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三章:几篇日记
本章来自《悲鸣》 作者:贾宏伟
发表时间:2010-11-08 点击数:1341次 字数:
  林翊坐在桌前,面前摆着一本厚厚的硬皮本子,左边放着一盒香烟和一个铁制的打火机,另一边是杯新沏的茶水,冒着热气。一根香烟叼在嘴角,已经燃掉了一半。
  台灯昏暗的光线穷尽能力驱赶着房间里的黑暗,毕竟有限,屋里的物件还是模糊不清。
  他轻轻翻开日记,认真的看着里面的内容,品味着曾经的一点一滴。
  一个人寂寞的时候,林翊就会打开日记,重新回忆过去的事情,而且每次看后都会有着不同的感受,那些内容就像是一个个真实的灵魂,而日记则是盛载这些灵魂的祭坛,记录着自己也记录着别人。
  
  4月29日晴
  
  天气越来越严热了,我的心也像这鬼天气,越来越烦躁不安。
  冯三嫂家的猫前天夜里趁人们睡觉的时候偷了黄婶子家在厢房上晒的红薯干,第二天黄婶子站在大街上指桑骂槐的吵吵着,胖胖的身体气得发抖,冯三嫂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躲在屋子里就是不敢出来,我看到很多人坐在街对面的青石上低声议论什么,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我想,这人是不是都这样?议论总是多于堂堂正正的说话。
  可是今天听说,昨天夜里黄婶子家的红薯损失更严重,不仅被动物啃食的厉害,而且还践踏的乱七八糟。从早到晚我都没有看到黄婶子,这倒让我很奇怪。
  黄婶子家绝对称不上贫困,她儿子在北京跟着包工头搞建筑,听说有些零头碎活都让他做,家境在村里也算富裕,不过,黄婶子怎么说也是经历了二战后贫穷奋斗的洗礼,知道从一点一滴节省,我看得出,她很在乎家里那些干巴巴的红薯,今天特意观察,没有发现那个胖胖的老太太,上午时候,心里还直打鼓。
  吃过晚饭,我又去溜达,大街上男男女女,各自凑在一起狡黠的说话,我听到冯三嫂子家的猫死在村后的小溪旁了,像是被人打死的,而昨天天刚黑,有人就听到冯三嫂子家似乎传出过小猫惨烈的叫声……
  黄婶子早晨起来不久也住院了……
  那些猫为什么要吃红薯?难道他们捉不到老鼠吗?还是什么都没有?
  
  5月7日晴
  
  今天天气很好,心情也格外舒畅,早晨起来我就在电脑旁开始写诗,灵感诡异的多。
  何紫来了,她还是那么漂亮,像个公主,我认为在她眼里绝对可以傲视一切,看到她我就特开心,她居然是我女朋友,不可思议。
  我把新写好的诗歌交给她看,她欣喜若狂,手指有些僵直的接过稿子,急速的低声念叨着,像是着了魔,她的眼睛射出光芒,吓了我一跳,读完后,她搂着我的脖子亲了我脸一口,那表情满足得很。
  那一口很疼。
  没等我同意她就把诗歌拿走了,说会珍藏,这时我很满足。
  晚上那会,爸爸和我的烟都没了,他只给我一元钱让我去卖烟,我来到商店,售货员说最便宜的香烟是两元,无奈,我只好补了一元。
  回来的路上,一个四、五岁样子的小男孩盯着广告牌愣愣的发呆,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也不知道他看不看的懂,就是觉得那样子挺好笑的,现在写在日记里,或许以后心情不好时候看到这些,脑子里想到那孩子笨笨的样子,还会让我发笑。
  反正我觉得没什么看的。
  
  5月19日阴
  
  最害怕的动物就是蛇了,今天真晦气,碰到一条。
  临近中午时候,妈妈催促我去洗衣服,刚到村后的小溪旁,一条黑蛇就从草丛里快速的游走了,我站在那里,看着蛇走后还在摇动的草丛,心里突突的跳个不停,身子一动没动。
  既然蛇已经走了,我猜想这里一定不会再有,于是,两腿紧紧并在一起,蹲在一个圆滑滑的石片上洗衣服,可是脑子里却还是不停闪现着那蛇可怕的面目,变换着向我袭来,衣服洗了一半,我就跑回了家。
  我想,蛇肯定不敢跑到我家的,来了我就打死它。
  此时,天早黑了,屋子里只开着台灯,刚才,就在刚才,我疲惫的趴在电脑桌上看着黑暗的角落,忽然,觉得在那里一条蛇的影子爬过来,在我的面前停了停,迅速游走了,我的全身霎时冒出一层冷汗!
  我想,今晚睡觉也不得安宁了……
  
  6月22日小雨
  
  现在是夜里12点25分。
  外面很冷,白天下了几阵小雨。
  今天同学聚会,晚上吃完饭请我去县城的KTV,我本来不想去,那几个醉汉推推搡搡的不让我走,他们说就我不喝酒,所以有我这样的明白人带他们去才不会出事,没办法,我满心郁闷的和他们去了。
  以前没去过KTV,在电视里看到,我就反感那里的嘈杂和无聊。
  车刚停到歌厅外面,两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小伙子就出来对我们鞠躬,我看到厚厚的玻璃门里灯火辉煌,心里就有些恐惧,可既然来了,也没有退路。
  马路上的车好像不比白天少,乱乱的。
  我跟着他们惴惴的走进了那扇厚重的玻璃门,耳边倒是清静了,眼前的一切却吓了我一跳:两排长长的木椅上坐着很多漂亮的姑娘,她们都很年轻,也就二十多岁吧,吊带的背心和短短的裤子,翘着二郎腿,有的在说笑、有的在照镜子,眼神里射出的都是苍鹰捕兔的目光,我打了一个哆嗦走了进去。
  穿过一个不长但是窄窄的走廊,我们进了一个包间,坐在沙发上还没反应过来,六七个漂亮的小姐手里端着饮料和爆米花颤巍巍的走了进来,放在茶几上,然后居然靠在了我们身边,我自然的向旁边坐了坐,问身边的女孩来干吗,她说陪唱。那几个醉汉傻子似的笑着,我听到自己怦怦的心跳,不知道说什么。
  很快他们一个个就唱起比狼嚎还难听的歌曲,我忍着。
  坐在我旁边的女孩和他们唱了好几首歌曲,我看她的表情还挺开心,总之不像给我们陪唱的,倒像是为所有人服务的。
  结账的时候,我也跟着去了前台,那些女孩又回到了原来长椅上的座位,走出包间的门,他们就好象不认识我们一样,变的真快,我觉得别扭。
  靠在吧台,一个女孩贴着我耳边低声说话,看到她低低的前胸,我就想到了何紫,心里开始充满负罪和愧疚的感觉,我推了她一下,没推动,于是决定自己先离开屋子,走时候那女孩轻轻拉了我一下。
  出来后不再感觉外面的车乱了,却很安静。
  现在回到家,还是家好,可我脑子里还有那些女孩的影子。
  那些影子怎么挥也挥不去,真丢人!
  
  7月3日风
  
  今天没有什么新鲜事,一天我都在家里待着,懒得出门。
  姑姑来家里串门,和爸爸聊天时候我偷听到,赵大爷的孙子考上大学了,很多人去庆祝,妈妈没在家,去了外公家,可爸爸怎么没提赵大爷孙子上大学的事呢?更没去道喜。
  听姑姑说很热闹,她也没去,在大街上望了一眼就回来了。
  我听到他们在客厅里说话:
  “你没去?”
  “去不去没意思,跟他们也什么特别的关系。”爸爸说。
  “我觉得也是,不就考一个大学吗?至于都去吗?”
  “呵呵……”
  “三哥,我看他们真是没见过大学生,现在的大学生都不新鲜了,毕业了自己都没工作,大学毕业,回家养猪的多着呢,你说对不对啊。”
  “嗯。”
  “就是。我闺女明年也要考大学呢,他的目标是一本,听说他这个才是二本。”
  “是吗?有把握吗?”
  “看我闺女的劲头是没问题,呵呵,一本大学比这风光多了。”
  也是,一本大学的确很厉害,说实话,我也没亲眼见过一本的大学生呢。
  让我意外的是,就这个话题他俩竟然聊了一个多小时。
  不过我总感觉今天特无聊!
  
  8月16日晴
  
  中午坐在大街上晒太阳,阿芒扛个锄头走过来,看样子要去地里锄草。嘴里又“咕咕”的发出声音,其实他嘴里什么也没有。
  今天他从我身边走过却折身走回来了,畏畏缩缩的站在我面前,一边笑一边话语闪烁的对我说:“烟,有吗?——给我一根?”
  我讨厌他猥琐的样子,更讨厌他那邋邋遢遢和身上难闻的味道。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在眼前举的高高的,倒出一根,叼在嘴角,我看到他的眼睛随着我手上的动作一上一下,一刻也没离开那包香烟。我狠狠瞪了他一眼,随手把烟装了起来。
  “给我一根——行不?”他又说。
  打火机在我手中“铛”的一声点燃了,手中的香烟被慢慢点燃,我轻轻吐出一口烟雾。
  “给我一根——行不?”他还在说。
  我没理他。
  “嘿嘿——给一根吧。”他的声音结结巴巴。
  我索性站起身走了。
  哼!我是一个诗人,怎么可能给他烟抽?他配吗!笑话!
  
  9月1日阴
  
  今天,镇里是集市,早晨八点多我才从被窝里爬起来,洗脸刷牙后,换了一条西裤和一件白衬衣,说实话,我不喜欢休闲装,比较欣赏正装,总感觉自己还是配那样的衣服更适合。然后叼上一根烟,去了市集。
  先吃了一顿早点,就开始到处溜达,集市的东边有个摆摊的,围了好多人,我挺好奇。
  原来是卖保健品的,摊主一男一女,头发乱乱,衣服很破,操着一口南方的口音。围观的人很多,听说有促销。
  我看到一个麻脸的妇女走上前,拿起摊主所卖的货翻来覆去的看,挑拣了半天,最后拎起一个小手链问有什么优惠,女摊主介绍一番,说是磁疗手链,妇女又问有什么优惠,男摊主说可以给一个磁化珠,净化水质的,妇女瘪了瘪眼,那样子嫌弃优惠太小,她很明了的问道:“能不能给点大的优惠?”女摊主笑了笑,没有理她。
  我看到那个妇女一直在那个地方翻看着手链,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些挤得慌,男女摊主看到人多起来,话也越说越起劲,就在最忙的时候,我不经意瞟见那个妇女迅速的把手链赚进了上衣口袋,脸上像没事一样。我装作没有看见,心里嘀咕:都是骗人的把戏,这样的便宜有什么可占的?
  出乎我的意料,那个妇女并没有走,而是拿起了众多磁化珠中的一个,又是一番精细的研究,同样赚进了口袋,我觉得这次她该走了,让我惊讶的是她还是站在那里,看着更多的物品……
  两个摊主一边比划一边滔滔不绝的“讲演”着。
  我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回到家还在想:她要那么多保健品干嘛?又都是赝品,占点便宜也就罢了,至于那么贪婪吗?万一被发现捉住,真是不值得。
  也许人都这样。
  
  林翊在烟灰缸里捻灭第四根香烟了,这些日记让他发呆,他的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这种难受源自于哪里,痛苦的揪着他的心。
  他合上日记,揉了揉疼痛的眼睛,坐在那里喝茶,茶水有些冷,味道很苦。
  昨天何紫又要诗稿呢,林翊想起来,他决定现在就写,这已经是他第五次暗暗地下决心了,可是稿纸铺开,眼前还是一片迷离。
  沉默了一会,林翊关掉台灯,衣服都没脱就躺在了床上,他心里很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贾宏伟
对《第三章:几篇日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