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三章 入学之前
本章来自《情痕》 作者:山炢
发表时间:2016-06-29 点击数:1612次 字数:

    我是不会讲那个故事的,所以大家就不要想了。
  那个故事对我危害太大,它会让我觉得我的人生了无意义,所以我一直深深地把它埋藏在心底,左一道右一道筑起又坚固又厚实的堤坝,紧紧地把它禁锢在我的心里,防护的级别堪比防止核泄漏。
  说实话我加入QQ群后不久我就后悔了,群里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让我的心温暖软化的同时,也让我回忆起很多往事。
  而往事,是会让人心疼的。
  那么好吧,往事如烟,既然已经浮现在了心里,就让我们来说说这如烟的往事吧。
  那年,我的大学梦破灭了。
  但那不能怪我,真的不能怪我。
  前面我已经说过,我们是打败了项羽、建立了大汉帝国的那个无赖的后裔,那时那个无赖差不多就是地球上最大的官。后来他没能够万岁万岁万万岁,大汉帝国也不可避免地土崩瓦解,但因此可以证明,我们老刘的祖坟是会冒青烟的。所以我们这一支刘姓的祖先也曾官居高位,据说,我的先祖作了南方某省的省委书记,请别怪我胡言乱语,我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你有个更直观的了解,当然那时不叫省委书记,而是叫知府,反正差不多就是那个省最大的官,朝廷的封疆大吏。
  当然,先祖也是个贪官。
  是贪官就有东窗事发的时候,此乃天道也。
  事发后,我的先祖仓皇逃窜,哪儿偏僻就往哪儿窜,最终到了偏居一隅的云南罗平,隐姓埋名以躲避朝廷的追捕——当然姓是没改,只是改了名。
  从如此高位沦落到隐居乡村僻野,无啻于从天堂直落地狱,内心的反差与失落显而易见。晚年时分,我饱经磨难的先祖看破了人生,据说,他常看一本叫《圣人善语》的书,后来我查过,这本书为慧光僧所著,是一本劝人放弃一切恶行,看空看淡一切,不要计较名利得失的书。在我印象中小时候我见过这本书,是个线装本,后来问父亲,父亲痛心疾首地说,不知什么时候给弄丢了,不然留到现在,那就是文物。
  因此说,我的祖先是看淡了人生的。
  既然看淡了人生,就只会庇佑子孙平安度日,断然不会庇佑他的子孙后代再大富大贵。
  所以,我没考上大学,全赖祖先的不庇佑。此为我没考上大学的主要原因。
  而我父母的关心不够也是我没考上大学的另一原因。
  在我毕业那年,其实我是已经考上大学了的,只不过是本市(那时还是地区)的一所专科大学。我不想去,选择了复读,本以为复读一年,名牌大学是手到擒来,谁曾想,王小二种田,一年不如一年,我竟然只考上了个中专!
  在我毕业那年,姐姐结婚了,我决定复读后,母亲就让她把从前住的、还没来得及归还单位的单身宿舍让我去住,说这有利于我不受影响,好好复习。说的倒好听,他们也不来陪着我住,放任我,这就变相地为我和女朋友的鬼混提供了便利,好心干了坏事。
  所以,我女儿今年高三了,我就在她们学校租了一间已经房改给了个人的教师宿舍给女儿住,并且每晚陪她住在一起。
  我女儿说,我爹,你这样让我压力山大,万一考不上好大学我都不好意思见你。
  我说,姑娘,不要有压力,我只是在尽我的责任,没有要逼迫你考上哪所哪所大学的意思。
  因为我陪着,所以后来我姑娘考上大学。我的父母没有陪我,所以我没能考上大学。
  还有就是,千不该万不该,母亲啊母亲,你怎么能够在离我高考只有一个半月的时候生病呢,你这分明是存心不让我考上大学啊!
  综上所述,原因查明,我没考上大学,一、赖祖宗不保佑;二、赖父母亲对我关心不够;三、赖母亲不该在关键时候生病。
  可是……
  可是我呸!说这话亏心得我自己都想扇自己的耳光!
  自己不好好复习,成天和女朋友鬼混,不专心用功,不好好复习,没能考上大学,全怪自己不争气,又关祖宗什么事了,至于父母,就更不用说了,母亲的病,就是被我气的。
  没错!是我气的。
  反正大学是没考上了,财校的通知书来了,我填了服从分配,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否则,就没有考试资格,彻底的家里蹲屋里系了。
  我是家里最小的,全家就指着我考上大学光宗耀祖呢,这个梦破了,彻底破了!
  其实,要说我的考分也不低,虽然是堪堪的,毕竟也上了本科录取线。就有人说了,这不可能,上了本科线,录不上本科,至少也可以去读专科啊。
  这我哪知道啊,我们当时是先填志愿后公布分数的,兴许是我志愿没有报好吧……更可能,这一切,天注定!
  所以后来我就不恨那个女子了。我一直认为是她的蓄意破坏,我才没考上大学,既然这一切上苍注定,不是她,老天爷也会指使别的人来影响我,让我只能去财校,去遇见她,去延续我和她之间、不知是哪朝哪代哪辈子订好的约定。
  说得太粗了?是啊,是有点粗。
  可我哪敢往细里说啊,说了我定然无地自容!万一被我找到条地缝钻了进去,那么,就再不能和你说后面的事了!后面会有合适的机会的,到时再和你细说。
  那时我的心情糟到了极点,天空明明是蓝的我偏说那是灰的,花儿是红的我偏说那是黑的,我看谁都不顺眼,听什么都不顺耳,就连生病后瘫痪在床的老母亲我都敢骂,骂得我母亲眼泪一串一串的,我的眼泪也跟着一串一串的。
  我亲爱的母亲,她的病,让我心痛。那时年轻的我,就已经体会到了心痛。
  不骗你,真的,心真的会痛。也许有的人穷尽一生也体会不到,但我真真切切地痛过,痛过很多次。
  本来心里就憋屈得要死了,每天都怀揣着一颗想要打人或是杀人之心,偏偏在街上与我的班主任不期而遇,她明明眼里满是幸灾乐祸、不屑与嘲讽,嘴里却说,可惜了,咋个就会落选了呢。我家申波呢,倒还考得不错,考上了xxx大学。啊呀也没什么啦,考不上大学也不是生活的全部。再说了,比起那些考取家里蹲大学屋里系的人,你要强得多,比如说韩小芬。
  听了她这话你猜我什么感受,要不是碰巧在街上、碰巧我又找不到砖头、碰巧手里又没有刀子之类的东西的话,我绝饶不了她你信不信!
  家里蹲大学屋里系是什么意思,是指那些没有考上任何学校、在家里蹲着、在屋里歇着的人,这是一句挖苦人不要本钱的俚语!他儿子申波算什么东西,考上那么个破大学又什么好值得吹嘘的!最伤人的是,她竟然把我和韩小芬相提并论,韩小芬是谁啊?读了三年高中,就堕了三次胎,留校察看了两年半,但一直没能开除得了,一是她舅舅是个官,二是她母亲比她还无赖,说要敢开除的话,她就抱炸药来炸平了学校!
  把我和她相提并论,我操它xyyz的!她这分明就是有意在挖苦我!
  我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这么一来,心里就更加憋屈!
  平心而论,班主任曾经对我很好——不,不是对我很好,而是待我如亲人!
  我曾经是她的得意门生。并不是我的成绩数一数二,是我学习成绩赶上来的速度数一数二。刚进文科班的时候,我的成绩是倒数几名,一学期后,我就进了班上前十名,让那些优等生紧张得要死。我的表现让她刮目相看,她以为我是个可塑之材,她曾经说,要是我努力用功到极致,凭我超强的理解力和超强的记忆力,考清华北大也不是没有可能。
  有一次我上吐下泄,她带我去医院,帮我付了医药费,完了又熬了稀饭给我喝。
  从初三开始,我从优等生逐渐沦为劣等生,历任班主任无不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某位我不愿意提她姓名的班主任言必称我就是一粒老鼠屎,搅坏了一锅汤。所以我的班主任的举动让我感动不已。每隔几天,她总会把我叫出去,像朋友一样与我谈心,我也不把她当老师看,把她视为一个可以信赖的知心大姐。当时在文科班,除了我一人,再没有第二个可以有这种待遇。
  有一次,她让我把父亲叫了去,我心里惴惴不安,不知道她会跟父亲说些什么。完了,我父亲叫我出去,站在原地,一连抽了两支烟,才说,小汶刚叫了我,他的泪花就出来了,以至于他要努力克制自己,才能说下面的话。这么多年了,我的父亲说,终于从老师的嘴里听到了你的好话,很艰,你要继续努力。
  那晚,我也哭了,因为父亲的眼泪!
  那晚流泪的父亲,是我穷尽一生,也不会忘记的记忆!
  怎料,我像是中了那个女子的蛊,谁说也不听,一心一意地去爱她,爱她。
  我的班主任苦口婆心劝了很多次,说那个女子不值得我去爱,人又丑学习又差,好好学,将来考上大学,好女子多的是。
  我至始至终都没有听她的话。我是鬼迷了心窍,用现在流行的说法,我脑袋让门给挤了,我偏偏就是要与那女子——我曾经的女朋友——打得火热,以至于成绩每况愈下,她、我的父母、姐姐磨破了嘴皮,我都没有听。
  我的班主任啊,劝我劝得都快神经衰弱了,极度失望之下,她寒心了,由喜爱而生厌恶。
  还有我的母亲……我可亲可敬的母亲,被气得,病了!瘫痪了!再不能行走!再不能说话!
  恨铁不成刚啊!
  现在我明白了,我天生就是一块铁,虽是块好铁,却是一块、永远也成不了钢的好铁。用方言俚语来说,我就是一根竖不起来的猪大肠!
  考大学不是生活的全部,这话要搁在现在,认同的人可能要多得多,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特别是八十所代,这就是一句屁话!听我一句话,你要是穿越回去,在大街上可别乱讲,否则会被人打的。那时,考大学就是人生的全部。
  那时不像现在,考上大学国家是包分配的,所以,考上大学,往往就意味着你获得了金灿灿的饭碗。
  那时,刚刚从知识越多越反动、知识无用论的年代拨乱反正,难免矫枉过正,又成了知识决定一切,学历决定一切,文凭决定一切。那时,还没有民营企业家这样的概念,国有经济差不多占据着国民经济的全部,私有经济仅仅局限于一些小规模的个体户,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微乎其微,而最大的私有经济,就算是被称为包工头的建筑承包商了,但也让人瞧不起。所以,考上大学,哪怕是考上技校也好,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进入到大型的国有企业,获得体面的工作,获得别人的尊敬。
  那时的大学生,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要考不上任何学校的话,就只有去读家里蹲大学屋里系了,然后,等候招工,或是招干,只能进到政府部门或是层次很低的街道企业去工作了。那时的政府部门,还算不上热门。
  考大学不是生活的全部,只是一句自欺欺人、自我安慰的胡言乱语!就算是现在,因考不上大学而自尽的也大有人在,那时,考大学又怎能不是生活的全部。
  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我没能考上大学,连专科也没考上,只能去财校读中专。老天安排,我要去遇上她。
  我啰哩啰嗦地说了这些,只是想让你理解,当时,我心里是很苦的,你才能理解为什么我去了财校后会有那些格格不入的举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山炢
对《第三章 入学之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