道?”
  “你呀,就是什么也不关心,那个新来的镇长姓池,专门负责咱们镇文化的,而且是个知名画家。”何紫激动地说。
  “怎么了?”林翊完全被眼前女孩的行为和话语弄的晕头转向。
  “算了,我告诉你吧,关系大了,我昨天就去拜访他了,请他看你的诗歌,他居然答应了,今天上午我又带了几篇你的稿子去政府找他,他特别高兴就收下了,林翊,我看这次你终于要有出头之日了。”
  看到何紫一脸的兴奋,林翊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何紫……你什么意思?”
  何紫瞪了他一眼:“你就是木头脑袋,他是搞艺术的,你也是,他又是负责文化的,你想想,如果他肯提拔你,你不就可以成名了吗?”
  林翊恍然大悟,笑起来:“哦……呵呵,还是你聪明。”
  “那当然。”何紫骄傲地说:“这叫做利用一切尽可能的机会。”
  林翊紧紧地搂过何紫,重重的亲了她一口:“何紫,你真好!”
  “讨厌,就知道和我闹。”何紫羞涩地说:“对了,这些日子你赶紧写啊,没事多去找找他,熟悉了,以后才好说话嘛。”
  “行,都听你的。”林翊满心欢喜答应下来。
  生活中的机会就好比没有被开采的矿石,只有精心挖掘和打磨,总会发出诱人的光芒。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贾宏伟
对《第七章:燃烧的希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